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章 蒸餾的弊端。

第一百二十章 蒸餾的弊端。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二十章 蒸餾的弊端。

“水.”

屋子里。

聽到這聲細微的哼唧聲。

在場三人先是一愣。

接著近乎同時低下頭,看向了床上的王越。

只見此時此刻。

床上的王越已然微微睜開了眼睛,干裂結痂的嘴角細細的抽動著。

雖然他的目光依舊黯淡,兩眼無神,但顯然恢復了少許意識。。

“水...我要水.”

一旁的徐云聞言,連忙從桌子上倒了杯水,遞給王稟:

“校尉,給。”

王稟接過水杯,一手扶住自己兄長的肩膀,另一首將水遞到他嘴邊:

“正汝,水來了,快喝吧。”

“唔”

王越靠著本能將水飲盡,胸口起伏了幾番,勻好氣息后,迷迷蒙蒙的看向周圍:

“正臣,此間乃是何處?”

一旁的老蘇見狀走上前,先是用手簡單測了測王越的額溫,隨后問道:

“正汝,你可認得老夫?”

王越有些費力的將眼睛又睜大了少許,打量了一番老蘇,片刻后道:

“您莫不是...蘇伯公?”

“不錯,正是老夫。”

老蘇點點頭,嘆了口氣:

“正汝,你不久前遭遇夏賊夜襲營寨,身負重傷,被王樞密使派人送回了汴京,病情危機

罷了罷了,期間諸事日后再與你細細分說,你也莫需多問,養病要緊。”

王越有些迷糊的嗯了一聲。

此時他剛從鬼門關前回來,壓根想不起過去發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感覺胸口和頭部疼的緊,仿佛身體都要被撕碎了一般,提不起絲毫的力氣。

不過自己弟弟和蘇伯公都是值得信靠的親近之人,自然不可能會騙或者害自己.

想著想著。

王越又感到一陣倦意襲來,很快便昏沉沉的睡了過去,鼻翼間響起了鼾聲。

看著呼吸逐漸平穩的王越,老蘇先是為他掖了掖被角,隨后目光復雜的看向了徐云。

如果說在此之前,他還認為徐云是為了表現存在感的話,那么現在王越的情況便足以說明.

他大錯特錯了。

但他并未因此感到羞憤或者打臉,恰恰相反,他有很多問題迫切的想得到回答。

這位已經到了人生末年的老者,久違的冒出了一股強烈的求知欲。

不過在老蘇開口之前,他身旁的王稟卻先一步有了動作。

只見這個冷面漢子一步跨出,走到了徐云面前,二話不說,推金山倒玉柱般重重拜下:

“小哥救命之恩,王稟沒齒難忘!”

徐云早在王稟合手前便猜到了他的意圖,所以在王稟拜下的同時身子微微一側,躲過了這道禮:

“校尉客氣了,中侯吉人天相,小人只是錦上添花罷了。”

“錦上添花?這若是錦上添花,世上就沒雪中送炭了。”

一旁的老蘇聞言,很認真的搖了搖頭,語氣中帶著些許復雜:

“今日若非你出手,正汝必死無疑,王林,你就不必過謙了。

只是老夫著實沒想到...糞水入體之癥,竟然用胡蒜便可解決?

王林,你祖上出過哪位名醫?”

“名醫不敢當。”

徐云很謙虛的擺了擺手,答道:

“小人的曾曾祖父只是一位游方郎中,臨終前傳下了這張偏方,小人只知他原先是位道士,出自一個名叫風靈月影宗的宗門”

老蘇眨了眨眼:

“風靈月影宗?原來是方外人士。”

宋末時期民間教派眾多,各類宗門教派比比皆是,其中還不乏一些明星人物。

例如此時的汴京,就有一個名叫林靈素的道人名聲極其響亮,人稱真仙在世。

此人也是后世神霄派的祖師爺之一,按照歷史軌跡,過幾年會被宋徽宗賞識,被聘請為國師。

巔峰時期權傾朝野,連蔡京都不給面子。

因此老蘇對于宗門的概念倒不怎么陌生,念叨了兩遍宗門名字后,他話鋒一轉,問道:

“王林,那你祖上的那位先人,可有將蒜汁祛病的原理留下?”

徐云聞言,嘴角微微揚起了一絲弧度。

就知道你會問這個。

不過預判歸預判,徐云并不準備現在就告知對方答案。

畢竟他所準備展現的價值,并不止一個大蒜素而已:

“自是有的,不過老爺,眼下中侯尚未脫離生命危險,咱們是不是應該先.”

老蘇聞言一愣,旋即有些懊惱的一拍腦袋:

“慚愧慚愧,老夫見獵心喜,險些誤了大事,王林,接下來該如何醫治正汝?”

