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詭道之主  >>  目錄 >> 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圣山,歷代畫像

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圣山,歷代畫像

作者:不放心油條  分類: 仙俠 | 修真文明 | 輕松 | 不放心油條 | 詭道之主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詭道之主 第四三四章 真正的圣山,歷代畫像

隨著余子清出來,濃郁的霧氣散去,婉君呆呆的站在原地,身上開始有大量的浩然之氣蒸騰而出,周遭白霧蒸騰,自行化作無數的文字。

每一行文字里,都有各自的聲音傳出,或威嚴,或正氣。

那是曾經稷下學宮里,曾經的大儒留下的聲音,這些東西,到了今日,都已經化作了稷下學宮里的教材內容。

婉君的氣息開始直線攀升,目中神采,多了智慧的沉淀,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沉穩了許多。

她的氣息一路攀升到九階巔峰,似是還能繼續攀升,她卻主動掐斷了這種提升。

沒有沉淀,沒有化作底蘊,繼續攀升便是揠苗助長。

她望向余子清,眼神里閃過一絲復雜,她現在已經無法確定余子清到底是什么身份了,甚至于,連余子清到底是不是人,她都無法確定。

她最能感覺到,余子清一步一步走來的時候,那種莫名的威壓到底有多強了。

不動仙朝的國運力量自行匯聚,都仿若遭到了另一個層次的打擊。

乍一看,力量似乎相差不多,甚至于,她的境界還要更強。

但對方在本質上就遠強于她。

借著余子清破開阻礙,她也真正的“看”到了圣山,也看到了余子清那詭異的形態,比不祥還要不祥,比邪祀里的詭異還要更加詭異一些。

似是輕描淡寫的破開了圣山,拿走了最小的那座山頭。

還順手清理掉了圣山內的不祥,不,更像是那些能侵蝕到圣山內部的不祥,被余子清笑呵呵的吞噬了。

只是看到這一幕,稍稍能理解一點,她便感覺到自己的思想和意識有炸裂和被污染的趨勢。

若非圣山驅逐了污染之后,反過來幫她穩住了,她現在還真沒法如此冷靜的面對余子清。

但無論對方是什么人,什么身份,現在的確都算是幫了她。

驅逐掉不祥和污染,并不在交易里。

而這一點,對于她也好,對于稷下學宮也好,對于不動仙朝也好,意義都遠大于之前的交易。

婉君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答應這個交易。

說是為了前線的將士,為了稷下學宮去支援的學子,的確是有這個原因,但若是僅此而已,她自己都不會信。

現在她忽然明白為什么了,她相信了自己的直覺。

一個不存在的圣山,被污染了,內部充斥著不祥的圣山,哪怕完整著,其實就約等于不存在,甚至還可以說是有些累贅。

但若是沒有了污染,沒有了不祥的圣山,哪怕少了一座山峰,那也依然還是圣山。

可以化作不動仙朝的鎮朝之物,讓稷下學宮真正有了主心骨。

感應著圣山周圍繚繞的浩然之氣,她便徹底懂了。

如今的圣山,其實早已經不是最初的圣山,最初的圣山可能就只是一座特殊點的禁地而已,壓根沒有什么浩然之氣。

而如今的圣山,是學宮的歷代人,整個不動仙朝的歷代人,一點一點的改造,一點一點的打磨,才創造出來了一座大家心目中的真正圣山。

這不是諸葛氏愿意去犧牲族人,就能做到的。

這個計劃的好處,也不只是諸葛氏能享受的。

哪怕少了一座山峰,受影響的只是禁地,圣山其實并沒有什么損失。

或者說,如今的圣山才算是真正的圣山。

如今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表示感謝,也是應該的。

余子清站著沒動,受了這一禮。

而后才道。

“你能下得了決心,那剩下的就不用客氣了。”

余子清看了一眼苦臉餓鬼。

“你們就回到原來的地方吧,要是有人來布施,請你們幫忙,那你們看著辦。

要是有人想要指揮你做什么,你就去做。”

