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關于我在大宋搞發電機的那些事兒(大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關于我在大宋搞發電機的那些事兒(大章)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二十二章 關于我在大宋搞發電機的那些事兒(大章)

鮮為人知。

在華夏古代,鹽的提純一直以來都是一件麻煩事兒。

在最原始的部落時代,人類一開始甚至是靠著茹毛飲血來獲取鹽分。

等進入文明史后,先民們找到了鹽井,方才獲得了粗鹽的加工方式。

到了唐宋時期,海鹽煉制的精鹽逐漸出現,最高價甚至達到了一斤...或者說十六兩九十文。

但這里的精鹽二字,其實是與早先粗鹽相比得出來的概念。

與后世標準的食鹽相比,此時的精鹽依舊含有大量的雜質。。

比如硫酸根離子、鎂離子、鈣離子等等.

尤其是鎂離子。

這東西進入人體后會導致腹瀉,心臟功能紊亂之類的異常,對于此時的王越來說簡直是要命的物質。

先前為了保王越的性命,徐云只能暫且先用精鹽應付一下,效率優先嘛。

況且添加食鹽的目的只是為了對乙醇進行脫水,提高酒精濃度罷了,并不會有太多殘余進入人體。

但眼下要搞生理鹽水注射,并且可以預見的是這,將是一個極其長期的治療。

那么這樣一來,這部分雜質就顯得有些礙眼了。

因此提純氯化鈉,已然成為了一件必要且急迫的環節。

誠然。

想要提純氯化鈉的方法有很多,比如用貝殼、椰子殼還有任何一種酸性水果都能搞定。

但別忘了。

徐云來到這個時代是有任務要完成的。

他此時展現出的能力越強,就越容易得到老蘇的信任。

加上時代背景因素,他也需要一定的地位去做些事兒——最后能不能成是一回事,有沒有話語權去做是另一回事。

因此斟酌再三,他還是選擇了手搓一臺發電機,利用電解法制備氯化鈉。

打定主意后。

徐云沉吟片刻,對老蘇道:

“老爺,靜脈注射需要一種名叫生理鹽水的東西,此物又需通過另一種方式制取。

因此可否煩勞老爺,為小人準備些許物件?”

“需要何物?”

“.這些東西可能有些貴。”

老蘇聞言,很是豪氣的一甩袖子:

“正汝性命要緊,老夫家底豐厚,你且但說無妨。”

徐云這才點點頭,將先前那張鬼畫符的紙張翻了個面,在上頭寫起了所需物資:

“天然磁石一塊,最好打成這般形態....

再將精銅加工成細線狀,長度越長越好...外加兩個銅塊和幾片銅片....

另還需一根半米的鐵軸、木模、桐油、轉盤,石墨,還有府中供水的器物...

再派人去城東的那家酸梅鋪里找店家問問,手上是不是有些白色可以生冰的東西,若是有就買些回來

對了,還有那頭拉磨的驢也準備著。”

描述好要求后,徐云將這張紙遞給了老蘇。

這次他準備搞的是一臺標準的圓盤發電機,原理就是法拉第的電磁感應現象,也就是磁生電。

其中鐵軸做成轉子鐵芯,銅線浸桐油繞在上面作為繞組,磁鐵作為定子,屬于有手就行的操作。

什么?

你問電壓問題?

UkB∠nV,電壓等于系數乘以磁強乘以轉子有效長度乘以線圈匝數乘以定轉速差,完全可以預先計算好。

同時所需的銅線精度只要五毫米,哪怕是古代工業水準也能輕松達到。

縱觀整個環節,最大的問題其實不是技術和工藝,而是制作成本:

按照徐云的設計,整臺發電機的成本保底也得200多貫銅錢,也就是兩百兩白銀。

根據先前提及過的概念來換算,差不多等于后世的20萬。

而這種發電機在沒有穩壓器和配電器的情況下,在古代能做的事情極其有限。

毫不客氣的說,這玩意兒基本上和燒錢沒兩樣。

所以你要是穿越到一個普通人家,估摸著還沒鼓搗出發電機呢,就得先被父母吊起來打一頓

不過眼下為了救治王越,老蘇顯然不會太過計較。

拿到徐云的圖紙后,他立刻招來謝老都管,讓這位大管家加起了夜班。

徐云則揉著有些發酸的脖子,回到自己的小屋睡起了覺。

今天一天發生了不少事,無論是精力還是體力方面都損耗了不少。

加上這個時代又沒有蒂法,因此自然只能乖乖睡覺了。

一夜無話。

次日一大早。

徐云的耳中忽然傳來了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

“王公子,王公子,該晨起啦”

徐云打了個哈切,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回過神后,忽然感覺有些不對:

過去的這些天雖然也有人叫他晨起,可動靜上大多有些粗魯。

不是錘門就是嚷嚷,哪像今天這般柔和?

