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詭道之主  >>  目錄 >> 第四四一章 一個念想,死去的世界

第四四一章 一個念想,死去的世界

作者:不放心油條  分類: 仙俠 | 修真文明 | 輕松 | 不放心油條 | 詭道之主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詭道之主 第四四一章 一個念想,死去的世界

余子清倒拎著小屁孩,這剛出生,丑了吧唧的小屁孩除了哇哇大哭,什么都干不了。

余子清感受了一下,這小屁孩雖然還不如一只弱雞,但生命力卻極為旺盛,遠超一般人。

而這太過旺盛的生機,目前看來,似乎卻并沒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畢竟,對于一個活人來說,平衡才是最關鍵的。

五氣不平,陰陽不和,便大概率會病一場。

這生機也是如此,太過旺盛,也并不一定是好事,尤其是沒有根基去承載,自身太弱的時候,更不一定是好事。

余子清感受了片刻,確定暫時沒什么問題,便拎著小屁孩,將其先放到女魃懷里。

女魃腹部那可怕的傷口,在邗棟驅逐了傷口處阻撓恢復的劍氣之后,便開始了急速恢復。

她看著余子清拎著的小屁孩,想要觸摸,又不太敢,生怕她稍稍摸一下,就把小屁孩給摸出個好歹。

“放心吧,這小家伙沒那么脆弱。”

余子清將小孩放在女魃身旁,邗棟搓著手,湊在旁邊,看著這個丑了吧唧,還沒洗澡的小家伙。

女魃小心翼翼的將其抱在懷里,眉眼都變得柔和了起來,身上的氣息也完全收斂。

小家伙接觸到女魃之后,身上本就旺盛的生機,便如同被激活了一般,將其籠罩在內,抵抗著女魃的力量。

“這小家伙,連她娘都要防著,可……”邗棟忍不住開口。

女魃一抬頭,瞪了邗棟一眼。

“你懂個屁,我閨女這么小就會本能的保護自己,你這么小的時候,有這本事?”

“……”邗棟訥訥無言,不敢再亂說話。

他一直想說,這剛出生的孩子可真是丑的要死。

可惜,有點腦子的,都知道這句話要是說出來,他媳婦后面少說能因為這事噴他幾十年。

他現在其實還想問問余子清,他這丑了吧唧的閨女,到底有沒有問題。

他所求不多,不求能他閨女能有什么天賦,有什么特別的。

只要能像一個正常孩子一樣長大就行。

余子清看著還在哇哇大哭的小屁孩,感嘆了一句,生命力是真旺盛,哇了半天了,依然中氣十足。

他對那倆有經驗的廚娘招了招手,讓他們接手,去給小屁孩洗澡,然后喂點水喂點奶。

女魃這情況,還是別指望能去喂奶了。

估計女魃就算有這能力,她也不敢。

小孩被帶去洗澡,洗干凈了之后,喂了點準備好的獸奶,就沉睡了過去。

“棟哥,在這里什么事都不太方便,你跟嫂子,跟我去村里住吧,也有人幫忙照顧,你倆這樣子,可不像是會照顧小孩的人。”

邗棟還沒說話,女魃便痛快的點了點頭。

今時不同往日,而且,她真的不會照顧孩子,力量相沖,又害怕一不小心沒收住。

“好嘞。”

余子清應了一聲,咧嘴一笑,立刻安排人開始準備。

等到帶著人回到錦嵐山內部,這邊什么都準備好了,宅子都給蓋好了,各種所需家具,也有人往里面搬。

瘦弱的里長,瞇著眼睛,笑呵呵的打量著新生的小屁孩,嘴就沒合攏過。

他就喜歡這種小屁孩。

錦嵐山的人,挨毒打的力度和頻率,會隨著年歲增長,呈現出一條平滑的上升曲線。

六歲之前,日子是最好過的,六歲到十四歲,也很好,成年之前,那條曲線其實都還沒進入到高速攀升階段。

但基本上十幾歲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接受訓練了。

當然,只有從小就在錦嵐山長大的,才有這種稍稍晚幾年的待遇,一來就十幾歲的,先去挖礦磨練吧。

把人安頓好了,輪著來看完小屁孩,里長跟余子清走在積雪未化的路面上。

“你感覺到了么?”

