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  目錄 >> 第164章賭約和獎勵,沒打疼你吧?

第164章賭約和獎勵,沒打疼你吧?

作者:懶洋洋本懶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腹黑 | 輕松 | 重生 | 懶洋洋本懶 | 重生后 | 被倒追很正常吧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第164章賭約和獎勵,沒打疼你吧?

秦依依這么害羞,應該是白回來了,但是又沒完全白回來。

林毅懶洋洋的坐下:“東西收拾好了吧?”

秦依依毫無防備的走過來坐在他腿上,摟著他的脖子,笑盈盈的問道:“收拾好了呀,你要跟我一起去魔都嗎?”

“這次我就不去了。”林毅搖了搖頭。

秦依依小臉蛋一鼓,生氣的拍他一下,撒嬌道:“你說好要帶我去吃私房菜的,騙子”

上次聽林毅跟她說,私房菜多好吃多好吃,她都快饞死了。

“你知道你現在像什么嗎?”林毅嗤笑道。

“什么?”

秦依依鵝蛋臉上布滿了狐疑之色。

林毅實在忍不住了:“像海里的那個河豚!”

“你才河豚呢!”

秦依依生氣的從他身上離開:“不去就不去嘛,大抵是膩了,以前都是送我去學校的!”

“我這不是送你去機場了?”

“現在態度比以前敷衍了。”

林毅知道,秦依依不是真生氣。

這是她撒嬌的一種方式,林毅掰著她白嫩的肩膀,讓她回到自己身上,在晶瑩的耳垂前聞了聞。

“你干嘛”

秦依依鵝蛋臉一紅,覺得耳朵有點癢,抿了抿嘴,眼眸中有些潤意。

“我媽還在呢。”

“我不干別的。”

林毅摟著她的腰,在她臉上親了一下,隨后哄了起來。

女生不哄不行,就像車得經常加油啊。

否則你突然有一天想開了,就會發現沒油也不潤,發動不了,甚至不保養還會出問題。

前期把這些習慣養成了,就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了。

有的女生很乖的,哄一哄很聽話。

“我最近在金陵事情多著呢,等我這段時間忙完,就去找你,帶你吃遍魔都所有最好吃的店。”

“真的?”

“真的啊。”

兩人聲音很小,耳鬢廝磨,氣氛旖旎無比。

秦依依跟撒嬌的貓咪似的,在他懷里亂撞亂拱,彼此的鼻息是那么相近,目光迷離,摟在一起吻了起來。

秦依依已經不是以前青澀的少女。

突兀,聽到有人上樓的聲音。

秦依依有些手忙腳亂的起開,擦了擦嘴上的口水,裝模作樣的收拾著東西。

蕓懷茹瞧了瞧房門:“依依,我走了。”

“嗷好,媽,我馬上也走了。”

“行。”

蕓懷茹這才推開門叮囑道:“林毅,路上開車慢點。”

“知道了,蕓姨。”

“嗯,收拾收拾趕緊去吧。”

蕓懷茹一走,秦依依在窗口看了一眼,眼眸轉了轉,顯得有些古靈精怪:“林毅林毅,我媽跟我奶奶走了耶。”

“我們也走?”

秦依依抿了抿嘴,快速跑過去將林毅摁在床上:“不行!”

林毅躺平后滿臉狐疑:“你想干嘛?”

“我就休息一會”

秦依依笑著坐在他身上,白皙的小手作著怪。

林毅義正嚴詞道:“秦依依,我跟你講我可是正經人,你別整這些有的沒的,大白天的你想做什么?”

“我就親一親嘛!”

“不行!”林毅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不容侮辱。

“那誰讓你之前親我的,那你下次不要碰我!

秦依依跟調皮精似的,被拒絕后臉瞬間冷了下去,但眼眸中的一汪春水藏都藏不住:“都大半個月啦,給不給!”

“不給!”

“不給我自己來!”

“等等,我怕你爸突然回來啊!”

“不會的啦,我爸去外地了!”

“好好好,別撕別撕,我給還不行嗎?”

可能是接下來一段時間見不著,又有半個多月沒見,加上剛才兩人氣氛都已經到那了,秦依依提前沒忍住暴露出了女流氓的性格。

林毅也沒辦法,因為不能違背婦女意愿。

生活就是如此,既然不能反抗,不如換個姿勢去享受,你就會發現新的天地。

還好是下午的飛機,否則就要改簽了。

秦依依洗漱完,整個人都懶洋洋軟趴趴的,一副想睡覺的樣子,有氣無力。

林毅洗了把臉:“走了。”

“嗯”

上了車,秦依依抱著他的胳膊,小腦瓜枕在他肩膀上。

林毅沒好氣道:“你這樣我還怎么開車?”