隨后他穿上衣服,打開了門。

只見此時此刻。

永柱正帶著一股有些拘謹的笑容,雙手端水站在門外,絲毫不見昨天囔囔‘王麻子’的隨性:

“王公子,您醒了,快用水吧。”

徐云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問道:

“永柱哥,你這是.”

“別別別,您這樣可就折煞小人了,叫我柱子就行。”

聽到永柱哥這三個字,永柱頓時一激靈,連忙道:

“王公子,您有所不知。

老爺昨兒下了令,將您除去了奴籍,并入了府中門客名冊。

眼下您算是門客,和我們這些仆役不一樣了,有事您隨時使喚我就成。”

“門客?”

徐云聞言一愣,方才了然。

門客。

也叫作食客,是一種古代特有的群體。

他們大多是江湖游俠或者謀士,沒有官面職位,由主公提供生活所需,必要時也會為主公出力。

當初孟嘗君便號稱擁有食客三千,《水滸傳》里柴進的莊園上也有大量的門客停留。

而在性質上,門客屬于‘賓’,要比‘仆’高上不少。

例如老夫府上四巨頭之一的護院頭領鄭寬,便是屬于‘賓’的一種。

因此工資和地位都要比最高級的‘伊’仆高很多。

只不過在與主家的親密度上要遜色于謝老都管和月蓮等人,算是各有優劣吧。

如果徐云沒記錯的話。

老蘇在沒致仕前也招養過數十位門客,因為根據文獻所記,水運儀象臺有部分環節便是門客負責完成的。

不過眼下老蘇已經退休養老,留在府上的門客數量估摸著就沒多少了。

空落落的東廂房也能佐證這點——那兒是客房,理論上門客都該安置在那個方位。

因此除了護院這個必須崗位,可能也就賬務方面會有一兩位門客還沒被遣散,總之數量大概率不會超過三位。

實話實說。

賓也好仆也罷,出身于后世的徐云對于身份的要求其實并不高,自然也不會頤指氣使的去使喚別人。

只見他先讓永柱端著水進了屋,接過毛巾洗了把臉,隨后對永柱道:

“永柱哥哎,你先別急,永柱哥,你先聽我說。

當初還是你拿著繩子把我從井里救出來的呢,所以咱也別公子不公子的了,沒必要太生分。

這樣吧,你要是看得起我的話,我還是叫你永柱哥。

至于我...你就叫我王哥兒吧,就像叫三哥兒一樣,你覺得如何?”

宋朝的‘哥兒’并不是指代兄長,這算是一種偏向市井、但又有些親近的稱呼。

仍舊是以《水滸傳》舉例:

武松怒殺潘金蓮的那段情節里,陽谷縣賣梨的那個小男孩便是叫鄆哥兒,也算是個有些戲份的小人物了。

眼見徐云這般說辭不像作假,同時昨天酸梅鋪里的回請,也令永柱感覺自己和徐云多少有了幾分交情。

因此他猶豫片刻,最終還是試探著道:

“那我以后就叫你.王哥兒?”

徐云爽朗一笑:

“成!”

洗漱完畢后,他又去早餐棚里簡單用了點早餐。

接著便前往東廂房,見到了老蘇和王稟王越三人。

果不其然。

又是一通扯皮,他最終說服了老蘇和王稟,將自己的稱呼從‘王公子’改成了‘小王’。

至于徐云對老蘇的稱謂依舊是老爺,畢竟門客也算是下屬嘛。

隨后老蘇告訴徐云,

昨天半夜他見王越有些低燒,加之徐云提及過大蒜素難以儲存,便用剩下的大蒜素給王越上了次藥。

穩定了病情的同時,也代表著第一批大蒜素就此告罄了。

因此今天徐云的目標很明確:

完成第二批大蒜素以及大蒜素注射液的量產制備!

