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關于我在北宋練劍的那些事兒

第一百三十七章 關于我在北宋練劍的那些事兒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三十七章 關于我在北宋練劍的那些事兒

院子里。

眼見徐云一臉懵逼的表情,王稟便繼續解釋道:

“來夫劍訣,乃是由秦鳳路一位名叫來夫的女性劍客所創,在秦鳳路一帶非常有名。

當然了。

也不知是否巧合使然。

凡是修行了來夫劍訣的女子,基本上沒多久都能找到合適的夫婿。

因此在秦鳳路民間,來夫劍訣的來夫傳著傳著,便傳成了可以找來夫婿的意思。”

徐云:“????”

好家伙。。

說好的平天劍法呢?

搞來搞去成相親劍法了?

隨后王稟頓了頓,輕咳一聲,繼續道:

“不過小王,雖然來夫劍訣大多為女子修煉。

但也正因如此。

這門劍法的入門也相對容易一些,大成后的殺傷力卻不遜色其他劍法。

畢竟秦鳳路一帶歷來不太安寧,來夫劍訣能成為女子護身的獨門劍法,必有其可取之處。”

正如王稟所說。

宋朝的一級行政區叫做路,997年始定為十五路。

到了1072年。

又分京西路為南北二路,分淮南路為東西二路,分陜西為永興軍、秦鳳二路。

等再過幾年。

宋徽宗還會把浚儀府升為京畿路,屆時便會形成宋代24路的終極格局。

這些年青唐...也就是后世的青海未被收復,秦鳳路所在的陜省便屬于標準的國境邊陲。

從秦鳳路自南向北,大大小小的戰亂連綿不絕。

在這種背景環境下。

來夫劍訣能成為秦鳳路女子修行的獨門劍法,可見它絕不是什么花架子:

若是在汴京這種太平之城那還好說,可能有些女子會練些表演性質的劍舞,用以自娛自樂或者取悅他人。

但在秦鳳路那種戰亂之地,可沒人會拿自己的命去矯揉造作。

加之徐云本就沒多少武術方面的底子,因此從實際角度出發......

來夫劍訣,似乎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

真要是到了什么戰亂背景的副本里頭,自保才是王道,誰在意劍法的來歷?

像后世的大學軍訓。

君不見多少男生的腳下,墊的都是女生的xx巾?

因此沒怎么猶豫,徐云便對王稟道:

“校尉大人,小人還是決定修習這本來夫劍訣,不只需要做哪些準備?”

王稟想了想,說道:

“準備倒是不難,只需備好湯水補充水分即可,另外便是換身麻葛服飾,再準備幾條毛巾。

畢竟練功嘛,肯定要出些汗水。”

徐云了然的點點頭:

“明白。”

在21世紀,很多人想必都聽說過這樣一種說法:

古代沒有熱島效應,所以古時候的夏天要比現在涼爽很多。

但實際上,這是一種錯誤的表述。

因為如今我們正在處于明清小冰期的結尾,相對付歷史上的暖和期來說,我們如今的天氣其實是很寒冷單調的。

哪怕有熱島效應的‘增持’,實際上與暖和期相比,溫度依舊不會高多少。

比如原中國科學院副院長竺可楨,就做過一個赫赫有名的竺可楨曲線。

也是目前研究古代溫度的權威圖表。

從曲線中可以看出,隋唐、北宋時期的溫度要比其他時期高很多。

國外其實也做過類似的溫度統計,比較有名的就是格陵蘭島曲線。

也就是通過研究格陵蘭島原始冰川中冰樣本的含氧量,對對應年代進行測溫。

令人稱奇的是。

竺可楨曲線和格陵蘭島曲線的制作過程幾乎沒有任何交流,但二者的很多節點卻都驚人的一致。

也就是說。

過去的某些溫度變化,其實是全球性的氣溫危機。

眼下正處于夏天,從表格上可以查閱得出,汴京的溫度大約在35.3度以上,堪比后世的四大火爐。

因此徐云想要練功,必須要換上一身相對透氣或者西漢的衣服。

否則估計功沒練成,人便給悶死了。

好在徐云已經算是蘇府的門客,待遇和話語權方面要比仆役高了很多。

因此一刻鐘不到。

徐云便換上了一身半臂...也就是短袖的麻葛服飾。

隨后在王稟的引導下,徐云開始了.......

扎馬步。

沒錯。

扎馬步。

“劍之一道,神外現于劍,而魂則歸于步法,下盤不穩,便容易頭重腳輕。”

只見此時此刻,王稟正雙手負于身后,恢復了先前冷面的模樣,對著徐云侃侃而談:

“而步法,又分為馬步、并步,歇步,仆步,交叉步,虛步等等,其中馬步乃是最基礎的法門。”

說著他又看了眼徐云的下盤,微微頷首:

“小王,你已過了最合適學劍的年齡,想要將來夫劍訣入門,每日最少要扎半個時辰的馬步。”

徐云聞言,眼角微微一抽。

在很久很久以前,早到徐云讀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他曾經參加過一個學校的武術班。

如今兩輩子過去,他早就忘了武術班里教過什么、老師同學長什么樣。

甚至連武術班是學校的興趣小組,還是要交錢的課外培訓班都不記得了。

但有個動作他現在都還印象深刻,并且大概率這輩子都忘不了。

那就是扎馬步。

這玩意兒基本上和騎自行車一樣,掌握了以后哪怕閉著眼睛都能想起來。

因此在王稟提出要求后,徐云很快便做出了標準的動作。

當然了。

動作標準歸標準,但體力的消耗還是非常折磨人的。

大概只過了幾分鐘不到,徐云的雙腿便隱約開始了顫抖。

不過王稟卻絲毫沒有放寬要求的想法,面對自己哥哥的救命恩人,他繼續保持著嚴厲的態度:

“小王,腿不能動!”

