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八十章 我家室友來自一千年前(6.6K)

第一百八十章 我家室友來自一千年前(6.6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八十章 我家室友來自一千年前(6.6K)

實話實說。

作為一位活了兩輩子的重生者。

徐云的思維雖然由于肌體年輕的緣故變得同樣有些年輕化,偶爾會整些騷活。

但另一方面。

他的心態和承受能力,卻繼承了上輩子的穩重。

甚至由于苦讀十年書的緣故,說句心態比上輩子還穩也是當的起的。

這過去的這些日子里,讓他驚訝的事情確實發生過不少。

但真正會讓他失態的情況卻幾乎沒有。

可這一次

他卻破了這個先例。

蘇頌。

老蘇!

他不是在自己離開后沒兩年就去世了嗎?

為什么會穿越平行時空,來到本土的世界?

自己又該怎么和他進行解釋?

而就在徐云有些發呆的同時,老蘇眉頭也皺的更緊了幾分。

只見他再次環視了一周屋子,目光在徐云手上的手機和面前的電腦上停留了幾秒鐘。

正準備再次開口之際,整個人忽然意識到了什么,呆立當場:

他記憶中最后的畫面是自己虛弱的躺在床上,與病床前趕來的小趙做著最后的叮囑這些其實都不算啥,關鍵是在人生末了的那幾年中,他的肌體其實已經老化到了某個極限……

比如脖子。

一般來說。

他若是想要看向某處或與他人交談,整個扭頭的過程少則需要兩秒,多則需要三四秒。

他的脖頸就像是生銹的機械一樣。

每每轉頭之時,要費很大力氣才能扭轉過來。

但如今

老蘇像是個撥浪鼓一樣左右扭著自己的脖子,感受著這股已經數十年未曾體會過的絲滑。

很快。

他又看向了自己的手掌。

只見那雙原本布滿了皺紋、如同干枯樹皮一般的手掌,此時也已然恢復了光潔

準確來說。

應該是渾身上下的每一處關節,都恢復了年輕時的活力。

想到這里。

他不由猛然轉過頭,用因著激動而有些干啞的嗓子問道:

“小王,這這究竟發生了何事?”

徐云被他這么一問也回過了神,只見他深吸一口氣,放下水果刀。

將平日里坐的西昊靠背椅拉到老蘇面前,示意老蘇坐下。

自己則借此機會偷偷撇了老蘇幾眼。

當初在蘇府的時候,他曾經見過老蘇的兒子,也就是小蘇六號。

從面相上來說。

年輕時的老蘇確實和小蘇六號在眉宇間有些相似,看得出來必然是親生父子。

看來當初老蘇沉迷圖書館鮮有歸家的九年里,并沒有發生某些牛頭人的事兒。

隨后徐云沉默片刻,緩緩道:

“老爺有兩件事我想和您說一聲,不過您可得先做好準備。”

老蘇看了他一眼,點點頭:

“但說無妨。”

“第一件事是我的真名叫做徐云,不叫王林。”

“哦。”

看著沒啥反應的老蘇,徐云咽了口唾沫,繼續小心道:

“第二件事就是我其實是來自宋朝九百年后的后人,這里是九百年后的時代。”

說完話。

徐云便緊緊的盯著老蘇,余光不停的往放有速效救心丸的抽屜那兒瞟,

生怕這位大佬剛活過來就又嗝屁了。

但令他意外的是。

老蘇的眼中只是略微閃過一絲茫然,幾秒鐘后,表情便很快恢復了平靜:

“原來如此”

徐云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問道:

“您不驚訝?”

