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論文發布(5.6K)

第一百八十八章 論文發布(5.6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八十八章 論文發布(5.6K)

在確定完小榕的意向后。

剩下的問題便很簡單了。

當天晚上。

徐云便帶著顧群青再次上門,在小榕家簽訂了聘用合同。

合同約定。

華盾生科以初始月薪7萬部分股權激勵的配置,與小榕達成了正式聘用意向。

小榕即日起出任華盾生科的CTO,也就是首席技術官,全權負責公司的網絡安全事宜。

其中工資以年報為校準每年逐步提高,初次簽署的合約有效期為三年。

實話實說。

這個工資對于小榕這種級別的紅客來說并不算高。

像和小榕同級別的tbkeeper,也就是很有名的TK教主,現擔任企鵝安全玄武實驗室掌門人。

據他在某乎上的透露。

他每年光工資就五百萬起步了,更別提還有更高的分紅收入。

還有外號aullik5的道哥吳瀚清,也就是當初當著阿里高層的面直接入侵服務器的神人談他工資先前提一嘴,這是真事兒。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位也是個掛壁:

他在15歲就上了西交大的少年班,16歲成立了集結全國安全技術翹楚的組織幻影論壇,目前國內頂尖的網安專家多多少少都在幻影上有過號。

可惜幻影成立的時間是在01年末,不像黑基那樣在06年期間可以有大量現金收入。

吳瀚清后來因為沒錢維持服務器,只好關閉了幻影論壇。

2005年的時候,他在朋友推薦下去了阿里面試。

當時20歲的吳瀚清當著面試官的面直接遠程關掉了阿里的一臺路由設備,導致阿里內部網絡中斷,于是便被當場錄取。

整件事唯一被夸大的就是面試官并非馬蕓,而是十八羅漢中的盛一飛。

另外很有意思的是。

吳翰清剛入阿里的時候,領導層其實是不太重視網絡安全建設的。

于是不走尋常路的吳翰清直接把全公司上下的游戲密碼都破解了一遍,還留下了一封郵件告知對方,自此才真正進入了高層視線。

如今的吳翰清年薪大概在700萬左右,算上股權激勵破千萬級毫無壓力,開頭的數字還可能不小。

因此徐云給小榕開出的7萬月薪,其實是有些配不上小榕的位格的。

不過這也沒辦法。

如今公司賬面上的資金有限,窮啊

不久前,公司的公章正式被批了下來。

當天徐云便趕到廬州高新區,和那個作者記不清名字又不想翻前文的龍套主任支付了租金款項。

金幣1130000。

與此同時。

新創基金方面也把設備清單報了上來,這也是筆大開支:

由于第五代吡蟲啉需要用到環化合成技術,生產設備的要求極高。

哪怕公司初始只打算先上三條生產線,相關的設備成本一套都不會低于170萬。

一套170萬,三套加起來五百萬好說了。

比普通的農業吡蟲啉貴四倍不止。

這還不算完呢。

除了設備之外,員工、水電、物流等各個環節都需要資金支出。

這就像你去超市里買東西一樣。

這個薯片看起來好像不貴,那個水果似乎也挺便宜的,洗發水今天也在搞促銷。

結果結賬的時候一加。

好家伙,小兩百塊錢!

因此徐云只能厚著臉皮先給了小榕一個比較大眾的CTO薪資,準備等公司賬面充裕了再提個價。

當然了。

說是大眾薪資,在華盾生科的內部已經是頂薪了。

顧群青作為COO,簽訂的是低薪資高激勵的對賭合同。

起薪只有四萬塊錢,一年稅前不到五十萬,差不多等于魔都普通上市公司的普通VP吧。

至于徐云嘛

作為公司的執行董事,他自然不會給自己開太高的工資他的收入都在分紅里頭呢。

雖然不像東哥那樣只拿一塊錢,但到手的也不多,稅前四千而已。

真是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總而言之。

到了這一步,公司的主要人員架構差不多就齊了:

徐云負責研發。

顧群青負責商業事項。

小榕負責網絡安全。

至于剩下的公關和財務,這都可以交給科大方面負責,這兩塊他們比徐云要老練的多。

而就在徐云拼接上自己左膀右臂的同時。

徐云投給《NUCLEICACIDSRES》的論文,即將要見刊了!