“腰挺起來!”

“呼吸平穩,跟著我做,深吸...緩呼...再深吸...”

“堅持住,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就這樣。

在王稟的激勵下,徐云在宋朝的第一次馬步,最終堅持了.....

十分鐘不到。

實話實說。

這個時間其實不算短了。

不信的同學可以自己試試。

在長時間沒接觸過相關動作的情況下,半分鐘不到身體就可能出現一些反饋。

王稟顯然也明白這點,因此在感覺時間差不多后,他便也不再堅持:

“好了,小王,可以停下了。”

聽到這番話,徐云頓時身子一松,啪的一下坐到了地上,呲著牙揉起了大腿。

不得不說。

王稟的眼光還是很準的。

眼下徐云的肌體已經來到了一個臨界點,再堅持下去的話,也許還能再站個一兩分鐘,但大概率會出現肌肉拉傷的情況。

隨后王稟朝他遞來一個水囊,拍了拍他的身子:

“來,先潤潤嗓子吧。”

徐云順勢接過,咕嚕咕嚕的喝了一大口。

一秒鐘后。

徐云一個沒忍住,‘噗哈’的噴了一大口出來。

只見他抹了把嘴角,一邊感受著口中略微刺激的味道,一邊苦笑著對王稟道:

“校尉,這...怎么是酒啊?”

王稟頓時哈哈一笑,顯然心情很好:

“男子漢大丈夫,既要行走江湖,怎能不會喝酒?聽蘇伯公老人家說,你小子不是還鼓搗出了什么酒精嗎?”

徐云見說,無奈的朝王稟拱了拱手,隨后拎著水囊...或者說酒囊的脖子放到了眼前。

猶豫片刻,繼續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

畢竟宋朝的酒水濃度不高,王稟選的還是一種略微甘甜的米酒。

在做好準備的情況下,其實還挺好喝的。

看著坐在地面上小口飲酒的,王稟又沉吟片刻,繼續道:

“小王,除了步法之外,劍術最關鍵的便是劍招了,我且示范幾種給你看看。”

說罷。

他從邊上拿起一把木劍,站好步伐,先是向前刺去。

幾息之間,手腕一翻,持劍快速上挑。

“這叫‘蜻蜓點水’。”

接著他空中甩了個劍花,繼續從下往上攻擊,但實際上卻是佯攻。

當劍上升一尺過后,手隨臂動,由東向西橫劈。

“這叫‘翻身過橫’。”

只見王稟一邊說一邊示范,手腳并用,砂石飛起。

木劍劍身似乎有一股森然之氣撲面而來,一柄木劍在王稟的手上仿佛具備了生命。

并且與后世表演不同的是,王稟可是貨真價實的沙場戰將。

招數中帶著相當凌厲的殺伐之氣,是真正能克敵制勝的招數。

在演示完幾套招式之后,王稟收下木劍,運了運氣息:

“以上幾招便是來夫劍訣的核心殺招,雖然不似落雨千絲劍那般玄雜奧妙,但勝在節省體力,對上尋常江湖盜賊也絲毫不怵。”

徐云微微點了點頭。

雖然他只是個外行人,但依舊可以感覺到一股靈動的味道。

王稟并沒有提及內力之類的概念,至于是劍法級別不夠還是另有他因,徐云就不得而知了。

但還是那句話。

或許來夫劍訣不是最好的劍法,但卻是最適合徐云的一個選擇。

而在調整完呼吸的后,王稟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對徐云道:

“對了小王,你若是要行走江湖,還有一件事得先解決。”

徐云茫然的眨了眨眼:

“不知何事?”

“你得取個諢號。”

“諢號?”

徐云聞言一愣,不過很快他便反應了過來:

王稟說的應該是江湖綽號。

就像文人喜歡給自己取個xx先生的號一樣,江湖中人也很喜歡給自己取些霸氣的名頭。

比如入云龍啦,智多星啦,血手人屠啦等等....

不過比文人‘無恥’一點的是。

武林中人在自我介紹的時候,經常會在諢號前冠之以‘江湖人稱’的前綴,看上去好像是別人給自己取的似的。

不過考慮到自己要在這個副本里待很長一段時間,今后或許也會再接觸古代副本。

有個諢號倒也挺必要的,說不定啥時候就能唬唬人呢。

因此徐云想了想,說道:

“校尉大人,傳聞在風靈月影宗還未滅亡之時,每位宗內弟子想要入門,必須先成為碼農,經過一關艱難的考驗。

碼農們的工作便是沒日沒夜的刻錄文字,一刻鐘都不能歇息。

每日只能啃啃饅頭,喝喝清湯寡水。

每日最少四千字,效率高的則能六千,更高的則可日碼萬余字。

眼下風靈月影宗早已煙消霧散,但作為后輩傳人,小人不應忘記根本。”

隨后徐云頓了頓,繼續道:

“因此小人想取的綽號,便叫做......”

“日更三萬,您覺得如何?”

說這話的時候,徐云臉上的表情很坦然。

反正日更三萬的是王麻子,和他徐云又有什么關系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3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