按照他的打算。

為了說服老蘇接受事實,自己說不定還得展示一些電器或者影像來協助證明才行。

“驚訝?當然驚訝。”

老蘇抬起眼皮看了徐云一眼,又朝他舉起了右手,可以看到掌心處光潔無痕:

“但老夫記得很清楚,不久前老夫正臥在床榻,時日無多,連殿下都親自上門前來相送。”

“而此時老夫意識尚在,軀體又如年輕時那般強盛,無疑是換了一個軀體。”

“因此此處要么是陰間或者天界,要么便是你說的另一個時代,后者似乎還更容易接受一點。”

說著他頓了頓,目光鎖定了徐云書桌上一臺手搓的光學顯微鏡畢竟徐云這輩子是生物汪來著。

只見他用下巴朝顯微鏡努了努,了然道:

“所以你的身份并非男伶,風靈月影宗也是你杜撰的,它壓根就不存在。”

“實際上你所掌握的都是后世的知識,對吧?”

徐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沒錯”

老蘇幽幽嘆了口氣,像是解開了某個謎團一般:

“難怪老夫無論如何都打探不到你的身份,難怪你掌握如此多的古怪技藝,這下就都說得通了”

“九百年后啊”

老蘇再次重復了一遍這個數字,眼中又浮現出了一絲嘆服:

“原來九百年之后,人們便可穿梭古今,甚至將古人的神魂帶到后世了嗎?”

“不不不!”

徐云先是一愣,連忙擺了擺手,飛快的解釋道:

“如今的科技水平還遠遠沒有達到那種程度,只是小人有些奇遇,意外與您相遇了而已。”

“若是按正常發展,恐怕數千年后都未必做得到時空穿梭。”

“具體的情況過段時間我再和您解釋,您看成不?”

老蘇聞言一愣,旋即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

他再次將右手食指抵到了左手的脈搏上,感受著體內奔涌的活力。

從脈搏上看。

這副軀體恐怕只有20多歲吧

隨后他張了張嘴,正準備向徐云討個鏡子看看自己的模樣。

但話未出口,他的心中便驟然想起了另一件事兒。

只見他整個人瞳孔一縮,身子端立了幾分。

將原本打算詢問的問題塞回肚子,迫不及待的對徐云問道:

“那么小王,如今既然是九百年后那么大宋呢?大宋如何了?”

徐云沉默許久,掏出手機。

在搜索欄中輸入了‘宋徽宗’三個字。

片刻過后。

網頁刷新。

徐云將它遞給老蘇,示意了一番觸摸屏的基礎操作,道:

“此物叫做手機,上頭的百科您就當成史書吧,我給您看的就是宋徽宗的列傳。”

老蘇迫不及待的接過手機,絲毫沒有研究這個新奇物件的想法,而是飛快的看起了內容。

見此情形,徐云補充道:

“如果想看后面的內容順著側面這樣下滑就行,對了,您看得懂上頭的字嗎?”

下一秒。

老蘇的動作便回答了徐云的問題。

只見他握著手機,目光鎖定屏幕,口中念念有詞道:

“宋徽宗趙佶,1082年11月2日1135年6月4日,號宣和主人”

“在宋徽宗集團的腐朽統治下,北宋內部農民起義風起云涌,宋江起義和方臘起義先后爆發”

“靖康元年,金軍兵臨城下,受李綱之言,禪讓給太子趙桓”

“靖康二年三月,與欽宗趙桓被金人擄去。金天會十三年死于五國城,時年54歲”

百科上對趙佶的人生履歷寫的很詳盡,從早期經歷到被擄北上應有盡有。

算是某度少有的對得起其體量的應用。

老蘇就這樣看啊看,呼吸越來越粗重,雙手和嘴唇不停的顫抖著。

過了十分鐘。

當看到“北宋滅亡”這四個字的時候。

老蘇再也撐不住了。

頓時雙手一松,手機直接落地了地面上。

只見他少見的雙目擒淚,胸口重重的起伏著,咬牙切齒道:

“趙佶趙桓”

說完。

老蘇便痛苦的雙目一閉,整個人無力的靠到了椅子的頭枕上,一抹清淚順著眼角落下。

縱使當初在被王安石下獄、依靠在冰冷濕暗的大牢中時,他的心情都從未如此悲憤過。

居然就這樣沒了?

