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九十章 售價與代言人

第一百九十章 售價與代言人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九十章 售價與代言人

沒錯。

一只螂滅。

在徐云的堅持之下。

這個原本他提出但被當場否定的公司名稱,最終成為了這款滅蟑藥的產品名。

雖然這個方案離他的最初目標有一定的差距,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畢竟樹人先生說的好。

華夏人都是折中的嘛。

隨后徐云沉默片刻,打量了一番膠劑,對錢廣林問道:

“錢廠長,目前我們每天的蟑螂藥產能是多少?”

錢廣林顯然早就做好了功課,聞言立刻表情一收,

說道:

“目前我們車間內有三條生產線,平均三個小時可以生產一輪成品。”

“不過由于涉及的反應很多,均質系統的有效容積只有10l,灌裝生產線效率是每分鐘30支。”

“膠劑的密度要高于水,一克膠劑的體積大約有2.2毫升,也就是生產供給速度要低于灌裝速度。”

“正常兩班倒的話,咱們每天大概可以生產蟑螂藥1萬支左右,

加班情況下可以生產1.5到2萬支。”

徐云微微點了點頭。

他沒從事過化工的生產事宜,但他曾經看過一則云南白藥的智慧工廠新聞:

那個智慧工廠的生產面積是113畝,9條超大生產線,每條生產線的總長度超過了400千米。

其中生產速度最快的一條生產線是每分鐘510支,其余的是每分鐘300支。

而自己這家工廠的生產面積只有兩千多平米,生產線的投入主要在工藝上,速度并非強項。

綜合當面來說。

無論是生產規模還是設備精度、污水處理等方面都無法和云南白藥的廠子相比。

加上徐云從某個從事諾氟沙星軟膏生產的朋友那兒得來的信息判斷

一天1萬支的產能,差不多也就是這家工廠的標準產能了。

想到這里。

徐云又扭了扭蟑螂藥的蓋子,將其中的膠劑捏了點出來,對錢廣林問道:

“那么錢廠長,成本呢?一支要多少錢?”

“成本啊......”

聽到成本二字。

錢廣林原本笑吟吟的表情頓時沉重了不少。

只見他沉默片刻,緩緩道:

“徐博士,我們的產品涉及到了很多特殊反應,其中有些還需要用到分子探針確定靶點。”

“因此在成本方面,咱們的價格要比尋常膠劑...或者說同類的吡蟲啉產品高上許多。”

“根據我們的仔細核算,不包括預置的設備成本和未來的運輸成本在內——也就是單在生產環節中,一支8克吡蟲啉的成本就要接近七塊錢。”

“如果算上運輸成本和排污、電力之類的支出,單支成本大概會達到7.8這個數字。”

“當然了,

這里指的是華夏幣。”

“7.8么......”

聽到錢廣林報出的這個數字。

徐云的面色亦是凝重了不少,眉頭微微擰了起來。

雖然他才剛從羊城回到廬州,還沒仔細看過試生產的報告,在一些細節方面暫時不太清楚。

不過錢廣林既然敢在田良偉和鄭祖的面前說出具體數字,想必成本是沒太大問題的。

八克成品。

成本7.8華夏幣。

這個數字要比當初他和裘生初算的量產成本還要高不少——當時他們模擬計算出的數字是綜合成本6.3左右。

不過這也正常。

畢竟在工業量產環節是要考慮成品率的,這是一個大致的區間,很難在計算上完全精確。

在模擬計算中成品率可能是是9.8也可能是10.1,但這體現在生產過程中就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成本了。

