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  目錄 >> 第167章生氣的小仙女,小仙女不會餓

第167章生氣的小仙女,小仙女不會餓

作者:懶洋洋本懶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腹黑 | 輕松 | 重生 | 懶洋洋本懶 | 重生后 | 被倒追很正常吧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第167章生氣的小仙女,小仙女不會餓

大學生的戀愛,好像就是這樣的。

林毅覺得,任明菲身上發生的事情也是大學寫實的一部分,特別是他這層富二代身份。

只談戀愛,睡覺,但不負責。

當然也有走入婚姻殿堂的。

晚上在放映室有個晚會,今天是商學院一年級三好學生評選頒獎的日子。

林毅跟安瀾學姐要了一段歷屆頒獎典禮上的致辭,上臺后一番發言引得臺下掌聲如雷,并且拿到了一份榮譽證書。

林毅自己都是懵逼的。

他,三好學生?

說實話,有點離譜。

抽煙打游戲,揍人上網談戀愛,不良習慣也有,偏偏就是不愛學習。

林毅挺無語的,應該是青少年創業的關系吧。

這方面的話,整個學校確實都無人能及。

因此他這榮譽雖然拿的挺無語,卻也挺坦然的。

第二天,他就被安瀾學姐拉進了學生會。

等來到學生會的時候,正好在開會。

安瀾招呼了一聲:“林毅學弟,你進來一下,坐……”

林毅跟學生會的打了聲招呼,不知道安瀾搞什么鬼,找了個地方坐下。

學生會的工作很無聊,整理文件,資料整理,還有明明才三月為什么已經談到了五月春運會的事情。

從這件事就能看出,安瀾在處理事情上很激進,喜歡未雨綢繆。

既然有事情,自然是拉。

副會長金佳豪說道:“我記得去年春節晚會活動就是林毅學弟的吧,今年春運會……”

金佳豪說完,眾人看向林毅。

林毅看了他一眼,這位副會長倒是挺會來事的,我的錢不是錢是吧?

他可以,但不會這樣給。

錢,應該用在刀刃上,而不是誰一句話就能從他手里拿走。

“哼哼!”

安瀾清了清嗓子:“讓外聯部繼續拉,多給他們一些歷練的機會,能給他們打不錯的社交基礎,事情就這樣,行了,散會。”

金佳豪嘴角一抽,點點頭默認了。

只要安瀾在一天,他就只能一直被壓著。

大眼瞪小眼,林毅問道:“學姐,我只是掛名。”

“學生會會長的職位,感不感興趣?”

“不感興趣。”

林毅算是明白這個女人什么意思了,一步一步,處心積慮把他騙過來,把位置給他內定安排了?

“應該由剛才的金學長頂上去吧?”

“他不太行,處理問題的方式有問題。”

安瀾捋了捋發絲,直接否定了。

林毅也跟著點點頭。

“學生會會長這個身份,出現在你的履歷上,能讓你的履歷更好看,更符合你的身份不是嗎?”

“除此之外呢?”

“履歷好看還不夠嗎?”

其他的安瀾真想不到什么能幫到林毅的了,畢竟對方現在創業成功了,社會地位已經不能按照學生來看待了。

安瀾說道:“不會浪費你太多時間,就是管理人員,活動的時候需要你,而且管理你不是很在行嗎?你只是嫌麻煩吧……”

林毅能把自己的公司管理的那么緊致有序,一個學生會不是什么問題。

何況,學生會會長的職位的確能給他的履歷上加一筆。

“確實麻煩。”

安瀾語氣幽幽的說道:“我還要考研,還有半個學期了,你就當是幫我一個忙了,怎么樣?”

“我考慮一下吧。”

“嗯好。”

安瀾點點頭。

離開學生會后,林毅手機振動了起來。

手機的通訊錄上的名字很多,偶爾就會響起來,他已經習慣了。

看了眼來電顯示,宋琳。

林毅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于是接通了電話。

“林先生,我是宋琳啊,您還記得我嗎?”宋琳有段時間沒跟林毅聯系了,現在心里也打鼓呢。

中間隔著一個春節,起碼有三個月了。

“記得啊,關于魔都車展的事情對吧?”

宋琳語氣都活躍了起來,也甜了起來:“是的,車展時間是十二號,我已經給秦小姐發過去邀請函了,這邊打電話詢問一下您,您到時候有沒有空參加啊?”

“有空啊,我明天早上的飛機,那我們后天見。”

“好的!”