“那你還跟我吹牛,說你是什么秋名山車神。”秦依依都囔了一聲,系上安全帶。

林毅吐槽道:“就算秋名山車神,他也得遵守交通規則啊。”

曾經就有一個不遵守交通的老司機,好像還是個情夫,開著富婆的法拉利,富婆在副駕駛上探過頭去找刺激。

結果怎么著?

出事了唄!

在那一瞬間刺激下,腳沒踩好剎車,法拉利撞的稀巴爛,關鍵是行車記錄儀拍攝了全過程被爆了出來。

所以說開車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能危險駕駛。

“榮雪玲她們也沒說來找你玩?”

“她們昨天才回魔都,沒時間的,秋月莉莉倒是說要來金陵玩,問我,你有沒有空,你當時說忙我就回絕了。”

秦依依又接著說道:“她還給我推薦了不少漫畫,小日子的漫畫為什么全都是天降青梅的戲碼,不能有點其他設定嗎?”

“天降青梅還不好,非得天降小男孩?”

秦依依無語的說道:“那是恐怖漫畫吧?”

林毅笑了笑:“是啊。”

聊著天林毅開車也不無聊,秦依依嘰嘰喳喳的跟他說著八卦等等。

等到機場,秦依依念念叨叨道:“要不,你告訴我私房菜地址,我自己去!”

“還惦記著呢,等我帶你去。”

“哼。”

秦依依幽怨的瞅了他一眼‘你又不跟我去魔都’,早知道,早知道還是會去復旦的吧……

假如她成績沒那么好就好了,考的低一點還能跟林毅一起去南大。

秦依依在心里矯情,抱怨了幾句,悶悶不樂的揮了揮手。

“那我走嘍。”

“拜拜。”

“盡量早點過來啊,否則哄不好!”秦依依給了他一個眼神,讓他自己體會。

林毅嘴角微微上揚:“知道了,快去吧。”

秦依依調皮的擠了擠拳頭,咬了咬牙,調皮的跑了。

等她進了航站樓,林毅這才離開。

送走了秦依依,林毅回到南大。

經過半個月的努力,新員工已經全部調到了南大,南航、金藝、傳媒等等學校的店內工作。

學生開學,這十幾個店迎來了高峰期。

‘雅客雅思’的傳單可謂是滿天飛,等到下午街道上的客流量明顯多了起來。

新街口店,林毅作為‘真正’的班長,號召力可比傀儡程巧高的多的多。

一呼百應,直接在商學院里拉了幾十個學生過來發傳單。

六十塊錢的臨時工,日結,學生門搶破了頭干。

幾公里內,全部被信息占據。

“你好……”

李玉慧拿著傳單,眼中有些焦慮。

顧楊很無語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傳單,六十塊錢不多也不少,其實她完全沒必要來,主要是陪著李玉慧。

“哈嘍,帥哥,雅客雅思了解一下嗎?”顧楊微微一笑,揮了揮手。

青年瞅了她一眼:“奶茶?”

“有奶茶,還有果茶,他家很有名的,就在新街口新百都有店,往前面走就到了。”

“謝謝,我去看一下吧。”

有青年調侃道:“美女,喝奶茶給聯系方式不?”

顧楊挑了挑眉,點點頭:“給啊。”

待會,把程巧的聯系方式給對方吧。

顧楊看了眼遠處的蘇可念幾個。

蘇可念在街上,男生都主動過去要單,這讓顧楊很不服氣。

就算蘇可念比她漂亮,卻也沒漂亮多少吧?

蘇可念已經習慣了發傳單的日子,當初在縣城也是這樣的,慢慢的也打開了心扉,雖然還是有那么點社恐,無法做到像顧楊那樣隨意。

“就在前面兩百米左拐,這個是優惠券……”

“可念,我們去另一邊,這邊讓給顧楊她們。”

李懷舒提議了一句。

程巧黑著臉說道:“憑什么蘇可念發的他們都接,還要問路,我發的他們只跟我說一聲謝謝!?”

