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詭道之主  >>  目錄 >> 第二五九章 大項目,挖人進行時

第二五九章 大項目,挖人進行時

作者:不放心油條  分類: 仙俠 | 修真文明 | 輕松 | 不放心油條 | 詭道之主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詭道之主 第二五九章 大項目,挖人進行時

數日之后,余子清了解完最近的情況,似是閑來無事,便準備出門,去南海轉轉。

人情往來總是要有的,讓人家幫忙,親自去感謝一下,是應有之義。

以后大兌歸來,也是跟南海接壤的,也得早點通通氣,讓人家心里有底。

而且,過去了這么久,計蒙也不知道恢復了沒有,哪怕只是去看看傷病人員,也是應該的。

余子清這邊準備出門,老羊便跟鬼似的,無聲無息的出現。

“你也要出門么?”

“恩,逆向追溯到一定階段了,是時候去南海轉轉了,你有事么?”

“有事,很忙。”

“你沒事跟我去一趟南海,去見一見計蒙氏夫婦,我有些事情想要請教他們二位。”

算了,本身就得去南海,忍了。

老羊化出兇獸外相,跟著余子清一起出門,蠢狗眼看他倆都要一起走了,立刻眼巴巴的跟了過來。

蠢狗最近的日子,過的那叫一個舒坦。

錦嵐山的人,哪都可以挑毛病,唯獨一點,便是在里長身上,都挑不出來毛病。

有什么吃的,大家吃一份,都會給蠢狗留一份。

沒事的時候,見到其他人,都會樂呵呵的給蠢狗喂吃的。

這家伙嘴就沒停過,里長有時候吃東西,看到蠢狗了,都會直接分出來一半給蠢狗。

雖然蠢狗長得丑,四不像,還是頭兇獸,但不挑食,在錦嵐山就是一個能遮百丑,惹人喜歡的大優點。

但蠢狗看到倆后臺都要出門,恐慌的情緒,就逐漸抬頭,占據上風了。

說什么都要跟著一起出門,就跟一只快要被嚇尿的蠢狗似的。

余子清沒轍,只能帶著蠢狗,當著面,給里長說了一下,回來之前,別讓它配合鉆研課題,這才擺脫蠢狗出了門。

老羊查到什么地步了,他沒給說,余子清也不問,知道老羊說了他也聽不懂。

只有最后的出結論的時候,他能聽懂就行了。

中間的過程,能省則省算了。

一路很平穩南下,穿過荒原南部,順路還看了一眼大兌牌樓。

這地方一如既往的平穩。

自從偶爾有人進入牌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之后,也沒人再去大兌了。

好的地方則是,每年的氣溫雖然越來越低,夏天變短,冬天變長。

可南部的生機,卻遠比二十年前強太多了,一路走來,生靈漸多。

曾經看不到的森林,也已經有了雛形,再過幾十年,可能會更好。

有生機,便會進入一個良性循環,等再過一二百年,大兌歸來的時候,起碼不會太過于動蕩。

余子清沒著急趕路,就在荒原南部走訪探查,搜集到第一手的資料。

下次去大兌,將這些資料交給老張他們,他們就會根據現有的資料,做出長遠的規劃。

反正想要讓余子清跟某些人那樣,在皇帝這個職位上卷到死,那是不可能的。

事無巨細的去插手,累死了也忙不完。

搜集完資料,從荒原南部海岸,進入南海。

本來沒想這么急找大嫂引路,位置在哪他也知道。

誰曾想,他這邊剛進入南海沒多久,便見天空中朵朵白云匯聚,蒙蒙細雨揮灑而下。

余子清連忙見禮。

“見過大嫂。”

“好久不見你了,可是有要事?需要怎么幫忙,盡管說。”

“大嫂客氣了,此前麻煩了你們,再者,近來好不容易閑下來一點,便想著,來看望一下二位,當面感謝一下。”

“還客氣什么,來吧,我給你們引路。”

“我這不是不想麻煩大嫂么,再者,我知道地方的。”

