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  目錄 >> 第181章低落的心情,上年紀了。

第181章低落的心情,上年紀了。

作者:懶洋洋本懶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腹黑 | 輕松 | 重生 | 懶洋洋本懶 | 重生后 | 被倒追很正常吧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第181章低落的心情,上年紀了。

喜歡喝奶茶,這個理由真操蛋。

不過,還有后續。

林毅聽了聽他的理由,還算中肯,比較看中公司的發展性。

其實,蔣慶是抱著寧做鳳尾,不做雞頭的想法來的。

管理系人才濟濟,他在這一屆排名只能算中等,去大公司的話,公司比較挑,競爭壓力也大。

奶茶他也確實喜歡,所以就想試一試。

“我先給你打個預防針,咱們公司的管理層剛開始的薪水肯定沒有大企業開的高,而且比較累……”

學生挑公司,公司也挑學生的。

坦白說明比較好,后面比較好聚好散。

蔣慶點點頭:“沒關系,距離家比較近。”

“行,你去人事入職吧,去行政部門做做看。”

“好的。”

中午林毅就在公司工作了一會,過來辦理入職手續的很多,全都是人才市場剛招聘回來的,接下來還要在公司進行一周的培訓,然后投入到新的茶飲店里。

從設備到制作,到服務,已經徹底形成了一套精準的體系。

每個部門都像一個齒輪,缺一不可。

時間過的挺快,轉眼已經放學的時候。

林毅開著車來到南航。

林筱薇收到信息跑出來后,既驚訝又開心。

沒想到,林毅真來接她了。

在眾多羨慕驚詫的目光中,林筱薇矜持的打開車門坐在副駕駛上,攏了攏纖細的腿,白色的筒襪很顯眼。

這一刻,虛榮心爆棚。

“我本來想坐地鐵過去了。”

“閑著也是閑著。”

林筱薇嗯了一聲。

趙凱打開車門坐進來:“毅哥,你網咖什么時候開到南航這邊來啊,我每次跑去新街口那邊上網,好麻煩的。”

“不急,現在主要在爭奪市區的客源。”

趙凱問道:“那個,毅哥,之前說的網管還需要嗎?”

“田玉婷不在原來那干了?”

“她們公司裁員,她準備提前走了,她讓我幫忙問問。”

林毅提醒道:“正好月底好幾家網咖開業,你讓她辭了職過來吧,正好去人才廣場網咖實習,學習一下,不是很難的東西。”

“知道了,我給她發個信息。”

等回到新街口,林毅也來到店里。

蘇可念吃完飯匆匆忙忙就過來幫忙了,還有程巧、李懷舒、顧楊和李玉慧她們。

任明菲、張宇和許士林都沒有缺席。

一個是來泡妞的,另外兩個是來賺網費的,營救賽利亞可是要充錢的。

勇士,沒有錢怎么行。

那套深淵騎士套裝,損耗了他們為數不多的生活費。

“這樣,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程巧你跟張宇一隊。”

“毅哥,我反對!”張宇抬起手。

“反對無效。”

程巧也嫌棄的看了眼張宇,瘦不拉幾的跟個猴似的,不會覺得自己很帥吧?

“許士林你跟李懷舒一隊。”

李懷舒抱怨道:“我本來還想跟蘇可念一起的。”

林毅說道:“蘇可念跟我一起。”

好吧,你是老板你說了算。

人都走了,李玉慧看向任明菲,似乎明白了什么。

任明菲說道:“我幫你發。”

“不用,謝謝。”

李玉慧也拿著傳單走了,任明菲急忙跟了上去。

“吹風機怎么樣?”

蘇可念眼前一亮:“比之前的好用。”

走在路上林毅問道:“沒忘了明天要去上補習班吧?”

“嗯,我曉得。”

說是發傳單,其實林毅就是帶著蘇可念在逛街。

以德基廣場為中心,周圍客流量爆棚,發傳單的很多,競爭著大量的客流量。

雅客雅思占據天時地利人和,無論是門店較大,還是在周圍的知名度較高,或者服務等等,很多人都聽說過。

此時,扣扣新街口店。

錢向明對最近傳單,以及雅客雅思營銷模式帶來的效果感到滿意,各條街道上的店鋪銷量有了明顯的增長。

就這樣維持下去,很好。

就在這時,營業主管跑了回來。

“錢經理,雅客雅思那邊也出春季新品了!”

“這么快!?”