“什么?”

“錦嵐山的異力,籠罩不到那孩子身上,被排斥開了。”

“嗯?”余子清一驚,仔細回想了一下。

他們所在的地方,雖然不算是錦嵐山山內,屬于山體和槐樹林中間的地帶。

但這里是緊靠著錦嵐山山體的,異力籠罩雖然微乎其微,卻還是有的。

閉著眼睛仔細回想了一下之后,好像是這么回事。

“不是籠罩不到,是那小家伙生命力太過旺盛,將異力排斥開了。”

“那你說,這個小家伙,算不算是在錦嵐山出生的?”里長問出了個問題,這么多年了,里長還是在意這個,年紀越大越在意。

余子清想了想,沒急著回答。

籠統的說,這些年錦嵐山的確有過新生兒,但大體上都是一種情況。

不是錦嵐山的人,沒有長期待在錦嵐山,亦或者不是在錦嵐山懷上,不是在這邊生的。

邗棟和女魃,雖然嚴格算,也不是長期生活在狹義上的錦嵐山內。

可他們已經在廣義上的錦嵐山生活了許久了,從懷孩子到生孩子,都是在這里。

“這么多年了,我仔細觀察,仔細檢查過了。

氣血逸散,滲透,我非常確定,每個人的身體,哪怕有別的毛病,也肯定沒有那一方面的問題。

我曾經以為是錦嵐山內部的異力問題,后來發現,錦嵐山覆蓋范圍內,似乎都能影響到。

邗棟夫婦多少肯定也受影響了。”

“總不至于是詛咒吧。”

“為什么不能是?”里長反問了一句。

“要是詛咒,老羊肯定能看的出來。”

余子清話音落下,立刻有點后悔了,起碼不能斷了里長的念想。

里長從還是個凡人的時候,就一直想著這事。

后來越來越強,甚至氣血已經強到能強行撐開錦嵐山的異力時,就更有盼頭了。

“不管是什么,那小屁孩能降生,肯定是強行刺穿了限制。

但是更具體的,更核心的,后面我會慢慢研究。”

余子清說的非常篤定。

那小屁孩能出生,是靠著一位諸神神王舍棄一切在前面開路,再加上一位諸神神王的隕落為代價,才硬生生的鑿出來了一條路。

錦嵐山的限制,甭管是什么,其實算個屁啊。

順帶著就被碾過去了,連感覺都不會有。

安撫了一下老人家,老人家就背著手去逗小孩了,說是趁著年紀小,身子骨軟,先給打打基礎,壯壯身子。

這是擺明了,落在我錦嵐山,甭管以后走不走煉體的路,基礎都得給你打好。

女魃是肯定樂意的,她自己做不了這些,有個操控細微到極致的體修大老親自來幫忙做,她不會不同意。

她自己都是走的肉身極強的路子。

小孩子以后怎么選,是不是要跟著邗棟練劍,那都是以后的事,基礎總得有。

余子清搖了搖頭,晃晃悠悠的進入錦嵐山,來到玉化墓。

他擺了茶盤,自己煮著茶,給玉化墓的茶里加了些料,撒給玉化墓。

“你知道錦嵐山的異力,到底是什么東西么?

錦嵐山的人,都沒法生孩子,這跟異力到底有關系么?”

“別問我,我真不知道,我最多能隱隱約約感覺到有關系而已。”

“這么多年了,你到底想起來什么了么?邪君?浩然之道?元君?想起來了么?”