宋琳欣喜的說道:“那后天我再聯系您,現在就不打擾您了,再見。”

掛斷電話后,林毅對宋琳印象挺深刻的。

對方跟柴思語一個德行,都是比較內卷,且比較擅長舔上司和客戶的類型。

離開學生會后,林毅來到圖書館。

下午上完專業課后,周五基本沒課了。

南大的圖書館,林毅來過幾次,但一次都沒進去過,都是過來接蘇可念的。

進了圖書館,就看到蘇可念坐在角落里。

林毅覺得她坐角落里這個習慣不一定完全是社恐,也有可能是她真的喜歡那樣的位置。

天性如此,不喜歡被其他人關注。

但是臉蛋和身材,時代注定了她在哪里都是一顆明珠。

就比如距離她很近的位置上,坐著一個青年,手里拿著一模一樣的書。

林毅瞅了一眼,這套路他以前用過。

有的人來圖書館是真來看書的,有的人卻不是。

看同樣的一本書來找話題切入,然后跟女孩子聊關于書的問題,一來二去,約下次一起看書。

多看幾次,然后去酒店一起看書。

流程大致就是這樣,其余只能交給硬件跟錢包了。

這樣的兩個人,注定不可能是一個世界的。

而且用這種手段的基本是老油條學長,不渣個三五個妹子都說不過去。

注意到林毅后,蘇可念心思一下子就轉移到了他身上:“忙完了嗎?”

“是啊,看什么書呢?”

“少有人走的路。”

“這本啊。”

林毅聽說過,跟‘刻意練習’一樣,看完能夠對自己有些提升的。

他現在不喜歡看這些,真要看也是看《人類簡史》那種晦澀難懂的書籍,適合十年后看。

一個階段一個喜好,人都是這樣。

“小王子,麥田里的守望者,小狗錢錢,都挺不錯的。”

“我下本想看‘活著’,程巧說很好看。”

“那本書看了太壓抑了,程巧故意惡心你呢,換個吧。”

“喔。”

林毅給她捋了捋劉海:“好不容易長出來,下次別去后街那家店剪頭發了,找個好一點的。”

“嗯,知道了。”

蘇可念輕輕點頭:“晚上要一起吃飯嗎?”

“吃火鍋去?”

“好。”

林毅掃了一眼剛才的位置,那個青年合上書起身走了:“我們走吧。”

蘇可念拿起保溫杯,捧著書跟在他后面。

出了學校,沒有喊任何人。

林毅也開車,因為距離挺近的。

周五的傍晚,路上學生很多,都是陌生的面孔,誰也不認識誰。

林毅雖然在南大很有知名度了,但是走在路上還真認不出來,畢竟也不是誰都看過他的照片,也就聽到了消息。

新茂店,雙人座。

“我聽說你把毛豆帶教室去了?”

蘇可念輕輕頷首:“毛豆想出宿舍一直趴在窗口看外面,所以我就試了試把它帶到教室里,很聽話的,沒有亂跑,下午一直在教室睡覺。”

“那悠米最近怎么樣了?”

“悠米喜歡睡懶覺,也很可愛。”

說到貓的時候,蘇可念眼里滿是小星星。

蘇可念這么有耐心,林毅是很佩服的,在宿舍里養兩只貓還不被罵真有她的。

“宿管阿姨知道的吧?”

宿管天天查寢,養了兩只貓不可能發現不了的。

“曉得。”

蘇可念忙不迭的點頭:“我給阿姨買了水果,還有牛奶,還給她買了飲料,阿姨不好意思說我。”

“呵呵……”

林毅笑著點點頭,她這是學聰明了很多了。

她居然還知道,阿姨不好意思說她。

“多注意宿舍的衛生。”

“我和程巧她們輪流打掃衛生,我打掃的最干凈。”

林毅給她夾了點魷魚:“她們都不如你。”

蘇可念嘴角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沒有,程巧和李懷舒也很好的。”

“我是說,不如你可愛,不如你漂亮和能干。”

蘇可念抿了抿嘴。

林毅瞅了她一眼,應該是在竊喜。

吃了個火鍋,牽著她的手來到電影院,看了一場大偵探福爾摩斯,很不錯的電影。

情侶專座上,林毅摟著她的腰。

她習慣性的坐直了盯著大熒幕,完全搞不懂情調是什么鬼。

可能是繃的直了太久,蘇可念覺得有點累總算是軟趴趴的靠在了他懷里,靠在了他肩上。

隨后她發現這樣舒服多了,于是就這樣靠著了。

時間一晃而過,看完電影都已經八點半了。

“阿姐喊我過去了。”

林毅說道:“你回去了大聲告訴何紓婕,讓她自己的事情自己干,不要偷懶,這樣的習慣不好。”

蘇可念抿了抿嘴。

“開個玩笑,別當真。”

逗了逗她,兩人回到店里。

店里已經是打烊狀態了,只是還坐著幾位客人。

何紓婕站在門口吹了吹風:“今天沒開車過來?”