總而言之。

在化工殺蟲制劑里。

7.8/8克的綜合成本可以算最頭部的一檔了,甚至可能沒有并列的之一。

因為化工制劑和其他一些諸如食品之類的東西不一樣,它的成本很大部分在于研發端。

也就是俗稱的科研成本。

想要確定一種制劑的最有效最優的配方,在專利獨屬的前提下,研發經費基本上是百萬美元起步。

例如世界知識產權組織...也就是wipo發布的2019年《世界知識產權報告》的附件中顯示。

在2019年。

光報告匯總到的、已經投產的化工專利平均的研發成本,便高達196.43萬美刀。

其中最低的數字是小林的一款洗眼液,研發成本4萬美刀,里頭還有一半是向武田支付的底專利轉讓費。

最高的則是默東沙的一款新藥專利,總研發資金1.2億美元。

這還只是單項的研發費用,像羅氏這種巨頭一年醫藥研發資金更是高達100億美元,輝瑞則是80出頭。(來源表格我發本章說里了,每次寫到一些大數字都有人覺得難以接受又不去查....)

換而言之。

當配方確定后。

很多產品的生產成本其實是非常低廉的。

比如4異丁基α甲基苯基乙酸,也就是很有名的布洛芬。

你猜猜它的成本多少錢?

答案是57.5w/t。

單位是華夏幣,

至于t這個單位小學都學過,指的是噸。

這還是用boots法合成的成本,

產率不過40.03。

從成本上來說,副產物的污染成本占比甚至要比主產物來得高。

至于大廠的bhc合成法就更別說了。

雖然friedelcrafts酰基化反應時采用質子酸作為催化劑導致催化成本很高。

但只要你擁有相關技術儲備和設備,回本只是時間問題。

而徐云他們生產的蟑螂藥成本由于生產環節存在太多技術壁壘,實際上的成本達到了一噸480萬以上。

很明顯。

在生產環節的優化方面,徐云他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接著。

徐云等人又用攜帶來的蟑螂容器測試了一輪藥效。

第一代發作時間14分27秒,比實驗室還要快點兒,并且蟑螂還出現了很明顯的渴水癥狀。

至此。

生產線算是完全核驗完畢了。

隨后徐云一行人則將車間交給錢廣林,動身來到了廠區另一側的辦公室里。

看著他們一副明顯要討論商業機密的架勢,楊泓祉也很適時的以高新區方面還有事情要處理為由,主動提出了辭行。

待楊泓祉離去后。

田良偉等人在辦公室內搬好椅子,以辦工作為中心,坐成了一個圈。

隨后鄭祖先起了個頭,對徐云問道:

“徐博士,我這人在技術方面有些外行,所以好奇問下....”

“如今生產線方面應該算是核驗完畢了吧?不需要再做二次操作了么?”

徐云點點頭,肯定道:

“設備方面沒問題,各項反應進行的很充分,能調的數值基本上都拉滿了。”

“剩下一些系數方面是沒法初始調節的,只能靠后續的實操進行經驗方面的優化,但不會對生產結果產生太大影響。”

鄭祖見說連連點頭,從兜里取出一盒芙蓉王,給幾人都散了一圈。

徐云雖然不抽煙但也沒拒絕,而是像筆一樣拿在手上轉起了圈。

咔噠——

鄭祖將煙點起,過了口肺后吐出一口煙圈,又說道:

“那么徐博士,那是不是可以這樣認為......”

“咱們的這款產品,其實已經可以準備上市了?”

徐云又點點頭:

“沒錯,隨時可以。”

殺蟲藥不同于常規藥品,常規藥品——以及包括不算藥品的保健品在內,在銷售方面都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他們基本上都離不開線下的供貨。

這是購買群體以及醫保普及度決定的,屬于非常繁復的一個流程。

因此藥物之類的商品在新上市的時候,基本上都要先發貨到市級...再不濟也是省級的醫藥公司或者代理商。

然后才會進行宣傳,從而達到完整對接的效果。

如此一來。

便會出現一個比較長的空窗期。

但殺蟲藥卻不一樣。

除了百草枯外,大部分是消殺產品是可以直接進行線上銷售的。

并且越高端的產品往往越依賴網絡。

比如尋常的尿素可能線上線三七分,農用殺蟲劑五五開,農用吡蟲啉七三分。

等到了拜滅士花王這檔的消殺品,線上的銷售占比普遍都達到了80。

況且拜滅士如果不是為了線下直接上門消殺的業務,可能連實體店都不會開幾家。

這是網絡銷售渠道的便捷性。

此外。

‘一個螂滅’在很久之前便已經經過了由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zic中關村消毒檢測中心組織的官方和第三方委托檢測。

