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詭道之主  >>  目錄 >> 第一三六章 不帶走就是虧,還跟我裝

第一三六章 不帶走就是虧,還跟我裝

作者:不放心油條  分類: 仙俠 | 修真文明 | 輕松 | 不放心油條 | 詭道之主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詭道之主 第一三六章 不帶走就是虧,還跟我裝

余子清沒好意思揭穿襄王,而甲寅城的縣守徐楊,很顯然也沒想繼續計較,因為后面需要襄王幫忙。

當余子清這個外來者,問出那個問題的時候,他就想起了很多事。

那顆隕星,想要將其攔下,最少也需要九階的強者出手。

而且必須是想辦法提前阻攔。

不然的話,當那顆裹挾著火焰,速度快到如同遁光的隕星,墜落到地的那刻,九階修士也攔不住。

一行人返回甲寅城,路上余子清才給襄王解釋一下。

“這里的一切,其實就在封印之中了,要么破開封印離開,要么就是化解掉后面會出現的災難。”

余子清沒提安史之書,也沒提他其實得到了丁亥城縣守的大印。

這個東西,牽扯有點大。

而襄王,畢竟是大震的襄王。

他首先要站在他自己的角度、站在大震的角度,去看待問題,就像是這次他來幫忙,就是因為站在他的角度,這也是他必須要去做的事。

為了預防一些不應該出現的問題,余子清只能將這件事爛在心里,除了錦嵐山的自己人,他不準備讓外人知道。

省的以后出現什么事情的時候,弄的大家都難做。

襄王跟著回到了甲寅城,徐楊已經想起了很多事情。

“我想起來,我好像已經死了,對吧?”

余子清沉默了一下,點了點頭。

“恩。”

徐楊臉上沒什么難過的,他看著周圍的一切,臉上甚至還帶著一絲欣慰。

“我死了,但是卻還在封印里活著,就證明我還是成功了,如此才能等到你們來。”

“你還記得什么嗎?”

“記得,我記得那顆隕星,忽然出現在九天之上,根本沒人提前發現,等我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

那隕星經過九天淬煉,已經難以摧毀,等到它裹挾著偉力,如同一道遁光,劃破天空而來,快到我們根本沒法阻止。

我燃盡了壽數,才終于將其封印,留下了一絲生機。”

徐楊算了算時間,伸出兩根手指。

“兩天之后,夜里子時一刻,便是那顆隕星出現的時候,唯一的機會,便是那隕星出現之后三息,過了三息,它便會被淬煉到難以摧毀。

等到其落地,便會被淬煉到根本難以碎裂的地步,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材料,你們小心。”

余子清其實想問一下,以前是不是還有人來過。

若是能提前知道那顆隕星出現的時間,來一個九階強者,應該是有很大機會將其攔下的。

可是這么多年過去了,按照記載,這顆隕星出現的時間,還在安史之書的前半部分的,那大兌怎么沒有還沒有將其解決掉?

