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首日銷量與突如其來的意外(6.4K)

第一百九十二章 首日銷量與突如其來的意外(6.4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九十二章 首日銷量與突如其來的意外(6.4K)

2022年12月3號。

星期六。

晚上十一點。

徐云、田良偉、鄭祖等多位華盾生科的董事或者部門領導,此時都已齊聚到了公司總部。

公司的會議室暫時被改成了‘作戰部’,負責統籌各這次銷售的全部事宜。

‘一個螂滅’的發售日原本是定在12月3號凌晨,也就是今天0點便正式開啟的。

不過后來徐云他們在最終核驗的時候忽然發現,12月3號其實是國際殘疾人公益日。

考慮到這種公益日的關注度本就有限,‘一個螂滅’上市當日必然會分走相當部分的話題與流量。

這種搶熱度的行為沒必要、同時也不可取。

因此經過董事會的二次討論,公司最終決定將發售日延期一天。

也就是12月4號凌晨0點才會正式開始發售。

畢竟相對12月3號,4號就沒那么特殊了。

非要說的話。

那就是22年前的這天,燕京正式決定申辦奧運會,并在次年的7月13日正式申奧成功。

另外就是兩年前的12月4號,科大知名帥逼潘建偉、陸朝陽團隊的“九章”量子計算機研發成功,一度霸占了熱搜榜。

除此以外。

歷史上的這天基本風平浪靜,沒啥大新聞。

此時此刻。

會議室內。

顧群青正拿著一臺商務平板,對徐云等人做著最后匯報:

“徐博士,田院長,現在距離產品發售還剩最后一個小時哦不,只剩59分鐘了。”

“目前咱們各個線下端口都已經全部準備妥當,靜待實戰。”

“物流方面我們已經與EMS達成了一季度合作協議,今晚EMS那邊很配合的安排了一個加急轉運班次,基本上能保證第一批產品的快速出貨。”

徐云點點頭:

“辛苦了。”

‘一個螂滅’目前的發售方式是100線上制,京東平臺的物流自然交給京東的廬州倉,淘寶上的物流則需要華盾生科自行選擇。

目前物聯網上有句話。

叫做華夏只有三種快遞,分別是順豐,京東和其他快遞。

其中前二者自不必說。

雖然各自的爭議不少,偶爾還會出點黑料,但全國范圍內確實是排名前二的物流企業。

而在剩下的其他快遞中,各個品牌就有些魚龍混雜了。

其中最差的無疑是某四字快遞,基本上網上看不見說它好話的,剩余的幾家則各有優缺點。

硬要選的話。

EMS、韻達和申通應該是比較靠前的三家。

其實說實話。

在所有快遞中,徐云等人最心儀的目標顯然是順豐,奈何順豐的寄件成本實在是太高了。

‘一個螂滅’若是能賣到40塊錢那還好說,選德邦都行。

可眼下19.9的售價加上7.8的制造成本,利潤率相當有限,順豐便只能暫時被排除在了候選名單外。

過去幾天里。

在顧群青的多次談判下,公司最終與EMS達成了一致協議。

雙方約定以EMS二級合作商的價格進行郵費月結,協議有效期一個季度。

待有效期滿后。

雙方可以根據產品的實際銷售情況,再決定是否繼續進行合作。

接著徐云又看了眼時間,對顧群青道:

“Aaron,預熱方面呢?”

顧群青手指在平板上滑動了幾下,將它遞給徐云,同時解釋道:

“預熱從一周前就正式開始了,我們在市場上投放了一篇軟文,閱讀量還算不錯。”

“社交媒體的預熱則是從今晚六點后開始的,畢竟上午還是殘疾人日的宣發時段嘛雖然熱一的還是某明星的戀愛緋聞,挺不要臉的。”

“總之從六點開始,微博方面已經給了一套數據流,不過這成本嘖嘖,真是不低。”

