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趙怒叱群臣(6K)

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趙怒叱群臣(6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趙怒叱群臣(6K)

在小趙又吞下一口羊肉后。

伴隨著反饋而來旳飽腹感,一股酒勁也隨之涌了上來。

吧嗒——

只見他將一根筷子投擲到了邊上,拿著剩余那根的末端,有節奏的敲起磁盤。

同時搖頭晃腦,口中輕吟唱道: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

徐云見說又夾起一口魚肉,沒有很蠢的去吹捧‘好文采’。

如果沒記錯的話,這應該是李白的《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云》,并不是小趙的原創。

雖然他是理科生,但這種名篇他還是有印象的。

畢竟在讀書的那時候,他經常把《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云》中的朓樓二字記成跳樓來著.....

什么?

你問小李在哪兒?

看到邊上那個已經醉成一灘了的菜雞沒?

看著頗有些放浪形骸的小趙,徐云不由搖搖頭,在心中暗自嘆了口氣。

《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云》,這是一首很典型的掛著送別、但實際上卻是表述情感的抒情詩。

雖然它不算特別陰郁低沉,但字里行間也透露了不少的煩憂苦悶,有些苦中作樂的味道。

眼下小李喝了大概有七兩的高濃度烈酒,整個人已經有些犯暈了。

能在此時被他選出的詩詞,很大程度上可以說明他內心的情緒。

想來也是。

當初哲宗即位后,無論是趙佶、趙佖、趙俁還是小趙,實際上都屬于皇位競爭的失敗者。

哲宗即位的時候年僅十歲,還是個少年天子,因此只能由祖母太皇太后高氏臨朝聽政。

鳳到了元祐八年...也就是1093年。

高氏去世,哲宗便正式開始了親政生涯。

那時候哲宗年紀剛滿18,年富力強,身體健康。

以旁觀者視角看,長了不說,至少當政個三十年是沒啥問題的。

除非哲總不孕不育,否則皇位貌似沒有任何理由會旁落。

因此在那個時候,趙佶啦趙佖啦還有小趙這些皇子壓根就沒去指望皇位。

要么安心享福,要么就其中玩的花放飛自我——否則你以為那句‘端王輕佻’是怎么來的?

同時彼此之間沒有競爭,

幾人私下的關系也一直保持的不錯,

一副兄恭弟謙的模樣。

結果沒想到。

短短七年過后,

宋哲宗便突然暴斃,膝下無子。

趙佶搖身一變,坐上了皇位,

和原先幾位兄弟的陣營立刻產生了變化。

加之小趙還是宋哲宗的親胞弟,也是原先朝堂大多數官員支持的人選。

因此趙佶在短短數日的時間內,

便改變了原本對小趙的友善態度。

所以說無子不行啊......

總而言之。

這種情況下心中的憂愁煩悶,

確實壓的小趙有些喘不過氣來。

看著已經有些迷離的小趙,

徐云忽然心思一動,臨時產生了一個想法:

要不要試探一下這位簡王?

只見他隱蔽的給自己的茶杯中倒了杯清水,

又給小趙的杯中添滿了酒,說道:

“能與殿下同桌而飲,乃是草民祖上修來的福氣,

草民再敬你一杯!”

“哦...好,

再來一杯!”

小趙有些迷茫的砸了咂嘴,

一把拿起面前的酒杯,仰著脖子一飲而盡。

“嗝!”

隨著烈酒下肚,

一股酒氣立時伴隨著酒嗝上涌。

小趙身子微微一晃,靠著左手撐住酒桌才能坐穩,眼中愈發迷茫了起來。

徐云沉思片刻,

又給他面前添了杯酒:

“簡王殿下,這些天您因故缺堂,

是否也應自罰一杯?”

小趙先是晃晃悠悠的發了幾秒鐘呆,接著跟個大聰明似的連連點頭:

“啊對對對!”

不等徐云催促,

他便主動再拿起酒杯,動作粗狂的一仰頭。

咕嚕咕嚕——

幾秒不到,

烈酒盡數飲光。

有較強的自我管理意識.jpg。

隨著兩杯烈酒下肚,小趙終于徹底陷入了醉酒狀態:

只見這個大帥逼嘟嘟囔囔的,眼睛都睜不太開了,看上去跟李榮浩似的。

徐云試探著在他面前揮了揮手,說道:

“簡王殿下?簡王殿下?”

小趙毫無反應:

“阿巴阿巴....”

徐云又看了眼一旁李姓菜雞,嗯,都打呼嚕了。

確定周遭無人后,

輕咳一聲,用尖銳的聲音道:

“殿下,殿下,不好啦,

宮中有旨,太后立端王殿下為帝啦.....”