余子清不解,心里卻上了心。

肯定沒那么簡單的。

兩天之后,襄王飛到了高空,越過罡風層,來到九天之上。

而余子清沒上去拖后腿,那地方的罡風如刀,乃是正兒八經的禁地,他的肉身,硬抗九天罡風,怕是連最弱的都扛不了多久。

徐楊帶著數百個修士,也在高空中布下天羅地網,等待著阻攔那顆隕星。

到了子時,還未到子時一刻,九天罡風層之上的襄王,面色便忽然一變。

他看到一顆直徑十數里的隕星,忽然在那里露出了一角,如同穿過了界限,裹挾著偉力,從未知的空間擠出來,出現在高空之中。

襄王沒有猶豫,不等那隕星裹挾的偉力爆發,化作可怕的速度,他的指尖便浮現出道道金芒,鋒銳之氣大作,他整個人便如一道利劍,從側面沖向了那顆隕星。

最好的阻攔方法,便是以全力,直接將那顆尚未經過淬煉的隕星擊碎。

只要其崩碎了,那么剩下的碎片,就算是經過了九天罡風的淬煉,那么還能落到地面的,恐怕就已經只剩下極少數了,而且威力也會暴跌到可以接受的程度。

然而,當他化作一道金色的勁矢,沖擊到隕星之上,他身上的力量便開始急速的衰減,全力一擊,竟然只是在那顆隕星上擊出一個里許深的大洞。

在他的人,接觸到隕星的那一刻,他全身的力量,便彷佛受到了極大的壓制,溢出體外的真元,直接崩碎消散,秘法也崩碎成了庚金之氣。

整個人都沒法穩住身形,一頭向著下方栽去。

霎時之間,便見他身上布滿了傷痕,一些他都用不上的護體法寶,自動激發,替他擋住了如刀的罡風。

跌落了足足十數里之后,他體內的真元才恢復了正常,可以溢出體外,可以施展遁法。

而這時,那顆十數里大的隕星,已經開始亮起了光華,彷若一團巨大的火球在燃燒。

隕星開始從九天之上,落入到罡風層里,經歷火焰與罡風的淬煉,那隕星越來越小。

襄王嘆了口氣,看著那顆隕星,輕而易舉的突破了徐楊的封鎖,他便化作一道遁光,沖向了大地。

他知道,攔不住了。

那顆隕星只是飛了幾息的時間,便已經縮小了兩三里直徑,證明那顆隕星大部分材質,其實都不是什么特別堅硬的東西。

可是等到其墜落到地的那一刻,恐怕最多只剩下里許大小,所有的雜質都會被燃燒殆盡,只剩下最堅硬的那一部分。

而那種材料,必定蘊含著讓他真元失控的異力。

因為他已經感應到了,隕星越小,那種異力影響到的范圍,反而更大了。

襄王先一步跑路,來到了地面,余子清就在這等著了。

“沒用了,那顆隕星有問題,其表面蘊含著一種異力,很強的異力,對我的真元有極大的壓制力,隨著隕星經過淬煉,那種異力已經越來越強了,如今,我根本沒法觸碰到它。

那個縣守布置的一切,也是一樣,都是無用的,根本不可能攔下來的。”

“異力?像某些洞天福地里的那種異力?”

“有些像,但是不是,那些洞天福地里的異力,只要不在里面修行,不吸納異力入體,就沒什么問題。

但這顆隕星的異力,是讓我施展秘術都有些困難,直接接觸到,甚至能讓我的真元失控,最基本的浮空之術,真元防護,都難以激發。

我全力一擊,竟然只能在其表面打出一個里許深的小洞,證明它對秘術之類的東西,也有極大的抗性。

簡直離譜了。”

余子清看著高空中越來越亮的光華,眼睛也開始亮了起來。

“煉氣修士可真夠慘的,天天被針對……”

“徐楊,那顆隕星,是子時一刻出現的,是不是不對?會更早?”

襄王點了點頭。

“對,子時就出現了,只不過那顆隕星積聚的偉力,正在跨越界限,到了子時一刻,才正式沖入了罡風層,這個時候,才開始亮起了光芒。”

“這次是肯定攔不住了,下一次吧。”

