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  目錄 >> 第174章林毅狗,它是認主人的

第174章林毅狗,它是認主人的

作者:懶洋洋本懶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腹黑 | 輕松 | 重生 | 懶洋洋本懶 | 重生后 | 被倒追很正常吧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第174章林毅狗,它是認主人的

秦依依的出現,是那么的突然。

這讓何紓婕、林筱薇她們都意識到自己已經上了林毅的賊船,無法再站在道德點上抨擊他。

甚至,會因此感到擔心害怕。

特別是林筱薇,注意到蘇可念還三步一回頭,嚇的臉色煞白,撒腿就跑。

內心深處,很多念想驅使著她,拉著蘇可念離開。

不想讓蘇可念傷心,另外她本能的也不想看到這樣的局面發生。

其次,林毅倒是船翻了還會不會給她間諜費?

是生活費!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林筱薇不想林毅變得跟他們宿舍那個任明菲一樣,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等拉開了距離,林筱薇才發現自己心臟跳的好快。

這次林毅得好好感謝她,要不是她反應快,林毅真的就完蛋了。

“筱薇……”

“嗯?”

林筱薇回頭看向蘇可念。

蘇可念眼眸露出一絲狐疑:“你怎么了?”

“我……我開心的啊,快走快走,林毅真舍得居然給你買這么貴的衣服……”

看著她羨慕的模樣,蘇可念淺淺一笑:“我還有兩件,可以給你一件。”

林筱薇瞅了眼她的弧度,嘴角一抽:“你的衣服,我穿不了。”

不是不想要,是真穿不了。

好在,話題是岔開了。

蘇可念這么憨,估計也察覺不了什么。

話說她為了林毅這么擔心受怕,賺的可真是辛苦錢啊。

“剛才那個女生,好漂亮。”

蘇可念突然來這么一句,讓林筱薇又是咯噔一下,訕訕一笑:“你不比她差的,自信點。”

徐婉婷吃著小甜品,吃著瓜。

林毅要是下去了,豐年過節的,錢管夠,不用擔心在下面不夠花。

何紓婕也嚇了一跳,等蘇可念跟林筱薇走后,莫名的松了口氣。

她給自己找了個理由,不是在擔心林毅。

是擔心蘇可念被欺負,也是擔心她因為某些突變狀況失去現在的一切,改變現狀。

何紓婕努力這樣說服自己,卻發現有點自欺欺人。

如果是以前的話,她一定會嚴厲譴責林毅,甚至會吐口唾沫轉身就走。

是什么時候,她變了。

是什么原因,她變了。

“秦小姐,早。”

卞文耀笑的很牽強。

他是第一批跟著林毅干活的人,秦依依去過店里很多次,所以知道這位也是林總的女朋友,而且是第一任。

“嗯,早呀。”

秦依依聲音清脆悅耳。

她對卞文耀有些印象,禮貌的應了一聲,隨后又看向何紓婕:“何店長,你要走了嗎?”

“是啊,還有很多工作要去完成。”

“周六不是休息嗎?”

“習慣了,給自己加個班,最近公司的事情太多了,你們聊吧,徐婉婷,走了。”

何紓婕清了清嗓子,在這里坐如針氈,跟作賊似的。

據說,在蘇可念跟林毅談戀愛之前,秦依依早就跟林毅在一起了。

這讓她無話可說,感覺有點心虛。

“哦哦,秦小姐,我剛買的小甜品,你們來的正好,我先去工作了。”

徐婉婷也跟著跑了,走遠了才壓低聲音調侃道:“林毅那小渣男,嚇死了吧,哈哈!”