吡蟲啉也不像老鼠藥那樣對人體有嚴重危害,不需要獲得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便可上市。

所以在手續方面,科大新創已經把該走的步驟走好了。

換而言之。

正如鄭祖所說。

如今在確認過生產線無誤后。

‘一個螂滅’已經來到了上市前的最后階段。

鄭祖身為科大新創基金的負責人,每天都要和各種賬目打交道,對于錢這個詞的重視度無疑是在場之中最高的。

因此很快,他便提出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徐博士,你對咱們殺蟲藥的價格有什么想法嗎?”

價格。

聽到這個詞,辦公室內的氣氛頓時為之一肅。

自從發x委價格司幾個官員被抓之后,目前官方已經取消了藥品和化工品定價——當然,麻精d放類依然是政府定價,有的則是定點生產。

比如杜ld,嚴格監控,每一支從源頭到最后使用完的碎安瓿都要收集。

如今從原則上講,藥品的價格賣多少,基本上都由廠家說了算。

徐云在公司的占股比例雖然不是最高,但由于之前ab股的協議約定,目前他在公司內的投票權足足高達90.1。

因此在‘一個螂滅’的定價方面,徐云有著遠超其他股東的決定權。

隨后徐云想了想,報出一個數字:

“19.8一支,鄭秘書長,老師,你們覺得如何?”

“19塊8啊......”

田良偉重復了一遍這個數字,思索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拜滅士的價格應該是一瓶40塊,買多支可以優惠到25左右吧?”

鄭祖點點頭,作為同行他當然記得競爭對手的情報,立刻接話道:

“沒錯,這是五毫克拜滅士的規格,買三只的折扣可以降到平均每支27不到。”

“不過徐博士,咱們殺蟲藥的效果要比拜滅士好很多,容量也更大,關鍵是成本也不低。”

“所以你看價格是不是....可以提高一點?”

雖然鄭祖在關系上依舊隸屬于科研體系——也就是中科院,但他比起科研人員,顯然更像是一個商人。

因此在價格方面自然也就希望能定的更高一點了。

就像田良偉很久以前說的那樣。

第五代吡蟲啉可能在學術上價值一般,不會在普眾化的學術圈子里引起太大熱度。

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它在商業上的前景。

現在每提高的一塊錢,今后可能都會具現成一個巨大的數值。

若非定價要經過徐云同意,他恨不得把價格拉到一支50往上。

看著眼中著‘¥¥’的的鄭祖,徐云忽然想到了1665副本的小牛,也許這兩位在金錢上會有些共同語言吧。

隨后他頓了頓,解釋道:

“鄭秘書長,咱們這只是一個剛上市的新產品,雖然效果上要比拜滅士好很多,但底蘊還是比不上人家的。”

“就像很多新出的國產貨,比如烏托邦的青鳥,比如anker,質量比同價格的舶來品要能打,但選擇的人就是不多。”

“這是一種已經接近根深蒂固的觀念,越是頂尖的科技產品,越是國外的好。”

“哪怕你在網上也是國產吹,但線下單的時候除非是預算有限以及極其厭惡抵制的品牌,否則經常都會下意識的傾向舶來品。”

“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很復雜,有長期的理念灌輸,也有被各種不良商家坑騙的經歷,導致很多人認為外來品有保障,因此也不能全怪到所謂崇洋媚外上面。”

“總而言之,受這種情況影響,我可以肯定在咱們的產品銷售初期哪怕效果很好,也仍舊會有一部分人選擇觀望。”

“因此價格定太高,反而會打消部分消費者的購買欲望,不太是件好事。”

“另外就是如果單論定價,咱們的初始價是不比拜滅士低的,畢竟稅率擺在那兒呢。”

聽到徐云最后這句話,鄭祖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

“稅率?”