余子清客氣了幾句,還是被大嫂引路前行。

他本來是不準備去那座給他留的島嶼的,顯得有些沒成色。

要去也是先去計蒙潛修的地方拜訪。

不過被引著路,又說計蒙氏已經在來的路上了,直接早島嶼上匯合即可。

到了地方,遠遠的就見海上霧氣繚繞,有一種天然迷陣的韻味在里面。

此地波瀾不起,靈氣濃郁,水汽蒸騰,海面之下,生機盎然。

余子清觀四方,隱約也只能大概辨別出來,若是沒有靈氣,這地方也應該是一個非常好的漁場,而且有天然的深水港,海底地勢,也能讓這里的風浪變小,一切都變得平穩。

深入霧氣,行走數百里,霧氣消散的瞬間,便見前方一座大島嶼,驟然出現。

而那大島嶼兩側,還有星羅棋布的小島嶼,點綴在海面上。

四方靈氣,在這里交匯,自然而然的衍生出神光陣陣,垂落到島上。

堪比一些頂尖洞天的環境,再加上還是在南海,難怪這么多人一直惦記著這個島嶼。

只要以這座島嶼當做駐地,輻射開,方圓萬里海域,都在其掌控之中。

這片海域的各種資源,就足以撐起一個頂尖大派。

而且這座島嶼的演化和環境,明顯不是區區數十年就能變成這樣的。

很顯然是在當年南海整體環境暴烈混亂的時候,這里都相對很平靜。

這就尤為難得了。

所以,因為這座島嶼,掛掉的各種投機者,可不算少。

這些年,來南海跑馬圈地的人,那是一波接一波。

最近已經跟南海的海族起了不小的沖突,這是兩邊跑馬圈地的人,一個從南向北,一個從北向南,終于碰到一起了。

這些倒是跟這里沒多大關系,這里依然很平靜。

再次見到計蒙氏,他的實力已經恢復了不少,氣息晦澀,隱而不發,應該是已經恢復到九階了,接下來恐怕就沒這么快了。

不過有大嫂在這邊,問題不大,也沒什么危險,慢慢恢復唄。

之前廖家那倆強者,一直在這里閉關潛修,爽的一批。

閑聊了一會兒,余子清找了個話頭。

“這次是有些有關南海的事情,想要請教一下,這位是我家里的老師。”

“這個啊……”計蒙氏神色有些為難。

“要是不方便的話就算了。”

“倒也不是不方便,只是我的確了解的不多,要不,你還是請教一下內人吧。”

這個時候,細雨落下,大嫂的聲音在余子清和老羊的耳邊響起。

“還是我來吧,他的確了解的不多。”

余子清給老羊一個眼色,老羊立刻去跟大嫂單聊。

余子清留下來跟計蒙氏急速扯其他的事情。

“還有件事,需要大哥知道,大兌數百年后,便會歸來。”

余子清大概說了一下,但是沒提他已經是新的兌皇。

計蒙氏一聽余子清的語氣,還有大量的安排,心里大概就有數了。

他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余子清。

“就是你想的那樣,機緣巧合,事趕事,變成這樣的,我也不想。

但事情已經到這一步,總不能直接撒手不管了。

所以,這次來,還有些事,想要請教一下。

比如,當年的事情,我相信沒人比你更了解了。”

計蒙氏輕嘆一聲。

“兌皇隕落了么?”

“隕落了,憑良心說,他的確已經盡力了,我也會將事情原原本本的記錄下來,該是什么就是什么,不會只留污名,是非功過,留與后人評說。”

一聽這話,計蒙氏便站起身,對著余子清行了一禮。

“我結識他時,他尚未繼位,我能看得出來,那個時候,他眼中還是有光亮的。

后來我再見到他,就看到他心里似乎有無數的心思,壓著他。

那個時候,我只能看出來,大兌的問題很多,特別麻煩。

卻沒想到,那個時候,其實就已經積重難返,無力回天了。

他幫了我們夫婦不少,我幫他滅火,也已經盡力,落得如今的下場。

可回頭去看,當年遭劫,焉知非福,如今還留得一命,可能就是僥幸。

若是沒有因此遭劫,沉淪多年,避開了后續的大亂,可能早就徹底隕落了。

當年大兌的內情,我的確了解的不多,我只是受人所托,辦了一件事。

當年我以為是被坑了,可為了還大人情,我也能接受這個結果。

如今看來,到底內情如何,還真無從知曉了。”

當年的兌皇,到底是單純的想坑他,還是借一件事,讓他還了人情,順便強行讓他從此之后置身事外,誰也不知道了。

“至于你說的,銀湖之事,將整個銀湖引走,引入南海,倒是可以。

但耗時巨大,而且,如今荒原南部,已經穩定了,貿然做出大改變,未必是好事。

以我之見,引走一部分銀湖,留下一部分,將其控制在銀湖禁地范圍內。

只削減風險,不做特別大的改變最好。

至于你擔心的銀湖會出問題,不用擔心了,我的寶物還留在那里。

有此物鎮壓,銀湖不會造成大危害。

大兌歸來,問題也不大。

有銀湖鎮壓荒原南部,南海水汽不會北上過盛,荒原南部也不會陷入干旱,其實還是有好處的。

銀湖之中的生靈,你也不用擔心,他們是不會走出銀湖的。

南海這邊更不用擔心,不會出什么問題。

你既然來了,就在這里多住一些日子,這座島可是我跟你嫂子精心挑選了很久,專門給你留的。”