襄王一聽這話,立刻抓住余子清的肩膀,化作一道遁光,向著遠處的高空飛遁而去。

然而,他們尚在高空中,便已經感覺到,那可怕的沖擊力,已經在空氣之中傳播。

那顆隕星積聚的力量,已經讓其速度越來越快,大小越來越小,威能卻越來越大。

那種威能,只是穿過空氣,其實已經跟直接撞到地面上的效果差的不是特別多了。

就像是一顆巨石,墜入湖中,掀起的漣漪,若是足夠大,威能足夠強,也是一場災難。

襄王和余子清,從遁光之中跌落,可怕的沖擊,讓他們根本沒法保持飛遁。

襄王繼續帶著余子清飛遁,一面拿出法寶防御。

短短半柱香的時間,便見那一團火球,落入到甲寅城外,一朵巨大的蘑菰云騰空而起,火焰化作一圈光環,以遠超飛遁的速度橫掃開來。

所過之處,所有的一切,盡數化作齏粉。

天空與大地,都亮若白晝。

襄王帶著余子清,以最快的速度,飛遁出去數百里,便只能落在地面,找了一片山脈作為掩體。

沖擊波橫掃而過,山脈里的一座座山峰,便如同沙漠里的沙丘,飛速的變小,前方的山峰,已經全部消失不見。

那沖擊波掃過之后,襄王悶哼一聲,體表的真元防護,驟然崩碎,所有的秘法統統失效。

只是一塊尖銳的鋼石,沖過的時候,就能在襄王的臉上留下一道傷口。

余子清沉聲一喝,走上前一步,擋在了襄王身前,以肉身強行擋下了沖擊來的飛石與塵埃。

他也感應到了,有一種力量掃過他的身體,強大的異力繚繞在他的體表,對他做出了某種限制。

他卻沒感覺自己的實力受損,就算體內的五小只,都是很平靜,根本無視了那些力量。

再看看襄王,一副就快被打落成凡人的鬼樣子,他便明白。

那種力量,跟錦嵐山的那種異力差不多,只是威能更強,針對性也更強,都是針對煉氣修士的,體修這種家伙,完全可以無視。

余子清體內可是一縷煉氣得來的力量都沒有。

等到沖擊結束,襄王這個大高手,已經滿身破爛,衣服都成了乞丐裝,體表到處都是擦痕。

身上帶著的幾個防御法寶,盡數在那一波最強的沖擊之下,暫時失去了威能。

也幸好那沖擊波,只是讓他沒法動用秘法,體內的真元卻沒有減少,多少還能防護著體內,只是表面上看起來慘了點。

哈,高手。

余子清差點沒忍住笑出聲。

這要是他爹在這,估計站在那睡一覺,硬抗了沖擊,汗毛都不會掉一根。

有個體修大佬的爹,他竟然不去煉體,卻跑去煉氣,現在挨了現實毒打了吧。

“你沒事吧?”余子清一臉關切的問了句。

“沒事,都是點小傷……”襄王看了看自己的模樣,忍不住苦笑著拱了拱手:“多謝了。”

他是做夢也沒想到過,有朝一日,自己堂堂一個九階煉氣大修士,竟然需要躲在一個五階體修身后。

若是沒余子清幫他擋了大部分,護住他全身要害,他估計會更加凄慘。

兩人在這邊了沒幾句話,就見周圍的一切,如同夢幻泡影,忽然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那些被毀掉的山林樹木,也都恢復了原樣。

一切又重新開始了。

唯獨襄王的傷勢,還依然保持著原樣,一點恢復的跡象都沒有。

在原地歇了幾個時辰,襄王體內的真元恢復了正常,他服下一顆丹藥,換了身衣服,終于又恢復到了最初的樣子。

向著甲寅城返回的路上,襄王沉默不語了好半晌,才忽然蹦出來一句。

“我年輕的時候,一直覺得,我爹若是不是體修,就不會被魔頭所趁,以至于最后落得生不如死的下場。

所以,我選擇了煉氣,沒有跟我爹一樣,走煉體的道路。”

“你覺得你年輕的時候錯了?”余子清隨口搭話。

“錯了,我爹無論是煉體還是煉氣,可能都會遭到毒手。

若是他煉氣修行,可能早就死的徹底了,煉體反而有了一絲生機。

我年輕的時候把問題想的太簡單了,可惜后來也沒了后悔的機會。”

襄王有些沉默。

余子清覺得,他可能是想著,當年若是跟他爹一樣煉體,現在可能已經將那顆隕星強行錘爛了。

而余子清也覺得,他若是把里長帶來,里長全力一擊,不定就能直接將那顆隕星震碎。

而且,他還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

好像他聽過的,遇到過的洞天福地,其內蘊含的異力,似乎都是在針對煉氣修士。

如今天外的一顆隕星,所蘊含的異力,也是針對煉氣修士。

見的多了,他就覺得這事怪怪的。

他總感覺這里面,似乎都有種刻意在里面。

回頭問問老羊,或者自己去研究一下。

回到了甲寅城,找到了徐楊,白嫖了住宿之后,襄王便鉆進自己的房間自閉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研究,若是被限制了,怎么發揮出實力,怎么自保。