徐云點點頭,提示道:

“您別忘了,拜滅士也好花王也罷,它們都是要收取關稅的,所以售價必然會定的很高。”

鄭祖微微一愣,旋即一拍腦袋:

“害,你看我這...常年接觸國內項目,倒是真把關稅的事兒給忘了。”

上輩子是海外商品的朋友應該都知道。

在國際貿易中。

關稅是個相當甚至可以說是核心的概念。

國際貿易不能缺少關稅,就像網文不能缺少灌水。

我國的關稅體系比較復雜,嚴格起來說可以分成優惠關稅、最惠國待遇關稅、普惠制關稅、保護關稅、反傾銷關稅、反補貼關稅、報復關稅等。

簡單來說。

拜滅士啊、花王啊這些化工產品,需要收取的是35的普通進口稅率9的增值稅。(海關編碼3808911290)

因此他們的價格高是必然的,這可是一大筆支出呢。

但華盾生科卻不然。

徐云在銷售端只要交9的增值稅就行了,等于少了一大筆沉沒成本。

扣掉這部分稅價,“一只螂滅”的定價確實不會比拜耳花王低到哪兒去。

想到這里。

鄭祖倒也不再堅持大幅度提價的想法了,不過他沉默片刻,還是鼓起勇氣又開了口:

“徐博士,要不咱們還是往上提一點兒行不?”

接著不等徐云說話,他便豎起了一根手指頭,一副快哭的表情:

“一毛錢也行啊,我特么有強迫癥,要是19.8這是終價,我估摸著一周都睡不好......”

徐云原本還打算再勸勸他,聽到這話頓時一愣,旋即便笑了出來。

合著這位新創基金的大秘書長,還是個強迫癥患者啊。

而且看他這情況,估摸著得有晚期了吧?

一毛錢的價格相較于售價來說無關痛癢,因此徐云還是很給面子的同意了:

“沒問題,就定19塊9吧,多賺一毛錢也是好事嘛。”

眾人聞言,立時也都笑了起來。

隨后田良偉抖了抖煙灰,對鄭祖道:

“小鄭,價格既然已經確定,那么平臺方面就要看你的人脈了。”

鄭祖聞言一拍胸脯,顯得很自信:

“田院長,這您就放心吧,某寶和某東的運營我都認識,大不了我跑趟錢塘和燕京嘛。”

“其實平臺方面的交接流程就那些,無外乎給量和推廣罷了,我保證給咱們拿下個合適的價格,不拖大家的狗腿。”

某寶和某東作為國內的兩大網絡平臺,在抽成方面的模式其實是各有不同的。

某寶主要支出在關鍵詞、淘客推廣和直通車方面,也就是價。

除此以外普通店鋪不抽點,天貓則要五個點。

而某東主要是重抽成,并且抽成比例極高。

自營店的抽成價一般在2030,因此你在某東上基本不會看到廉價服務類的商品。

總之兩種平臺的模式各有優劣,像吡蟲啉這種消殺用品某東上的長線銷量可能還會好一點,因此兩個平臺都不能放棄。

“對了。”

說道推廣,鄭祖忽然想到了什么。

只見他轉過頭,對徐云道:

“徐博士,說起推廣,咱們產品有沒有計劃找個代言人哇?”

徐云聞言一愣:

“代言人?”

