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  目錄 >> 第234章哪里是剩女,分明是大寶貝。

第234章哪里是剩女,分明是大寶貝。

作者:懶洋洋本懶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腹黑 | 輕松 | 重生 | 懶洋洋本懶 | 重生后 | 被倒追很正常吧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第234章哪里是剩女,分明是大寶貝。

回到宿舍,林毅也感受了下學習的氣氛。

坐在陽臺前,吹著風看著筆記,喝著可樂。

張宇兩側臉頰消瘦,氣色有些發黃,看了眼手中的營養快線,又看了眼他們手中的可樂,陷入了沉思。

“毅哥,謝了……”

“不客氣,都是兄弟。”

張宇想說的是,營養快線并沒有營養。

而且年紀輕輕的補什么身體?

早上起床不起立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年輕人。

宿舍里,沒有了謾罵和吵鬧聲,態度都挺認真的。

林毅看了一會筆記,打開手機看著熱點和微博。

有了上午的那一撥營銷,下午雅客雅思果然再次登上了新聞,熱點居高不下。

這一段時間又是捐款,又是搞公益,又是請明星代言的,作為一個奶茶品牌,可謂是紅極一時,勢頭一般無二。

在此之前,還沒有那個茶飲說能做到這樣的地步。

不過他也知道,越是如此越是要小心謹慎,特別是在產品品控上。

無論是從供應鏈,還是到衛生等等都要做到最好。

這方面要讓何紓婕她們盯得緊一點,誰也不知道店里會不會多出一兩個臥龍鳳雛來。

下午,上課。

林毅離開宿舍后就沒去教室,開著車來到新街口。

輕車熟路的來到甜品店,走進店里他就注意到何紓婕坐在內部,凳子上坐著另一名穿著西裝,留著短發的女性。

相貌端正看上去有三十四五歲左右,實際年齡是三十七歲。

在約談之前,林毅也是了解過對方信息的。

何紓婕站起身說道:“褚經理,林總來了。”

“林總,初次見面,我是扣扣的‘褚燕’。”褚燕在見到林毅后,臉上露出諂媚的笑容,受寵若驚。

其實在何紓婕聯系她,問她要不要來雅客雅思的時候,褚燕就已經有點想潤了。

畢竟,雅客雅思給的真比扣扣多。

無論是各方面,待遇和福利都比扣扣好。

雖然眼前的青年這么的年輕,褚燕卻絲毫不敢輕視。

當初鄧月嬋總裁過來,都沒能解決雅客雅思沖擊市場的問題。

據說扣扣總部那邊也已經再開始改進服務項目了,按這個架勢迎頭趕上恐怕有點難啊。

加上雅客雅思的超速發展,褚燕二話不說就來了。

她也知道自己的位置很尷尬了,上肯定是上不去了,但雅客雅思有奔頭啊。

“坐。”

林毅挨著何紓婕坐下,抬頭看向褚燕:“褚經理,相關的事情,何經理跟你說過了吧?”

“嗯,已經跟我說過了。”

“你怎么看?”

“我很看好東盛的前景……”

褚燕一點都不矜持,就沒必要聊一些虛頭巴腦的東西,你來公司,我給待遇,就是這么簡單。

“你在扣扣的合同沒有合同期限吧?”

“有,不過合同期限早過期了,新的合同里并沒有時間期限……”

褚燕覺得林毅太看得起她了,她不過一個副總,而且還不是總部的,沒什么實權,其實就是打工的冠上了一個頭銜。

“錢經理是有合同協議的。”

褚燕還是提了一句。

林毅笑著說道:“錢經理不太適合我們公司,既然沒有合約期限,那我們簽合同吧。”

不多時,周銘拿著簽約合同過來了。

林毅將合同推過去。

褚燕雙開合同仔細看了起來,特別是看到年薪和福利待遇后,眼神閃爍起來,都說雅客雅思的同行里面待遇最好的,確實如此。

從普通員工到高層,工資都高了幾層。

褚燕深吸了口氣,當即拿起筆在合同上簽了個字。

林毅問道:“不需要考慮考慮?”