徐云沒有說話,接過平板看了幾眼。

平板上將各個渠道端的數據以圖像文字的形式統計在了一張表格上,查閱起來非常直觀。

其中排在最前端的支出是自媒體端,支出成本在二十萬左右。

早在一周多前吧。

顧群青等人便通過自媒體渠道聯系了幾家公眾號,以軟文的形式介紹了蟑螂這種物種的危害。

文中沒有直接對‘一個螂滅’附上,但統一都提及了科大的消殺直播。

在軟文傳播的過程中,很多人也便重新記起了一個多月前的這個大場面。

另外就是找了幾位比較有名的昆蟲視頻號,請他們對‘一個螂滅’的效果進行了測試。

如今論文和專利都已經報批成功,產品也即將上線,徐云等人也就不擔心泄密的事兒了。

排在自媒體端后面的欄目則是社交端口。

這部分的支出相當恐怖,比自媒體的高了整整一大截,來到了60W。

其中大頭自然是被微博熱搜占據。

雖然目前微博充斥著各種牛鬼蛇神,一些人一拳下來荒天帝都擋不住,但日活上也確實是目前最高的社交媒體。

剩余的支出則是B站、某乎等等。

例如這時候一些刷B站的朋友會發現,視頻頁下方不知何時便多了個商品,點進去就會跳轉到京東。

這都是宣發常見的一些手段,也是新品發行必要的支出。

哪怕是號稱自來水無數的《鬼谷八荒》,在早期其實也是花了不少運營費用的。

看到這里。

徐云不由掏出手機,打開微博。

此時‘一個螂滅’的熱搜赫然掛在了專門為排版的熱三,30多位也有一個非話題。

另外徐云的熱點欄里也能看到科大官微的一條宣傳微博:

萬眾期待,科大自研滅蟑神器‘一個螂滅’今晚12點準時上線,家中的蟑螂越發猖狂,是時候給它們來個團滅了!下方可以領到科大專屬三元折扣券一張!

這條微博的評論數高達8000,而平時科大官微的評論數普遍只有十幾甚至個位數。

徐云隨意點進了幾個賬號主頁,可以明顯看出都不是水軍賬號,應該是微博的數據流起到了效果。

隨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對顧群青道:

“對了Aaron,網安方面怎么樣了?”

顧群青指了指樓下,那是公司網絡安全中心的機房,笑道:

“徐博士,榕哥親自坐鎮,科大方面則有王主任負責,你就放心吧。”

接著他朝四下里看了看,壓低聲音道:

“淘寶方面榕哥特意找了道哥出馬,肯定不會出問題,全華夏能讓道哥給面子的除了體制內的大佬,社會層面上不會超過十個”

徐云這才松了口氣。

小榕這次的任務很簡單,全程負責公司主頁以及各個牽引端口的安全問題其中主要是后者。

畢竟華盾生科的公司主頁制成到現在還不到一個星期,主要是用來裝點門臉的門戶。

除了產品介紹外沒啥二級頁面更沒有訪客,說難聽點真被黑了估計也沒人被發現

至于牽引端口,指的便是各個網站的跳轉連接,也就是俗話說的傳送門。

小榕只要保證這根線沒問題就行了,商品頁方面會由兩大平臺自己的安保部門負責。

淘寶那邊能請動吳瀚清坐鎮,這規格基本上和雙11沒兩樣了

總而言之。

事情到了這一步,差不多就已經到了盡人事知天命的階段。

眾人能做的只有一個字

同一時間。

除了公司總部的徐云眾人外,還有不少人同樣在期待著零點的到來。

比如有和徐云關系不錯的周佩瑤、常禮成、裘生等人。

他們算是徐云的親友團,打算力所能及的一下徐云的產品銷量。

又比如有當初傳播過第一次意外視頻的袁茵。

她和徐云沒有任何交集,只是為了能第一時間搶到蟑螂藥,屬于標準意義上的消費者。

還有張光苝這樣的產品代言人,以及其他一些參與過蟑螂消殺直播的諸多媒體記者等等。

例如那位進入蟑螂中心直播的蟑螂娘陳姍姍

更有其他一些來自霓虹、歐美、土澳的目光。

那些人此時站在各自老窩的小黑屋里,面色凝重,不懷好意。

就這樣。

時間一分一秒的緩緩流逝。

終于。

在各界各色的目光中,時間緩緩來到了12月4號的凌晨。

淘寶校準發售時間的設備是銫原子鐘,與銣氫原子屬于目前世界上最精確的校準時鐘之一。

平均運行2000萬年,才會出現1秒的誤差。

因此在時間來到4號零點的剎那。

平臺的程序便瞬間啟動,將商品屬性改成了可購買。

一秒鐘后。

會議室的大屏幕上。

一個數字刷的一下出現了:

其中左邊的數字是下單的客戶數。

右邊的則是成交的膠劑數。

刷新頻率是十秒。

也就是說。

在產品剛剛發售的瞬間,便有三個顧客買了7支膠劑。

他們可能是用程序進行的秒殺搶購,也可能是三個單身20年的單身狗快速按下了免密付款。

總之金幣139.3。

十秒鐘后。

這個數字再次一跳:

接著是開售第二十秒

第三十秒

當時間來到第一分鐘時,數字已經變成了:

接著徐云等人又等了十分鐘。

數字則變成了

看到這個數字,在場的所有人頓時心中一松。

片刻過后。

會議室內響起了一片掌聲和歡呼聲。

鄭祖更是走到徐云和田良偉面前,主動伸出了手掌:

“田院長,徐博士,恭喜了!”