“走過來的,徐婉婷沒過來陪你?”

“她有自己的空間,去酒館里玩了,今天營業額我估算了一下大概有兩萬四左右,明天開始雙休了,營業額會好一點,網咖那邊怎么樣了?”

兩人在店里找了個位置坐下,蘇可念倒了杯水,然后數錢去了。

“我跟高經理聯系過了,這周電腦全部能安裝好,現在線路問題重新搞了一些,安裝好等下周開業測試,我明天還要去一趟魔都,回來的時候順路去把單給打印出來。”

林毅關心道:“明天從別的店里調兩名員工過來,你管理維護一下店里的秩序就好了,別跟著一起忙活,周六周日是給你休息的,你要是不想再店里也可以去逛街,吃東西,卞文耀現在也能顧好。”

“也行。”

何紓婕心里一暖。

但是想到這小子的德行暖意又散了一些,有點懷疑對方是不是故意這么說,讓她放松警惕的。

這小子狼子野心,何紓婕知道的。

其實,林毅還真沒這么想。

“你現在好歹也是五十多家分店的總經理了,有點自己的架子是好事。”

“嗯,什么時候能擴張?”何紓婕關心的是這個。

現在,她已經不關心林毅錢的問題了。

林毅考慮了一下才說道:“最近這段時間先吸收周圍的客流量,以南大為中心這片區域已經拿下了,接下來去傳媒,還有南航,還是一樣的方式往周圍輻射……”

他現在是公司的決策者,但何紓婕話語權也是不小了。

只不過何紓婕很少說什么,只是偶爾給一些意見和想法。

“時間不在了,我去收營業額,你一起?”

“你幫我帶回去吧,記得放好,明天你去銀行找李經理,我今天有事要回學校。”

“那行,你早點回去吧。”

帶著蘇可念離開店里,回到學校,林毅說道:“上車。”

車上,蘇可念問道:“不回宿舍嗎?”

林毅笑了笑:“帶你吃點夜宵去。”

蘇可念怔怔的看著他,隨后點點頭,只是小臉蛋微微泛紅。

江東中路33號,金奧費爾蒙酒店。

前臺,林毅帶著蘇可念登記以后,穿過酒店大堂,走進電梯筆直往上。

三十七樓,沒有紫峰大廈那么高。

電梯門緩緩展開,縈繞而來的馥郁香氣有些提神。

這里有一家比較有名的溫哥華扒房,擁有數十個座位,以及罕有的十六英尺天花高度。

餐廳的重點造型是三組由亞克力及玻璃的碎片組成的雕塑,每組高逹六英尺。

宏偉的雕塑填補了餐廳的空間,同時讓燈光從上而下穿越其中,另光影曲折漫射,并投影到用餐區。

論餐廳中的設計,充滿了濃郁的藝術氣息。

跟王安娜的那種青澀不同,完全是爐火純青,其實在很多高檔酒店中都能體會到這樣的感覺。

而做這些設計的,無一不是全世界頂尖的學院和專業畢業的。

做設計的未必是搞藝術的,也有可能是搞建建筑設計的。

“先生,晚上好。”

“我之前訂了位置,姓林。”

“林先生,這邊請……”

登上高層,落座窗邊

音樂流轉時,邀明月相伴

窗外的金陵城金光璀璨,眼前的玻璃盞流光溢彩。

置身其中,莫名有一種在神秘東方與浪漫異國間來回穿越的混搭感。

“兩位,請選擇餐具……”

餐廳的儀式感很強烈,林毅抬頭說道:“再拿兩雙筷子,謝謝。”

“好的,請稍等。”

西餐廳就這樣,桌上沒有筷子,但有需要可以跟服務員要。

林毅也沒指望蘇可念去使用刀叉這些,他自己都不太習慣用這些。

“先生,這邊需要酒水嗎?”