余子清沒告訴他,他們現在就可以走。

其實不用再管這里的災難,也不用化解掉。

余子清沒想走,因為他看上那顆隕星了。

他要把那顆隕星搬回錦嵐山。

如今的錦嵐山,再怎么嚴謹的,其實也就老羊一個人,勉強算是兼修了煉氣。

剩下的,要么就不是人,要么就都是體修,連卿青那家伙,都在走牛馬苦修士的路。

而老羊其實也不是人了,他修的妖,其實也不是修的妖氣,而是妖氣與煞氣融合,自他化龍之后,更是連妖氣似乎都沒了。

有這個先決條件,余子清要是不想著把那顆隕星搬回家里才怪。

等到將那些材料搬回去,看看能不能嘗試著,當做陣法材料用,將整個錦嵐山禁地都罩進去。

余子清之前天天都在發愁一件事,錦嵐山里全部都是體修,萬一有什么高手,高來高去,飛在天上,根本不進錦嵐山,卻對他們出手怎么辦。

現在這不是有辦法了。

就算那顆隕星的材料,沒法當做布陣材料用,那也想辦法,將其布置在錦嵐山周圍,尤其是高空中。

以后誰再從錦嵐山之上飛過去,摔死他們個鱉孫。

要是再狠點,直接將其布置在罡風層里,讓那些在他們頭頂上窺視的人,栽到罡風層里,看他們怎么死。

這就是余子清一次不成,還非得解決那顆隕星的主要原因。

不搬回去,他以后會后悔的覺都睡不著。

因為這么久了,他還從來沒聽過,有什么材料,能有那種異力的。

距離下一次隕星墜落,還有一段時間,余子清開始做各種準備。

襄王那顆隕星剛出現,沒有經過淬煉的時候,有十數里大,可是最后被淬煉到只有里許大。

中間體積的差距,估計要有兩三千倍。

那最初的時候,應該不硬,會很好挖。

一邊準備了各種挖礦的東西,余子清一邊繼續練習錦嵐秘法。

一晃一個多月的時間過去,距離隕星降臨的時間快到了。

余子清準備好全套裝備,跟著襄王還有徐楊他們一起出發。

被襄王帶著,穿過了罡風層,來到九天之上,這里一片森寒,夜晚更甚,罡風層的罡風,如同一柄柄肉眼可見的大刀,正在絞殺里面的一切。

等到隕星剛剛有一點點跨過界限的那一瞬間,襄王便將余子清拋向了隕星,而他也開始積聚力量,全力出手。

余子清剛剛落到那顆十數里大隕星表面,立刻察覺到可怕的異力將他籠罩,這一刻,他是想要煉氣都不可能,那種壓制力遠比錦嵐山里的異力,強了幾個檔次。

襄王全力一擊,在隕星表面擊出一個里許深的大洞,他的身體便向著下方墜落而去。

墜落了一段距離之后,他身上的一件法寶才自動激活,讓他的身軀飄在那里,沒有墜入罡風層里。

余子清手腳并用,貼著隕星的表面,飛速的爬進襄王開出的大洞里。

他有一炷香的時間。

一炷香的時間之后,這顆隕星便會開始燃燒,積聚的力量也會徹底爆發。

余子清沖進大洞最深處,發現內部的物質,都是非常松軟的,而其外面包裹著的,只是一些堅冰。

他沒有用工具,而是徒手開挖,雙手化作一片殘影,把里面的土壤全部裝入一個個儲物袋里。

遇到的一切東西,統統先裝走再。

他的速度越來越快,一路向著中心前進,到了中心的時候,終于開始碰到一些堅硬的金屬物質,繼續挖,繼續搶。

慢慢的,這顆足有十數里大的隕星的中心,變成了空洞,這個時候,余子清拿出一個鏟子,氣血力量催動,那個鏟子便化作了百丈長,余子清抱著粗大的鏟柄,一鏟子下去,便彷若有一座小山被鏟下來。