“謝謝林總信任和抬愛,我會盡全力配合好工作。”

再考慮,就顯得她有點不識好歹了,她回去考慮的期間這個崗位都有可能被誰頂替掉。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爽快。”

林毅微笑道:“等你從扣扣離職后,直接去龍陽入職,六月中旬就去魔都吧,那邊市場太大了,需要人負責。”

褚燕重重點頭:“謝謝林總栽培!”

“今天就到這里。”

“好的,何經理,以后要麻煩你了。”褚燕看向何紓婕。

何紓婕莞爾一笑:“互相幫忙。”

離開蛋糕店,林毅提醒道:“以后有高層入職,讓行政策劃那邊給辦個入職歡迎會,增加點公司的親和力,這樣下屬更有歸屬感。”

“怎么個歡迎法?”何紓婕知道林毅鬼點子多,各方面。

以她對林毅的了解,這些事情上既然他已經提出來了,肯定是已經想好了。

林毅覺得自己一個人,能頂整個策劃部門還游刃有余,這些事情應該是交給策劃去想的。

人多,想法也多。

“買個小蛋糕,弄點小蠟燭和氣球,那氛圍感和歸屬感不就上來了嗎?”

“好,等我回去就安排,對了,今天公司來了個很奇怪的同事。”

何紓婕覺得,就從褚燕開始就挺好的。

林毅抬起頭:“怎么奇怪了?”

何紓婕表情古怪道:“一個有六年工作經驗的碩士,來咱們公司面試會計,看簡歷的時候我跟安瀾都懵了……”

林毅有點意外,這應該是躺平了吧?

不過會計是挺尷尬的,除非是高端會計很有能力的那種。

還有幾種可能,有沒有可能對方只是單純的想離家近一些。

或者,只是單純的不缺錢想閑下來。

總之有些人的腦回路是很奇怪的,你根本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理由有千千萬,林毅也不想去揣摩。

該怎樣就怎樣,有能就上沒能力就摸魚,但是前提得把自己手里的事情辦好才行,公司可不是養老院。

“對了,你回去后立刻成立一個衛生管理部門,現在雅客雅思在勢頭上,必要的開銷不要省……”

邊走邊說,林毅又說道:“我馬上要考試了,最近還是要靠你們。”

“嗯。”

何紓婕捋了捋發絲:“你安心弄你的事情,搞不定的事情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

路上,林毅提前通知了何燁陪他去買商務車。

這件事本來應該交給徐婉婷和采購部門,他也是閑著,暫時也無聊得慌。

回到公司,何燁已經在樓下等候多時了。

看到何紓婕后,何燁笑著說道:“林總,何經理。”

雖然是親姐,何燁在公司還是有在公司的樣子的。

“上車,走吧。”

“好嘞。”

林毅坐在副駕駛上,何燁坐在主駕駛上當起了司機:“林總,我們買什么品牌的商務車啊?”

“我還在考慮,去了再看吧。”

公司商務車主要用于商務接待,商務接待出行時,車是給客戶的第一印象。

林毅覺得要求沒那么多,外觀高端大氣點,這樣能體現公司排面,內飾舒適安全即可。

兩個選擇,豐田埃爾法,奔馳mpv。

外觀上埃爾法給人一種精致感,但是論內飾和做工,采用的塑料、皮質的材料,各方面都比較普通,稍微有一點廉價感。

在商務車空間排行里,埃爾法的后備箱的容量一直是被人詬病的。

而且這車價格被炒的比較高,有點智商稅的感覺。

林毅覺得最好還是奔馳改裝商務車,豪華大氣有逼格。

一瞬間,高下立判。

都不再需要考慮了,林毅手搭在扶手上:“去梅賽德斯。”

“好的。”

何燁現在算是一個稱職的司機了:“林總,我給你當司機怎么樣?”

“你真是不知火舞的弟弟。”

林毅繞有深意的說道。

你姐一個勁的培養你,讓你多學人情世故,多見見世面,你卻想著給我當司機?

好小子,不愧是弗拉基米爾。

何燁若有所思‘我老姐身材是好,但也不能跟不知火舞比吧’:“呵呵……”

“你笑什么?”