這是徐云上輩子聽一位醫生朋友說過的一種技巧,在酒醉之人的身邊提及某些人或事,有較大的概率會激發起潛在的記憶反饋。

這種方式后世比較常用在手術室里,學名叫做正性暗示語言,doi為10.15932/j.02539713.2017.01.030。

這種暗示的成果率一般在30左右,一般需要里程碑式的例子才有概率起效。

不過相較于后世,眼下小趙的情況會特殊一點——他以前從未接觸過這種度數的烈酒。

以往小趙所謂的喝醉與酒瘋,其中很大部分都是他刻意裝出來的自保手段。

在小趙內心深處積壓的負面情緒,甚至要比徐云預料的都多得多。

這種人一旦喝醉,要比尋常醉漢更容易做出某些反饋。

因此隨著徐云的一番暗示。

小趙那已經失去了基本判斷力的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了那日一個小太監傳旨的畫面......

嘩啦——

只見小趙袖子一掃,一把將幾個盤子打落在地。

同時嘴里不停的發出嗬嗬的雜音,像是一只受傷的野獸一般低語著:

“趙佶,趙佶...你我乃是手足至親,為何要害我至斯!當年兄長在位之時,

可曾對你下過狠手?!!”

說著說著,小趙的眼中忽然流出了一股清淚:

“你登臨大位做了皇帝,得稱天子,

受萬人敬仰。

我無意與你爭位,可你卻連京城都不許我出,

日日提防著我。

今日削減例錢,明日安插探眼。

上月我心有所感,在房中換下的犢鼻裈中塞了一縷發絲,囑咐下人可不進房,但半日后回府卻發現,犢鼻裈中的發絲早已不知所蹤!”

小趙說著說著,忽然哭笑的看著徐云,仿佛將他當成了趙佶:

“連方寸的貼身衣物都不放過,趙佶,你究竟想做些什么?莫不是要將我這條命拿去才肯罷休?”

看著徹底失態的小趙,徐云的心中忽然泛起了一股同情。

從小趙最后的這番話以及先前的詩句不難看出。

他并不相信趙佶會真的對自己下手,更多的只是出于被折磨的情緒而已。

畢竟一來北宋兄弟相殘的事例不多,燭影斧聲說到底只是一個傳聞罷了,沒有實錘。

二來則是趙佶的性子就像之前說的一樣。

昏是真的昏,但無論如何也稱不上暴。

因此在小趙看來。

趙佶最最過分的做法,便是將自己圈禁在宮內,等過個幾年十幾年再放出來。

可問題是......

歷史上的趙佶,真的對小趙下手了。

一次是蔡王府獄案,殺了小趙幾乎所有有能力的幕僚。

另一次就是小趙后來的暴斃,連史書都只敢草草用薨逝蓋過。

自古無情帝王家啊......

小趙就這樣在院中又哭又笑,發泄著情緒。

好在徐云選的這處院子相當僻靜,又囑咐了仆役不要上前。

這個年代又沒有竊聽器,哪怕真有眼線盯著,因此看上去也就有些放浪形骸而已。

過了一會兒。

小趙徹底發泄完畢,整個人看上去似乎也清醒了一點。

徐云見狀,連忙再給他灌了杯酒。

接著頓了頓,拋出了一個好奇已久的問題:

“簡王殿下,不知您對當今國勢...有何看法?”

問出這個問題后。

徐云便緊緊盯著小趙,表情有些凝重,不確定小趙是否會順著自己的話回答。

“國勢?”

小趙重復了一遍這個詞,做了個側著腦袋的滑稽姿勢,緩緩吐出了一個字:

“危!”

“危?”

聽到這個答案,徐云頓時來了興趣,追問道:

“何來危之一說?”

咕嚕咕嚕。

小趙又拿起酒壺倒了杯酒,痛飲一口后抹了把嘴角。

徐云不知道的是。

他所拋出的這番話,恰好也是小趙深思已久的問題。

因此很自然的,小趙再次有了傾述的欲望:

“當朝平章事,統共有四位,本王恨不得罷免其中三位,三師三公,本王恨不得罷免其中四位。”

“看看那七個人吧,哪個不是兩鬢斑白,哪個不是朝廷棟梁,哪個不是兄長的女兒親家,他們爛了,本王的心要碎了。”

“兄長把江山交到趙佶的手里,卻搞成了這個樣子,趙佶他有何顏面去見兄長?”