“估計嚇得夠嗆。”

何紓婕都被嚇到了。

不過林毅自己做的孽,自己承擔后果吧。

事實上,整個店里內心最平靜的其實就是林毅了。

他內心對秦依依的愧疚,終于少了一些,彷佛那層面紗被揭開后,沒那么心虛了,又坦率坦然了一點。

他從來不把秦依依當傻子,雖然她是戀愛腦沒錯。

加上何紓婕她們的舉動,林筱薇的舉措,秦依依這么敏感的女生,多少會有點察覺。

不過,她的舉動總是出乎意料。

秦依依打量了眼店里,笑著坐在他對面:“我還是第一次來這家店呢,我剛才去了南大后街問了一下,說你可能在這邊。”

“過來怎么不提前說一聲,我去車站接你啊。”

林毅笑問道。

秦依依嬌聲道:“我想給你個驚喜嘛,怎么樣,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挺驚喜啊,我剛才還在跟小女生談情說愛呢,你突然就冒出來,差點被你送走。”

林毅被整挺無語的。

秦依依眼眸露出一絲狡黠,小手撐著下巴盯著他說道:“那我下次還這么干!”

林毅將小甜品推過去:“下次來之前記得跟我說,嘗嘗。”

“榮雪玲,你們吃嗎?”

“可以嗎?”

“吃唄。”

榮雪玲幾個相繼坐下,好奇道:“我聽秦依依說,你在金陵有五十多家這樣的店了?”

“馬上就七十多家了,現在有十幾家門店正在裝修。”

秦依依得意洋洋的說道:“厲害吧,他現在還做網咖生意呢,據說……”

秦依依嘰嘰喳喳,全都是他的好。

榮雪玲和李穎珊翻著白眼,夏冰吃著甜品意外的好吃。

她瞅了眼秦依依,對方真的喜歡林毅喜歡到了骨子里了啊。

林毅喝了口水,問道:“就為了過來嚇我一跳?”

“不是啦,想去看雞鳴寺的櫻花,你上次跟別人去了又沒帶我,順便去牛首山轉一轉,還有中山陵爬一爬,她們都沒去過呢。”

秦依依提醒道:“三月中旬,雞鳴寺那的櫻花非常適合拍照的。”

李穎珊臭美道:“是啊,一早上就起來化妝的,穿的還是新衣服,待會把我拍好看點。”

“魔都那邊玩膩了,除了逛街就是逛了,來金陵也算是一趟小型旅游了啊。”

榮雪玲還挺期待的。

夏冰是隨波逐流,手里提著手提袋,隨時隨地都能夠看書。

這方面,倒是跟蘇可念很像。

秦依依眼眸一眨不眨的望著林毅:“你要跟我一起去嗎?”

“去啊。”

林毅合上電腦伸了個懶腰:“正好最近也挺累的,既然都來了,這兩天我招待你們,明天晚上再走了吧?”

“我不買機票,她們走不了,是我在請客啦。”

秦依依笑嘻嘻的補充道:“你盡管使喚她們。”

榮雪玲譏笑道:“是,我的大小姐,晚上我們就給林少爺暖被窩!”

“卞文耀,店里交給你了。”

“好的林總。”

李穎珊詫異道:“他叫你林總啊,林總……”

秦依依坐上副駕駛,問道:“新車還沒到嗎?”

“要半個月,還要等幾天。”

“難怪我爸那邊也沒消息。”

秦依依系上安全帶,問道:“林毅,剛才那個長頭發的女生是誰啊?”

榮雪玲問道:“剛跑出去的那兩個嗎?我感覺都好漂亮,那個個子比較矮,扎個雙馬尾的可愛程度跟夏冰有的一拼,另外一個,確實漂亮……”

雖然只是擦肩而過,但榮雪玲一眼就記住了。

那臉蛋,不比秦依依差啊。

榮雪玲看了眼秦依依,心里不免想一些有的沒的。

“你說林筱薇啊,林筱薇確實長得挺可愛的,那是林毅他妹啊。”

“他妹?”