他知曉端王輕佻,但歷史上也不是沒有原本頑劣但登基后成為一代明君的例子。

在他看來。

一個皇帝是好是壞,實際上是需要大臣們一同引導的。

況且以北宋的積累來說,不求趙佶是個明君吧。

哪怕只是個守成的君主,都能將國祚順利延續下去。

因此他對于將趙佶從皇位上拉下的舉動,一直有著無法釋懷的郁結,甚至因此而病故。

但此時此刻。

他的心中不再有絲毫后悔,甚至感覺小趙的做法實在太便宜趙佶了。

那可是數千萬的大宋子民啊!

還好,自己原本的那個世界里,出現了徐云

數分鐘后。

老蘇再次睜開眼,站起身,對著徐云就要拜下:

“北宋宰相蘇子容,代宋末亡于靖康之變的將士、百姓,拜謝公子大恩!”

“您別啊!”

徐云早在老蘇起身時便做好了準備,連忙一把拉住他,他可當不起老蘇的這道禮:

“我跟您說,咱們這年頭已經不興這禮了,我也就一小憤青盡些力所能及之事罷了,您不知道就這還有人在盜版網站說我民族主義者呢”

最終在徐云好說歹說之下,老蘇才最終放下了行禮的想法。

隨后他坐回椅子上,沉吟道:

“也罷,不過小王,你也無須再以小人自稱了,也別再叫我老爺,就按,就按”

老蘇說著說著,整個人忽然有些卡殼了:

如果是在原本的時空,或者自己那副年邁的身子也一同來到這個時代,那么他的可選項就很多了。

比如可以讓徐云以晚輩自稱,自己叫他小友等等。

可如今這幅軀體嘛

看著他這幅卡殼的模樣,徐云也很快意識到了什么,主動道:

“對了,我正打算和您說這事兒呢,時代變了,如今的稱呼也和九百年前不同了。”

“您看這樣成不,您呢就直接叫我徐云,我管您呢就叫老蘇如今‘老’這個詞朋友之間也常用,比如隔壁老王啥的。”

“私下里我還是用您來稱呼,公開場合的話就以‘你’為代稱,您看如何?”

“另外就是您說話的方式也得盡量改一改,如今不興那種之乎者也的說法了,哪怕是古風圈也沒這習慣。”

“具體的我想辦法弄個常用詞匯的交流教學碟片,到時候您自個兒學學就好。”

“還有就是您這段時間先住我這兒,輕易別出去,今后也別說自己是個古人啥的。”

“一般這年頭咱們國家輕易不會搞切片,但您是超級閩省人,保不齊就有些粵省的專家愛吃閩省刺身啥的”

徐云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大堆,老蘇沒有遲疑,點點頭:

“客隨主便,一切皆依王依徐云你說的做吧。”

老蘇的態度顯得很配合。

老蘇和其他古代穿現代的人物最大的不同,便是他是在死后來到的后世。

對于一位已經去世的老人來說。

能以年輕的姿態再活一世,重生的世界還充滿未知,這就已經是個莫大的幸運了,一切自然應以徐云為主。

“行。”

徐云打了個響指,接著又想到了什么,道:

“對了,您身上有證件啥的嗎?”

如果沒記錯的話。

之前光幕在提及老蘇信息的時候,似乎有說過他是證件齊全來著的。

此時的老蘇身穿一身普通的安踏冬衣,雖然和古裝有些不同,但幾個口袋還是很顯眼的。

他聞言四下里翻了翻,很快抽出了一張身份證和另一本小冊子,遞給徐云:

“可是此物?”