“額,您不是說我是不知火舞的弟弟么,我怪替我姐難為情的,就她……”

“我的意思是,你特么叫‘不知好歹’。”

原來是這個意思啊,何燁嘴角一抽,我怎么不知好歹了,我開車技術還是可以的好吧。

“對了何燁,我有個問題一直挺好奇的,作為弟弟你是怎么看待姐姐的?”

其實,這個話題比較敏感。

何燁卻坦然的說道:“莪姐,很一般吧?”

“怎么個一般法。”

“額,其實我也知道我姐很漂亮,但是從小時候開始就是這樣了,也沒覺得多漂亮,但是喜歡我姐的男生卻一大堆,可能只是單純從我視覺上是這樣的……”

林毅不認為何燁是什么‘我臉盲不知道好不好看’,這應該就是弟弟吧。

如果他跟林筱薇是親兄妹,絕對不可能是這樣的,那就真的離大譜了。

林毅挑眉道:“你好好的跑業務不做,當什么司機?”

“我喜歡開車啊,而且喜歡開豪車。”

林毅看向窗外,這個理由無懈可擊,這小子只是單純的想開豪車裝嗶吧?

司機只是其次的,附加的。

何燁樂呵呵的說道:“然后,還能裝嗶還能跟領導去高端場所,我姐說讓我見識見識世面……”

“你想多了,我去高檔場所你得在外面曬太陽。”

林毅無力吐槽,哪有這么好的事情。

當司機是什么?

要是高檔司機還好,給他當司機,他一個月最多給三千,多的不能再多了。

而且何紓婕說的見識世面,跟何燁理解的可能不太一樣。

何紓婕說的見識世面是真的。

何燁的見識世面可能是去某檔子按腳,洗澡。

“我還算有點良心,等你入職后我再給你補個五險一金,到時候能拿到兩千七八左右。”

“那我還是跟著徐主管跑業務吧,我覺得挺好的。”

何燁瞬間被勸退,這工資還不如跑業務的提成呢,根本養不活自己,我還要找女朋友,還要撩妹子呢。

聊著天,不知不覺已經到梅賽德斯了。

銷售經理認識林毅的車,畢竟已經來過好幾次了,不管是帕拉梅拉或是大G,路上都不多見。

“林總,這次想看看什么車?”

銷售經理‘王馡’走在前面,熱情的招待著。

何燁跟在身后,倍有面子。

跟王馡說了下給公司買車的意向,王馡也大概明白了,直接領著林毅直奔另一個區域。

奔馳商務車,SUV類型。

何燁瞅了眼GLE,也是大型商務車。

奔馳MVP的中控臺全部采用超纖真皮包覆,方向盤是納帕皮包覆加上黑金木紋的點綴,給人感覺看起來非常的奢華。

林毅坐在里面體驗了一下:“全車也是麂皮包裹的?”

“是的林總,包括地板鋪設都是意大利羊毛地毯,觸感柔軟,空間也挺寬敞的,過道中間自由通行完全沒有問題,滿員的情況下,老板們坐著也不會覺得擁擠。”

王馡介紹著舒適性,買這車基本都是司機開。

眼前這個左顧右看,沒點樣子小伙子應該就是司機了。

何燁驚訝道:“第二排的座椅還可以自由轉動,形成對坐呢,我靠還有小桌子,這是小辦公室吧?”

大驚小怪,王馡暗自腹誹。

氛圍燈光還是多采用冷光調節,55寸大屏中控隔斷,私密性和辦公拉滿了。

“林總,無論是商務出行還是作為接待使用,奔馳都是更合適的選擇。”

林毅心想,不還有勞斯萊斯么。

當然這東西就想想,他還沒膨脹到去買勞斯萊斯當商務接待車的。

就算買了也是以后他自己體驗,還得找私人司機。

簽了個合同,一切交給王馡,林毅坐在貴賓室休息。

這時,桌上的手機振動了起來。

林毅睜開眼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有些意外:“喂,蔣姨,我是林毅。”

“在公司嗎?”