李穎珊驚訝道:“林毅,你們家的基因真強大啊。”

秦依依笑了笑,沒做什么解釋,而是看向林毅:“我問的另外一個呀。”

林毅握著方向盤,踩了踩油門說道:“同學啊。”

“秦依依,別信他的鬼話,他這么有錢,肯定是背著你跟其他女生亂搞!”

“沒錯,他的店長也是大美人啊。”

榮雪玲跟李穎珊扇起了風點起了火。

林毅看向秦依依:“晚上,她們鋪床暖床吧,否則不給飯吃。”

秦依依輕輕頷首:“好主意!”

夏冰唯唯諾諾的說道:“我什么都沒說。”

安靜了一會,秦依依說道:“你們班上漂亮的女生真多,而且事還多……”

光林毅說的八卦,秦依依就聽了不下三個了。

又是打架,

又是打孩子的。

林毅看著路上的車,內心卻思索起來。

秦依依現在這情況,讓他有點猜不準對方內心的想法和看法。

“漂亮的女生多了去了,先去哪里玩,雞鳴寺玩的快的話半天就結束了。”

“先去雞鳴寺吧。”

同樣的景區玩兩次,同樣的電影看幾次,林毅已經習慣了。

魚和熊掌都想要,就得肩負一些東西。

還是那條櫻花大道,周六的人很多,爆滿,堵得水泄不通。

國內的景區就是這樣,特別是爆款景點節假日出來玩,到哪里都是人。

林毅沒去看手機上的信息,群里的消息,好好放松。

剛開始的緊張氛圍,也隨著秦依依的笑容煙消云散了。

等到了寺內,秦依依卻說道:“林毅,我想吃草莓糖葫蘆,路上之前那個。”

林毅點點頭:“行,你等著,我出去買,你們吃不吃?”

“額,我們不吃。”

等林毅走后,榮雪玲調侃道:“秦依依,怎么作起來了,小心把男朋友給作沒了。”

“是啊,剛才在路上不說,現在想吃了?”

李穎珊說道:“不過,我也想要同款男朋友。”

夏冰羨慕道:“依依,林毅對你真好。”

“這算什么呀。”

秦依依翻了個白眼:“他都玩過了,估計也不感興趣。”

路上,林毅打了個哈欠。

等回到寺內,將糖葫蘆遞給秦依依后,林毅問道:“好玩嗎?”

“你們上次來不是祈福了么,我們也要去祈福的。”

“跟我走。”

秦依依吃著自己的,又看向林毅手里的:“給我吃一口。”

林毅笑著遞過去。

秦依依櫻桃小嘴輕啟,擼了一顆下來,笑盈盈的感慨道:“真香,真甜。”

榮雪玲和李穎珊幾個看的都饞了,早知道她們剛才也讓林毅幫忙帶一根了。

說起來,她們也挺久沒吃糖葫蘆了。

半山腰,買了許愿卡。

榮雪玲幾個對這個不感興趣,就在旁邊等著了。

夏冰小聲問道:“今天秦依依是不是有點不對勁?”

“你也發現了?”

李穎珊點點頭,羨慕道:“是有點,塞我一嘴的狗糧。”

榮雪玲卻皺了皺眉:“不是,我們關注點不一樣啊,今天秦依依有點作啊,平時她可不是這樣的。”

“沒太注意。”

“算了不聊了,她過來了……”

“秦依依,許了什么愿?”

秦依依笑著說道:“跟你們說了就不靈驗了,走啦。”

林毅跟在旁邊,好奇道:“聽說,上次跟我打籃球那個叫吳峻的在追你?”

榮雪玲道:“是啊。”

秦依依背刺道:“她賤得很,當初對人家喜歡的不行,結果人家反過來追她了,她反而愛搭不理了。”

林毅有些愕然,這不純純劍冢么。

“什么意思?”