錢向明瞳孔一縮,頓時坐如針氈。

這絕對是最近以來最壞的消息,沒想到雅客雅思的反擊會這么快。

“宣傳單呢,我看看!”

“在這。”

錢向明接過宣傳單,目光透露出難以言喻的復雜。

看著雅客雅思宣傳單上的新品,錢向明手都不自覺的攥緊。

五款新品,這創意是搶來的吧!?

從圖案可愛的設計,很符合市場,茶飲的新穎程度,絕對受女性客戶的歡迎,還有溫柔如春風的宣傳語,無一不是經過精心設計的。

這才幾天,這特娘的驢趕工也沒這么快啊。

這是什么營銷,什么設計部門啊。

錢向明覺得他們絕對是輸在設計上,哪有這樣的?

還是說,雅客雅思早就在做春季新品了?

對,一定是這樣的。

這似乎才說的過去。

這拿頭去跟人家雅客雅思競爭客人啊?

敵人舍得花錢,舍得下血本,舍得給員工高新,還有這樣創意部門。

錢向明拿著傳單放下,眉宇間的銳利也漸漸散去,嘆了口氣。

輸了。

輸的很徹底。

錢向明心情復雜,拿出手機給大陸總代理打過去電話。

金陵這邊,競爭壓力太大了。

傳單一直發到了九點,林毅跟蘇可念也約會到九點。

“休息休息。”

李懷舒上了一天的課,發了一晚上的傳單都累了。

蘇可念打了個哈欠,也累了。

林毅替她捋了捋發絲:“回去洗洗睡吧,明天還要上課,晚上還有補習班。”

“嗯,拜拜。”

程巧黑著臉,只有她沒領導工資。

因為,她還差林毅的錢從工錢里面扣,四舍五入今天給林毅白干一晚上。

顧楊湊上來說道:“你把李玉慧跟任明菲安排一組做什么?”

林毅挑眉道:“那把你跟任明菲安排一組?”

“扯淡。”

顧楊挑眉道:“你不會覺得李玉慧跟任明菲還有機會吧?”

“他們的事情我不饞和,任明菲能繼續追回來是他的本事,李玉慧不答應我也沒權利干涉什么,給他們兩一點思考的空間和選擇的空間沒錯的,至于未來怎么選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人家的事情,你摻和這么起勁做什么?”

“我……”

顧楊欲言又止:“我覺得,李玉慧還有更好的選擇,任明菲絕對不是!”

“關我什么事?”

是啊,關他什么事?

顧楊覺得跟林毅說話能被氣死,于是也扭頭跑了。

忙活了一天,林筱薇坐在店里吃了點焦糖布丁,甜滋滋的。

“走了,送你回去。”

“好。”

上了車,林筱薇坐在副駕駛上說道:“那輛寶馬,是你給何店長買的吧?”

“年終獎,人家該得的。”

林筱薇翻了個白眼,你當我傻子呢,你就是饞人家身子。

林筱薇好奇道:“我要替你做什么,你才能給我買一輛車啊?”

林毅扭頭看了她一眼:“這就想要車了?”

“我也想開車,你還送了秦依依車,還給爸媽買了車……”

林筱薇烏溜溜的眼眸中滿是渴望:“白富美,怎么能沒有車呢?”

“你年齡還小,用不著。”

“厚此薄彼。”

林筱薇悶悶不樂:“對了,趙凱那胖子怎么不一起回去啊?”

林毅說道:“住他女朋友出租屋。”

“難怪……”

林筱薇沒再往下問,沒想到胖子還有這本事,找了個田玉婷那樣的女朋友,還蠻漂亮的,以前那個女朋友也還不錯。

“難不成,真有女生天生喜歡胖子的嗎?”

“這個問題有點問到我了,應該有吧,比如有些女生就覺得胖子挺可愛的。”

“哪里?”

林筱薇無法理解,不符合她的審美,林毅這樣的就不錯。

林毅也說不上來,他又不說胖子問他有什么用。

“我們宿舍最近又鬧騰了。”

“怎么了?”

“付雪兒啊,吵架、排擠,還有建群罵舍友,還拉著我一起罵,我就覺得挺無語的,你見過六個人的宿舍,十個群嗎?”

林筱薇已經不想吐槽了。

林毅說道:“誰讓你當初不多花點錢選個四人間,秦依依在宿舍就相處的挺好,蘇可念相處的就挺好的。”

“秦依依有錢啊,她們不敢欺負,蘇可念那性格誰都可以欺負,關鍵是你在,程巧、李懷舒她們也不敢欺負她,要是沒有你,你看看蘇可念會像現在這么安穩嗎?”

