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九十八章 收尾、即將開啟的第二扇門(大章)

第九十八章 收尾、即將開啟的第二扇門(大章)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九十八章 收尾、即將開啟的第二扇門(大章)

呼呼呼

郭沫若廣場。

身穿防護服的關處長正手持當初改造過的‘吸蟲器’,帶著十數位科大工作人員走在廣場上。

隔幾步吸一下,對著堆積如山的蟑螂尸體做著善后處理。

不過與上次不同的是。

這次‘吸蟲器’的后方連接的不是麻袋,而是一根長長的管道。

管道盡頭則是一輛容量巨大的垃圾車。

由于科大方面提前在幾處消殺點外拉起了隔斷板的緣故,絕大多數中毒后的蟑螂,至死都沒法逃出消殺點。

因此整個廣場就像是一個放大了無數倍的蟑螂盒,牢牢的將蟑螂們緊縛在了這塊區域內。

眼下哪怕是場地中最‘淺’的蟑螂尸堆,厚度依舊不會低于四厘米。

每次‘吸蟲器’啟動,都有不下百頭的蟑螂被吸入其中,被送往垃圾車的容器里。

另外隨同清理人員一同行進的,還有幾大平臺的記者和攝影師,默默記錄著東區蟑螂帝國的終焉。

互聯網上觀眾們的熱情依舊居高不下,不過到了現在這地步,直播間的彈幕已然比先前要和諧了許多,幾乎沒多少噴子還在嘴硬了:

“臥槽,這一次吸入這么多蟑螂也太爽了吧?”

“我妹剛剛在桌上看到了一只蟑螂,現在桌子已經被我妹錘塌了說出來你們可能不行,半個小時前她連個水溶C的蓋子都擰不開。”

“這蟑螂藥哪里有賣啊?跪求連接!T.T”

“好想脫光光在蟑螂堆里游泳啊”

微博熱搜榜上。

#科大蟑螂消殺#的話題度,更是來了直播至今的峰值。

當下整個熱搜榜除了第三位的‘#咲蟑姐姐演的女兵太颯了#’之外,前七名全都被科大的相關話題給牢牢的占據了。

當然了。

在允許媒體進入之前,科大方面已經提前將殘余的膠餌白板給收集了起來,最大程度的避免了成品的外泄。

誠然。

考慮到現場的媒體數量眾多,大概率或者說肯定有人會悄悄的將部分蟑螂尸體帶走,寄給某些機構進行研究。

不過這些尸體內雖然殘余著吡蟲啉樣本,但其中的化學成分大部分都已經和受體蛋白發生了特異性結合。

哪怕是最尖端的機構,短時間內能夠還原出的信息也有限。

頂多頂多就是確定膠餌的成分是吡蟲啉而不是呋蟲胺罷了。

眼下第五代吡蟲啉的專利已經到了最后階段,有侯星遠這位科院院長介入,高低也就一個禮拜上下完事。

屆時恐怕機構們還沒分析出主要成分,華盾生科的成品都快上市了。

三個小時后。

幾處消殺點的蟑螂被清理了七八成,科大環衛處的勤務人員開始進行了空氣消殺。

與此同時。

科大媒體接待廳。

此時此刻。

一場由科大方面組織的媒體發布會,也在一臺臺長槍短炮的注視中拉開了帷幕。

負責出席發布會的發言人是科大的常務副校長張睿,畢竟這次蟑螂消殺的影響力實在有些廣,必須要有一位常務級別的大佬出席才合適。

待媒體都到齊后。

張睿先是輕咳了一聲,笑問道:

“各位媒體朋友,現在還有人認為科大在學術作假嗎?

有這想法的歡迎說出來,咱們再討論討論,理越辯越明嘛。”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

張睿見狀,心中不由暗爽不已。

在過去的一個多禮拜里,科大幾乎承受了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一波波的如同潮水一般不曾停息。

那幾天的輿論環境,甚至要比校董事會一開始預料的更加嚴重,張睿這個提議發起人幾乎每天都沒怎么休息好。

因為除了海對面的攻訐之外,本土各種抨擊的言論也不在少數。

其實張睿也挺費解的。

你要是說收了錢黑黑人那也就還自罷了,恰爛錢嘛,對錯另外說,至少他們能夠因此獲利吧。

可有些人就很奇葩了。

明明沒有收錢,同時也不是正常的質疑,上來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亂噴。

最后扯來扯去扯到國體問題,這是在圖啥呢?