榮雪玲挑眉道:“就是沒當時那種激情了……”

其實,說到底要怪林毅。

秦依依說道:“她說是你的問題,上次看你灌籃過后,吳峻那英俊的印象直接散了。”

“扯澹,跟我有什么關系,你自己三分鐘熱度。”

林毅已經無力吐槽,這管他屁事啊。

搞的好像因為他,吳峻錯失女朋友似的。

有他,可真是吳峻的福氣啊。

“秦依依,能不能別什么都跟林毅說,我們也是有隱私的好吧……”

對于秦依依什么都跟林毅說,榮雪玲有些不滿。

秦依依吐了吐小舌頭:“抱歉,我下次注意。”

李穎珊表情凝重,她剃毛的事情,秦依依應該不會跟對方說吧?

應該,不至于吧。

“確實,秦依依,你也不能什么事都跟林毅說吧?”

林毅卻說道:“你們也可以什么都跟我說,大家都這么熟了,不用在意。”

秦依依瞅了眼林毅,哼哼唧唧道:“我反正無所謂,身正不怕影子斜!”

榮雪玲譏笑道:“她好幾次夢里喊你的名字,估計是做夢了。”

至于什么夢,榮雪玲不屑說。

秦依依閉上眼眸,不疼不癢。

這種事情,已經不算什么了。

幾個女生在車內爭鋒相對,夏冰唯唯諾諾,縮在角落里不敢參與進去。

不過,她肚子有點餓了。

“依依,我們中午吃什么啊?”

秦依依說道:“林毅說他安排,你問他嘛。”

夏冰抿了抿嘴,你才是她女朋友啊。

今天的秦依依確實有點不對勁,特別是有些話很針對,不往心里去根本聽不出來。

乍一看,很正常。

仔細聽就好像帶著火藥味似的,但是又很隱晦。

林毅是不是哪里惹到她,讓她不高興了啊?

夏冰雖然隱隱看出來了,但是人家情侶之間的事情,她也什么都不敢問,不敢說。

林毅問道:“火鍋吃嗎?”

秦依依扭頭說道:“不遲呢,最近上火火氣大,不想吃火鍋。”

“那吃點清澹的?”

“清澹的也不想吃,沒胃口吃。”

榮雪玲幾個聽了都皺眉。

不過大小姐想吃什么,她們做丫鬟的跟著蹭一點就好了,沒有話語權。

大小姐,還是刁蠻任性吶。

林毅想了想說道:“那帶你去個好地方,曲水瀾庭聽說過沒?”

秦依依眼眸中充滿了狐疑,搖了搖頭。

“我猜你也沒聽說過,金陵最好的自助餐,洗浴中心,既然想不出吃什么,那去吃自助餐肯定是最好的選擇,什么都有,而且比較高端。”

秦依依吐槽道:“我怎么會知道這樣的地方,只有你才會經常去吧?”

“我也沒去過,上次本來想請人過去吃飯的,沒去成,正好這次過去體驗一下。”

“哦,好吧。”

約莫半小時的車程,開著車來到了曲水瀾庭。

停車后來到正門,門口的設計就很大氣,很有品味,進入大堂,大堂經理:“先生幾位?”

“五位。”

“里面請。”

走進洗浴中心,榮雪玲幾個感慨連連。

就這里的裝修,進來后就感覺不出來是個澡堂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高檔酒店呢。

前臺,林毅買了五張入場券。

不包含其他的項目,四百九十八一位。

“我去,五百一位?”

夏冰幾個人都傻了,這什么自助餐啊。

榮雪玲說道:“金陵消費這么高嗎?”

林毅解釋道:“在一線二線城市都有分店的,比較高端的洗浴中心,一般人確實不會來。”

時間規定是十二個小時,包含洗澡,自助餐,其他項目需要自費。

秦依依說道:“那我么先去洗澡嗎?”