“兄長剛即位的時候,本王年幼,以為朝廷最大的敵人是羌蕪;收了羌蕪,本王以為最大的敵人是西夏;王厚老將軍收復了青唐,遼人又成了大宋的心頭之患。”

說著說著,小趙忽然激動了起來,食指指向了某個方位:

“本王現在是越來越清楚了,大宋的心頭之患不在外邊,而是在朝廷,就在那垂拱殿!就在本王的骨肉兄弟和大臣們當中!”

“垂拱殿這爛一點兒,大宋國就爛一片!”

“他們要是全爛了.....”

小趙不由深吸一口氣,搖頭道:

“大宋各地就會揭竿而起,讓咱們死無葬身之地呀!”

徐云見說看了他一眼,拋出了一個新問題:

“那么殿下,若是由您當政,不知會從哪方面下手?”

小趙顯然思考過這個問題不止一次,眼下整個人雖然迷糊糊的,但依舊果決的答道:

“內消黨爭,西平空餉!”

說完他又打了個酒嗝,繼續迷糊道:

“黨爭之亂持之久...久矣,神宗以降,圍繞變法產生的新舊黨爭,更是席卷朝野,早...早已危害到了朝堂格局。

你看,除卻趙郡公一心...一心鉆研學位,近些年誰人能夠保持中...中立?......”

說完這番話,小趙忽然打了個哈欠,蜷縮到了椅子上睡了起來。

識趣.jpg。

而在他身邊,徐云則陷入了沉思。

宋代的黨爭,其實早在開國之初,趙匡就有所預感和警覺。

建隆三年...也就是962年的時候。

針對官員產生最重要來源的科舉考試,趙匡頒布了一條嚴令:

“及第舉人不得呼知舉官為恩門、師門及自稱門生。“

過了幾年。

趙匡又將殿試確立為定制,通過這一形式,強調中試者皆為皇帝所欽點。

也就是由“座主門生”變成了“天子門生”。

這種做法的目的就是試圖強化皇權存在,弱化座師色彩。

從而打破因科舉而形成師生、同門朋黨的情況,

奈何天不遂人意。

宋朝由于得國不正,因此一直都壓抑著武將的地位,強調文人高格。

而這種做法在成就了一幕幕名臣云集、群英薈萃的盛況的同時。

也導致了朝廷重臣競相以權力追逐為中心,深陷黨爭而不以為意,甚至連名臣也無法避免。

等二代目的驢車皇帝去世后,黨爭漸次蔓延、愈演愈烈,遂至一發而不可收拾。

比如宋真宗時,黨爭便以王欽若與寇準為代表,王欽若通過傾軋排擠寇準以獲取權力。

至宋仁宗時期,則是以呂夷簡與范仲淹明爭暗斗為代表,導致“慶歷新政“半途而廢。

再然后嘛......

就是小趙所說的變法之爭了。

也就是此前介紹小李親爹老李時提過的元祐黨問題。

小趙能認識到這點,不說他有沒有能力解決吧,至少要比趙佶那個甩手掌柜好很多:

趙佶的做法的壓根管都沒管,雙手離開鍵盤自己浪去了。

這種做法最后便導致了宋末六賊獨攬朝綱,各地爆發農民起義,屬于北宋暴斃的關鍵原因之一。

不過真正令徐云感到意外的并不是黨政問題,則是小趙所說的第二件事:

西平空餉!

北宋禁軍采用的是五級十二等的廂軍模式,眼下這個時期的數據徐云記不太清了,但到了靖康前后,北宋冊山的糧餉人數他倒是很有印象:

一百二十萬!

而這一百二十萬中,真正能被拉出來的真實數量才多少呢?

四十萬不到!

足足八十萬的空餉名額,你說北宋怎么才能把經濟優勢轉換成軍事優勢?

甚至在靖康之變中。

很多金軍的武器,干脆就是從一些西軍將領那邊買來的......

但縱觀整個歷史,北宋前后九個皇帝——包括宋徽宗和宋欽宗兩個聰明,只有宋哲宗嘗試過解決空餉問題。

奈何他的政策還沒落實多久,便暴斃死亡了。

因此后世有些人猜測,宋哲宗的暴斃或許就和西軍的某些利益集團有關系。

畢竟能打仗和貪墨錢財并不沖突嘛。

比如后來的抗金名將李綱,還有中興四將之恥的張俊,都是屬于掉進錢眼子里的人。

總而言之。

小趙能說出這番話。

至少從眼界上來說,他要比那個花鳥皇帝兼人形播種機趙佶好上太多太多了.....

想到這兒。

徐云不由深吸一口氣,心中的某個想法變得愈發清晰了起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