苦臉餓鬼一聽這話,就明白了。

客氣的,那咱們就客氣點。

不客氣的,那咱們也別客氣。

苦臉餓鬼連連點頭,應了下來。

自家的人到底還是要偏袒自家人。

苦臉餓鬼還是不覺得那些人倒霉跟他有什么關系,他只是自己倒霉,才背了鍋而已。

余子清沒說太多,反正有些事,不用說太明白。

如今跟不動仙朝的關系,算是緩和了下來,交易也做完了。

但這個只是上層的關系,整體的基調。

余子清可不認為真正實施的時候,都能一切順利,他也不信百樣人來,都能統一的客客氣氣。

反正誰不客氣,就讓誰去吃個大虧,這樣子能長點記性。

光憑嘴說,也沒有太大作用。

不動仙朝這邊又不像四神朝那邊,所以還是得有意無意的提高點威懾,才能真正的和平發展。

讓他們自己去吃點暗虧,有時候可能比頂端的震懾還有用。

交易完成,余子清回頭看了一眼老羊的大陣,現在不只是在守株待兔了。

黑山妖王還沒死,這是余子清專門留著的。

而九念好心送來的那片鱗片,肯定也是不能直接毀了,困在這里,老羊八成還要研究一下,這也是需要耗費時間的。

九念搏一搏的結果,就是讓老羊抓住了研究素材,只要有足夠時間,就約等于讓老羊抓住了把柄。

老羊手里已經有神韻崩散的破碎鱗片作為素材,先研究那個作為基礎,八成還真有可能在那枚完好的鱗片上研究出來什么東西。

但這些就跟余子清沒什么關系了,余子清也不參合。

他現在對自己已經有了定位,真讓他悶頭去跟著老羊一起研究,底蘊相差太多了,根本跟不上。

他想要研究什么東西,那也只能局限在他了解的比較透徹的東西上,跟自身相關的一些東西。

直接給個陌生東西,讓他去研究,撐破天了,頂多也就是在某些方面有院首學徒的水平。

專業的事情還是交給專業的人來辦吧。

余子清跟婉君和姬慎聊了幾句,準備跟他們一起走,他想要去看看密室里的記載。

老羊一直沒出現,余子清也不提,姬慎倒是想跟老羊打個招呼,看余子清沒提,老羊也不出面,只能遺憾的算了。

哪怕是現在,姬慎其實還是覺得,真龍更加重要一點。

至少對于不動仙朝來說,真龍遠比餓鬼重要。

余子清跟著二人一路來到了不動仙朝的都城,遙遙望去,都城規劃很是方正,似是一頭巨獸盤踞在大地上。

此處乃是仙朝正中,八方通衢之地,做各種東西,都會很方便,但是要說壞處,大概也就是吸血各方的血也會很方便。

一路飛來,余子清能清晰的感覺到,都城之外的其他城池,氣象比之都城,差的可不少。

隨著靠近,余子清便感覺到此處仙朝氣運匯聚,神韻隱隱化作一頭龍形。

等到落在都城城門前,便感受的更加清楚,那龍形神韻,有行無神,比之老羊差的極遠。

入都城,更能感覺到,不動仙朝的圖騰文化,影響深遠。

這里到處都有仙朝圖騰標志,尤其是比較重要的仙朝府衙,都必定會有真龍圖騰。

路上四方之聲入耳,都能直接聽到有人在討論真龍之事。

余子清現在算是切身體會到仙朝朝廷的尷尬了。

難怪他們對真龍的事情,總有一種別別扭扭的感覺,姬慎更是就差把我想跟真龍談談寫在臉上了。

這要是真的跟老羊站在了對立面,仙朝臣民,說是三觀被轟碎都是輕的,弄不好信仰都直接崩塌了,到時候不出個八方叛軍,都對不起仙朝無數年來的運營。