林毅拉著她的手說道:“來這里洗澡只是次要的,走,換了衣服直接去自助餐廳,帶你找找吃回本的感覺。”

“自助餐也能吃回本嗎?”秦依依有些詫異。

眾人來到餐廳,餐廳很大,非常大,光水果飲料區兩個區域都有一半自助餐廳的三分之一了。

“我去,還有哈根達斯啊,這個能免費吃嗎?”

“能吃嗎?”

秦依依沒好氣道:“你們也不怕生病。”

林毅拿著盤子說道:“進口的哈密瓜,葡萄,飲料,搞個椰子……”

這一天,榮雪玲幾個又大開眼界了。

桌上滿滿的螃蟹,現在都不是吃梭子蟹的季節,還有松葉蟹,據說很貴的,各種海鮮,還有鮑魚燉鵝肉等等……

幾個女生也不顧形象了,平時肯定要在乎形象的,在這里嘛形象算個什么東西。

趁著有機會,多吃點松葉蟹。

這東西,外面賣的可貴了。

林毅給秦依依剝著蟹肉:“應該是凍蟹,但不是死的,活凍的,味道還不錯,嘗嘗……”

秦依依張開嘴,等他喂。

榮雪玲幾個已經顧不上陰陽怪氣,心思都在食物跟水果上,還不忘拍馬屁。

“林總不愧是林總,這生活質量沒誰了。”

“林總,大氣。”

“林毅,依依,我不客氣了。”夏冰還算比較客氣。

火鍋,海鮮、水果、私房菜……

整整一個多小時,實在是炫不動了。

榮雪玲摸了摸肚子,松葉蟹和梭子蟹吃的有點想吐了:“這樣,我們算不算回本了?”

“如果光吃的話,按照外面的物價算肯定是回本了。”

一只松葉蟹多少錢?

還有精品三文魚刺身等等。

但是說到是自助餐,還真有點懸。

“他們家午餐沒有晚餐豐盛,晚上有帝王蟹,金槍魚刺身這些……”

秦依依算了算:“十二個小時,那我們晚上再出去吧,晚上還能再吃一個晚餐,想吃了隨時可以過來,先去泡澡?”

“走,快走!”

“不能浪費每一分每一秒。”

秦依依揮了揮手:“待會見。”

分開后,林毅嘆了口氣。

雖然心里有所準備,就沖秦依依今天這個反應,肯定是有點生氣的了。

哪怕他之前做了再多的鋪墊,再多的準備和假設。

但是,唯獨無法預料的就是女生的心情問題。

好在秦依依比較懂事,比較開朗,比較陽光。

林毅興味索然的走進澡堂子:“師傅,幫忙搓個澡。”

“貴賓,您好。”

“搓澡什么價格?”

“搓澡的話是一百九十九,附加洗頭,敲背,這些都是免費包括的。”

林毅調侃道:“你這搓澡,都快趕上門票了。”

往位置上一趟,林毅閉上眼睛,現在心情不是那么的愜意:“師傅,你這一天搓多少個?”

“周六周日的話一天能搓三四個,一般情況下搓一兩個算不錯了。”

“那你這光搓澡一個月都能賺差不多一萬塊錢了啊?”

“勉強。”

搓完澡在獨立的泳池里面躺下,看著窗外的假山流水,心里稍微愜意了那么一丁點,玩著手機,想一想晚上該吃什么。

還得想想,晚上怎么哄秦依依。

這次跟前幾次不一樣,大不一樣。

搓完澡,聊著天打著牌,玩著游戲。

這一下午就這么過去了,秦依依抱怨道:“本來還想著說去牛首山的,看來只能明天去了。”

“秦依依,別管什么牛首山了,我寧愿在這里面待兩天。”

“確實。”

“你們看這邊還有星巴克飲料,巴黎水,還有依云,我再弄一杯哈根達斯。”

晚上,桌上已經沒有松葉蟹了。

換成了帝王蟹腿,金槍魚壽司,刺身等等,專挑貴的拿。

就這樣,五個人一直待到了晚上七點左右,這才戀戀不舍的離開。

“先生,這邊總共消費四千三百六……”

出了洗澡堂子,秦依依問道:“花了多少錢啊?”