“程巧性格不錯的,李懷舒比較聰明……”

林筱薇嘆了口氣:“就我們宿舍的女生一個個都挺閑的,一宿舍整的跟宮斗劇似的。”

“你別摻和就行,也別無病呻吟了。”

“哦”

把林筱薇送回宿舍后,林毅開著車回到學校。

宿舍里,看書的看書打游戲的打游戲。

林毅不說話,任明菲反而說道:“你怎么不問我進展?”

“不感興趣。”

林毅坐下打開電腦開始碼字,趕稿。

張宇刷完疲勞值后,坐在旁邊看著他噼里啪啦敲鍵盤,臉上寫滿了佩服幾個字。

難怪這鍵盤,活不過幾個月。

凌晨等林毅碼完,張宇就開始工作了。

伸了個懶腰,甩了甩手指,林毅打開網頁開始做攻略。

任明菲問道:“準備出去玩?”

“是啊,去浙江玩玩。”

“跟誰。”

“你管得著嗎?”

任明菲碰壁后鉆進被窩睡覺了,喃喃自語道:“李玉慧終于肯跟我說話了,這是個好的開始,慢慢的等她原諒了我就好了。”

林毅嗤笑道:“渣男上岸了?”

“暫時沒遇到我喜歡的女生,而且我人設崩了以后,我覺得還可以搶救一下。”

“沒救了,論壇上關于你的事情可都是熱帖。”

“操!”

給秦依依回了個信息,順便把攻略發給她看了一下。

秦依依很開心:“什么時候過來呀?”

林毅:“明天晚上的飛機。”

秦依依:“好呢。”

聊了大概半小時,秦依依睡了。

翌日清晨,朝陽東升。

操場上,安瀾穿著一件紫色的背心,披著一件外套,發絲束成了高馬尾,跑起來甩來甩去的,很颯很靚麗。

林毅跟著跑了一會,安瀾才停下腳步喝了口水。

“昨晚的學代會,很精彩,可惜你沒在。”

“一個學代會能有多精彩?”

安瀾笑了笑說道:“因為你。”

“我?”

林毅有些好奇。

安瀾擰上蓋子,點點頭說道:“學代會大部分代表,全部把票投給了你,碾壓的方式,金佳豪當時的表情別提多難看了,不過最后會長的職位還是由他頂替了,你沒去代表主動放棄了。”

“這讓金會長挺沒面子啊。”

“是啊,你在學校的人氣和知名度實在是太高了,一呼百應,所以給你提到了副會長的職位,掛名,沒有實權。”

“學生會有個屁的實權。”

林毅笑了。

安瀾又道:“還是有點實權的,當然僅限學校,另外從今天開始,我不再是會長了。”

“哎,少了幾分刺激。”

安瀾翻了個白眼:“渣男!”

“學姐,好好考研啊,另外公司那邊還需要你,秋凝海那邊處理的差不多了,今天要不要跟我去看看?”

安瀾:“中午吃過飯吧。”

送走安瀾學姐,對方最近應該要抓緊學習了吧。

林毅看向坐在操場坐臺上等自己的蘇可念,還是一如既往的老樣子。

“小籠包,還有生煎。”

吃著早餐,蘇可念說道:“今天不能發傳單了。”

“好好上你的課就好了,傳單交給程巧和李懷舒她們。”

“嗯。”

吃完早餐,繼續上課。

林毅今天沒什么事干,最近不需要跑業務,等消息就可以了。

而且近幾天跑出來的店鋪太多了,等全部入駐進去也需要時間,裝修公司都來不及,等到全部營業后再繼續跑。

何紓婕也難得輕松了下來,其實最近不忙去度假挺好的。

這個想法一出,一發不可收拾。

屋子里不合適,有徐婉婷大燈泡,出去旅游就沒這么多事了。

林毅覺得,這方法可行。

課堂上,林毅拿出手機給何紓婕發了個信息。

林毅:想不想去度假?

何紓婕:現在?

林毅:最近應該不會太忙了,公司運轉也有規律了,過完年忙到現在了,也是時候休息一下了,要勞逸結合。

何紓婕:你這老板當的真貼心,還知道讓員工勞逸結合,要是全國的老板都跟你一樣這么有良心就好了。

林毅:那去不去?