投過論文的同學應該都知道。

一般情況下。

論文錄用到見刊的具體時間其實是很難說的,往往是越好的期刊見刊的周期越久。

比如普刊一般在1到4個月之內。

核心期刊需要1年甚至1年半。

其中后者如果是中文核心期刊,可能會稍微短一點點兒,但也不會短太多。

不過《NUCLEICACIDSRES》屬于約稿型期刊,加上田良偉在期間也做了不少工作。

比如給那些老外送了些二荊條啦、臘肉啊、螺螄粉啊、折耳根啊、毛蛋以及寧化老鼠干啥的。

因此前后只是一個月出頭。

徐云的論文便趕上了《NUCLEICACIDSRES》最新的一期刊物。

次日一早。

瑰麗酒店的行政酒廊內。

徐云坐在一處比較安靜的餐桌上,身前放著一杯全脂牛奶,平靜的與田良偉進行著視頻聊天。

“小徐啊。”

此時視頻中的田良偉似乎也正吃著早餐,只見他朝徐云晃了晃手中的杯子:

“這兩天你沒在學校,不知道東苑餐廳那邊早上的豆漿生意有多好,沒一會兒工夫就賣光了。”

“嘖嘖,不得不說,石磨磨出來的豆漿味兒就是不一樣。”

“之前我真傻,居然還想著把驢做成驢肉火燒”

徐云見狀也拿起牛奶抿了一口,笑道:

“那可不,這可是純種的本土驢,比后世咳咳,現代城市里的驢優質多了好伐?”

在如今的村鎮作坊里,很多人經常會抱怨驢拉不動磨。

這其實是有原因的。

在步入千禧年后,隨著阿膠需求和價格飛漲,本土驢子的需求得到了大幅增加。

因此當時國家引進了很多巴基斯坦驢雜交,也就是肉驢。

這樣一來。

驢子數量倒是增加了,但種群角度上的耐力卻下降了很多。

哪怕是那些村鎮趕集的驢,很多也都是雜交出來的混血種。

可驢兄卻不一樣。

它可是正兒八經的純種本土驢,那身板有勁的很,拉磨的效果自然遠非現代驢可比了。

隨后徐云和田良偉又閑聊了幾句,接著田良偉表情一正,問道:

“小徐,現在離發刊時間只有十分鐘不到了,怎么樣,緊張么?”

徐云微微一笑,朝他攤了攤手掌,說道:

“一丁點兒汗都沒有,您說呢?”

視頻對面。

田良偉見說先是一愣,旋即贊許的點了點頭:

“不錯,心態可嘉。”

眾所周知。

一般情況下,期刊在正式見刊之前,出版社往往會提前一些時間給部分作者發送樣刊。

這一流程也叫作期刊清樣。

不過徐云的這篇論文見刊的速度很快,有些‘插隊’的性質。

因此期刊方面便做不到提前期刊清樣了,只能在期刊發刊前三天左右將樣刊祭出。

《NUCLEICACIDSRES》的總部在約翰牛,三天只見不一定能送到本土,加之徐云此時還在羊城。

所以他最終有些遺憾的錯過了第一時間收到樣刊的待遇,沒法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在熟人面前顯擺了。

當然了。

不緊張歸不緊張。

在期刊即將發布之際,徐云的心緒還是有些波動的。

畢竟這可是他頭一次在一區期刊上發文,內容還是這輩子才接觸的生物學。

雖然《NUCLEICACIDSRES》在業內的地位遠遠比不上CNS,但它的影響因子擺在那兒呢。

很多時候。

一些頂尖大學的教授耗時整整一兩年,才可能被《NUCLEICACIDSRES》收錄一篇論文,發刊時甚至可能獲得學校網站的大封推。

這輩子徐云主專業轉投生物,能在24歲便以一作身份發布一篇《NUCLEICACIDSRES》,要說心中沒點波瀾那是不可能的。

“可惜這次的內容是吡蟲啉”

視頻對面。

田良偉又想到了什么,略微有些遺憾的嘆了口氣:

“縱使這是第五代的研究報告,也仍舊注定它的商業價值要高過學術價值。”

“引用價值必然不會太高,圈內的討論度也必定有限,如果是呋蟲胺就好了”

徐云知道田良偉這種老一輩人都有種名大于利的觀念,便主動解釋道:

“害,老師,商業價值高還不好嗎?我還巴不得沒人引用呢。”

“雖然咱們的產品在消殺領域注定一開始就會被狙擊,但相對其他行業來說關注度已經很低了,這是好事。”

“俗話說得好,廣積糧,緩稱王嘛。”

“況且您要學術價值還不簡單?咱們在研究的新種微生物如果能順利商業化,獲獎可能還是很難,但上篇《PNAS》還是有把握的。”

“你啊你”

田良偉笑著用食指點了點徐云,沒說重話,但顯然不太看好自己學生的樂觀心態。

《PNAS》是一本老牌綜合性期刊,一般作為中高檔的分水嶺,在很多鍵仙的嘴里經常被稱為‘水刊’。

但實際上《PNAS》水不水,主要看你有沒有老鷹那邊的院士關系:

老鷹的院士有權在《PNAS》上通過“內部渠道”遞交最多4篇論文,并且這個非常規渠道允許作者選擇讓誰來評審自己的論文,以及如何答復評審者的意見。

因此很多人將其視為老鷹的院士內部俱樂部。

但對于沒有老鷹院士關系的人而言,《PNAS》的難度就非常非常高了。

可以這樣說。

有老鷹院士關系的話。

發文難度約等于《sientifireport》。

但若是沒有老鷹院士關系。

難度就會約等于《naturems》。

因此在田良偉看來,徐云的這番話確實是有些過于樂觀了。

沒辦法,畢竟他不知道徐云有光環嘛。

而就在二人聊天的間隙,時間終于緩緩來到了燕京時間上午8點。

約翰牛和BJ時差為八個小時,此時也恰好是約翰牛時間的凌晨0點。

幾乎在指針走到8點鐘的一剎那。

徐云和田良偉齊齊禁聲。

相隔兩地,卻同時按下了《NUCLEICACIDSRES》主頁的刷新鍵。

發刊日凌晨的期刊主頁,這是除了樣刊之外能看到最新論文的唯一途徑。

大家熟知的知網平均要在論文發布后的三個月左右,才會將其正式收入進網站中。

此前徐云已經提前架好了梯子,因此很快他便刷到了《NUCLEICACIDSRES》主頁更新的最新一期論文。

隨后他緩緩的將鼠標往下拉。

“DDInter:anonlinedrug–druginteration不是這篇”

“synthetibinprotein也不是”

“zoujinbukexuezhenhaokan也不是”

“EffetofImidalopridonPeriplaaameriana找到了,就是這篇!”

找到自己的論文后,徐云立刻點了進去。

他所登錄的賬號是科大的官方號,因此不需要付費便可以直接進行。

“maturefemalesofPERIPLAAAMERICANAreleasetwotypesofsexpherones:thevolatilesexhormone“blatteaquinone(3,6dioxoylohexa1,4dien1yl)methyl3methylbutanoate)”(怕被水灌水再解釋一下,7個英文才等于一個漢字,標點符號是不算的)

數分鐘后。

徐云滿意的從屏幕上抬起了頭。

《NUCLEICACIDSRES》的排版水平很高,大部分內容都和終審一致。

只有極少幾處地方被進行了簡單修改。

這些被修改的內容并不影響閱讀,反倒更適合西方人的語義。

看得出來,期刊方面在重視度方面還是拉滿了的。

當然了。

其中很大部分原因要歸結到田良偉身上,Hindex77的含金量果然恐怖如斯!

而就在此時。

徐云放在一旁的手機上,忽然彈出了兩條微信信息。

其中一條的發送者是小榕:

“徐博士,你讓我提前埋在《NUCLEICACIDSRES》主頁上的VUE鉤子有回饋了。”

“十分鐘內,霓虹IP訪問記錄18個,老鷹11個,德國6個、高盧和意呆利4個,其余各國也有零星記錄。”

“你的論文位置在主頁第十一篇,但十分鐘內的量已經超過了前兩篇的總和。”

“很明顯,一場看不見的戰爭已經打響了。”

而另一條微信的發送人,備注則是科大新創基金鄭祖。

科大新創基金鄭祖:

“徐博士,生產線已運抵了廬州,可以準備進行生產驗收了。”

月初立了三個目標,第一個已經達成了,1500可能有點難,但1000卻很接近。

別忘了,8號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