電話另一頭,蔣青鸞那帶著點嫵媚有有點嗲的聲音傳來,感覺像是在給耳朵按摩。

坐在旁邊的何燁識趣的站起身,走到前臺去了。

聽蔣青鸞這么一問,林毅詫異道:“你今天要過來嗎?”

“不是,我就問一下挑個時間去你公司看看,李勝楠跟我說你公司多辦的多不錯,我挺好奇的,不介意吧?”

林毅嘴角微微上揚:“怎么會呢,當然不介意,蔣姨你什么時候來,我給你接風洗塵。”

他明白蔣青鸞的意思,她是開風投公司的又剛回國肯定想找點生意投資投資。

這不巧了正好李勝楠又給她介紹了一下,讓她產生了點好奇心。

正好,他手里也有不少業務需要錢,蔣青鸞又有關系有身份,發展起來肯定比他單干要強的多。

雅客雅思的說話權他肯定是要拿在手里的,而且是一直。

至于火鍋,共享單車這些業務可以找人來投資合作,大家一起賺錢,林毅也樂得輕松。

“那我們約個時間我去金陵一趟,你最近要考試了吧?

“對。”

“那就等你暑假,到時候大家都有時間。”

“行啊,那就這么說定了。”

“嗯,具體時間我們在談。”

掛斷電話,林毅心情愉悅。

這哪里是什么魔都大齡剩女,這是魔都的暖心大寶貝啊,知道他有困難直接有伸出援手的意圖了。

從去年四月開始,到現在的六月,已經十四個月了。

做了這么久生意,林毅深知一個道理。

一個人的精力真的是有限的,時間也是有限的,就算他再怎么忙,再怎么跑,東一榔頭西一榔頭,搞出來的動靜和水花目前而言已經是最大了。

他需要一個合作伙伴,幫他分擔壓力和火力。

錢,也是賺不完的。

蔣青鸞的出現恰到好處,林毅知道她不缺小錢,正好他有一些幾千萬,上億的項目找她談談。

不過,在此之前還得深入了解一下。

畢竟誰會把賺錢的方法說給一個陌生人聽呢。

他敢說,蔣青鸞未必敢信啊。

等她到了金陵,大家坦誠相待更進一步的了解,到時候就可以聊投資的事情了。

林毅想著安排一下,拿起手機又放了下去。

每次要么何紓婕,要么安瀾,自己確實需要個秘書,有些事情和行程安排起來方便許多。

林毅又拿起手機給安瀾打了個電話。

此時,安瀾正在家里坐著,當地居委會的過來談拆遷款的事情。

接到林毅的電話后,安瀾說道:“喂?”

“學姐,明天安排蔡怡過來上班吧。”

“好,我跟她打個招呼。”

不知不覺,都已經四點半了。

車還要檢查,林毅沒陪著一起等,跟何燁打了聲招呼讓他在店里,自己則開著車離開了四s店。

傍晚,學校剛下課。

林毅掐著時間來到教學樓下,就看到蘇可念提著手提袋,跟李懷舒、程巧幾人走了下來。

程巧跟李懷舒侃侃而談,蘇可念被夾在中間。

注意到林毅后,李懷舒說道:“你男朋友等你來了。”

蘇可念抬頭看去,眼眸中露出欣喜之色。

“我……我走了……”

“重色輕友。”

蘇可念瞅了眼程巧。

程巧急忙說道:“別忘了跟林毅說,我跟李懷舒大概十五號過來幫忙發傳單。”

“嗯,我知道了。”

蘇可念揮了揮手,向林毅跑去。

程巧挺無語的,上次的事情你是忘記了啊:“我感覺蘇可念憨一點也挺好的,眼里只有一個林毅,就連林毅身上的缺點都能視若無睹,這就是真愛吧。”

“愛不愛我不清楚,反正肯定是喜歡到骨子里的。”

李懷舒是很羨慕蘇可念的,就是好奇蘇可念跟林毅是怎么在一起的。

雖然知道肯定是林毅用手段把蘇可念哄到了手,但經過更讓她們好奇,八卦。

只不過,蘇可念并不肯說,從來沒說過。

可能對她而言,這也是一段很寶貴的記憶吧,都不愿意拿出來跟她們分享。

離開學校后,林毅帶著蘇可念吃了點好吃的串串香,就在胡同里。

吃完,蘇可念忙不迭的回到住處。

“喵”

