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十三章 賺錢的大殺器

第三十三章 賺錢的大殺器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十三章 賺錢的大殺器

“番茄醬?”

篝火邊,小牛有些遲疑的看著面前的土豆與番茄醬,對徐云問道:

“就是用番茄制作出來的醬汁?”

“沒錯。”

“可番茄不是有毒嗎?”

聽到小牛的這句話,徐云忍不住笑了:

“牛頓先生,大家都說番茄有毒,歷史上也的確有人因為食用番茄而死亡。

但是您好好想想,那些因為食用番茄出過事的人,都些什么人,或者說什么階層?”

“人?階層?”

聽到徐云這番話,小牛先是一愣,旋即想到了什么,拋下一句話便跑回了屋子:

“你等等,我回去拿本書。”

過了片刻。

小牛拿著一本大約三厘米厚的書籍返回了現場,邊走邊翻:

“.....威廉·波特,利茲城的一位農業大亨...彌爾頓·布里奇斯,西班牙的一位皇室貴族...希薩莉·懷亞特,意呆利的一位貴族嫡女....”

小牛手中拿的是約翰·杰勒德所著的草本植物志,也是近代歐洲將番茄打入冷宮的罪魁禍首。

他在書中明確提到了‘番茄有毒,不能食用’,于是英國整個17世紀都沒人敢吃番茄。

直到18世紀中期,英國人才逐漸敢把番茄用在日常的菜肴中,還必須長時間蒸煮以消除毒素。

這本書上記錄了大量因為食用番茄中毒的例子,這些例子則成為了約翰·杰勒德論點的強有力依據。

‘啪——’

翻閱完十多個例子后,小牛一把將書合上,若有所思的道:

“階層...”

過了幾秒鐘,他突然眼前一亮:

“對啊,是有些奇怪,這些人似乎都是不缺錢的商人或者權貴?怎么一個平民都沒有?”

徐云嘴角揚起了一絲笑意,繼續引導道:

“牛頓先生,您想想他們用的是什么餐具?”

“餐具?”

小牛的目光微微向天空飄去,看著月光回憶道:

“一般都是焊錫吧,我在學校的宴會上見過幾次,威廉叔叔早些年還算有錢的時候,也參加過一些中上流的聚會。”

“那您再想想,焊錫里頭有什么可能和番茄發生反應的東西嗎?”

小牛此時已經隱約察覺到了什么,甚至在徐云沒做出提示之前,便開始往溶解與反應的方向思索了起來:

“焊錫一般都是混合物,基本上就是銀、錫和鉛...等等,鉛?!”

他一手緊拽住書,猛然抬起頭,目光死死的盯著徐云:

“你是說番茄中的酸溶解了焊錫里的鉛,從而導致的人體中毒而死?!”

徐云聳了聳肩,沒有說話,一切盡在不言中。

番茄這種植物,是在16世紀早期被西班牙人從美洲帶回來的特產之一。

它16世紀末流入英國,但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人們都只是把番茄當成觀賞植物,不敢食用。

首先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番茄屬于茄科植物,而大部分茄科植物都含有有毒的生物堿,比如顛茄、曼陀羅等茄科植物都有毒。

所以那時人們相信番茄也是有毒的,應該設法遠離它。

但實際上,番茄的毒素主要存在在根莖和未成熟果實中,成熟的番茄生物堿含量已經很低很低,壓根不會對健康造成多大危害。

第二個原因便是上面提到的那位庸醫約翰·杰勒德,1597年他撰寫的那部草本植物志直接把番茄定性成了毒物——但其實他的這部分內容是抄襲了多登斯的一篇文章,結果還把番茄的名字“lycopersicum”抄錯成了“lycoperticum”。

奈何當時的歐洲可沒有辟謠的公眾渠道,加之約翰·杰勒德提到的例子也都真實發生過,這便使得番茄在很長的時間里被摒除在了食譜之外,野地里隨處可見。

比如不久前,徐云隨意在外頭找了找,便發現了不少野生的成熟番茄,壓根沒人愿意食用。

而這種對番茄的誤解,便令徐云想到了番茄醬這個超級大殺器。

別看番茄醬這玩意兒其貌不揚,和什么肥皂啊抗生素啊好像差的很遠。

但在現代歐洲,番茄醬的地位幾乎等同老干媽之于國內,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薯條、漢堡、下午茶、面包、牛排....幾乎萬物皆可番茄醬。

同時說道番茄醬,這里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小故事。

大家應該都知道,番茄醬的英文名是ketchup,但這個名字并不是源自英文本身,而是由其他語言里音譯過來的。

這個語言不是其他語種,正是中文!