“兩杯柳橙汁。”

“好的。”

餐廳的效率還算蠻快的,第一道菜龍蝦尾,大程度保留了細膩嫩滑的口感,爽脆的白蘿卜加上黑胡椒汁帶來的辛辣氣息……

“好吃嗎?”

“嗯。”

蘇可念已經習慣了跟林毅來這樣的餐廳。

她喜歡野生菌菇濃湯,很香。

不得不說,高檔餐廳中吃飯的確是一中享受,除了份量很少,價格老貴意外沒有其他缺點了,擺盤好看,味道也過得去,環境也好。

林毅點了一份戰斧牛排,蘇可念吃了兩塊就沒動了。

林毅沒吃完,干脆讓服務員打包明天繼續炫。

坐上電梯回到酒店,林毅摟著蘇可念,鼻尖在她發絲間嗅了嗅:“不早了,洗澡去吧。”

蘇可念放好了水,伸手摸了摸水的溫度,抬頭說道:“溫度剛好,可以洗了。”

林毅沒拒絕她的溫柔,脫了外套。

洗完澡他就往床上一躺,翻了翻信息。

蘇可念磨磨蹭蹭的,挺慢。

半小時后,她才洗漱完出來,穿著背心鉆進被窩,打開臺燈捧起書看了起來。

“還看書呢?”

“沒看完”

蘇可念小臉紅撲撲的,也不知道是因為洗澡熱的,還是羞的。

注意到她隱晦的表情,林毅摟著她白嫩的肩膀拽到懷里。

四目相對,彼此都能聽到彼此的鼻息。

望著她漂亮的眼眸,濃密的睫毛,水潤的小嘴,林毅輕聲說道:“今晚,我就是你的書,看我吧。”

“唔,關燈”

第二天一早,林毅感覺自己鼻子有點癢,睜開雙眼四目相對。

蘇可念被抓了個正著,有些窘迫。

“不再睡會?”

“睡不著了。”

林毅摟著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低頭鉆了進去。

八點左右,蘇可念給他拿了拖鞋,擠好了牙膏。

林毅說道:“酒店的小瓶沐浴露,還有牙膏牙刷,梳子都是可以帶回去的。”

蘇可念眨了眨眼,有些狐疑。

“真的可以,不帶回去浪費了。”

于是,蘇可念就將多余的裝進了自己的手提袋里。

離開酒店,昨晚大魚大肉吃過了,偶爾搞點小饅頭也不錯。

“今天不跟程巧她們出去玩嗎?”

“今天去圖書館看書,明天再去玩,跟筱薇約好了去玄武湖劃船。”

林毅叮囑道:“劃船的時候要小心點,租大的船。”

“嗯,知道了。”

“我還有事,今天就不回來了。”

蘇可念忽然說道:“我想回去看看奶奶。”

“明天晚上我趕回來,那我們晚上回縣城。”林毅還考慮周日要不要住在魔都,現在看來不行了。

“嗯。”

約好了時間,林毅把蘇可念放下開著車直奔祿口。

十點四十,林毅離開機場。

秦依依沒來接他,因為最近這段時間一直在忙,所以跟他慪氣,耍小脾氣呢。

等到復旦的時候,都已經十一點多了。

剛到圖書館就看到榮雪玲和夏冰幾個走了出來,看到林毅后紛紛露出笑容:“林毅,好久不見啊。”

“有兩個月沒見了吧,一個個又漂亮了。”

榮雪玲笑了笑:“能讓林老板這么說,看來是真變漂亮了。”

“秦依依呢?”

“還在里面呢。”

“她不吃飯?”林毅詫異道。

李穎珊陰陽怪氣道:“氣飽了啊,應該是在等出氣筒吧,反正我們先去吃飯了,拜拜。”

夏冰小聲提醒道:“其實她根本不生氣,今天一早上起來就開始化妝了,正常情況她都不化妝的……”

“好兄弟。”

林毅拍了拍她的肩膀。

夏冰嚇了一跳,害羞道:“沒事沒事的,嘿嘿,你還請我們吃了那么多吃飯,拜拜。”

“拜拜。”

送走三朵金花,林毅走進圖書館掃了一眼。

坐在窗邊,秦依依抬頭看了他一眼,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揚,但她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嘟了嘟嘴,抿了抿,盡量讓自己的表情看上去冷漠了一些。

她又看了看窗戶,可惜不是鏡子看不出來口紅還剩下多少。

“不餓啊?”