貍花貓媽媽現在已經成了蘇可念的形狀,看到她就黏了上來,挺著個大肚子。

“乖乖乖。”

蘇可念抱起它揉了揉腦瓜子:“等生完孩子以后就能絕育了。”

林毅嘴角一抽。

三十七度的嘴里是怎么說出這么寒冷刺骨的話語的,看著貍花貓那好奇,無辜的眼神,林毅有些忍俊不禁。

他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機。

蘇可念則掃了掃地,鏟了鏟貓砂,給它們更換了糧食和水,又刮了刮沙發上的貓毛,沒有多余的動作很利索,很熟練。

蘇可念每次都會把家里打掃的很干凈,根本不需要物業或者保姆。

保姆,還不一定有她上心。

看著她溫柔,賢惠的樣子,林毅想起了什么。

他打開手機打開相冊:“過來看一下。”

蘇可念抬起頭,眨了眨眼,接過他手機看了一眼,眼神驟亮。

林毅笑著提醒道:“第一層已經設計的差不多了,這個風格你覺得怎么樣?”

我覺得啊。

蘇可念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啊,但是很好看的。”

“你說喜不喜歡就行了。”

“喜歡。”

“比預期的要快一些,我通知裝修公司現在開始動工,速度快的話月底就能裝修好,近期內可以開始獸醫了。”

聽他這么一說,蘇可念瞬間就期待了起來:“嗯,我……我暑假可以去給初中生補課,工資很高的。”

論壇上就有這樣的任務,是學生會發布的。

有專門的家長找南大的學生幫學生補課。

林毅心想,蘇可念還真是打算成為新時代的獨立女性啊。

其實區分讀不獨立很簡單,就幾個字。

我想。

我要。

就這么四個字,簡單明了。

當然林毅不是在內涵誰或者哪個群體,只是單純的實事求是。

從蘇可念去圖書館兼職,為了那一千二百塊錢的工資,這還是南大的補貼多,否則一千塊錢都懸,本身這個工作就是給條件差的學生提供的。

林毅思索著,是不是因為秦依依的出現給了她壓力,導致她現在成長了?

這樣的話,反而是好事。

那次以后,蘇可念就成熟了許多,比以往更懂事了。

不過,她也沒提起過秦依依。

這樣也挺好,彼此都知道但不需要去點破。

林毅的想法從來沒改變過,他不可能放棄秦依依或者蘇可念任何一個,初心不改。

“哪呢?”

蘇可念搬出筆記本,登陸了論壇。

林毅瞅了眼是有不少找高材生補課的,但是去別人家里補課,家里還有男的。

“別去了,我暑假給你安排一份輕松點的工作,還能賺到錢。”

蘇可念抿著嘴,眼眸中有些倔強:“我想自己賺錢。”

“我沒說不讓你自己賺錢啊,我只是給你提供一個崗位,該工作還是要工作的,就像去年打暑假工那樣,難道不是工作嗎?”

蘇可念反應過來,抬起頭眼眸中滿是歉意:“我知道了,你不要生氣好不好。”

“我沒生氣。”

林毅哭笑不得,只是語氣重了點:“過來。”

伸手將蘇可念拉到懷里,林毅賤兮兮的說道:“讓我抱抱看,最近胖了沒。”

“唔。”

蘇可念紅著臉,跟鵪鶉一樣靠在他懷里,埋在小腦瓜。

幾只舔爪子的貓抬起頭看著這一幕,也不知道這兩個人在做什么,為什么要發出奇怪的聲音。

貓罐頭,真不錯。

銀漸層見狀邁著貓步跑了過去,抬起小爪子,也想加入兩人的舔毛大隊中去。

送蘇可念回學校后,林毅來到公司。

剛到公司樓下,就看到蔣慶蹲在門口。

“還不回去,等誰呢?”

“額,林總。”

蔣慶急忙站起來,看到林毅后頓時拘謹起來:“我等……等……”

“等王安娜?”