何紓婕:還有誰?

林毅:當然時候我跟你兩個啊。

何紓婕:你還能夠再無恥點嗎?

林毅:蘇可念上課,徐婉婷要工作,只能我抽空陪你去了啊,去了那邊還能學一下那邊的產品,就當時出差吧。

何紓婕:還是算了吧,我覺得最近挺好的,不忙的話還真不習慣,等暑假吧,暑假不忙再去。

林毅:現在去椰國最好,人少機票也便宜。

何紓婕:哪?

林毅:椰國啊。

何紓婕:暑假吧,到時候人多一起去才好玩,而且安全。

林毅:我保護你啊。

何紓婕:最危險的就是你啊,暑假再去。

何紓婕真希望林毅,有點自知之明。

林毅嘴角一抽,這女人真夠犟的,都曖昧成這樣了出去旅游也沒什么了吧。

他可忍不到暑假,跟何紓婕的關系就差臨門一腳了。

發點力,何紓婕就徹底變成他的形狀了。

這種關鍵的時候不能掉鏈子,否則激情沒了熱情過去了,等到了冷淡期就完蛋,白忙活了。

該出手時,就出手!

何況,暑假又要陪秦依依,又要陪蘇可念,說不定還有個安瀾……

哪有空啊。

就算他最近一直在看時間管理,也有點難啊。

上午課程結束,林毅開著來到校門口,安瀾已經在門口等著了,打開車門坐上來后說道:“設備這些到廠里了是吧?”

“你還沒去過廠里吧?”

“沒有。”

安瀾搖了搖頭,最近一直在忙學生會換屆的事情,哪有空去廠里。

林毅踩著油門說道:“秋凝海,挺能干一女的。”

“這樣最好。”

“另外我可以讓馬總監幫幫忙。”

“誰?”

“供應鏈廠里的總監,馬正陽。”

安瀾第一次聽說這個人。

四十分鐘左右,等到姜寧工業區安瀾還是第一次來這附近,周圍全是廠房建筑。

“東盛,有什么寓意嗎?”

“東升。”

“挺好。”

安瀾點了點頭,雖然她不明白為什么不直接叫‘東升’?

廠門口,秋凝海跟徐婉婷已經等候多時了,還有一個中年男性。

徐婉婷注意到副駕駛上的安瀾后,眼神有些詫異。

果然,這小子比想象中還要渣。

“林總您好,我是唐向飛,也是設備的代理商……”

“你好。”

林毅介紹道:“這位是安總,也是項目投資的負責人……”

介紹了一下,走進車間。

徐婉婷跟林毅匯報了一下采購設備的開銷,還有后續大概需要的消費。

“安瀾,挺突然的。”

徐婉婷是見過安瀾幾次的,在店里。

林毅笑著說道:“安瀾學姐家里很有錢的,還是學生會會長,管理能力毋庸置疑,南大暫時找不出第三個來,大股東。”

徐婉婷點了點頭,明白了。

這樣的女人很強勢,會比何紓婕更恐怖,不知道林毅能不能駕馭得住啊。

然而徐婉婷并不知道,她還在思考的時候,林毅早就已經辦了。

現在通車,機油能布滿車身。

廠房很大,甚至比供應鏈的還要大,設備一臺又一臺……

大概轉了二十分鐘,秋凝海表現的非常專業。

金藝出來的裁縫,能不專業么。

何況秋凝海是專業第一,雖然是個冷門專業,但也是第一啊。

安瀾和秋凝海不是第一次見面了,對她的執行能力和辦事效率很滿意,嘴角不禁露出一絲弧度,這會是一個很好的助手。

這樣,她能輕松很多。

說實話,站在偌大的廠房里,安瀾還是有點恍惚,甚至有點心虛。

到現在為止她沒出一分錢,屬實是空手套白狼。

秋凝海介紹道:“林總,這幾個儲藏室可以安置材料,然后就是……”

半小時后,徐婉婷送走了代理商。

秋凝海則操控著縫紉機,流暢的工作起來還不忘介紹線頭,材料等等。

“這些專業的工具都可以再網上進貨,便利……”

安瀾看著眼中閃爍著光芒,親眼看著一件內衣組建出來后,她覺得有搞頭:“按照這樣的速度,一個車間一天能生產多少……”

“這個要看員工數量和效率,假如……”

聊了半天,安瀾才問道:“按照現在市場的價格,這樣能賺到錢嗎?”