“并沒有。”

余子清有些失望,玉化墓連浩然之道是邪君搞出來的,可能都不知道。

“我想不起來曾經,想不起來你說的那些。

對他們其實并沒有太多印象,名字都沒有印象。

但是這幾天,倒是忽然想起來點別的東西。

腦海中出現了一點畫面。”

玉化墓里,黑氣飛出,沒入到余子清體內,下一刻,余子清便感覺到一副畫面在腦海中浮現。

一片蒼茫死寂的世界,沒有風,沒有雨,沒有日月星光,更沒有任何生靈的痕跡,荒蕪死寂,冰冷到仿佛失去了色彩。

畫面雖然在持續,可是所見所及的一切,都沒有絲毫變化,彷若定格在了這一刻一般。

很快,畫面消失。

余子清不明所以,但大概能推測出來,那地方肯定不是現世。

就像是一個被揭掉了天穹,已經死去的世界,飄在虛空之中。

按照他的推測,那八成就是虛空。

就是玉化墓、邪君、圣山在墜入現世之前所在的地方。

而這幾天忽然想起來的,八成也跟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有關。

九念之死,毀陽魔觸摸死亡,

〔請不要轉碼閱讀(類似百度)會丟失內容〕

所帶來的沖擊,肯定比他想的要大的多。

“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

“不知道,毫無印象,毫無感覺,就是忽然想起來的。”

“你以前肯定是做不到讓我直接看到這幅畫面。”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么能做到,就忽然感覺到了,而且我感覺恢復的速度變快了。”

余子清心說,肯定了,你這個玉化墓,特性本身就限制了,你有機會恢復,高低都得給毀陽魔磕一個。

同時,還得給我和老羊一人再磕一個。

沒我們三,等到我老死了,你怕是也沒可能從玉化墓狀態進入到下一步蛻變。

余子清留下一些玉簡給玉化墓。

“以后你要是再想到什么,記得招呼我。”

“好。”

余子清又給撒了大量進補的東西,轉身離去。

玉化墓吞噬了那些進補,繼續維持著原狀。

能想起來的曾經的事情,唯一清晰的畫面,就是剛才那副一成不變的畫面。

他沒有任何感覺,甚至都沒有熟悉的感覺。

就如同一個旁觀者。

新的畫面,其實還在不斷的浮現,但每一副都跟之前一樣,一成不變。

日子一下子安定了下來,余子清將毀陽魔送回了小廟里。

這是毀陽魔自己強烈要求的,因為他不想錯過今年的砍頭季。

哪怕現在看砍頭,效果其實挺一般的,他也不想錯過。

更不想因為他不在,有人在砍頭季上搞事情。

職責所在,而且,這也是剛需,如同日常的家常飯。

余子清很欣慰,毀陽魔還記得他的職責,當然親自將他送回去。

大兌發展沒什么特別大的變化,穩中向好,很多事都不是一朝一夕能看出來大變化的。

他在大兌待了幾個月,老老實實的看書。

又回了錦嵐山待了幾個月,繼續老老實實的看書,省的里長說他不坐窩,山里有新生兒了,都都不在錦嵐山待。

等到邗棟的閨女周歲的時候,周歲宴上,一個粉凋玉琢胖都都的小屁孩,抱著余子清的脖子,啃了他一臉口水。

余子清看過來了,小屁孩就瞪著那清澈的眼睛,傻乎乎的露出兩顆小乳牙,樂呵呵的繼續啃。

不遠處,女魃都有些嫉妒,對邗棟道。

“你閨女這么聰明,怎么就不記得唯一揍過她的人?怎么跟子玉這么親昵?”

邗棟隨口回了句。

“你閨女自來熟啊,連蠢狗都被她追著啃過。”

邗棟忽然一個激靈,一回頭就見女魃臉色有點黑。

“她什么時候追著蠢狗啃了?我怎么不知道?”

蠢狗都丑成那個鬼樣子,她這寶貝閨女怎么就下得去口啊。

“咳……前些天,帶她去玩的時候,騎著蠢狗玩而已。”