一個又一個的儲物袋被裝滿。

半柱香之后,僅僅儲物袋,就已經能堆成一座小山了。

可惜,余子清別的東西不多,就是儲物的東西多。

所有的儲物袋,都被他暫時儲存在一個專門用來儲物的竅穴之中。

等到隕星被挖空了大半的時候,隕星也差不多要跨過界限。

那積聚的力量,已經不是一個空心的隕星能承受的。

運行開始向著內部坍塌,余子清收起了鏟子,不斷的抓住一塊塊巨大的碎片,將其收起。

一片裝一邊收,眼看坍塌的速度越來越快,余子清暗嘆一聲,得走了。

再不走,就會被探索壓死在這里,跟著一起墜入地面,以那種速度墜地,他未必能扛得住。

順著龜裂的裂縫,余子清沖出了隕星。

腳下蹬著隕星表面發力,身形化作一道殘影,沖向了遠處等待著的襄王。

隨著余子清飛出去,整顆已經空心的隕星,開始全面坍縮,外殼厚厚的堅冰在不斷的崩碎。

尚未沖入罡風層,那顆隕星便已經坍縮成了兩三里大小,而且大部分都是外殼的堅冰。

“走吧。”

從罡風層沖出來,余子清看著天空中燃起的火焰,還有那長長的尾巴,跟著向著隕星墜落的方向而去。

等到那隕星沖出罡風層的時候,就已經只剩下十數丈大小。

再經過徐楊稍稍阻攔,控制那隕星墜落的方向。

等到其落地的時候,已經只有丈許大了。

一聲巨響,在甲寅城外三十多里的地方炸響,大地微微顫動了片刻,便恢復了正常。

余子清從半空中落下,看著地面上那個數百丈大的大坑,落到坑底,將最后殘留的那塊依然冒著熱氣的材料收起。

這下應該是一點都沒浪費掉。

徐楊從遠處飛來,看著地面上的大坑,臉色露出一絲笑容,鄭重的對余子清揖手一禮。

“多謝。”

“不客氣。”

余子清看了看天邊,已經開始有回縮的趨勢,他拿出大印,念頭一動,將襄王送了出去。

他沒有將襄王送回到安史之書所在的那片虛空,而是直接將他送了出去。

襄王感應到那種力量,也沒有抵抗,他的身形瞬間消失不見。

回到了地洞的黑暗里,襄王看了看石壁上的那個符文,沒看到余子清出來,他沉默了一下,飛了上去。

他沒有去問余子清沒出來,是還要干什么,不重要。

因為他也不想跟大兌的事,牽扯太深,甚至有些事,他也不想知道。

他年少時,曾經在大震宮廷里,看到過一本書,那是他第一次知道了“大兌神朝”這個名字。

而那個時候,他爹就告誡過他,以他的身份,必須忘記這四個字,更不能去探究,那是取禍之道。

襄王有個最大的優點,心里有逼數,也聽人勸。

所以,他才不管余子清有什么沒告訴他,他也不想知道,余子清沒告訴他,就一定是不適合他知道。

襄王站在地洞的邊緣,探查了一番之后,又去看了看洞穴入口處布置的東西,確認都沒問題,他便在地洞邊緣,靜靜的等待著。

而那封印之中。

徐楊看著余子清手中的那枚大印,還有向著中間卷來的世界,神情有些復雜。

余子清走到他身前,澹澹的道。

“我不知道你想問什么,我曾經回答過丁亥城縣守牧守常,現在可以再告訴你。

我不是大兌的人沒錯,但是我已經化解了安史之書上好幾個災難了。

而且你都不在了,也別糾結大兌還在不在了,你該做的都做了。

那顆隕星不是你能攔下的,任何一個九階煉氣修士,都攔不住的。”

“煉氣修士?”徐楊捕捉到了一個關鍵詞,他的眼睛里驟然冒出了駭人的光芒:“你不是煉氣修士!”