顯然計算下來,一個廠就算一年好像也賺不到太多的錢。

林毅說道:“這個廠只是試試水,你覺得兩百萬就夠一個廠的?接下來還有更多的廠,更多的代理商,更多的渠道,慢慢來,所有你家里什么時候拆遷?”

話題風格驟變,安瀾翻了個白眼:“六月初就拆了,關于投資的事情,我跟我父母說了,答應了會拿出一筆錢給我試試……”

出了工廠,林毅將權利全部交給了安瀾跟秋凝海。

他沒忘記,他只是投資人還有給安瀾出主意,站在她身后的軍師。

“先招人指導吧。”

“招老縫紉工最好,這樣最好上手,新手的話會比較慢……”

安瀾說道:“這些你跟人事部去說。”

“好的。”

兩人都是爽快人,安瀾不喜歡廢話,秋凝海能辦事那就放開手腳去辦,反正有林毅端著。

就這樣回到市區,回到市區已經不早。

林毅回到學校上課,同時也繼續畫各種款式內衣的草稿。

這些草稿,已經不需要麻煩王安娜她男朋友。

最近招進來的金藝藝術生,兩個繪畫設計的,完全可以搞定。

接著,只需要秋凝海將內衣縫紉出成品來就行了。

一下午,就這么過去了。

晚上沒有必修課,張宇和許士林幾個準備去網咖通宵:“毅哥,你網咖對面剛開了一家洗腳店。”

“怎么了?”

“里面都是一些年輕小姑娘,按道理來說不應該穿工作服么,全是穿校服的,感覺不正經。”

林毅嘖嘖稱奇,小時候穿校服是為了學習,長大后穿校服是為了生活,都不容易。

這個年代,這種東西還是比較多的。

吃過飯,蘇可念就去補課了。

林毅則回到店里碼字,剛想去上個廁所,手機振動起來,看了一眼居然是錢向明打來的。

扣扣金陵區代理,不知道打電話來做什么。

“林總,我是錢向明啊。”

“你好,有什么事?”

錢向明說道:“是這樣的,我們品牌內陸負責人到金陵了,很喜歡你們的品牌,想要見一見你,談一談合作。”

“見我”

林毅挑了挑眉,內陸負責人應該是有點能量了,跟他談合作?

“什么時候?”

“晚上八點。”

“不好意思,八點以后沒空,我晚上八點的飛機……”

“這樣啊,那我們另安排時間。”

“好。”

掛斷電話后,林毅上了個廁所回來,合上電腦思考起來。

這個時候約見面,能合作什么?

客流量雅客雅思不可能完全吞掉,扣扣喝湯還是能喝飽的。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再次響起。

林毅看了眼來電顯示:“怎么了?”

電話另一頭,傳來蘇可念著急的聲音:“林毅,奶奶生病了……”

十幾分鐘后,林毅來到韓秀的店門口。

韓老師跟蘇可念站在路邊,看到車后揮了揮手。

路上,林毅皺眉問道:“究竟什么情況?”

蘇可念眼眶微紅:“是奶奶朋友打過來的電話,說身體不舒服……”

林毅心里一沉,老人家年齡大了總有一些事情是避不開的。

“接了林筱薇,我們這就回去。”

“嗯。”

不多時,新街口。

接到林毅的電話后,林筱薇急忙放下傳單過來了,上車后才問道:“怎么突然就要回去了,我東西還沒收拾好。”

“不彎南航了,蘇可念她奶奶生病了,現在在醫院呢。”

“啊?”

林筱薇聲音也低了一些:“人沒事吧?”

“年齡大了都這樣,應該沒什么危險。”

林毅直接開的高速,一個小時就到了古城人民醫院。

門口站著一對夫妻,女方手里還拿著手機,注意到車后看了過來。

“是蘇可念嗎?”

“嗯……”

蘇可念抿著嘴,點點頭。

殷小荷說道:“上了年紀,老人家身體虛弱了,跟我媽聊著天就發暈了,說身體不舒服就給送醫院來了,醫生說要住院觀察兩天,你們快上去吧。”

蘇可念進去后,林毅說道:“謝謝你們啊。”

“不客氣不客氣。”

目送林毅幾個進了醫院,殷小荷老公看著車位上的黑色大G說道:“乖,老太太女兒男朋友真有錢。”

找到病房后,老太太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輸液。

蘇可念眼淚決堤而出,擦了擦眼淚,吸了吸鼻子不敢去打擾老太太休息,就默默的坐在旁邊。

“睡著了,沒事。”

林毅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先在這里守著,我送筱薇回去。”

“嗯。”

離開醫院后,林筱薇嘆了口氣,沒心思說什么。

林毅原本還想帶林筱薇回原來的住處捉弄她一下,現在也沒什么心情了。

固城灣,翠林水城三期。

車直接停在院子里,別墅里還亮著燈,林筱薇看著兩層樓的別墅,看向林毅問道:“還住處了嗎?”