另一邊,余子清用手推開小家伙的嘴巴,他現在對這種清澈的愚蠢免疫。

要不是這小家伙見人就笑,還是個閨女,余子清都想給她的周歲宴送上點錦嵐山特色的美好回憶。

看起來才一歲,其實腦子長的特別快,都會說話了,人多的時候就不說,也不知道跟誰學的,這么小就學會藏拙。

周歲宴結束,余子清拿出自己的書單看了看,終于學了一頁了,不容易。

離開錦嵐山,余子清直奔深淵裂谷而去。

這里還在收尾階段,出來的大妖魔全部死絕了。

剩下的全部都是普通妖魔,這些妖魔,要是讓甲十四那種人來,一刀下去,連骨灰都不用揚了,大好的材料全部都浪費了。

所以,這收尾才會這么慢,后續清掃很費時間,要是為了材料,那更耗費時間了。

余子清轉了一圈,發現沒他什么事,便悄悄去了深淵。

進入深淵,難得感覺到深淵第一層里有了一絲冷清的感覺。

便是那條怒江,此刻都看不到幾個黑天妖魔了。

往日里,整條怒江內,還有兩岸,那都是密密麻麻的黑天妖魔,數不勝數。

一路來到了濁世污泥海,這里依然沒什么太大的變化。

有血焰火海阻攔著,這里連妖魔都見不到。

再次來到這里,除了那龐大的惡意之外,什么都沒有了。

那些混蛋都被余子清帶出來,原本在濁世污泥海深處沉睡的那位,也變成了余子清的形狀,化作了獬豸,神出鬼沒,開始在各地留下有關于神獸的傳說。

余子清順著濁世污泥海的海岸線熘達了一圈,繼續挖坑引流。

以前黑土用不了那么多,往外賣吧,這東西若是短期內大批量出現,就會變得跟現在的紅土一樣。

僅僅數年,紅土的價格,就開始直線暴跌,遠比預期還要快。

就這,還是因為紅土的配方里,有那么一兩種價值還算不錯,才能頂住持續直線暴跌的趨勢。

余子清這邊賣黑土,那也是悠著點賣的,這都是長期利益。

不過現在么,他準備把濁世污泥海燒干,全部變成黑土,然后一窩端走試試。

人形挖掘機順著海岸線,挖出河道,引血焰過來,灼燒濁世污泥海,一邊收走已經化作黑土的部分。

忙活了幾個月之后,不斷休整,挖走黑土,終于讓血焰從四面八方,徹底將整個濁世污泥海再次包裹起來。

繼續燒,繼續煉黑土。

大量的黑土落入道庭之中,北方的黑土地慢慢的變大,變得遠超其他四塊。

但是隨著五氣循環,黑土地又在慢慢變小,其他四塊地,則持續壯大。

看著濁世污泥海四方燃燒的火海,余子清算了算時間,過幾年再來收一次。

而且越往后越快,可能再過個幾十年,就能徹底將濁世污泥海燒干,不著急,慢慢燒。

離開濁世污泥海,一路來到了深淵里的天井,這里也見不到妖魔了。

這次是把妖魔給殺的太多了,后面得緩一緩了,再殺下去,給妖魔殺絕種了,以后去哪弄材料,穩定財源都給斷了。

從天井一路向下,來到了群山深淵。

余子清剛落地,便見光禿禿的山石上有什么東西隆起,那山石不斷變化之后,化作了山君的樣子。

余子清眼睛一亮,連忙拱手道賀。

“恭喜恭喜,恭喜大哥實力精進。”

“哈,還可以吧,力量倒是沒什么精進,倒是很少一部分力量的精細控制的確強了不少。”山君心情不錯。

“大哥,這里說話合適么?”

“沒事,你盡管說,這里就是我力量的籠罩范圍。

九念是你弄死的么?”

“我就是幫了一點小忙,老羊是主力,我和毀陽魔,還有地祇之源幫忙而已。”

余子清剛準備詳細說一下的時候,山君伸出手攔住了余子清。

“沒事,細節不用告訴我,我知道知道九念死了就行。”

“好吧,是這樣的,大哥,我這次有事想要請教一下你。”

余子清伸出一只手抵在太陽穴,輕輕一點,一點流光飛出,沒入到山君的腦袋里。

“大哥認不認得這是什么地方?”

山君眉頭一蹙。

“你去過這個地方么?”

“沒有。”

“這是一個死去的,沒有生機的世界,你最好不要踏足那里。”

〔請不要轉碼閱讀(類似百度)會丟失內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詭道之主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39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