蔣慶嘴角一抽,他怎么知道?

林毅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等人。”

“額……不是王安娜吧?”

蔣慶心里一突。

林毅說道:“我等何燁。”

“這樣啊。”

哈我一跳,我還以為你也等王安娜呢。

蔣慶尋思著林毅身邊美女那么多,就算喜歡玩也不應該喜歡上王安娜那種類型吧。

蔣慶掏出煙,遞過去。

林毅搖了搖頭:“你抽,我戒了,最近還習慣嗎?”

“習慣了,服裝廠那邊活挺輕松的,不過您放心,我會配合好安總的工作。”

蔣慶拍著胸口保證。

林毅點點頭:“暑假去魔都吧,那邊缺人。”

“好。”

不多時,王安娜快速跑了出來:“蔣……”

注意到林毅后,王安娜眼睛一瞪:“林……林總。”

“嗯。”

林毅抬頭看了她一眼,收回目光。

女生失戀了果然談對象快,不缺人追,男生失戀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長得帥還好……

好個屁,長得帥的失戀的可能性小。

帥的不明顯的,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王安娜松了口氣,還有點心虛。

她內心有些腹誹‘林毅那么渣,我是跟男朋友分手后才跟蔣慶拉近關系的,不能算渣’……

不多時,何燁也急忙跑了出來:“林毅,go!”

“你姐呢?”

“我姐還沒下班呢,下班后要去逛街,我們玩我們的。”

“行。”

安瀾下班后也找楊妙彤逛街玩去,林毅又不去上晚自習,也不去圖書館,也就找點事打發時間。

就在新街口,1912。

以前看酒吧門口的小牛,保時捷,現在看沒什么太大感覺。

事實上林毅并不喜歡來酒吧,實在是沒什么玩了。

何燁早就開好了卡座,還不是最熱鬧的時候:“林毅,等考試結束有個音樂節,到時候全是大學妹子,而且……”

“你叫的這幾個我有認識的嗎?”

“沒有,上次那個孟初露不在,她也要上課,都是金藝的。”

金藝的是藝體生,學習壓力沒那么大。

林毅點點頭,沒有認識的就好否則玩不來:“你沒亂說吧?”

“放心,我一個字都沒亂說,就說你很能喝,而且很有錢,戴的江詩丹頓……”

何燁心想,我這樣說沒問題吧?

他知道林毅是來找樂子的,當然沒多說,畢竟他往這里一坐,稍微透露點其他妹子估計都倒貼了。

不多時一群化著妝的女大學生走進了卡座:“哈嘍,晚上好。”

走路,還帶著香氣。

香奈兒的香水,這味道林毅熟,顧楊就用這一款,據說是經典款。

當然他只是偶然間問了一下,倒不是跟顧楊有什么。

那瘦竹竿,不是他喜歡的菜。

“晚上好。”

林毅壓低了聲音問道:“你哪找到的?”

“很多啊,之前在酒館看到很漂亮搭訕的,她們都喜歡蹦迪玩,我說免費喝免費玩就來了,還有經紀公司的聯系方式,可以直接花錢邀請,不過要費用。”

林毅點了點頭,向營銷招了招手:“麻煩酒水單拿過來。”

“好的,稍等。”

“帥哥,你是哪個學校的?”

“南大的。”

“南大啊,你們南大有個富二代很有名的。”

林毅似笑非笑:“是不是叫林毅?”

“你怎么知道,你認識嗎?對了,你叫什么名字?”美女穿著吊帶衫,誠意很足,很漂亮的類型。

這樣的女生,放在學校絕對是屌絲仰望的女神了。

“我叫任明菲。”

“南大的,你不用上課嗎?馬上考試了吧,你真是南大的啊,不會騙我的吧……”

美女笑盈盈的,那眼神和表情和語氣,拿捏的很好。

林毅笑著說道:“不信你問問他。”

何燁點頭道:“真是南大的,成績賊好。”

林毅嘴角一抽,我都不敢這么說,你怎么對我這么有自信呢。

“我叫沈娜,我成績也很好,而且經常在學校主持活動。”沈娜笑著自我介紹。

林毅好奇道:“現在工作了嗎?”