徐云想了想,說道:

“首先當然是要先制取大蒜素,不瞞您說,大蒜素的制備需要用到一種特殊液體,并非簡單捶搗大蒜就能制成。

先前小人給中侯所用的蒜汁,添加的乃是小人隨身攜帶的成品液體,目前已經全部用光了。

如若要再次制取,恐怕需要一些特殊的器械才行。”

老蘇看了眼徐云放在床頭的容器,思索了幾秒鐘,問道:

“可是那種類似烈酒的液體?”

徐云點點頭,心中為老蘇敏銳的思維點了個贊:

“不錯,此物名叫酒精,意為酒中精華,烈性要比尋常烈酒高上不少。”

“制備酒精需要哪些材料?”

徐云繼續道:

“兩個玻璃瓶,幾根彎曲的銅管,另外還需要大量的白酒、錠子堿以及極其精細的食鹽,對了,石棉也準備幾張。”

老蘇從桌上拿起紙筆,一臉疑惑兼好奇的將這些名字記下:

“只需這些,便可制出你所說的酒精?”

徐云點點頭:

“沒錯。”

“原理呢?”

“蒸餾。”

蒸餾。

這個詞在21世紀,基本上屬于初中生都知道的概念。

其中酒精的蒸餾概念很簡單:

水的沸點是100度,乙醇的沸點是78度,利用二者沸點不同,就可以使用蒸餾法得到較高濃度的酒精。

也就是酒精和水混合在一起,你開個80度的火,酒精會沸騰,水卻不會蒸發。

沸騰后的酒精通過冷凝進入另一個杯子,就可以得到高濃度的酒精溶液了。

不過這個概念說起來容易,實踐起來卻很麻煩。

具體的原因,涉及到了少量的化工熱力學知識。

眾所周知。

混合物液相中分離出第一批氣泡的溫度的臨界點叫做泡點,而氣相達到飽和后出現液相時的溫度臨界點,則稱為露點。

看到這里個別同學已經開始頭大了,沒關系,概念不重要。

重要的是。

二元混合物的氣液平衡數據,可以通過二元氣液平衡相圖來查看。

比如把乙醇的質量分數作為橫軸,將溫度作縱軸,就可以畫出一個簡易的相圖坐標系。

當溫度提高,體系進入氣相區。

溫度降低,體系就會進入液相區。

假設是40度的酒精溶液,加熱到乙醇的沸點T78度,理論上這時候酒精會蒸發了對吧?

但實操的時候你會發現,體系穩穩的呆在液相區,完全沒有沸騰。

這時需要繼續升溫至78100度之間的某個溫度,達到泡點線,這時就有氣體生成了。

然而想要在此處達到氣液平衡,顯然氣相的成分也是有要求的,即露點線上同一溫度相應的點,生產的酒精含量為x2。

并且你會發現,隨著酒精純度的升高,所需要的溫度也會更高。

也就是說當你搞到最后,水和酒精蒸發的溫度會趨近一致。

因此普通蒸餾能鼓搗出的酒精純度,實操環節里大概只有95左右,古代背景下可能只能達到80。

這個純度雖然足夠應付絕大多數的情況,但作為一個強迫癥患者,徐云顯然是不會滿意的。

這才有了后面他所提出的兩個東西:

錠子堿以及精細的食鹽。

有這兩樣東西幫助,酒精濃度便可以更進一步,甚至達到三個九的級別。

視線在回歸現實。

考慮到徐云頭一次制作出來的大蒜素劑量有限,因此縱使老蘇心中有無數螞蟻在爬,也只能暫時將情緒壓住,召來謝老都管,囑咐他前去準備起了各種材料。

就這樣。

兩個小時一轉而逝。

當時間來到酉時,也就是晚上七點鐘左右的時候,謝老都管終于將所有材料都找齊了。

搞過蒸餾實驗的朋友應該都知道。

蒸餾使用的一般都是球形燒瓶,不過眼下情況特殊,不可能找到完全合規的設備。

謝老都管幾乎動用了老蘇在職時所有的關系,才湊到了幾個類似球形的玻璃瓶。

反倒是銅管的相關過程沒啥難度,謝老都管直接從府院的庫房里便找出了幾根銅管。

老蘇雖然是個清官,但家底還是相當豐厚的,畢竟這是宋朝嘛。

按照先有的物價換算,老蘇的年收入大概等同于后世稅后800萬,這種工資哪怕在北上廣都算是高收入群體了。

隨后徐云將幾個物件組合成了一個簡單的蒸餾設備,將謝老都管從汴京第一酒樓樊樓買來的白酒倒入了燒瓶里。

在元代以前,華夏古代的酒水基本上都是發酵酒,高度在十度上下。

有些還帶著不少的糧食渣子,所以才會被叫做‘濁酒’。

謝老都管買回的幾壇酒濃度大概接近二十度,使用的是麩曲釀制,基本上可以說是現今能找到度數最高的酒水了。

簡而言之

將就著用吧。

一切準備就緒后。

徐云墊上石棉網,在簡單改造的灶臺上點起了火。

老蘇則跟個好奇寶寶似的在邊上看來看去,側著腦袋看了會兒燒瓶:

“王林,你這在杯底墊上石棉的意義何在?”