“四千多。”

“我們消費了這么多嗎?”

“按摩這些都是收費的,行了,還要去哪里逛一逛嗎?”

秦依依輕輕頷首:“逛會街再去酒店吧。”

“今天不去酒店了,我給你們安排住處。”

“不去酒店嗎?”

明明已經玩了一天了,還爬了山,秦依依幾個晚上逛街還是有精力。

八點半的新街口,燈火通明。

榮雪玲這才想起來她們還要睡覺呢:“秦依依,今晚我們住哪?”

“林毅說,他安排。”

林毅也沒再去店里,而是帶著秦依依幾個來到空中花園。

刷卡,坐上電梯。

秦依依好奇道:“這是公寓?”

“不是公寓,住宅,前段時間剛買的。”

說著,林毅按下三十六樓的電梯。

看來,三十六樓不能租。

只有下面三層能租出去,推開3601的房間,指紋鎖。

打開燈,映入眼簾的則是豪華的客廳。

秦依依驚訝道:“大平層嗎?”

“是啊,兩百個平方,感覺怎么樣?”

秦依依走到落地窗前看著新街口的風景,輕輕點頭:“是不錯呢。”

榮雪玲問道:“林毅,我們能拍照嗎?”

“隨便拍。”

“謝謝。”

榮雪玲幾個參觀起了房間,裝潢不比酒店差了。

林毅則拉著秦依依坐下:“喜歡大平層還是喜歡別墅?”

“都挺喜歡的,住著舒服就行。”

林毅將卡遞給她:“給你的。”

“給我?”

秦依依拿著房卡,迷茫的看著他

林毅卻說道:“以后,如果在金陵發展的話咱們就住在這里了,喜歡別墅的話,我們以后買別墅,怎么樣?”

聞言,秦依依忍俊不禁。

精致無暇的鵝蛋臉上露出罕見的明媚笑容,最起碼今天林毅還沒見她這么笑過。

“你都把住處安排好啦?”

林毅點點頭:“總得給我們的未來規劃規劃啊,兩百平就算生了五六七八個,應該也能住下了吧。”

“你當我是豬啊!”

秦依依瞪大了眼睛,似嗔似嬌的揍了他一下,隨后將卡塞給他。

“你先留著吧,我短時間內怎么可能過來,不過你也不能帶其他女人過來!”

“怎么可能。”

林毅無辜的說道:“我怎么可能帶其他女人來這里,你在想什么呢?”

有些話,秦依依不想點破,林毅心里明白就好。

“秦依依,你快過來,這張床好大啊,今晚我們能睡這個屋嗎?”

“我來了!”

秦依依又變成了活潑的精靈。

幾個女生嘻嘻哈哈的,一時間就算兩百平的居室里面也熱鬧了起來,不再那么冷清。

林毅笑而不語。

話是這么說,未來秦依依肯定不會住在這里。

蘇可念住這,他沒事找事才把秦依依也安排過來,肯定另尋住處啊。

不多時,夏冰坐在落地窗前看著書。

住在這里,真的很符合萬家燈火有我一盞的意境了。

林毅將電視的聲音調小了一些,看了她一眼。

那個位置,蘇可念也喜歡待在那。

一直瘋到了九點半左右,新街口也迎來了低谷期。

屋里也沒什么吃,林毅問道:“你吃不吃夜宵了,吃夜宵我下去買。”

“不吃了,吃不下。”

秦依依翻了個白眼,真把我當豬啊。

在自助餐廳吃了那么多,怎么可能吃得下啊。

“我們洗澡睡覺吧。”

林毅點點頭站起身。

秦依依則說道:“我不是說你,我今晚要跟榮雪玲她們睡,不跟你一起,你一個人睡吧。”

“也行。”

林毅又坐了下去。

秦依依:“哼”

沙發上,林毅翹著二郎腿。

手機里很多信息,何紓婕、林筱薇……

林筱薇:“林毅,你還活著吧?”