“已經找到工作了,在金美樂模特公司當模特,并且簽了一家經紀公司。”

“模特啊,難怪你身材這么好,娛樂圈不好混啊。”

“謝謝夸獎。”

沈娜好奇道:“你了解娛樂圈?”

林毅打量了她幾眼,他公司也有幾個金藝的模特,藝術生出來后當模特的不少。

要知道,藝術學院對學生的身高長相是有要求的。

培養出來后,很多要么奔著明星圈子里去了,要么進不去的就在外圍,外圍就比較亂了。

“不是很了解,聽說的。”

林毅還真認識一些,比如上次在橫店遇到的,都待橫店兩年了,要不是他,還是個小龍套呢。

很多去了都是演丫鬟的命,而且還是垃圾劇本。

從模特聊到娛樂圈,聊到興趣愛好,林毅發現這位沈娜路子還挺野的,特別是興趣愛好。

馬術。

高爾夫。

這一聽,挺奢侈的。

林毅也就聽一樂子,能玩這些的都是不缺錢的,哪里能來這種地方。

這個叫沈娜的,不簡單啊。

這野路子,林毅好像在哪里聽過,眼里有些詫異。

喝著酒,聊著天玩著游戲。

轉眼,酒后三巡。

相互加了個聯系方式,林毅看了下她的企鵝空間:“你車挺好看啊。”

“寶馬z4,一般般,做生意賺的。”

“做什么生意?”

“幫圈子里和學校里的學妹帶一些化妝品,面膜之類的,我經常出門嘛。”

“昂,這樣啊。”

林毅看了看還真幫忙帶化妝品:“你這生活,瀟灑啊。”

沈娜笑著抿了口酒:“看看書逛逛街,購物充實一下自己,提升一下自己。”

“干杯。”

“干杯。”

轉眼,都已經八點了。

沈娜拿起手機說道:“公司找我了,臨時有個商業活動,我們下次再聚吧,拜拜。”

“行,拜拜。”

“我們也走了,拜拜。”

出了酒吧,深吸了口新鮮空氣。

何燁興奮道:“林毅,那個沈娜真帶勁啊,還是個模特兼明星,身材好長得又漂亮,還是金藝的牛嗶啊,不過這樣的女生找男朋友標準應該很高吧,自己又開個寶馬z4。”

“你想多了。”

林毅吐了口唾沫,喝了口礦泉水說道:“打高爾夫,馬術,我還造火箭,登陸月球了,怎么不上天,人家說什么你就信什么?”

“額,她朋友圈也有圖片啊,我剛看她確實開了輛紅色寶馬。”

何燁覺得,這應該不能是假的啊。

林毅提醒道:“何燁,你知道外圍女嗎?”

“知道啊。”

何燁眼神一瞪:“你說她……真的假的啊?”

林毅也算是見多識廣了,提醒道:“我從她那個字里行間,還有那個企鵝空間一眼就看出來了,不是逛街就是玩,購買奢侈品,還打高爾夫,學馬術,這一看就是經紀公司里面包裝出來的,真有錢搞這些還陪你來喝酒,你是在做白日夢呢?”

圈子里基本都有一套體系,林毅曾經聽說過,也問過鐘含蕾。

鐘含蕾,就是目前雪中的女主。

對方眉宇間那一抹英氣,林毅記憶猶新。

上次看到那種英氣,還是在電視劇里面楊家將的楊八妹身上看到。

之前在橫店影視城碰到的,現在還在聯系,不過聯系的不多,林毅也就問一問關于拍攝的進展。

圈子里那些事,林毅也就八卦一下。

有些人嘗到了甜頭就開始雄心勃勃的自我營銷,從性感的肖像開始,然后為了一點錢,把自己和一些傳媒經紀公司聯系起來。

接著就不再自稱學生,而是以模特、明星的方式出場。

還有更高級的,肯花錢找一些網絡寫手不時地透露這個消息。

身份包裝是必不可少的,氣質包裝也不缺,人家本身就是藝術學院的。

馬術。

高爾夫。

主要奢侈品。

偶爾抽出時間學習一兩件事情,幾經周折,身價直接暴漲。

聽林毅這么一說,何燁道:“她公司不是找她有商演嗎?”