徐云一邊調控著下方的火量,畢竟這年頭可沒有酒精燈這玩意,一邊對老蘇解釋道:

“主要是為了防止蒸餾燒瓶...就是這幾個玻璃瓶因為受熱不均勻而破裂,起到分散熱度的作用。”

老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接著想了想,走到灶臺的另一側。

隨意選了口鍋,將它翻面。

可以明顯看到,鐵鍋中間部位的痕跡要比邊緣重很多。

“受熱均勻...均勻...”

看著手中的這個鍋,老蘇忽然意識到,這個世界上似乎還有很多很多自己不知道的知識.

兩刻鐘過后。

第一批酒水順利蒸餾成功。

徐云將酒水倒出了一小杯,遞給老蘇:

“您嘗嘗?”

老蘇頗有興致的接過酒杯,先是放在面前打量了一會兒,方才放到嘴邊,輕輕的抿了一口。

幾秒鐘后,這個小老頭頓時眉頭一揚:

“好烈的酒!”

徐云見狀,微微點了點頭。

頭批蒸餾的酒水度數大概能達到35度,對于這個時代的人來說,無疑是相當相當烈的酒水了。

同時因為蒸餾了一次,這種酒也被稱為一鍋頭。

沒錯。

一鍋頭。

很多同學可能不知道,所謂的二鍋頭并不是牌子,實際上指的就是經過第二輪蒸餾出的酒水,度數大概在5663之間。

沒用的知識又增加了.jpg。

隨后徐云將這批蒸餾好的酒再進行了處理,進行了第二輪蒸餾。

第二輪蒸餾的時間明顯要比第一輪長不少,足足半個時辰過去,二輪蒸餾方才成功。

接著是第三輪.

一個時辰后。

看著面前有些濃稠的液體,徐云微微搖了搖頭。

或許是設備準備不充足的緣故,三輪蒸餾后的酒水濃度只達到了70左右,和80有著比較明顯的區別。

到了這一步,基本上就代表著土法蒸餾達到了上限。

想要進一步提純,要么用苯之類的夾帶劑,要么用變壓精餾。

要么就是.

用上徐云準備好的錠子堿和食鹽。

錠子堿就是小蘇打,主要成分為碳酸氫鈉。

它易溶于水微溶于乙醇,且容易吸水形成一水或者十水碳酸氫鈉。

食鹽的成分就更簡單了。

主要為氯化鈉,易溶于水,微溶于乙醇。

這玩意兒在有機實驗中常用的干燥劑,對溶劑進行脫水。

徐云準備先利用碳酸氫鈉帶走體系中的水,再利用過量氯化鈉除去體系中殘留的水分。

如此一來,制作出的酒精濃度不說99吧,95還是不難的。

隨后徐云將小蘇投放到酒精溶液中,幾分鐘不到,底部出現了大量的粉末狀沉淀。

徐云將這部分沉淀濾出,把溶液倒入了一個新容器,加入食鹽攪拌靜置。

二十分鐘之后。

一股極其刺鼻的味道出現了。

作為生物學的苦逼人,徐云基本上在聞道這股味道的瞬間,便能判斷出目標酒精的濃度最少都在95以上。

一旁的老蘇有些好奇的拿了個小勺子,從瓶子里舀了點酒精,不怕死的嘗了一點。

結果剛一入口,便被嗆的連聲咳嗽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

老蘇捋了捋還有些辣的脖子,對徐云道:

“王林,酒精制作完畢,接下來便是制作蒜汁外敷了吧?”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徐云搖了搖頭:

“老爺,您還記得我一開始說的話嗎?想要徹底治好中侯的病,單靠外敷是不夠的,必須使用其他手段才行。”

老蘇眨了眨眼,猜測道:

“不是外敷,那難道是吞服?”

“唔...您可能有所不知,大蒜素吞服的效果很差,而且酒精還會對胃部產生惡性影響,還不如外敷呢。”

“那該如何?”

“您聽過靜脈注射嗎?”

感謝神鳥阿飛和王韋火華大佬的盟主!!

大家可以猜猜針頭是啥,還是估計沒誰猜得到

另外有讀者說為什么單更,合著你們都不看的嗎

感覺上本書就在解釋了,為了大家閱讀體驗,一些章節我會合章,訂閱價格你們沒發現不一樣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0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