徐云笑著與他一拍,說道:

“鄭秘書長,新創基金也是公司股東嘛,應該說同喜才是。”

鄭祖滿面紅光的點了點頭,那架勢就差開香檳了。

早先顧群青在制作首日銷售模型的時候,也曾經對合格時段的銷量進行過預估。

當時他判斷是產品發售在當月,可能的下單用戶數是60萬。

產品月銷量在8090萬之間,也就是拜耳月銷量的三倍。

其中首日的下單人數大概是五萬人,第一小時、前十分鐘、前一分鐘的人數分別是:

12000/1500/130。(比例參考自10.14089/j.113664/f.2021.09.010,所有數字縮短了一百倍)

如今看來。

實際開售后的用戶肖像和模型相比差距不算特別大,甚至可以說是極其精確。

就像唐栗之前說的那樣。

科大蟑螂消殺的直播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沒有任何數據可以進行參考,誰都不知道用戶們的購買熱情到底有多高。

所有的數據都是顧群青依靠自己的商業嗅覺做出的,真正意義上的“手搓”。

在這種情況下能做出這種模型,顧群青的能力足見一斑。

如果按這個數字持續下去。

“一個螂滅”首日的下單人數可能在七萬左右,產品銷量大概能有十萬出頭。

在過去的八天里,工廠按照徐云和顧群青的要求進行了帶薪加班。

日產能達到了1.8萬支,總庫存13.6萬上下。

這個庫存足夠應對‘一個螂滅’的初始銷量了,甚至還略有盈余。

比較可惜的就是7.8元/支的成本太高,扣掉增值稅、物流之后,到手的利潤可能只有八十萬。

要知道。

一款預熱過的產品,發售首日的成交量是要遠高于后續日均的,也就是俗話說的開門紅。

比如一些口紅和香水,收發銷量普遍能占當月銷量的1520。

一些電商產品例如手機或者耳機,甚至能破40。

如此一來。

華盾生科每個月的利潤可能在四百萬左右,不算一個很高的數字。

當然了。

這還只是一個初始市場,遠遠代表不了產品的最終銷量,更代表不了業內格局的劃分。

如今不知道有多少人選擇了觀望,更別全球市場已經壓縮成本的問題了。

以上任意一點只要能有所突破。

‘一個螂滅’的銷售量都能達到一個極其夸張的地步。

總而言之。

這是一個符合預期的結果,一個健康的起步數字,但也沒太令人驚喜。

差不多就是一個表現還不錯,理論上可以更進一步、但實際上卻只考了一個中等分數的高一學生。

沒掉隊,后續兩年還有很大的進步余地,但目前僅此而已。

于此同時。

徐云手機的微信上,也逐漸開始出現了熟人的消息,他也逐一開始進行了回復。

像周佩瑤任永存這種學弟學妹,他便比較客氣的回了‘銷量還不錯,符合預期,多謝’。

像裘生這種發小熟人,他便回了一個親昵的‘滾’字。

至于張光苝這種代言人和老藝術家,徐云則比較正式的回了個電話。

告知了對方銷量的準確數值。

同時比起徐云,田良偉和鄭祖那邊還要更忙碌一點。

畢竟他們的人脈關系早就出了校園,處理起來要復雜很多。

掛斷電話后,徐云等人又等待了半個小時的銷售數據。

結果一切正常,偶爾有小幅度的漲或跌,整體上沒有A股附體。

而就在徐云打算讓田亮偉等人先回家之際。

叮鈴鈴

辦公桌上的內線語言忽然響了起來,顯示對象赫然是小榕。

徐云與顧群青對視一眼,連忙接通了電話:

“喂,榕哥?”

“嗯,是我,徐博士,剛剛發生了兩件事。”

“啥事兒?”

“第一件事就是不出意料,咱們的官網、跳轉都遭到了攻擊,陣勢還挺大的。”

“不過它們盡數都被我們團隊抵御成功了,沒給公司造成任何損失。”

徐云對此早有準備,語氣基本沒什么波動:

“辛苦了容哥,第二件事呢?”

這次小榕沉默了一下,說道:

“第二件事是漆黑咳咳,科大王清塵主任那邊傳來了一個消息。”

聽到小榕的聲音隱約有些遲疑,徐云頓時心中一凜:

“王主任?難道是科大那邊出了事?”

小榕繼續沉默了幾秒鐘:

“是科大出事了,但不是中科大。”

徐云臉上不由冒出了一個問號:

與此同時。

通訊設備對面。

此時小榕的表情有些怪異,似乎在強忍著笑,耐心解釋道:

“今天不是有很多攻擊來自境外嘛,但他們好像沒弄清國科大和中科大的關系,大概有40的攻擊跑到了國科大那兒”

“國科大的網安出身自信工所,照理來說是沒那么弱的。”

“但關鍵在于國科那邊對這事兒沒任何準備,出手的不少還是國外的頂尖黑客,所以”

“中科大官網沒事,國科大的官網卻被黑了。”

“順帶一提,今天還是國科大開放選課的日子,所以這事兒在微博上的熱度已經越來越高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5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