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小李上門

第一百二十八章 小李上門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二十八章 小李上門

“什么?找王公子?”

屋子里。

聽到謝老都管的這番話。

老蘇表情微微一愣,看向徐云的眼神頓時就有些詭異了起來:

雖然徐云眼下已經脫離了奴籍,入了門客名冊,屬于了“賓”的范疇,有人找倒也正常。

但從時間線上來說,這是昨天才剛發生的事兒。

早些天徐云前去李府校對書籍之時,他還是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仆役呢。

在這種前提下,徐云居然能讓小李親自找上門來?

嘖嘖,這就有些意思了。

要知道……

雖然宋朝女性的地位要比過往很多朝代高,從后世角度來談,甚至能算是女性地位最高的封建王朝之一:

女性不但可以隨意上街,甚至還可以主動休夫再嫁。

但縱使是在如此背景之下,一位未出閣的女孩主動上門尋找仆役的舉動,仍舊有些挑戰尋常人的固有觀念。

更別提來人還是眼下京中名頭正盛的小李,這就令整個事件又憑添了幾分微妙感。

看著不停在往自己身上瞅瞅的老蘇,徐云的額頭頓時冒出了幾根黑線。

作為一個比較有逼數的人。

他很清楚小李絕不可能對自己一見傾心,找上門來約自己游玩賞花自己真要有那魅力,后世就不會單身那么久了。

因此不出意外的話。

這姑娘跑到老蘇府上,必然就是為了找自己了解有關‘科學’的事兒。

這頭老蘇這個好奇寶寶的問題還沒解決呢,那頭又來了根小豆芽。

而且還是那種看上去軟乎乎其實硬邦邦的性格

頭大.JPG。

隨后徐云深吸一口氣,對老蘇道:

“老爺,前幾日小人前往中侍大人府上時,曾經碰巧遇到過李姑娘。

李姑娘也不嫌棄我們這些下人,還主動聊了些家常,問了問府中的情況。

當時小人隨口提及了一些常見現象,眼下看來,她多半產生了些許興趣”

“哦?常見現象?”

老蘇聞言眉頭一揚,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

“就如發電機和靜脈注射那般常見嗎?”

徐云:“”

接著沒等他答話,老蘇便替他做了決斷:

“眼下正汝性命無恙,距離下次用藥也為時尚早,只要留正臣在此照顧便可。

既然如此,老夫也就隨你去見見清照吧,這也是該盡的禮數。

上次見這姑娘還是在元宵節呢,有些日頭咯。”

徐云繼續:

雖然感覺老蘇醉翁之意不在酒,奈何對方才是這個家族的一家之主,找的理由也沒啥毛病。

因此他只能在心中嘆息一聲,與王稟王越哥倆暫時告別,乖乖跟著老蘇走向了前庭。

前庭作為蘇府的門臉地段,裝修精細度方面要比后院高上不少。

木料上乘,院落里彌漫著一股淡淡的木香,雕刻古香古色,植物繁茂,紅綠交織。

配合嘰嘰喳喳叫個不停的鳥兒,令人不自覺便有一股想要吟詩作畫的沖動。

因此當徐云二人來到前庭的會客廳時,小李這姑娘正在

哦,拿著一張紙,呼啦啦的吹著氣。

徐云:

不過徐云的目光只在小李身上停留了幾秒鐘,便轉移到了她身邊的

另一人上。

沒錯。

此番前來老蘇府上的除了小李外,還有另一個人!

這一位徐云未曾謀面的年輕男子,穿著一身紫色直裰朝服,腰間扎條同色金絲蛛紋帶。

黑發束起,以鑲碧鎏金冠固定著。

修長的身體挺的筆直,整個人豐神俊朗中又透著與生俱來的高貴。

徐云的好基友裘生已經算是一位顏值頗高的帥小伙了,但和此人比起來,容貌上竟然還要小差一截。

實話實說。

能在帥氣程度上穩壓此人的,恐怕只有后世的讀者老爺們了吧。

不過有些奇怪的是。

這樣一個大帥比,給人的感覺卻有些

頹廢?

總而言之。

無論是從此人的氣質、衣著還是站位來看,顯然都不可能是小李的跟班。

不出意外的話,大概率是某位京中的公子哥吧。

等等,公子哥?

想到公子哥這三個字,徐云的腦海中忽然冒出了一個人名:

趙明誠?!

媽耶,該不會是這位吧?

如果徐云沒記錯的話。

趙明誠和小李的感情,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1100年元宵節觀賞花燈的時候。

一開始是趙明誠的單相思,后來經過一年左右的感情升溫期,并于次年也就是1101年結婚。

也就是說眼下這個時間點,小李和趙明誠顯然已經有了交集,至于感情發展到了哪步就不得而知了。

考慮到這姑娘的性格,說不定還真就會把趙明誠給帶到老蘇府上?

