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穿宋必看的運動項目(6.6K)

第一百五十六章 穿宋必看的運動項目(6.6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五十六章 穿宋必看的運動項目(6.6K)

在彗星消失之后。

現場眾人又繼續觀測起了天穹。

這種華夏古代從未見過旳畫面,著實令眾人產生了極其濃厚的興趣。

哪怕是老李、王厚以及張叔夜等人,都忍不住湊上前看看了幾次星辰。

當然了。

長見識的同時,也不乏觀念破碎的情況。

尤其是小李。

也不知今夜過后。

這位后世有名的易安居士,還會不會寫出‘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瓏地。’的《漁家傲》。

或者‘雁字回時,月滿西樓。’的《一剪梅》?

接著又過了一個時辰。

在臨近亥時末尾...也就是接近晚上十一點左右時。

眾人終于結束了是夜的觀測。

隨后老蘇將謝老都管和驢留在了原地,負責收尾望遠鏡的下山事宜。

自己則帶著老李王厚等人先行下了山——他打算花一整晚的時間,將今晚觀測到的內容盡數用文字記錄下來。

徐云作為門客,自然也在下山的這批人中,不過比起老蘇等人的興奮,他的心中隱約有些不解:

自己明明搞出了望遠鏡,為什么光環還是沒有提示任務完成呢?

難道說......

老夫所謂的遺愿,并非是親眼觀測星空?

不過想想倒也是。

按照正常軌跡,老蘇在自己沒有出現的情況下,顯然是不會想到或者理解‘星球’這種概念的。

也就是說他對星辰的想法肯定是有,但多半沒有執著到親眼去看清星辰體貌的地步。

頂多就是懷疑月亮上會不會真有人在啃麻辣兔頭啥的。

過去這段老蘇對星空所展露的好奇,有很大部分要歸結到徐云為他重新推開了一扇門的緣故。

因此不出意外的話......

老蘇心中的‘執念’,多半另有他因。

那它到底會是什么呢?

徐云緩緩搖了搖頭。

這事兒只能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找機會嘗試去向老蘇求證了。

隨后一行人就這樣在火把的引導下下了山,搭乘馬車回到了汴京——宋朝是沒有宵禁的,加之老蘇他們出門前也和巡城司提前報備了相關信息,因此回城倒是沒遇到太多困難。

一夜無話。

“咚咚咚——”

第二天一大早,徐云便被門外的敲門聲給吵醒了:

“王哥兒,王哥兒,晨起啦!”

徐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個長長的懶腰,迷迷糊糊道:

“誰啊?等我一會兒.....”

自從他搬到門客專住的東廂房后,基本上每天都是睡到自然醒,這還是頭一遭有人喊他起床呢。

接著他穿好衣服,打著哈欠開了門。

只見此時的門外,赫然站著自己的一個熟人:

張三,三哥兒。

想來也是。

除了這小子,一般仆役還真不一定敢敲自己的門。

“王哥兒。”

眼見徐云一臉沒睡開的模樣,張三飛快朝他揚了揚手中的兩張票卷:

“你不是一直想看蹴球嗎?今日便有一場大賽,我好容易才搶到兩張票哩。

昨兒你不在,

今早我就趕忙來找你了,

你要去不?”

“蹴球?”

聽到這個詞,

徐云頓時睡意一消,整個人都來了精神:

“在哪兒踢的?還有多久開始?”

“大相國寺外的鞠城,約莫還有一個時辰就開始了。”

徐云見說丟下一句話,

轉身便回了屋里:

“你且等我一會兒,我換身衣服就出發。”

所謂蹴球,

便是赫赫有名的蹴鞠。

鮮為人知。

現代足球的發源地是約翰牛,

而古代足球的發源地,

當之無愧的便屬于華夏。

實際上。

如果要談起華夏古代的蹴鞠歷史,至少可以追溯到戰國時期。

比如《史記·蘇秦列傳》便有記載:

“臨淄甚富而實,

其民無不吹竿、鼓瑟、蹋鞠者。”