“是啊,本來打算給你個驚喜的。”

“好吧。”

林筱薇是挺驚訝的,如果是平時她會興奮的跳起來,但是剛從醫院出來,心里有點郁悶,不是那么開心。

兩人情緒都不怎么高漲,林毅按響門鈴聲。

“誰啊?”

“媽,是我。”林筱薇回道。

梁雅香打開門十分驚訝:“怎么突然就回來了,老林說你們這周不回來的啊。”

林毅說道:“梁姨,蘇可念奶奶身體不太舒服。”

“啊,現在呢?”梁雅香皺了皺眉。

“在醫院輸液呢。”

林國偉走過來說道:“小蘇她奶奶八十歲了,能活到這么大歲數,把孫女拉扯大真不容易,小蘇回來了嗎?”

“回來了,在醫院陪護呢。”

梁雅香看向林國偉:“老林,那我們明天去看一看?”

林國偉皺了皺眉,搖頭說道:“讓林毅自己去吧,我沒那個臉去見老人家,也給不了她什么交代,不合適。”

見過秦依依父母了,現在再去見蘇可念她奶奶,這算什么事?

梁雅香也覺得不合適,這事真難辦。

林筱薇暫時也沒有搬進別墅后的喜悅,挺替蘇可念難受的。

林毅問道:“剛搬進別墅,開心點。”

“現在開心不起來啊,但愿沒事吧,蘇可念就這一個奶奶了啊,其他親戚都不是什么好人。”

聞言,林毅點點頭。

林筱薇還是天真了,人上了年紀都會經歷這種事的。

林筱薇說著上樓去了,她喜歡二樓。

梁雅香早就將房間和家具安排好了,林筱薇看了眼自己的房間,很豪華很漂亮,還有之前自己的東西也都搬過來了,還有她的娃娃。

她趴在床上,拿出手機想給蘇可念發個信息。

但現在,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算了,反正林毅待會也是要過去的。

林毅則在樓下陪著林國偉談了談心事。

這時,秦依依打了個電話過來:“林毅,你上飛機了嗎?”

“上飛機還能跟你通話啊,今天出了點事,暫時去不了了,我爸身體不舒服回老家看看,明天再過去。”

“啊?”

秦依依關心道:“林叔叔沒事吧?”

“依依啊,叔叔沒事。”林國偉嘴角抽搐著,看向林毅‘我謝謝你’。

聊了幾句掛斷電話,秦依依才說道:“那好吧,等叔叔好了你再過來吧,我這邊沒關系的。”

“行。”

掛斷電話后,林毅說道:“本來打算今天過去的……”

“真有你的!”

林國偉可不是在夸他。

林毅也沒辦法,坐了一會說道:“我也去醫院了,不回來住。”

“嗯。”

林國偉沒阻止他,讓蘇可念一個人在醫院陪著也挺不好的。

身邊,總得有個依靠。

那小丫頭的情況林毅跟他說過,親戚沒有一個靠得住的。

雖然他反對林毅的做法,但是這小子在某些事上還是比較有點擔當的。

有點,但不多。

真有擔當,就不應該去招惹這么多好女孩。

以后,怎么給人家交代?

離開住處,林毅在粥鋪買了點粥,等到醫院老太太醒了,正跟蘇可念聊天呢。

看到林毅后,老人家點點頭。

有林毅在,她對蘇可念也放心了,以后丫頭不會受到欺負,日子也好。

老太太喝了點粥,第二天醒來就好了許多。

醫生說沒什么大問題,老年人很正常。

可能是因為以前勞累過度,突然不干活渾身難受,身體短期不適應導致,也有可能是精神焦慮所引發的情況。

總之,沒什么大病。

老太太也不想住院,當天辦理了出院手續,要求回村里住。

林毅還以為老太太住不習慣,誰知道是村里要拆遷了。

Ps:還是八千字大章,睡了。

。零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5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