“您應該說‘是不是這個東西’。”

徐云糾正了一番他的說法,順手取過了身份證和小冊子。

身份證的位置在小冊子上方,徐云便按著這個順序先看起了身份證。

身份證上的人名處不處意外的寫著兩個字:

蘇頌。

另外身份證號也一切正常,戶籍地址則是閩省鷺島市同安縣。

如果沒記錯的話。

這應該是老蘇歷史上的老家,畢竟超級閔省人嘛。

隨后徐云又將下方的小冊子抽了上來。

結果在看清封皮的一瞬間,他的瞳孔便猛的一縮:

只見封皮之上,赫然寫著‘華夏科技大學學生證’的字樣!

徐云順勢將其翻開。

果不其然。

內中的照片欄上赫然印著老蘇的大頭照。

從相關信息上看,還是今年大四畢業的物理系學生!(注:前文老蘇的年齡從18改成22了)

徐云頓時眉頭一挑。

隨后他想了想,朝老蘇做了個稍等的手勢。

撿起地面上的手機,指紋解鎖,撥通了一個號碼。

片刻后。

電話接通。

王清塵的聲音從電話對頭傳了過來:

“喂,小徐?”

王清塵就是當初幫徐云查IP地址的科大網信辦主任,分別時二人留了個聯系方式,還加了微信好友。

徐云看了眼一臉‘這玩意兒咋能傳出聲音’的老蘇,很快便道:

“王主任,能幫忙調個我們校內學生的檔案嗎?我的團隊最近打算招個人,想探探他的底。”

“校內的啊?”

電話對頭,王清塵頓時爽朗一笑:

“那簡單,你把學號或者身份證號發過來就行了。”

“行,我查到了資料發你微信吧。”

“OKOK,多謝王主任了,有空我請您吃飯。”

幾分鐘后。

徐云的手機上收到了一份檔案。

他通過手機自帶的解碼軟件將其打開。

幾秒鐘后。

一份完整的‘蘇頌’履歷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蘇頌,22歲,閩省同安人。

幼年時父母車禍去世,由起點孤兒院收養長大。

后以優異成績考入科大物理系,為人內向且一心沉迷學習,同學之間關系較為冷淡

“科大物理系畢業”

看完這份履歷,徐云思索片刻,對老蘇道:

“老蘇,麥克斯韋方程組的釋義你還記得嗎?”

老蘇眨了眨眼,努力回憶了一番,搖頭道:

“沒有印象。”

“SQUID的操作呢?”

“也不記得。”

“郭平華這個人呢?”

“有點印象,好像是老夫我的同窗?”

一系列問題問下來后,徐云差不多確定了老蘇‘這一世’的情況:

首先,知識方面一團白紙:

除了自己在北宋時期教導過的知識外,九年義務教務加上四年大學基本白上。

此外語言溝通正常,同學之間的記憶也有。

從容貌上則可以完全排除所謂‘奪舍’的可能性,也就是光環真實的創造了一個人。

最后這點徐云倒不太意外:

當初楊輝三角代替帕斯卡三角的彩蛋早就證明了光環具備這種能力。

甚至從影響力方面來說。

楊輝三角的難度還要更大一些。

況且穿越時空這種事兒都搞出來了,“創造”一個人倒也不算特別離譜。

總而言之。

目前有一個好消息加一個壞消息:

好消息很簡單:

老蘇目前已經大四畢業,不需要考慮同學社交的問題。

同時應屆生畢業五個月后沒找工作、并且留在學校周邊的情況不說特別多吧,但也不算少見。

壞消息嘛

則是老蘇目前除了自己在北宋時交過的知識外,完全沒有任何現代知識體系澆筑過的痕跡。

哪怕是把地理、政治之類文科的內容全部擱置,他依舊有大量知識需要彌補。

此外學習現代社會的交流、生活習慣,同樣也是個大問題。

但徐云堅信一點:

以老蘇的天賦,這些難關都將難不倒他。

中西方歷史上的全能天才就只有老蘇和達芬奇,老蘇的天分還是毋庸置疑的。

也許不久之后。

他便可以期待老蘇為自己幫把手了。

當然了。

眼下最主要的一件事是

給老蘇再準備一張床。

畢竟兩個男人總不能睡一張床上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9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