“我是煉體修士,我從未煉氣。“

“哈哈哈,煉體,煉體……”徐楊笑聲陣陣,周圍的一切,都坍縮,化作了那一頁書。

徐楊看到那一頁書上書寫著。

“乙丑三百二十年,甲寅城。

有隕星浮于天,亮如白晝,墜甲寅城北十里,一時之間,地龍翻身,塵埃如霧,火光照耀三千里。

甲寅城縣守徐楊,借神朝之力,封隕星,命殞當場。”

余子清伸手虛引,指了指那一頁。

“應該你來完成最后一筆。”

“那我便不客套了。”

徐楊走上前,在下面加了一行字。

“有神人卿子玉,入隕星,使其空虛破碎,隕星墜地,留隕坑數百丈,人畜皆安,無人傷亡。”

他蓋上自己的大印,而后便將大印遞給余子清。

“我以甲寅城縣守之名,授印于你,還請莫要推辭。”

徐楊的眼中甚至帶著一絲懇求。

余子清嘆了口氣,接過大印,徐楊的身軀變慢慢的化作虛影,他對著余子清揖手長拜,身軀緩緩的消散。

余子清拿著倆大印。

“這叫什么啊,再繼續搞下去,遲早有一天,大兌縣守這四個字,都可以專門指代我了。

你們倒是敬忠職守了,不想大兌的官位傳承,斷在你們手里,可是這全部都搞到我這里。

真以為我不知道,大兌神朝這四個字,就是個大坑。

看看襄王那走的干脆利落的,問都不問一個字,他都不敢沾手。

還有這本安史之書,也是個大坑。

你讓我怎么你們呢,你們讓我擔風險,總得給我點大好處,我才能考慮考慮吧。

再這么下去,我直接把這本安史之書,還有大印,都丟進地洞深處算了,一了百了。

讓大兌的歷史,跟著已經覆滅的大兌神朝,一起埋葬,又有什么不好的。”

余子清獨自一人,站在虛空之中,看著那本安史之書,自言自語的嘟囔了兩句。

然而,下一刻,便見徐楊蓋章的那頁,變成了白紙黑字之后,竟然自動脫落,飛入到余子清手中。

同時,還有一個信息,傳入到余子清的腦海里。

余子清的神情立時有些詭異了。

他盯著那本安史之書看了半晌。

“喂,你這安史之書,不會是已經成精了吧?”

安史之書一動不動,一點反應都沒有,但是余子清拿著那頁書,的確有點不舍得將其放回去了。

因為剛才,那頁書落入到他手中之后,給他傳遞了這么一個消息。

已經塵埃落定,化作歷史的那一頁,落入到余子清手中,他便可以將其當做一件法寶用。

比如他手里的這一頁,只要有足夠的力量催動,便可以化作一模一樣的一顆隕星,從天而降。

如同從歷史之中召喚出那顆隕星一樣。

對煉氣修士的壓制,也依然存在。

一模一樣。

余子清的腦海中立刻閃過一個念頭。

盯著那本安史之書問了一句。

“我是不是只要有力量,能催動,就能不斷的得到那顆隕星的材料?要是可以這樣的話,那有些風險的話,我覺得倒是勉強可以接受。”

下一刻,他手中的那頁書,立刻又傳來一些信息。

這頁歷史,所化的只是神通,威能可以一模一樣,可是材料他別想了,那只是神通。

而且,這頁書是屬于他的,也只有他能用。

“還跟我裝你沒有意識?你就是成精了!”

安史之書繼續裝死,裝作一個只會自動回答一點問題的書。

余子清看了看那頁書,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其放了回去,讓其繼續化作安史之書的一頁。

又不能別人用,又只是神通,他要了有什么用?

他哪來的力量,可以祭出那么強的神通?

他壓根耗不起,給他,他也用不了。

等到他足以祭出這頁書的那一天,那他也用不著這頁書所化的神通了。

他一雙鐵拳,就足夠用了。

先放回去算了。

這安史之書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就怕自己將它丟到地洞深處,想方設法的給他畫餅。

真以為自己看不出來,這家伙就想著讓他把那一頁帶出去。

余子清不知道為什么,他卻可以確定。

將安史之書丟到地洞深處,那它就徹底完蛋,誰也別想再把它帶出來了。

而自己若是帶出去一頁,肯定會有什么未知的變化會出現。

“你要是老老實實,坦誠相待,跟我談合作,那凡事都有的商量。

你要是想坑我,讓我發現一絲一毫的跡象,哪怕沒有證據,我也會把你丟到地洞深處,讓你去跟那里被鎮壓的家伙作伴。

相信那里被鎮壓的那位,一定會非常樂意,能有本書看,解解悶。”

------題外話------

對哦,月底有雙倍,我都忘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詭道之主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