牛津大辭典里ketchup這個詞在英文里使用最早的記載是1690年(Ketchup - Wikipedia),但是原料并非番茄。

詞的來源是中文的ke-tsiap,原來指的是腌制魚類產生的鹵汁,烹飪時用于調味。

斯坦福大學教授任韶堂曾寫過一篇博客名為食物的語言,他認為番茄醬的根源可追溯到閩省東部的一種魚醬:

在18世紀的閩南方言中,這種魚醬在不同的地域被稱作‘ketchup’,‘ge-tchup'或'kue –chiap’。

懂閩南語或粵語的人能識別出單詞美式發音的最后一音節,‘chiap’或‘tchup’,這是'醬'的意思,普通話的發音為‘汁’。

他還寫道,1982年版的普通話閩南語方言詞典證實了“蕃”是古體字,在閩南口語中讀作“gue”,意為儲藏的魚。

因此,“蕃茄醬”在閩南方言中是“魚醬”的古語。(論文兩篇,DOI: 10.1515/bz-1969-0202,DOI: 10.2307/2852096,后面一篇還是劍橋的)

當然了。

隨著更新迭代,目前的番茄沙司和17世紀的茄醬已經沒太大相似之處了。

就像貓的祖先是古貓獸一樣,屬于一種淵源上的關聯。

隨后徐云看了眼四周,隨著時間的推移,室外溫度也愈發的低了:

“牛頓先生,您試兩口被,它在我們東方是一種很常見的醬料,不但沒有任何毒性,還有人吃了它成了中原五白...咳咳,成了大富翁呢!”

聽及此言,小牛不禁又打量了一番面前的番茄醬,表情有些猶豫:

雖然不想承認,但這個名叫肥魚的東方人自出現后確實給自己帶來了不少好東西,也幫了不小的忙......

想到這兒,小牛心中一定,主動拿起了一顆土豆。

反正死不了,多少試一點。

烤土豆的表皮有些燙,小牛飛快的將土豆在雙手之間不停換位,同時嘴上也不斷的哈著氣。

在寒涼空氣的協助下,土豆表面的溫度很快便降了下來。

只見小牛熟稔的掐住一塊略微凹陷的部位,輕輕一用力。

隨著一股白煙的升起,土豆被一分為二。

接著他將其中較小的一半拿在手中,沾了點徐云調配的番茄醬,連著土豆塞進口中。

過了一會兒,小牛輕咦一聲:

“唔?味道還不錯,好吃!”

此時的英國調味料非常的貧瘠,面包裹黃油基本上就是最常見的配置,除此以外就是用咸肉來腌菜,然后和石榴籽以及去皮酸橙一起,做成早期的簡易沙拉。

因此番茄醬的出現,算是補足了介于‘酸甜’之間的溝壑,其歡迎程度在后世早已被驗證過無數次,毫不夸張的說,這玩意兒和歐洲人真可以算是一種先天契合的配料了。

看著已經沾上第二口的小牛,徐云微微一笑,說道:

“那么牛頓先生,你說如果咱們把番茄醬定個不高的價格拿去販賣,你說會有人愿意掏錢嗎?”

“販賣?掏錢?”

啪嗒——

聽到這兩個關鍵詞,小牛整個人像是斷了電源的跳蛋似的,驟然呆立原地。

連手中的土豆掉到了地上都沒察覺。

過了幾秒鐘。

他的眼中忽然冒出了一道光,如同兩枚金幣嵌在其中,金光熠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