見到徐云這幅表情,鄭祖便明白他肯定沒想到這茬,于是又點起了根煙,說道:

“沒錯,徐博士,我在之前特意了解過,無論是拜耳還是其他一些化工企業,實際上都是有品牌代言人的。”

“拜耳在歐美的代言人是阿爾伯特普候斯,歐美非常有名的一位棒球運動員,一副被視為神話。”

“只是國內的棒球推廣度有限,所以拜耳便沒和他簽署華夏地區的代言合同。”

“目前拜耳在華夏地區的代言人還在物色中,19年貌似打算簽香江的那位黃裘笙,但因為他的立場問題,拜耳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決定。”

“畢竟比起其他外企,拜耳是為數不多對于立場比較重視的企業,當初跑步女梁某妍的事情一爆出,拜耳幾乎立刻就給出了處罰通報。”

徐云點點頭,這事兒他倒是聽說過。

無論是為了挽回形象也好營銷也罷,拜耳的舉動確實挺圈粉的,可謂大快人心。

隨后鄭祖頓了頓,繼續道:

“花王的國內代言人則是羊仔靜香,他們正好因為配音角色緣故有個花王cp的別名,目前腐女圈很吃這一套,根據用戶肖像來說應該是挺成功的。”

“小林制藥則剛剛簽了道枝駿佑,一位新晉的小鮮肉,國內也挺多媽媽粉阿姨粉的。”

“這家公司在霓虹有些類似咱們的藿香正氣丸,普及度很廣但‘逼格’不高,所以便簽了一位小鮮肉打算沖擊中高端市場的份額。”

說完這些,鄭祖不由看了徐云一眼,對他道:

“所以徐博士,咱們的產品是不是也該選一位代言人呢?”

徐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他畢竟是個搞科研的出身的理科汪,能想到稅率問題已經很難得了,代言人這塊他之前確實是沒有考慮到。

不過眼下產品還未發布,補救完全來得及,倒也不會對銷售環節產生太大的影響。

想到這里。

他便認真的開始思索了起來,

花王和小林的產品主要是清潔劑、眼藥水和眼罩,總體上偏向年輕時尚的女性顧客。

所以它們選擇小鮮肉甚至組基佬cp賣腐,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飯圈這玩意兒確實妖魔鬼怪扎堆,但另一方面,飯圈的購買力也確實很猛。

所以這也是飯圈很讓人無奈的地方:

要是它真是純營銷那反倒還好了,關鍵是那些流量扣掉營銷后真實的nc粉還真不少。

姬霓太美的線下演唱會人數比周華健的高,代言某產品后粉絲把產品銷售買的竄竄上漲,這你找哪兒說理去?

只能說華夏的人口真是太多了......

不過比起上述的那些品牌,蟑螂藥卻不一樣。

這是一種強效的殺蟲劑,作用目標還是極其惡心的蟑螂。

因此代言這款產品的對象,顯然應該擁有偏陽剛的外形。

并且出于安全感角度來說,男性應該會更合適一些。

就像拜耳的歐美代言人阿爾伯特普候斯。

此人曾經無敵的一代棒球手,外號‘生化人’,魁梧而又霸氣。

還有被否定的華夏代言人黃裘笙。

拋開立場不論,他在銀幕上的角色也是那種霸道的硬漢。

所以‘一個螂滅’的代言人,也應該是一個霸氣...或者說演出過霸氣角色的中年男性。

就在徐云思索之際。

他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了一道人影,令他眉頭微微一掀。

見此情形。

熟悉自己徒弟的田良偉不由看了徐云一眼,問道:

“小徐,你有人選了?”

徐云點了點頭,回答道:

“我想到了一個人,熒幕形象勇武,演出過不少經典角色,私生活也非常干凈。”

“看過他角色的受眾大概在2540歲之間,基本上經濟獨立,也是目前消費的主力軍。”

“而且由于一些視頻網站的二次創作,他在1422歲的年輕人中也是頗有熱度。”

“更關鍵的是,他的名字也很符合咱們的產品功效。”

“況且對于這種老藝術家,我也很愿意為他們提供一份代言合同——至少要比給那些小鮮肉好多了。”

聽到這話,田良偉頓時來了興趣:

“是誰?”

徐云微微一笑:

“這事兒我們下章再...誒,別打臉啊,輕點兒,扯揪我頭發!”

幾分鐘后。

徐云摸了摸自己的黑眼圈,幽幽嘆了口氣,老老實實道:

“此人就是呂布和楚云飛的扮演者,蟑光倍...咳咳,張光苝老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643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