到頭來科大來了波反殺,收錢的拍拍屁股走人,無腦噴一轉頭發現隊友跑路,自己成為了唯一的小丑。

這也算是一副世界名畫了。

隨后張睿頓了頓,說道:

“既然現場的媒體朋友們沒有異議,咱們就正式進入發布會流程吧。”

說著他理了理發布臺上的文件,又道:

“首先咱們來聊一聊大家比較關注的直播人數問題。

這次科大的消殺直播一共在B站、咪咕、微博、齙牙等大大小小的平臺進行了直播,總數是22個。

在這些平臺中,觀眾流量最大的是B站平臺。

今日B站真實日活峰值達到了四千一百萬,由于凌晨有一部《輕音少女3》開播的緣故,今天B站的日活會比平時高很多。

扣除掉常規日活,今天大約有一千四百萬的觀眾在通過不同直播間觀看我們的直播”

“微博方面則是七百萬左右”

“齙牙平臺九百六十萬出頭”

“咪咕”

將幾大平臺的人數匯報完畢后,張睿拿出紅外線筆按了一下。

“根據多平臺的匯總,這次直播消殺的全網真實關注人數大約是”

這一秒。

發布會現場的大屏幕上出現了一個數字:

“4396萬!”

見到這個數字,現場的媒體席上頓時傳來了一陣低于。

雖然不至于倒吸一口涼氣那么離譜,但每位記者的身子都隱隱挺直了幾分。

4396萬!

鮮為人知。

本土由于人口基數龐大的緣故,在很多涉及到互聯網的環節數字都會很大。

比如雙十一成交額啦、腦殘粉的數量啦等等

又比如

直播觀看人數。

當然了。

由于一些明面上的手段,平臺自報的數據和實際一般相差很大,這方面第三方機構的統計要更權威一些。

互聯網直播的峰值數據自然是屬于央視春晚,這是傳媒巨頭無與倫比的優勢項目,是過去數十年間幾代人傳承下來的習慣。

哪怕這些年春晚的關注度越來越低,絕大多數人也會在除夕當夜下意識的去瞅上幾眼。

2021年春晚直播觀眾規模為11.4億人,其中新媒體直播用戶規模5.69億這個數字說實話其實沒多大參考性,全國甚至說全球都是獨一份。

扣除掉春晚,單平臺直播的峰值則有兩個。

一個是去年12月17日,Westlife也就是西城男孩舉辦了全球首場在線演唱會。

當時這場演唱會通過微信視頻號進行直播,國內真實觀眾人數達到了1500萬。

另一個則是2021年7月29日,比讀者們顏值低一點的劉德華出道40周年直播。

當時官方宣稱在線人數破1個億,實際真實人數大1100萬。

至于全平臺的記錄,則由18年3月23日的中韓大戰保持。

當時咪咕、央5、愛奇藝等多平臺都進行了直播。

當時由于局勢的原因,于大寶進球后的第三分鐘,互聯網全網觀眾數達到了1.1億。

僅次于這個數據的是同年IG奪冠的S賽之夜,國內全網的觀眾人數大約有3700萬左右。

不過這個數字有個很耍賴的地方,就是把一個校園IP按2.3來計算了:

理由是一間寢室里往往很多人在一臺電腦前觀戰。

這個說法乍一聽似乎挺有道理,但問題是其他直播的時候,每個人就只看自己電腦了嗎?

總而言之。

今天科大直播的觀看人數已經達到了4396萬,正式超過了IG奪冠當晚的觀看記錄,來到了全網直播的歷史第二位!

這無疑是一個能被刻在互聯網里程碑上的數值!

而伴隨著這個榮耀一起被見證的,還有地面上的那一只只小可愛們

蟑螂消殺數量:

184.4萬只蟑螂!

張睿拿著激光筆在這個數字上圈了圈,解釋道:

“根據科大之前預估的模型,東區可能存在的蟑螂數量大概在150萬只左右。

不過考慮到科大地處市中心,周圍有不少居民生活區,中校區的蟑螂也可能因為各種偶然被吸引過來一部分。

所以消殺指揮部這次投放了足夠消滅250萬只蟑螂的誘食膠餌,現在看來這是一種很明智的做法。”

聽聞此言,媒體席上有一位記者舉起了手:

“張院士,不知貴校是怎么估算出這個數字的呢?”

張睿抬起眼皮朝他看了一眼,發現對方來自極目新聞:

“這是我們根據單位體積內蟑螂數量進行的擴列預估,運用了統計學rosstab算法和概率論的算法。

最后在科大智庫的超算‘陸雁’的協助下推導出了這個數字,和實際的數值應該不會差距太大。”

下方來自極目新聞的記者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又問道:

“那么張院士,科大主校區一共有東中西三處校區,眼下東區已經消殺完畢,西區和中區會準備開戰下一輪消除嗎?”