說起這個,計蒙就來了精神,拉著余子清在島嶼上轉悠,那些小島也都跟著去轉了轉。

順便還拉著去海里看了看海里的景色,海床上,各種海中的資源,還有大量一看就是人工種下的靈藥。

完事了再把余子清拉到大島的深處,給他看了看這里還天然衍生出的一座洞天。

洞天之內,靈氣濃郁之極,在一座高峰之上,凝聚出一口靈池,靈液滑落,滋養著整個洞天。

其內什么生靈都沒有,卻已經種上了不少植被、靈藥。

余子清都驚了,他都習慣了錦嵐山那種荒涼,驟然出現在這種環境極好的地方,還真有些不適應。

若是煉氣修士,實力太低的,在這里弄不好都會出現醉靈氣的現象。

“大哥大嫂費心了,這里怕是耗費了大量精力吧。”

“沒有,這里真的是天然的,鐘天地之靈秀,如此好地方,便是在上古,也很難見到的。

如今的確很難再找到一座類似這樣的無主洞天了。

正好你以后肯定會用上。”

余子清抬起頭,向著遠方的高峰望去,就見天際之上,神光垂落,落入峰頂靈池之中,源源不斷的凝聚靈液。

“這洞天看起來的確像是有人以大神通改造過的,這靈氣實在是太過濃郁,不太正常。”

“肯定是自然演化的,此處洞天,能接引日月星輝,將其化作神光落下,化作靈液。

有靈池所在,而且沒有強者消耗,此處的靈氣自然會越來越強,強行推動著洞天也越來越強。

這般天地造化,非人力可為。”

計蒙有些感嘆,卻也沒不舍得,反而覺得只有這種東西,才夠格當做禮物。

再想想,從丁卯紀年到如今,除了他之外,恐怕沒有人跟兩任兌皇的私交都不錯。

冥冥之中的造化,早已讓他跟大兌緊緊的牽連在一起,掙脫不掉了。

當年見到余子清的時候,他還真的從未想過,有朝一日,余子清會是新的兌皇。

他也明白,大兌尚未歸來,余子清這個身份,肯定是不能拿到明面上說的。

余子清仰望著天際之上,恍若極光一般的神光,念頭飛速的閃動。

他快速離開這座洞天,去找到老羊。

“請教完了么?”

“基本差不多了,也幸好有這位前輩在,不然的話,我想要了解的事情,怕是根本沒人能知道了。”

“跟我來,讓你看個最頂尖的好東西。”

余子清帶著老羊,來到洞天,老羊輕吸一口氣,立刻露出驚容。

“這般濃郁的靈氣,都足夠將低級修士溺死了。”

余子清笑而不語,不說話,就讓老羊自己看。

老羊一看余子清這狗樣子,就知道他又憋著什么壞。

他仔細的察看整個洞天,最后懸在半空,來到中心那座高峰,仰頭看著墜落的神光,還有從靈池之中不斷溢出的靈液。

越看老羊越是震驚。

“這洞天能凝練日月星輝化為靈氣?沒有生靈,竟然也能直接轉化?”

“你反應倒是挺快的,有搞頭沒有?”

“有,太有了。”

老羊又驚又喜,他要是能搞清楚其中的玄妙,便可在其他地方復制出來同樣的東西。

以陣法來山寨,自然是最快捷有效的辦法。

“能看出來人為痕跡么?”

“目前看,的確是自然演化而來,天地造化,無人能盡數掌握,這造化,可遠比人去催動的要厲害的多。

我現在只能確定,這座洞天,最初的時候,可能只是一個小福地。

只是后來,積攢的力量越來越弱,天長日久,不知耗費了多少萬年的歲月。

造就了如今的洞天。”

余子清眼光一閃。

“之前你不是說過,降格這種事,絕無可能是一朝一夕,一件兩件事情的影響么。

修士數量與日俱增,對天地力量的消耗,也會不斷增大。

一個修士,生前消耗的力量,遠比其死后逸散出的力量要強的多。

這就是影響之一,日積月累,數量也尤為可觀。

你若是能以此創出一個陣法,納日月星輝,虛空之力等外力,不斷進補。

就算是不能像這座洞天一樣,不斷升格,變得更好,只要有朝一日,能抵消掉消耗,就算是大獲成功。

我沒說錯吧?”