這也是目前歷史上關于蹴鞠的最早記載。

等到了唐代。

蹴鞠得到了進一步發展,成為了有詳細規則的蹴鞠運動,而且工作方面體現出了蹴鞠的普及性。

也就是說蹴鞠在唐朝時,

蹴鞠不僅是一項宮廷娛樂活動,

還普及到了民間。

等到了宋朝,

蹴鞠便抵達了歷史上的最高峰。

不夸張的說。

蹴鞠,

便是宋代的國球。

宋朝人對蹴鞠的熱衷,以及蹴鞠比賽的火爆程度,

都完全不亞于現代社會中的世界杯。

上至皇帝公卿,下至黎民百姓,都是瘋狂的鐵桿蹴鞠迷。

就連黃發垂髫的小兒都十分鐘愛蹴鞠,

并且還發展出了早期的足球俱樂部,或者說蹴鞠戰隊。

當時有很多專業蹴鞠表演者,

專門以表演蹴鞠技藝為生,甚至晉入了上級階層。

比如《水滸傳》里的高俅,

便是靠著蹴鞠和阿諛奉承上位的。

徐云在后世可是一位實打實的老球迷,見證過02年棒子的無恥,

也親歷過04年的伊斯坦布爾奇跡。

但可惜的是。

后世他所在的國家雖然國力強盛,但在足球方面卻一直有些萎靡。

02年世界杯的時候他沒能到場觀戰,但2010年6月5日溫布利的那抹鮮紅,卻是出自徐云之手——當時他正在約翰牛做交換生,便特意去現場支持了一次。

那也是他這輩子第一次登上央視的畫面,雖然只有短短的兩秒鐘。

奈何自10年之后,國足的成績越來越差。

在徐云穿越之前,

甚至還恥辱性的輸給了交趾。

因此來到宋代之后,于情于理,他都想著能看上一場蹴鞠比賽。

一刻鐘后。

穿戴完畢的徐云匆匆走出房門,找一位負責門客伙食的仆役隨意要了兩個燒餅,

便跟著張三出發了。

大相國寺的位置在朱雀門的東北方,也就是御街的右手邊,屬于標準的核心地帶。

這段路徐云來過幾次,可惜沒見到某個胖大和尚。

當然了。

作為如今香火最旺盛的一間寺廟,蹴鞠的地點肯定不會正正好就在寺邊上:

比賽所在的鞠城距離大相國寺大約有四五百步的距離,似乎是一處專門為大型蹴鞠所設的場所。

“鞠球一共分成三類,分別是對抗、宴樂以及白打。”

走到鞠城邊上后,張三指著一墻之隔的內部場地道:

“所謂對抗,指的是球門兩廂對應,兩邊隊員相對進對壘,將鞠球踢入對方球門即可獲勝。”

“宴樂則是在場中間立個兩尺多的“風流眼“,雙方各在一側互相射門,能使之穿過風流眼多者勝。

“白打則是無球門的散踢技藝,主要是比賽花樣和技巧,街上那些賣藝人便是踢的此類模式。”

徐云了然的點了點頭。

按照張三的描述。

對抗差不多就是后世的足球比賽,宴樂則有些類似點球大戰,

白打大概就是互相炫技的表演賽。

其實徐云不知道的是。

白打的技藝叫做解數,到了明代吳承恩在《西游記》七十三回中加以引用,這才有了“渾身解數”這個成語。

隨后徐云看向張三,問道:

“三哥兒,咱們看球的位置在哪兒?”

“害,這個不急不急。”

張三見說朝他揮了揮手中的票卷,解釋道:

“咱們有憑票,位置不會被占的,現在進場未免有些早了,我且先帶你玩個有意思的東西。”

徐云頓時一愣:

“玩什么?”

張三朝著某個方向一指:

“博間!”

“博間?”

徐云眨了眨眼,旋即反應了過來:

好家伙。

自己怎么把北宋的另一個‘國粹’給忘了?