余子清跟著一路到了宮城門口,便見城門上的龍形浮雕,微微睜開眼睛,神韻凝聚,化入浮雕之中。

那龍頭看了余子清一眼,立刻閉上了眼睛,頷首行禮。

婉君面色如常,覺得這很正常,因為她真正見過感受過。

姬慎心神一跳,什么話都沒說,心里也多了許多猜測。

有婉君親自帶路,自然是一切順利,一路來到了宮城深處,順著階梯一路來到地下,看到一扇盤龍石門的時候,婉君才道。

“就是這里了,這里就是宮城里的密室,其內存放著不少記載。

按照歷代定下的規矩,無論是誰,都只能在里面看,不準帶出來任何東西。

而且其內看到的一部分辛密,也是不能泄露的。

你想要看任何東西,都可以去里面看了。”

婉君伸出一只手,貼在石門上,石門之上的盤龍自行游走,打開了石門,但所見卻是黑漆漆一片。

余子清點了點頭,打量著石門,眼中神光流轉,大概能看的出來。

當時建造這個石門的人,是花費了巨大心血。

這是一個極為特殊,勾連仙朝之力的法寶,本質上就是一個密室,也是一道極強的神通。

神通將內外徹底隔絕開來,而大門洞開之后,神通變化,照樣封鎖的死死的,連光芒都沒法從里面泄露出來。

這種極致的密室思路,比四神朝那邊的密室還要夸張。

再看周圍,大門與地下勾連,渾然一體,防護能力也是強到了極致。

地震之類的事情,根本無法動搖此地,就算是強攻,除非能一擊便將宮城,整個都城都化為飛灰,否則都沒法先毀掉這里。

當年不動仙朝的皇族先輩,到底是知道了什么,竟然小心謹慎到這種地步。

余子清邁出一步,進入大門,大門便自行關閉。

周圍無聲無光,甚至感覺不到震動,隔絕的非常徹底。

等到大門徹底關閉,余子清繼續向前走了一段之后,才見到光輝浮現,乍一看就是一間一眼能望到頭的書庫。

余子清回頭看了一眼,后方依然是漆黑一片,外面的聲光,靈氣波動,什么都無法傳進來。

余子清對這個倒是有了很大興趣,沒急著往里走,先在這里研究了好半晌。

大概確認了,是用了一種特殊的材料來做到這一步的,主要發揮作用的并不是技藝。

回頭問問,看看不動仙朝還有沒有這種材料。

回頭大量書庫,石頭書架,上面分門別類的擺放著大量典籍,基本都是玉簡金箔,石碑金冊之類,可以存放很久都不會變的載體,紙質典籍很少。

而四方石壁上,還掛著一幅幅畫像,看其穿著,應該都是歷代不動仙朝的皇帝,諸葛寶林的畫像掛在最后方。

隨著余子清望來,便見諸葛寶林的畫像自己動了起來。

畫像中人,揖手一禮。

“見過道友。”

余子清有些意外。

“諸葛寶林?”

“道友誤會了,我只是諸葛寶林留下的畫像,道友能進入這里,想必他已經崩了。”

余子清走到畫像前,細細打量,的確不像是留下的后手。

諸葛寶林的畫像見余子清沒急著回答,便道。

“道友入此,是想尋找什么東西么?道友不妨直接問我吧。”

“你不問我是怎么進來的?”

旁邊另外一幅畫像上的老者,也動了起來,呵呵一笑。

“除了婉君帶你來的,無人能這么直接走進來。

道友既然被帶進來了,那就是婉君做的決定。

當代皇帝的決定,我等自是無權置喙。

至于道友想問什么,不如直接問我吧。

寶林太年輕了,知道的東西不多。”

余子清拱了拱手。

“這位前輩如何稱呼?”