“不錯,不過,將整個洞天掌握,再演化出一座大陣。

我不太擅長這些,恐怕需要耗費很久的時間。

你最好找些擅長此道的人來幫忙。”

“原來蜍葉前輩,擅長的是這些么?”余子清恍然大悟。

老羊有點尷尬。

“想要做這些事,就不是靠專精一兩道的人能解決的,這根本不是簡單的陣法問題。

就算是你找個理由,將蜍葉帶來了,也是不夠的。

還需要一些人,差一點問題也不大,因為極為耗費精力。”

“懂了,不但要研究的帶頭人,還要有干活的牛馬。”

“別說這么難聽,只是因為事情太多,但是很多繁雜的部分,難度不大,一兩個人,別想包攬所有的活。

能做倒是能,可那可能就需要數百年時間打底。

耗費千年時間,也未必能成。

你之前說的,大項目,全靠自己,太浪費時間了。

弄不好一生就只有這一個大項目。

只需要掌握大方向,盡可能的群策群力,說不定這一生就能多解決幾個大項目。

這些可都是你說的。”

余子清咧著嘴,笑出了聲。

“你竟然用我的話,來反駁我了?哎喲喂,這太陽打西邊升起了。”

“有道理就是有道理,沒必要在意是誰說的。”

“行行行,我幫你找人。”

余子清果斷收手,再繼續揶揄下去,老羊得記仇了。

余子清轉身去找計蒙問了一下,他把事情大概一說,計蒙便擺了擺手。

“這是你的島,你愛請誰來請誰來,我只是來做客的,你問我作甚。”

余子清也不矯情,只是拱了拱手。

創立研究院的事情,他想了很久了。

不只是錦嵐山內的研究,還有大兌這邊,也是必須要有的。

在大兌招人,那就得從頭培養。

畢竟,大兌消失多年,大兌內部的類似人才,掌握的很多東西,都已經過時。

想要最快的速度,組建出最初的班底,挖人自然是最快的路子。

有了底子,再培養后續人才,發展速度就會變快很多。

去瑯琊院挖人,去離火院挖人,就是最快的捷徑。

余子清一直忍著,就是沒個合適的契機,或者說借口。

現在這借口不是來了么,先不提組建研究院的事,只說一個大課題。

招人來幫忙,應該不難。

整這個大課題的時候,慢慢培養點感情,有了交情,再慢慢潛移默化,等到最后再挖人。

實在挖不來,那也無所謂,再給找個他們沒法拒絕的大課題,接著奏樂接著舞。

反正只要人在這邊,名義上是歸屬哪的,無所謂了。

余子清風風火火的離去。

上岸之后,第一站去的就是瑯琊院。

例行給龍虎道人傳了個訊,問候了一下。

而瑯琊院內,龍虎道人接到傳訊,蜍葉正好就在旁邊,他直接把玉簡丟給蜍葉。

“前輩,蜍葉前輩出關了么?我這有些事情,想要請教一下蜍葉前輩。”

“你去見見這小家伙吧,省的他三天兩頭的來。”龍虎道人搖了搖頭,有些無語。

什么事需要專門請教蜍葉,真的非他不可么?

蜍葉也有些無語,他按照龍虎道人的信息,來到約定的地方。

余子清客客氣氣的見禮,向著后方看了一眼,隱約能感覺到,還有人跟著,暗中護持。

這應該是蜍葉的護道人,在保護他的安全。

“冒昧叨擾,前輩勿怪,實在是有一個大問題,需要前輩的幫忙。”

“龍虎道友相邀,你盡管問吧。”

“前輩,是這樣的,我有一座洞天……”

余子清大概一說基本情況,又說了一下目標,而后便一臉真誠的看著蜍葉。

“這種癡心妄想,恐怕除了前輩這等高人,旁人是基本沒可能實現了。”

蜍葉聽著升格、上限、靈氣等等,眼神里都有些震驚。

格局直接拉滿,課題難度極高,從制高點來看,還是從他的私心偏好來看,他的確都無法拒絕。

他不覺得余子清是在信口胡說,他震驚的是,余子清找他,真的是有事情,必須要他這個級別的人出手。

甚至于,僅僅只有他,肯定不夠。

至少要有兩三個同級別的人合力,才有可能在幾百年內解決。

難道之前是他想多了?

真的跟他的老友沒關系么?

不對,他這些日子,按照他老友的路徑,去博覽群書,已經有一點點頭緒了。

也不對,這個家伙,怎么會知道,這種事要來找他?

蜍葉一時有些混亂,實在是這個大項目,的確比他之前做的都要大的多。

而且他真的沒法拒絕,這種事,對于瑯琊院首來說,有能力參與,卻又不親自參與,必定會抱憾終身。

余子清眼中帶笑,拱了拱手。

“前輩,這件事,一兩個人,怕是很難完成了。

而且繁雜卻難度不高的事情,又特別多。

前輩若是有信得過的人,群策群力,多多益善,自然是最好不過。”

余子清在“信得過”這三個字上,著重加重了語氣,眼神看向蜍葉,帶著一種懂得都懂,高深莫測的狗樣子。

蜍葉輕吸一口氣,猶豫了一下,問道。

“真有這種大項目?”

“絕無半點虛言,真的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詭道之主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3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