“不餓呢,小仙女才不會餓。”秦依依哼哼唧唧的說道:“你怎么來啦,不用陪你其他‘朋友’嗎?”

林毅解釋道:“前段時間忙得很,本來上周就想過來了,走關系搞公司的事情,對了,我這里有不少八卦……”

秦依依豎起耳朵:“不聽不聽,王八念經,你別打擾我看書。”

“哎,不聽算了,我中午還預定了餐廳,晚上也預定了,還有夜宵,明天中午也是私房菜,榮雪玲她們還沒吃飯,要不我喊她們回來?”

“你敢!”

秦依依合上書,有些急眼,目光幽幽的瞪著他:“你來這么晚,還氣我!”

“開玩笑的,走了,就我們兩個。”

這還差不多!

秦依依將書還了回去,瞅了眼林毅,拿出化妝鏡看了看,隨后又掏出口紅補了一下,抿了抿嘴:“怎么樣?”

“好看啊。”

“敷衍”

秦依依嘴角微微上揚,躲開林毅的手。

林毅又伸手握在手里:“比之前還要白了不少,再過段時間應該就白回來了。”

“真的嗎?”

秦依依這會沒再掙扎,任由他拉著。

“嗯……”

秦依依將車鑰匙遞給林毅,坐在副駕駛上系上安全帶:“你要帶我去吃什么呀?”

“臺州菜,中午將就一下,晚上帶你去吃更好的。”

“好吧。”

秦依依說道:“我可沒有原諒你喔。”

林毅笑了笑,夫妻吵架,床頭床架床尾和,最多不超過今晚就能獲取原諒。

私房菜越隱秘,人們就越感興趣。

坐落在思南公館,地理位置絕佳。

這里是魔都唯一成片保留的花園洋房,承載著無數老魔都故事,時至今日它依然是名流聚集地。

榮府宴主理高端臺州菜和少量粵菜,注重食物本味。

來之前林毅就已經預定好了包廂,等到小洋口前,秦依依說道:“這樣的洋樓也挺漂亮的呢。”

“是挺漂亮的。”

進入包廂,服務員介紹到:“兩位,咱們家的食材都是來自臺州農場,海鮮來自固定的供應商,全是上等時令食材,招牌是白花膠野生黃魚羹,推薦仙居野生鰻魚湯跟和牛焗芥蘭……”

下單后,秦依依懶洋洋的玩著手機,冷不丁的問道:“雞鳴寺的櫻花開了吧?”

“開了。”

“你去看了嗎?”

“去了啊,還不錯。”

“跟誰去的呀?”秦依依抬起頭問道。

被這么一問,林毅很難不往秦依依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上想,思量了一下說道:“跟朋友一起去的,她沒去過,帶她祈福去了。”

“哦,你都沒帶我去過。”

“你想去的話跟我回金陵。”

秦依依咬著嘴唇:“林毅,有時候真有點后悔,怎么跑到魔都來了呢。”

林毅說道:“不來魔都,你可遇不到夏冰她們。”

“為什么提到夏冰,而不是榮雪玲跟李穎珊,你是不是對她圖謀不軌?”

“是,夏冰長得可愛。”

“好啊,我就知道!”

秦依依氣呼呼的拿著刀叉。

氣氛,似乎一下子沒那么悲傷了。

林毅調侃道:“你打電話問問,夏冰愿不愿意給你當丫鬟。”

“好呀。”

秦依依也來了興致,拿出手機給夏冰打起了電話。

“喂,依依,怎么了?”

“林毅讓我問問,你愿不愿意當丫鬟伺候他,他說你長得可愛……”

“噗!”

夏冰那邊,直接沒聲了。

但是李穎珊跟榮雪玲直接喧嘩了起來:“我去,我們兩個來,不就是當丫鬟么,錢給到位了,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夏冰不會伺候人,我們會!”

“嘟嘟嘟……”

電話里傳來忙音,秦依依說道:“好像把她給嚇到了。”

“你還真問啊。”

林毅是哭笑不得,神仙操作。

不過這也是秦依依的性格吧,膽子很大。

“先生,上一下菜,這道菜是我們的摘牌白花膠野生黃魚羹……”

上菜后,秦依依已經迫不及待了,她都要餓死了。

林毅看了一眼,這道招牌有點其貌不揚啊。

選用白花魚的魚鰾、東海野生黃魚,用家常燒法……

動了動筷子,林毅眼前一亮。

秦依依驚喜的抬起頭:“味道很不錯耶”

比想象中要好得多,主要是剛才端上來的時候很難想象這是一道上千的佳肴。

“最近在忙什么呢?”