好家伙。

合著穿到了北宋時期,自己還得被喂一嘴的狗糧?

噠噠噠

或許是聽到了老蘇和徐云的腳步聲。

小李下意識便轉過了頭,見到徐云后頓時眼前一亮。

當然了。

小李雖然個性張揚,但該有的禮數還是不缺的。

因此縱使心中有一堆話想問徐云,她依舊是先走到了老蘇身邊,恭敬的行了個禮:

“清照見過蘇伯伯。”

老蘇先是客氣的與她一點頭,隨后表情一肅,朝小李身邊的男子行了個屈身禮:

“老臣蘇頌,拜見簡王殿下。”

說完他朝徐云打了個眼神,示意他也趕緊跟著自己行禮,嚴肅道:

“小王,還不快來見過簡王殿下?”

徐云眨了眨眼,回過神后連忙快步上前,身子微微前傾,跟著老蘇做了個屈身禮:

“草民王林,見過簡王殿下。”

與此同時。

他的心中亦是微微一震。

好家伙。

沒想到陪在小李身邊的這個大帥比居然不是趙明誠,而是那位相當苦逼的簡王?

說道歷史上最帥的皇帝,很多人可能都會想到李世民或者楊廣,另一部分人或許會想到劉秀或者光緒。

但如果單從歷史上保留下的畫像來看,華夏歷史上最帥的皇帝當屬于宋哲宗趙煦無疑。

儒雅隨和,神風俊朗,這個八個字簡直就是為趙煦所準備的。

趙煦是北宋政權的第七位皇帝,在位僅15年,實際掌權才7年,標準意義上的少年天子。

他憑借著卓越的執政能力,硬生生創造了北宋最后的輝煌。

他也是兩宋唯一一個打算從根源出發,解決北宋的兵籍空額喝兵血問題的皇帝。

后世公認的一點是:

如果他能活到五十歲,北宋大概率不會滅亡至少不會如此突兀的暴斃。

甚至有些極端粉認為,如果趙煦沒死那么早,他甚至可能成為宋代的漢武帝。

奈何世上沒有如果,宋哲宗在今年二月份因病去世,年僅二十五歲。

而在趙煦去世之前,他的身后一共有五個弟弟,其中三個候選人最有可能繼承皇位:

申王趙佖、端王趙佶,以及

簡王趙似。

其中趙佖的眼睛有問題,因此實際上最有可能繼承皇位的只有趙佶和趙似。

簡王趙似與宋哲宗是同一個母親朱氏所生,因此容貌也相當俊美,能力超群,在青唐問題上提出過很多有用的建議。

因此當時以宰相章惇為首的一批大臣,便是比較堅持立他為皇帝。

不過當時的向太后擔心朱氏日后會危及她的地位,否決了這個提議,選擇了支持趙佶即位。

也正是在那個時間點,章惇說了一句后世傳播度甚廣的名言或者說預言:

“端王輕佻,不可以君天下”。

奈何向太后態度堅決,曾布、蔡卞、許將等人又見勢進言,所以最后皇位還是歸到了趙佶手中。

章惇則因為預言家的身份暴露,崇寧四年的時候被刀了,成為了歷史上第一個吃楊梅被噎死的倒霉蛋。(注:還有一種看法是楊梅導致了胃酸過剩胃部出血死亡)

而隨著趙佶的即位,趙似就很難受了。

畢竟自古無情帝王家,歷史上有關皇室的血與惡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為了避免猜疑。

趙似只好如蕭何自污一般,性情為之大變。

他先是堅決遠離了朝堂,開始享受生活,沉迷于酒色之中。

他常常帶著親隨穿過王府的后門,衣著隨意,甚至不修邊幅。

流連于街市、游蕩于瓦肆。

不僅如此。

他還常常與宗室子弟們混在一起,還強買宗室之女為妾。

不過徽宗對此顯得很大度,不僅不追究,還下詔給有司和宗正,讓他們對趙似不予計較,甚至還給趙似封了個蔡王。

但隨著向太后朱太妃相繼去世,宋徽宗就開始對爭過皇位的趙似展開報復,掀起了一場蔡王府獄案:

當時有人指控趙似的蔡王府中一小史鄧鐸有叛逆言論,宋徽宗便將鄧鐸打入大牢,并且抓了一大批趙似的嫡系人員。

次日的朝堂上左司諫江公望上疏勸宋徽宗不要兄弟相殘,不要懷疑趙似。

結果江公望被解職,鄧鐸也被處死,大臣劉正夫繼續為趙似求情,還援引了西漢文帝和舉淮南王兄弟相殘一事。

正史上的記載是宋徽宗被感動了,與趙似和好。

但意外的是,五年后趙似就去世了。

年僅23歲,死因都是草草帶過,只有薨逝二字,甚為可疑。

后世的很多專家雖然為趙似的死感到惋惜,但也認為這從側面證明了趙似的能力:

宋徽宗是歷史上知名的昏君,但卻并非暴君,性格上甚至可以用溫和形容。

有事沒事就喜歡大赦天下,刺配基本上就是最高的刑罰了。

畢竟花鳥皇帝嘛,喜歡養花斗鳥的人,戾氣一般不會太重。

但就是這么樣一個人,在面對趙似黨羽的時候卻一改常態。

借著蔡王府獄案處死了不下二十位趙似的嫡系幕僚,甚至還疑似對趙似下了狠手。

要知道。

除了趙似外,剩下的申王趙佖、莘王趙俁、睦王趙偲這幾個人活的可好著呢。

甚至趙偲還販賣過兵器,都被宋徽宗一笑赦之了。

而這樣一位歷史人物,眼下卻隨小李出現在了老蘇府上,怎能不讓徐云意外?

難怪他容貌如此俊美。

難怪他會和小李有交集。

難怪他渾身上下透著一股頹廢。

這一切的一切,都因為他是

簡王趙似!

就在徐云心思泛動之際,小李已然走到了他身前,問道:

“王林,數日不見,一切安好?”

徐云連忙回過神,朝她星了個禮,說道:

“托姑娘的福,小人諸事無恙。”

小李輕輕嗯了一聲,正準備開口,忽然察覺到了徐云的衣著有些不對勁:

“咦?我記著前些天見你的時候,你穿的似是是仆役的雜服吧,怎么今日”

一旁的老蘇見狀,主動開聲解釋道:

“清照,小王乃是老夫前些天救下的落難之人,故而早先只安排他做了個仆役。

如今他立了新功,已入了府上門客名冊,自是不能再穿那些雜服了。”

小李這才恍然的點點頭,隨后朝徐云揚了揚手中的紙片:

“王林,你可記得此物?”

徐云眼中浮現出一絲無奈:

“當然記得。”

小李有些悶悶的看了他一眼,一臉怨念的道:

“王林,你可知曉,幾日前從你口中聽聞科學一道后,我接連數日夜不能寐。

細思諸般生活百態,發現類似茶跡、紙片一類常見卻神奇之事不知繁幾。

昨日我前往酒肆飲咳咳,為父親購置酒水,意外遇見了簡王殿下。

一番交談過后,簡王殿下亦對科學之道心有期待。

因此今日特意前來蘇伯伯府上尋你,還望你為我與簡王殿下解惑。”

“科學?”

一旁的老蘇聞言,意味深長的道:

“果然是常見現象呢”

徐云:“”

隨后老蘇又朝徐云瞥了一眼,忍不住道:

“也是風靈月影宗的隱秘?”

徐云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沒錯。”

實話實說。

那天他在給小李炫技之前,其實是考慮過這樣做的后果的。

不過在徐云看來,小李可是一位資深的文學愛好者,地位上也與自己相差甚遠。

因此縱使這姑娘產生了興趣,多半也不會再和自己有所交集。

結果沒想到。

這根小豆芽壓根不按套路出牌,今天就大張旗鼓的找了上門。

只能說后世一些常見的物理現象,對于這個時代的人的沖擊力,要遠高于徐云的預期。

而且這姑娘親自上門也就罷了,居然還把趙似這個宋徽宗的親胞弟給帶了過來。

女人真煩啊.JPG。

不過俗話說得好。

虱子多了不癢,欠更多了不愁。

當好奇寶寶從老蘇一人增長到了三人以后,徐云發現自己似乎反倒有些看開了。

隨后他想了想,說道:

“既然李姑娘和簡王殿下親自前來,小人自然也沒拒絕的道理。

老爺,可否煩勞您為小人準備一些東西?”

老蘇在這些天已經對徐云有了不小的信任感,因此也沒多問,當即應允:

“你需要何物?”

“一間屋子,少許石灰、制作針筒的模具和一塊涂滿黑漆的木板即可。”

“此事不難,半個時辰內保證準備完畢。”

老蘇很有底氣的給了個時間,隨后有些好奇的道:

“小王,莫非你準備傳授科學之道?”

徐云搖了搖頭,謙虛道:

“傳授不敢當,只是分享交流而已,況且科學的范圍有很多種,今日我們只談其中一類”

“哪一類?”

“格物之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9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