何紓婕:“你那邊情況怎么樣?”

還有公司的群消息,林毅給林筱薇回了個信息,又給何紓婕回了一個。

林毅:周六周日休息一下。

林筱薇:哦哦,沒事就好。

何紓婕:我會照看著點的。

洗完澡,榮雪玲調侃道:“林總,你應該不喜歡玩一些什么夜襲的游戲吧?”

林毅看了她一眼。

榮雪玲訕訕一笑:“那我鎖門了,我們睡覺有鎖門的習慣。”

半夜,林毅跑了一趟店里,拿著筆記本回到住處。

秦依依幾個應該是睡了,他無心睡眠,碼了會字,然后又打了會游戲。

哆哆哆……

突兀,敲門聲響起。

林毅爬起來打開門。

門口,秦依依抱著枕頭站在那。

林毅沒有多想,今天這狀況他也沒什么太多的興致:“這么晚還不睡啊,怎么了?”

“看你一個人可憐啦,讓我進去。”

秦依依走進屋子里,應該是側臥:“榮雪玲她們睡著了,我有點失眠了,想找人聊天啦。”

“我也正好睡不著。”

林毅掀開被子,拍了拍床。

秦依依鉆了進去,蓋上被子,警惕道:“不準碰我。”

“好,自己進來。”

林毅敞開懷抱。

秦依依往里面拱了拱:“這個房子挺大的呢,你多少錢買的?”

“兩百多萬。”

“好像不算太貴啊。”

秦依依有些詫異,這里可是新街口啊。

林毅點點頭:“最近這兩年的房價都不貴,但是能買得起的真的也不多,還有一些是不敢買,在觀望的,我買了自己住,就不管它掉不掉價了。”

“嗯。”

秦依依昂起下巴,眼眸怔怔的望著他。

林毅低頭親了她一下:“怎么了?”

“林毅,你身邊的女生多嗎?”

“多啊。”

不置可否,說不多誰信啊。

“哦。”

秦依依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其實她問題挺多的。

但是剛準備問一問,秦依依又硬生生咽了下去,有些問題問出來林毅也會很難堪,很困擾吧?

“我媽今天給我發信息……”

“什么信息?”

“笨笨跑出去了。”

“博美啊,跑出去正常。”

秦依依眼眸中滿是狡黠:“可是,它跑出去吃屎了哎!”

“狗改不了吃屎,也正常。”

“哼,真是一條狗東西,家里明明有的吃,偏偏要去外面吃,就是討打!”

秦依依有些生氣。

林毅拍了拍她的背:“犯不著因為一條狗生氣。”

“也是,就是想罵幾句解解氣,太讓人生氣了,我對它多好呀,竟然老想著往外跑,你說可不可惡!”

林毅凝重的點了點頭:“過年,吃狗肉火鍋怎么樣?”

秦依依嘆了口氣:“那倒是不至于啦,畢竟它還是認我的呢,知道我才是對它最好的。”

“嗯……狗,認主人的。”

林毅嘴角一抽,有被內涵到。

秦依依覺得林毅說的很有道理,嫌棄道:“也是,希望它以后少吃點……否則,肯定不會讓它親我,舔我了。”

林毅跟著點頭。

吃的時候,不讓你看見就好了。

到底吃沒吃,你又不知道。

“時間不早了,睡覺吧,明天還要去牛首山呢。”

“嗯,不準碰我。”

“抱著。”

“不行。”

林毅干脆不抱著她。

不多時,秦依依就跟八爪魚似的轉了過來,彷佛要把他捆起來似的。

Ps:這次只是小小的摩擦一下,一次次接觸,然后慢慢解決這件事情。

如果有更多的意見,想法,留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39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