“開網吧。”

“網吧呢,什么時候來魔都發展呀,這樣你就能待在魔都了吧?”秦依依盼望著。

林毅喝了口仙居野生鰻魚湯。

肉質透著海魚特有的鮮甜,湯汁清澈回甘,喝下去很舒服。

秦依依最喜歡和牛焗芥蘭,還有那款和牛芝士塔配冰淇淋令她很滿意。

吃了飯,來到外灘。

“好像每次都會來一次,明明已經來過很多次了。”

白天觀光臺上人不多,秦依依已經選擇性忘記了自己生氣的事情,抱著他的胳膊坐在那。

“偶爾來坐一會,也不錯的,想聽八卦嗎?”

“想,哼哼”

秦依依閉著眼靠在他肩膀上:“林毅,整整二十天呢,是不是有些生疏了呀?”

“并沒有,情侶之間都有這樣一個過程。”

“是嘛。”

林毅點點頭:“從無話不談,說不完的話題,話題總有能說完的時候,所以坐在一起靜一靜這樣的感覺挺好的。”

“是呢,在學校里除了學習,看書,好像也沒有其他的事情了呢,你說的八卦呢?”

八卦,無非就是身邊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秦依依擔心道:“你不會跟你舍友學吧?”

“當然不會,我可以發誓。”

“發五也沒用呢,男人就是這樣的!”秦依依直接打拳。

林毅點點頭:“是這樣的。”

“你看。”

“秦依依,你今天有點應激了。”

秦依依沮喪道:“好久沒見你了呀,你剛才說的對,話題是會有說完的時候,我在努力找話題嘛。”

林毅低頭湊過去。

秦依依眨了眨眼,眼眸中滿是狡黠的躲了開來:“不給親!”

“那算……”

林毅話還沒說完,秦依依摟著他的脖子親了上來。

沒話題,那就不說好了,用其他方式表達也一樣的吧。

秦依依對林毅的想,幾乎要從心里溢出來。

兩人對周圍的目光置若罔聞,林毅也把握好了尺度,畢竟是在外面。

秦依依眼眸迷離的鉆在他懷里,緩了緩才問道:“口紅味道怎么樣?”

“挺甜。”

“騙人我帶你去玩,我找到了個不錯的游戲廳!”

秦依依仿佛恢復了往日活潑的樣子,林毅心想難道他是插頭?

不對,他是插座。

插頭一個又一個的換,插座早已松動接觸不良。

來到游戲廳,現在還流行推游戲幣的游戲,不過有點賭博的興致,林毅玩了幾下還是跟秦依依抓娃娃去了。

沒有目的性,就放肆的玩耍。

拋開所有的想法和不愉快,看著之前看過的電影,雖然跟蘇可念看過了。

“為什么國外電影那么優秀,國內優秀的不多呢。”

“不夠膽大吧,當然主要原因……”

林毅跟秦依依聊了聊,秦依依覺得有道理,國外什么都敢拍呢。

離開電影院,找了個甜品店,秦依依提醒道:“宋琳小姐給我發邀請函了呢,關于明天的車展,我之前生氣就沒告訴你。”

“也給我打電話了。”

“好吧。”

秦依依吃了一口,喂了林毅一口,笑盈盈的問道:“我都白回來了,你怎么恢復的這么慢呀?”

“沒你嫩。”

“也是,老男人。”

秦依依皺了皺瓊鼻:“林毅,感覺你太成熟了,感覺就像個老大叔一樣。”

“這叫氣質,知道什么叫氣質嗎?”

“不懂。”

“氣質就是內在的表現啊,我覺得更像是電腦的顯示屏,但是電腦的顯示屏內容其實是由主機提供給它的,人也是一樣。”

林毅說道:“外在呈現出的東西,其實是一個顯示屏,而這些東西是由內在供養出來的,就像秦依依小姐,這么漂亮,這么活潑浪漫,又能這么青春優雅,又這么善解人意……”

“好啦好啦,拍馬屁!”

秦依依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受不了他這個樣子。

說林毅成熟吧,他又能表現出兩個樣子,感覺就像是雙重人格一樣呢。

秦依依說道:“你還是成熟一點啦,我喜歡成熟一點的。”

林毅笑著點頭,哄到這里差不多了,還挺好哄的。

1秒:m.bxwx.tv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