“八點鐘去商演,我只聽說過去酒店制造地震的。”

林毅調侃了一句,拉開車門:“找個代駕。”

何燁朝門口喊了一聲:“三十塊錢去龍陽。”

馬上有個帶著青年站了起來走過來,還有幾個都是干代駕的:“老板,龍陽是吧?”

“對。”

“好嘞。”

坐在車上,何燁還是有點難以置信。

那么漂亮的學生妹子,模特,居然搞這些骯臟的東西。

“林毅,這套路太深了,但是還有一個問題,她怎么透露自己身價呢?”

“商業活動啊,估計是陪客戶去了。”

林毅解釋道:“比如說你現在邀請她,如果她有空,估計會說今天有個商業活動多少錢,你付了錢她就出來了。”

“啊這……”

何燁坐在后面看向林毅,你怎么懂這么多:“咳咳,你……”

“我不感興趣,刪了。”

林毅出門就把對方給刪了,他有潔癖不玩這些游戲。

何燁點點頭。

“下次還是去酒館,酒吧太吵了,找點妹子聊聊天就行了,別找這種破壞氣氛。”

“哎好嘞。”

何燁坐在后座發呆,以前是他太單純了。

把何燁送到公寓下面,林毅本來想回學校的,結果滴滴滴提示聲響起。

安瀾:來吃夜宵,就在后街。

林毅:“去南大后街。”

“好。”

不多時,燒烤店。

安瀾穿著黑色的吊帶修身裙,窈窕的身材映襯的淋漓盡致,白皙的鎖骨在燈光下宛如羊脂玉一般。

纖細的胳膊,白皙的手指,還有那禁欲似的表情。

楊妙彤笑的揮了揮手:“林毅,晚上好啊。”

“不好,今天又給你們電視臺送錢了。”

“是給電視臺,又不是給我,我心情好,你不要影響我。”楊妙彤樂呵呵的說道。

林毅卻道:“今天誰請客?”

“我請客,想吃什么隨便點。”

林毅挨著安瀾坐下,點了五個生蠔,弄了點脆骨和韭菜。

安瀾看了直皺眉,問道:“你喝酒了?”

“剛跟何燁去酒吧放松了一下,跟妹子聊了聊天。”林毅如實說道。

楊妙彤揶揄道:“你放著兩個大美女不陪,跑去酒吧玩亂七八糟的?”

“這……”

林毅看了楊妙彤一眼:“我又不是曹操。”

“嘁,我也只是開玩笑,是安瀾漂亮還是酒吧里的妹子漂亮。”楊妙彤玩味的問道。

“這不廢話么,怎么跟安瀾學姐比啊。”

“安瀾學姐,嘖嘖……”

安瀾柳眉微微舒緩,饒有興致的說道:“你抬舉我了。”

別的不說,安瀾身上的氣質就不是一般女生能比的,那可是真在學生會磨煉出來,又在公司開了光的。

擼著串,聊著天,不多時鐘逸也過來了。

安瀾也站起身說道:“我今晚回去,跟家里人商量事情。”

林毅小聲問道:“拆遷款談下來了?”

“嗯。”

安瀾提醒道:“等拿到錢,全部投入進去。”

“好魄力。”

“跟魄力有什么關系,能賺錢為什么不多投點,何況你也沒阻攔啊。”

林毅繞有深意的問道:“我阻攔,你就不投了?”

“當然。”

安瀾對林毅是絕對信任的,她又不懂做生意,只懂得管理。

“學姐,謝謝。”

林毅給了她一個擁抱。

安瀾急忙推開他:“你做什么,突然這么惡心。”

“高處不勝寒,需要學姐取取暖,我回學校了。”

林毅訕訕一笑。

安瀾心想發什么神經,噠噠噠邁著長腿走了。

Ps:蘇可念這個人設還是挺討喜的,加強點印象吧。

還是萬字章節,求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9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