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零八章 不止是葉輪那么簡單

第一百零八章 不止是葉輪那么簡單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零八章 不止是葉輪那么簡單

在全球漫長的文明史中。

水源。

是任何文明都離不開的一個關鍵詞。

華夏本土的水車、水錘,還有西方的阿基米德螺旋泵,都是古代人民為了供水創造出的工具。

但這些工具有一個算一個,體型巨大不說,大多也都需要在水源地工作。

并且它們主要的用途,其實大多是為了把水從低處運往高處。

縱觀整部古代世界史,幾乎沒有哪個文明能做到在不借助重力的前提下,實現水源的平地運輸。

無論是羅馬那震驚世界的古代城市供水系統,還是唐朝時期的長安水力設施,其實都和平地輸水扯不上關系。

比如羅馬的供水系統由舊阿尼亞水道、新阿尼亞水道、馬爾齊亞水道、塔普阿水道、尤里烏斯水道、維爾戈水道、安東尼亞水道等等組成。

這些水道的核心技術都是虹吸或者連通器原理,也就是說要有高度差或者液體壓強。

這也是為啥羅馬引進來的水最先會供給到噴水池的原因,因為你壓根沒辦法堵住它.....

所以羅馬的供水資源豐富是很豐富,這確實不假,但這指的是街上隨處可見的噴泉和龍頭,屬于公共設施。

居民們拎著個桶就能出去打水,自然非常方便。

而屋內和屋外供水,顯然是兩碼事。

除了在帕拉提諾山頂跳舞的奧古斯都大帝,哪怕在羅馬,也沒幾個人能舒舒服服的在家用水。

唐朝也是一樣,所謂的方便其實都止于門戶之外。

所以之前徐云很疑惑,為啥老蘇能在主房那邊用到水井這邊打到的水呢?

無論是虹吸還是連通器原理,顯然都有個沒法解釋的bug:

那就是灌注的水量不夠。

一百多米長、直徑接近三十厘米的水管,二十桶水能填滿十五分之一都算多了。

同時還有很關鍵的一個問題,那就是人力成本。

在這個年代,仆役提桶走百米、往返十次的成本并不高昂。

因此老蘇徐選擇的方案造價必然低廉,也就是抱著“小成本但卻能給仆役們省點兒事干”的心態鼓搗出來的東西,否則還不如多給幾文錢補貼呢。

而眼下隨著張三的一番話,徐云的疑惑總算是迎刃而解了:

好家伙,老蘇居然鼓搗出來了一個自吸泵!

自吸泵,是一種自吸式的離心泵。

所謂自吸,指的在不加引水的情況下,它能自動將水給吸上來。

也就是類似坐上去自己動的性質。

它的工作原理是水泵啟動前先在泵殼內灌滿水,啟動后葉輪高速旋轉,使得葉輪槽道中的水流向渦殼。

這時入口形成真空,使進水逆止門打開,吸入管內的空氣進入泵內,并經葉輪槽道到達外緣。

這種泵不需要裝底閥,因為一般自吸泵的進口處都自身帶的有止回閥,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單向閥。

這樣泵在停止后,泵體內的液體就無法回流到原來的池子里,轉而儲存在泵體內,所以第二次使用的時候就不需要加灌液體了。

很簡單的原理,也很好理解。

至于自吸泵的外觀,則可以想象一下多啦A夢里的空氣炮的樣子:

把空氣炮差不多放大一點五倍后再在隨便哪頭立塊磚,那就和自吸泵差不多了。

“不對啊.....”

想著想著,徐云忽然眉頭一皺,對著張三問道:

“三哥兒,你說拉磨的那驢...轉速有多快?”

“啊?”

張三不明所以的一張嘴,下意識的便答道:

“就是普通驢子拉磨嘛,估摸著比平時走路還要慢點兒?”

徐云聞言,臉上的表情愈發疑惑了起來。

本土的自吸泵種類很多,目前使用的一般都是電力或者高水壓為動力源。

除此以外,手拉、腳蹬甚至水錘也可以令自吸泵運轉。

但無論是以上哪種模式,需要的都是一種瞬時功率。

理論上來說,驢拉磨的做功是足夠的,但時間卻有些長。

也就是單位時間——比如說一兩秒之內,拉磨的功率似乎不太夠讓葉輪轉起來。

想到這兒,徐云心中不由冒出了一道猜測:

那個自吸泵的工作原理,恐怕不止是葉輪抽水那么簡單.....

蘇府給仆役定的晨食時間是卯時五刻至辰時二刻,也就是上午六點到七點半左右。

每位仆役吃飯的時間則是一刻鐘,也就是十五分鐘。

吃完晨食后。

‘青’、‘代’級的仆役可以再休息一刻鐘,接著便需要去做苦力活,比如劈柴、跑腿、送貨等等。

比如張三這倒霉蛋,便被老都管派去了一處綢緞莊取貨。

‘立’以上的仆役則可以修行兩刻鐘,并且后續的任務也比較輕松。

例如陪府內的公子老爺們在院中玩樂或者外出,或是跟著主家去其他府上拜訪,亦或是修補花草等等。

不過徐云目前雖然是‘青’級仆役待遇,但他卻沒被分配到什么任務。

也不知是考慮到他沒啥力氣(畢竟是個男伶)還是未入籍貫的緣故,老都管的態度似乎有些微妙。

言辭之間只是讓他盡快養好身子,白天打打水就行了。

剩下的則是‘勿要久坐’、‘盡量測躺’之類的謎語話。

當然了。

該給的監視還是不會松懈的。

隨后在幾位前去劈柴的仆役的陪同下,徐云再次返回了自家的小院。

嘎吱嘎吱——

剛一進院。

徐云便見到了一頭黑色毛驢被蒙著眼睛,正慢悠悠的拉著磨盤。

磨盤下方則被簡單的改造了一番,只見隨著磨盤的轉動,一根畜生也不斷被從墻角的某個方位拉來,一圈圈的捆到了磨盤下方的石承上。

徐云見狀思索片刻,又看了幾位隨同自己的仆役一眼,轉身朝墻角走去,腳上的鈴鐺依舊叮叮作響。

幾位仆役倒也沒攔著他,而是自顧自的準備起了干活的工具。

畢竟這處院墻高度足足接近一丈,隔壁還是府院中庭。

只要徐云不會穿墻術,否則他沒有任何可能在眾人眼皮子底下逃走。

走到墻角邊后,徐云的眼前了一個類似本土電腦主機大小的裝置。

先前在磨盤上看到的那根繩索,便是從這個裝置的一側被緩緩抽出的。

除此以外。ノ亅丶說壹②З

這個裝置還不停的在發出一陣咔咔咔的聲音。

這種聲音徐云不算陌生,

似乎像是

“擺輪游絲?”

三月,初春。

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里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體、碎肉,仿佛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鬧。

只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面,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里,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污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瞇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只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