畢竟這可是個連皇帝寵幸妃子都敢賭的朝代啊......

接著在張三的帶領下,二人來到了一處帶有濃重賭坊氣息的街道邊。

只見此時此刻。

街道兩側排著十多家大大小小的鋪面,不斷有人往來其中,看上去生意極其興隆。

有壓四五枚銅子的。

也有壓玉釵銀鐲的。

還有豪擲錢莊憑據的......

在這些下注的人中,徐云甚至還看到了幾位穿著官服的衙役!

真是個瘋狂的朝代啊.....

比起徐云的驚嘆,張三則在機靈的找著合適的鋪面:

“劉記歷來賠率不高,不要不要....”

“趙家瓦舍風評不好,傳聞經常賴錢不兌.....”

“林家賭坊手下養著不少惡奴,據稱會在回家的路上半路劫財.....”

看著一家家分析過去的張三,徐云瞥了他一眼:

“三哥兒,你準備壓多少錢啊?這么怕被下黑手?”

張三很是牛氣的一挺胸:

“六文錢!”

徐云:“......”

隨后張三找了整整一整圈,方才鎖定了自己的目標:

一家背后據說是三師級別大佬的攤鋪。

今日比賽的兩支隊伍都是‘俱樂部’,并且來頭相當之大:

主隊是坐鎮汴京的中京禁軍,挑戰者則是剛隨王厚童貫回朝的西北禁軍。(實際上應該是中那啥禁軍,但之前寫了一次整章被鎖定了,改都沒法改,就用中京替代吧)

眼見徐云二人走到了攤鋪上,一位小二模樣的小廝連忙湊了上來:

“兩位客官,今日想要博個啥彩頭?”

徐云看了攤鋪的桌面,心中冒出了一股好奇,便搶先在張三之前問道:

“這位小哥,不知都有什么彩頭可壓的?”

“喲,那可就多了。”

小廝見徐云衣服質料不錯,談吐也還算客氣,便殷勤的掰持起手指解釋了起來:

“最簡單的便是勝負,自然賠率也不高,買定離手。”

“其次則是具體比分,例如可壓三對一,四對二,賠率不盡相同。”

“另外便是總分正奇、總分大小,還能壓每位“球頭”能進幾球。”

“例如中京禁軍最強的球頭馬澤本,制器局鑄鍋匠出身,一腳絕技燕歸巢那使得....嘖嘖,就連官家看了都豎大拇指的哩!”

看著滔滔不絕的小廝,徐云想了想,說道:

“那我便壓十文錢中京禁軍獲勝吧。”

他不是個賭徒,更沒指望能博個大錢。

畢竟十賭九輸,真入坑就完蛋了。

他壓的十文錢價值不高,純粹是因為穿越到了這個時代,小怡個情而已。

隨后張三也跟著壓了六文錢,同樣是中京禁軍獲勝。

拿到票憑后。

徐云跟著張三回到場邊,用原先那兩張票卷入了場。

鞠城的面積比后世的足球場要小很多,四周有方墻阻擋,場地中心則站著一隊藍和一隊百的球員。

球門用竹竿支撐,結網留門。

不過與后世不同的是。

每隊的球門有兩座,分別叫左竿網和右竿網。

“球頭馬澤本、蹺球高樹、正挾黃博、頭挾施澤、左朋沈文曜、左竿網沈豫孫、右竿網錢賡元、散立薛語.....”

看著入場時分發到手的‘名單’,張三顯得很有信心:

“高樹與馬澤本乃是多年的老搭檔了,上次與河中禁軍對壘時,馬澤本一人便進了七球呢!”