“諸葛云時。”

“我對前輩這樣的存在,倒是挺感興趣。”

余子清不打算自己先去看書了,看到這些畫像,他便知道,很多最關鍵的辛密,肯定是不會在這里留下文字了。

那一樣會不太安全。

而如此謹慎不能留下文字的東西,自然是只能口口相傳。

直接問這些畫像就好了。

那老者畫像撫須一笑。

“任何記載,都會有泄密的風險,任何記載,也都會有被抹去的風險。

唯獨記在腦子里的東西,到了一定實力,滿足一定條件之后,不會泄露,也不會被抹去。

我等都是皇帝留下來的自畫像。

諸葛云時一生的記憶,都留在了我這里。

知道的所有辛密,我都知道。”

“那你到底是諸葛云時,還是擁有諸葛云時記憶的畫像?”余子清發出了靈魂之問,他是真想知道,這么玩,到底算不算是留下后手。

“不重要,重要的是,留下了不會被抹除,不會被篡改,也不會泄露的信息。”

隨著諸葛云時的話,其他畫像也相繼活了過來。

那些老皇帝都點頭應是。

“不錯,我們是什么,都不重要。”

余子清看著這些畫像,忽然就想到了懸崖神王。

懸崖神王留在白水蛋組織里的那枚玉簡,在構建聯系顯化之后,便是一副背影畫像。

“這個留下畫像的法子能傳給我么?”

“你都來到這里了,自然可以,你去甲字列,能找到玉簡。”

“好,多謝。”

余子清找到對方說的書架,找到了那枚玉簡,察看之后,里面的確記錄著一個法門。

法門很古怪,煉氣修士、煉神修士、煉體修士,任何修士都能用。

約等于是將自己的記憶拓印了一遍,納入到一幅畫里,直接為畫點靈,人為揠苗助長創造出來一個靈。

但是這樣的靈,會有一個極大的缺陷,天生就被限制到當時的狀態。

沒法脫離,沒法修行,也沒法變強,只能當一個有靈智的硬盤。

法門里沒寫,但余子清稍稍領悟了一下,大概就能確定,這種靈連獨立的創新思維能力都沒有。

這是從根上杜絕了畫像會搞出事情的可能,無論皇帝本人如何,但畫像連生出野心的機會都不會有。

這些家伙做事可真夠絕的。

余子清放下了玉簡,回到諸葛云時和諸葛寶林的畫像前。

“我想知道的是,你們如此小心謹慎,卻要留下信息,到底是因為什么?”

“為了驗證。

有人能篡改記載,抹去記載,甚至讓被篡改的部分,變成真的。

但是在這里,我們記得的東西,卻不會被篡改。

只需要互相對照一下,就知道什么被篡改了。

還有許多被抹去的記載,外面已經沒有記載,沒人知道。

這里卻依然能留下最初的記載,就是我們。”

余子清一怔,立刻想到了之前聽說的很多事情,記載消失,被抹去,很多人連名號都沒有留下。

這時,掛在第一位畫像,嗤笑一聲。

“諸葛云時,你不吹噓能死么?

都掛在這里了,還是這么能吹。

那是我們有能力抵抗么?

你問問諸葛寶林,他還記得白陽邪典里的邪異內容么?

不記得了吧?

我們現在能記得的那些東西,是因為我們這里不引人注意。

這里是被忽略掉,看不到的地方。

所以我們才能記得,才能在對照之后,發現被篡改的部分是什么。

本質上就是趴在黑暗縫隙里的蟲子,躲過了沖擊,躲過了清掃而已。”

“能躲得過,能發現,那也是本事。”諸葛云時不服氣,懟了一句。

“你怎么說話呢,后輩里就你最沒禮貌。”

眼看要吵起來了,余子清連忙出聲打斷。

“諸位,別吵了,我想知道有關圣山的事情,還有有關元君的事情,圣山跟元君有關,對吧?”

“咦,你竟然知道元君?”第一畫像很是意外。

“你們知道,也真夠多的。”余子清也有些感慨,他現在徹底確定了,不動仙朝這邊,悄無聲息的留下了太多東西,沒有被抹去。

僅看這一點,這邊還真的比四神朝那邊強太多了。

余子清覺得,他這次恐怕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詭道之主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8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