張睿再次微微頷首,笑著道:

“這是肯定的,不過下次消殺的話題度恐怕不會有現在這么高了,陣勢可能也不會這么大。

具體時間我們會通過我們的媒體處進行通知,各位關注邀請函和科大官微就行。”

待極目新聞的記者坐下后,另一位來自皖南團團的女記者舉起了手:

“張院士,我有個問題。”

“請說。”

“科大這次消殺使用的蟑螂藥劑會對外出售嗎?”

這個問題一被拋出,整個媒體席或者說整個關注直播間的觀眾們都為之一振。

片刻后。

一大排‘問得好’的彈幕飛快的刷起了屏。

張睿聞言,目光隱蔽的朝下方的田良偉和徐云瞥了一眼。

隨后攤開手掌,對著臺下的徐云道:

“這位記者朋友,這個問題就由專業人士來為大家解答吧,徐博士,請吧。”

臺下的徐云見狀站起身,簡單抖了抖衣角,心中悠著點復雜的嘆了口氣:

這次科大的人情,可真是欠大發了

待他走到發言臺邊,張睿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對臺下道:

“和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徐云徐博士,中科大少年班出身的天才。

目前二十四歲,即將博士畢業。

同時也是這次蟑螂消殺戰役的發起者,殺蟲膠餌的發明人。

具體和膠餌有關的事宜他是專家,所以就由他來介紹吧。”

臺下很快響起了一陣稀稀落落的掌聲。

上輩子的徐云曾經多次參加過高規格的論述報告會,所以此刻除了對科大的感激外倒沒多少緊張的情緒。

只見他接過麥克風調試了幾秒鐘,隨后說道:

“各位媒體朋友和直播間的觀眾大家好,我是徐云,也就是很多網友在網上討論的‘萬惡之源’。

在不久前,我們團隊研發出了一類新型的殺蟲膠餌,針對蟑螂的消殺效果要比現有的殺蟲劑高效很多。

當然了。

比起我的介紹,觀察上那一百多萬只的蟑螂尸體似乎更有說服力。”

媒體席上又響起了一陣善意的笑聲。

待笑聲消去后,徐云繼續道:

“在學校的幫助下,我們成立了一家名叫華盾生科的生物醫藥公司,目前相關專利和生產資格審批已經到了最后關頭。

不出意外的話。

兩個禮拜內,我們就會有少量產品進行試售,一個月內應該可以正式上線銷售。”

來自皖南團團的女記者點點頭,繼續問道:

“那么徐博士,殺蟲劑的價格呢?”

“這個還需要討論后才能有結果,畢竟我們產品的生產資格還沒完全通過呢。”

“徐博士,這種膠餌會對人體有害嗎?”

“當然不會,它主要作用的是nAhR以及昆蟲獨有的鈉離子通道,別說人類了,貓狗甚至老鼠食用都不會有什么問題前提是你別一口氣吞下去一兩斤”

“徐博士”

看著發布臺上侃侃而談的徐云,張睿不由與田良偉對視了一眼:

徐云在臺上的表現雖然不至于夸張到撫須嘆服‘此子必成大器’,但至少從眼前的表現來說,無疑稱得上一句大心臟。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這種情形下泰然自若的。

而大心臟,往往是一個人能夠取得成就的關鍵基礎。

二十分鐘后。

徐云介紹完畢,在掌聲中下了臺。

此時的熱搜榜上,陳珊珊這個蟑螂娘的熱度居高不下。

徐云別說熱搜排名了,連個帶井字號的話題都沒有。

但在其中一些個人用戶隨手發的微博里,已經偶爾可以看到徐博士或者徐云這幾個字了。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算是徐云在大眾視野里的第一次登場。

雖然目前來看反饋廖廖,但至少很多人已經知道了科大有這么個人。

今后若是再有機會,這部分沉寂卻沒被遺忘的記憶碎片,或許會爆發出一股比之陳珊珊更強大的力量

張睿重新接管了發布會后,例行回答了一些問題。

又過了一個小時。

發布會正式結束。

按照慣例,這種‘盛典’結束后一般會舉行一頓慶功宴,由校領導進行一次表功。

不過徐云卻用了個腹瀉的說法為借口,急匆匆的跑回了自己的小窩。

回到屋子后。

他飛快拉上窗簾,鎖好房門,重新進入了那處神秘空間。

只見此時此刻。

代表1665副本的那扇門的數值只有少許變動,由‘3/100’,提升到了‘10/100’。

但在它邊上的一扇門,此時則顯示著

下個副本還是沒人猜到啊,可惜可惜

最后兩天,想猜的抓緊啦,留言才有效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7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