在古代蹴鞠中。

每個人根據其位置及職責,可分為球工、球頭、正副挾、守網人等幾個類別。

其中球工主要是承擔接、傳球的工作,是蹴鞠賽中人數最多的一類,有些類似后世的中場。

球頭則是專門負責射門的人,也就是前鋒。

至于正副挾就比較特殊了,這個位置是可以上手的:

他們可以用手臂挾住對方的進攻球員,主要職責是攔截對方射門,并且將球傳給本方球工或者球頭。

不考慮前者的話,就相當于現代足球的后衛。

至于散立則是自由人,除了守門員外的活都可以干,但在對方區域不能上手攔截。

就在場上球員登場之際,現場的‘球迷’們也顯得很熱鬧。

或許是主場氣氛使然,他們對于西軍隊的態度也發出了相當友好的問候:

“西軍的那幾個撮鳥,可敢到爺爺身前否?老子先打你兩個耳刮子!”

“腌臜打脊潑才,叫你認得俺,俺乃是城西‘風擺荷’梅東!”

“直娘賊,沒你x鳥興!”

而就在這一聲聲的問好聲中,比賽開始了。

哐——

只聽司賓...也就是裁判一聲鑼響。

獲得發球權的京中西軍頓時發起了進攻。

在鑼聲響起的瞬間,人高馬大的馬澤本立時奮力直插,驚人的爆發力瞬間拉出了半個身位。

他的搭檔蹺球高樹則輕輕一抹,做了個假裝直塞實則跳球的動作,將一位打算攔截傳球路徑的西軍球員晃了過去。

“漂亮,好一手旱地拾魚!”

隨后面對撲涌而來的敵方正挾,高樹輕踩住球,來了個原地轉身。

張三的嚷嚷聲更大了:

“高樹絕技,轉乾坤!”

晃過敵方兩人后,高樹沒有再貪戀球權。

只見足弓一推。

便精準的將球傳到了另一位跑到了空位的球工腳下。

球工在趁對方防守有些凌亂之時,穩穩的將球卸下,迅速起腳傳中。

這叫傳中穩穩的鎖定了跑到敵方‘自挽區’...也就是不允許上手犯規區域的馬澤本,精度之高足以令阿什利楊汗顏。

此時馬澤本的位置在收網人之后,若是把握的住,這次機會甚至可以算是空門!

奈何馬澤本似乎狀態有些不佳,沒有直接打門,而是選擇了停球調整。

此時對方球員已經逼了上來,他只能草草踢了一腳。

最終這腳綿軟無力的射門,被對方的左竿網收網人將球牢牢收住。

見此情形。

看臺上頓時響起了一陣惋惜聲。

徐云也輕輕嘖了一聲,搖了搖頭。

很明顯。

比賽才沒開始多久,馬澤本沒能進入狀態。

然而這陣惋惜聲還沒徹底消退,場上局勢便驟然發生了變化。

只見西軍的收網人在收好球后迅速起身,一個大腳精準的找到了己方的球工。

球工面對氣勢洶洶的中京隊頭挾,面色絲毫不變,冷然一笑。

隨后輕輕將球一挑,將它踢到自己的背上。

張三又是一呼:

“雙肩背月!”

頭挾雖然可以上手,但只能通過自己的手臂去阻攔對方,不能觸及球體,更不能發動肘擊。

因此面對對方將球挑到身后的做法,頭挾施澤頓時有些攔不住了。

而西軍的球工也沒再和他耗著。

先是背后墊了幾下球,便用背脊將球卸到了右腳的后腳跟,左腳一捅.....

“斜插花.....糟糕!”

這個類似后世插花腳的動作打了所有人一個措手不及,哪怕是正挾都愣了小半秒。

而在球工所傳的那個方向上,正有一道人影飛快的前插。

只見其在飛奔的途中右腳足背稍稍一側,毫無壓力的領到了這球。

此時在他面前除了兩個竿網收網人外,赫然是一片空無一人的開闊地。

單刀球!

西軍的球頭沒有絲毫猶豫,略微調整步頻,直奔左竿網而去。

隨后面對一臉凝重的收網人,球頭淡定的打出了一腳搓射。

只見這顆用牛皮包裹著的鞠球,貼著地面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線,越過收網人的五指關,應聲入網!

“1比0!”

于此同時。

徐云的身邊忽然響起了一道懊惱的男音:

“直娘賊馬澤本,早早的推空門不就完事了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