隨后老蘇將徐云帶到了東廂房的另一間院子,院中的空地上正擺放著一堆徐云所需要的物資。

嗯,還有那頭驢。

進入院落后。

老蘇指著這些物件,出聲介紹道:

“小王,此乃天然磁石,與鐵軸、木模,銅線則是老夫連夜找制器局的工匠打制成的,你且看看是否合適。

另外如你所言,酸梅湯鋪內確有一些可以制冰的白色晶石,元年也買了一些回來。

哦,對了,你所說的輸水裝置也準備好了,左邊那堆便是。”

徐云輕輕點了點頭,先是走到銅線外檢查了一番精度規格。

古代沒有絕緣漆,但皮紙和桐油都可以達到替代效果,當初法拉第頭一次實驗用的也是皮紙來著。

自制發電機銅線的理論上限是五毫米,也就是半個指甲蓋的寬度,以此為限越細越好。

老蘇準備的這圈銅線規格大概在兩毫米左右,按照他先前所言,這是他找制器局工匠連夜打造出來的成果。

也就是說。

在這個時代,拋開需要耗費大量時間的精細化工藝不談,官方工業快速量產的加工精度,大約就是在兩毫米左右。

徐云暗自將這個信息記在了心底,接著轉身來到了拆卸下來的自吸泵邊上。

果然。

正如先前他所預料的那樣,

這個自吸泵雖然不像后世那般精細,卻依舊可以明顯的看出吸泵的運作原理,以及.

擺輪游絲和發條。

他彎下腰,將自吸泵的主關節拿在手里掂了掂,轉過頭對老蘇問道:

“老爺,不知此物是.?”

老蘇聞言捋了捋胡子,臉上浮現出了一絲自豪,畢竟這可是他的得意之作:

“此物名曰吸涌,乃是當年老夫奉旨建造水運儀象臺時偶然發現的小物件。

只需通過輪結蓄力,便可將水送至數十丈外,可抵得上數名仆役往來多趟之功。”

徐云沉默片刻,對老蘇拱了拱手:

“其技近乎神矣。”

他的這句話沒有任何吹捧的意味,完全是發自真心的嘆服。

雖然擺輪游絲和自吸泵的原理,在后世看來非常簡單。

但在眼下這個時代——或者說直到17世紀之前,這都屬于人類認知上的一個壁壘。(注:這不是我在意淫哈,老蘇搞出的天衡系統是后世機械表的雛形,這是后世國內外公認的成就,有機械表就必然有擺輪游絲,這個成就歸結到胡克身上的原因主要是時間太久遠了,沒有實物佐證。)

這或許就是華夏先民的智慧吧

感慨完畢后,徐云又將心思放回了現實。

他先是陸續將各個器械檢查了一遍,接著正式開始組裝起了發電機。

眾所周知。

直流發電機主要由定子和轉子兩部分組成。

其中定子的主要部件為機座、主磁極、換向極、端蓋和電刷等裝置,主要作用為產生磁場。

轉子的主要部件為電樞鐵心、電樞繞組、換向器、轉軸、軸承、風扇等。

主要作用是產生感應電動勢和電磁轉矩,是直流電機能量轉換的核心。

當然。

如果穿越的話,做個簡易的裝置就行,犯不著那么復雜。

實際的構件有定子主磁極、電樞鐵心、電樞繞組、換向器和轉軸基本就夠了。

直流發電機的基本原理是法拉第電磁感應定律,即若導體切割磁力線,導體中會產生感應電動勢,高中物理課堂上老師應該都示范過。

正常來說。

這種古代發電機需要通過手搖發電,有些像是小學那會兒用轉筆刀的姿勢,并且越快越好。

但別忘了,眼下可是有發條這個好東西呢:

只需要讓驢先將發條蓄力,再用一個很簡單的力矩進行轉換,就能將發條的彈性勢能轉換成動能,讓電機運作起來。

隨后徐云將銅線纏繞到銅片上,下方按上轉盤,將磁石固定在另做的架子上。

再把線圈架在磁石中間,導線首尾相接形成閉合回路,石墨充作碳刷進行傳導。

就這樣。

一臺簡易的發電機就搞定了。

沒錯,就這么簡單,

其實吧,后世有很多看起來比較高大上的知識,在古代并不難還原,困難主要有兩點:

一是它的衍生運用和儲存,電器的難度可比簡易發電機難多了。

二則是認知這個概念的過程。

就像發電。

別說徐云的圓盤發動機了,真到特別極端的時候,你拿兩個水果都能發電,育碧的服務器不就是這樣的么。

古人做不到使用電力,不是他們的工業水平不夠,很大程度在于他們對于微觀領域的陌生——他們壓根不知道電能這玩意兒的概念。

比如此刻的老蘇。

在徐云的組裝過程中,他幾乎全程默不作聲,因為他完全無法理解徐云這是要干嘛。

徐云也沒費口舌去解釋,有些概念見到了現象后再去解釋,遠比教授理念要容易的多。

鼓搗完發電機后,徐云并沒急著啟動它。

因為他還有另一件事要做:

準備電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03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