“你長蘇可念這樣,你也可以。”

蘇可念安慰了下程巧,跟李懷舒走在前面。

新街口的各各路口,廣場上還有商場附近都有‘雅客雅思’大軍,直接掀起了一片小潮流。

喝果茶,健康提神美容養顏的讓一些逛街的美女紛紛被吸引。

等走到店門口一看,人都傻了。

新街口店門口排著長龍,店里四個員工忙的不可開交。

卞文耀帶著幾個老員工,全都練就了一雙麒麟臂,特別是卞文耀。

吳曉娟則被調到了新百那邊負責。

“你好,請問奶茶還是買一送一嗎?”

“對,不過要喊口號,并且加兩元可換購黑糖奶茶。”何紓婕笑盈盈的說道。

這種游戲雖然挺惡趣味的,但是能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請……請給我來一杯QQNN……好……好……”

“啊!

有女生受不了刺激和尷尬,臉都紅了。

還有顧客拿出手機拍照,覺得挺有意思,何紓婕將蓋章的積攢卡遞給對方.

“美女,滿五杯可以免費換購一杯黑糖珍珠奶茶,請慢走。”

“謝謝。“

女青年頗為感慨這家店的服務態度,這讓她感到很舒服。

關鍵是價格很便宜,一杯黑糖珍珠奶茶五塊錢,加料也只要六七塊錢。

要不是店里幾乎坐滿了,她也想進去坐一會。

何紓婕最近東奔西跑一刻不停,還說什么度假,根本沒時間去。

還好跟林毅兌換了個包,否則真沒有時間出去。

林毅跑了一趟姜寧,工廠那邊已經正常運行,供應鏈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不需要在操心什么。

也就那點事,配料的生產和加工,不過要確保安全衛生,符合標準。

這是林毅一再強調的,必須要保證生產鏈的衛生問題。

馬正陽一而再再而三的保證,他也是想升職。

思緒電轉間,林毅把車停好來到店里。

廣場上排著長龍,這對于一個茶飲店而言是很稀奇的景象,有女生買了黑糖珍珠奶茶喝著,贊不絕口。

看到林毅后,何紓婕松了口氣,彷佛找到了主心骨似的。

新街口這里的生意太好了,比當初在南大生意還要好的多的多,林毅一時間也脫不開身。

他搬出來早就買好的塑料凳子:“美女需要凳子嗎?”

“謝謝。”

“兄弟,要不要凳子?”

“要!”青年給自己女朋友端了一張凳子。

這樣排隊的人也能坐下休息,玩玩手機聊聊天,不會顯得那么傻嗶和疲憊。

發完凳子,林毅進店里面幫忙。

多出來個幫手,何紓婕輕松多了。

林毅拍了拍卞文耀的肩膀:“累不累?”

“還好,就是有點餓。”

“何紓婕,你去買點面包先給大家墊一下肚子,辛苦辛苦,晚上帶你們去吃好的。”

“謝謝林總。”

林毅接替了何紓婕的位置,忙的不可開交。

隨著時間的推移,林筱薇和趙凱幾個都發完傳單拿著一疊又一疊走了。

時間,來到晚上五點。

新街口燈光璀璨,絢麗,雖然比不得魔都外灘,卻也是市中心才有的繁華景象。

晚上的廣場上,青年靚女多不勝數。

店里迎來一波又一波客人,送走了一波又一波。

林毅跟何紓婕輪流上陣,接替卞文耀幾個下去休息用餐,打起了車輪戰。

何紓婕搗鼓著黑糖珍珠,提醒道:“新百那邊的生意也非常火爆,其余幾家店的營業額都不錯,特別是這里的營業額肯定要破以前的記錄了。”

“不破紀錄對不起這家門面,也對不起我今天一天的努力。”

林毅笑著說道:“猜猜看,能破多少?”

何紓婕想了想說道:“一萬五。”

“格局小了。”

新年新氣象,因為隔壁的coco和星巴克無聲無息的漲了價,林毅店里的奶茶也跟著漲到了五塊錢一杯,黑糖珍珠六塊錢。

別人漲價,他也漲。

別人降價,他也跟著降價并且還有學生優惠,折扣等等活動。

關鍵是嗶格高,空間大服務又好,味道又好,價格還便宜有什么理由不來一杯呢?

“兩萬保底,今晚九點揭曉,要不要賭一把?”

“賭什么?”

林毅饒有興致的說道:“誰贏了,就答應對方一個要求。”

何紓婕沒好氣道:“我不想跟你玩這種游戲。”

“要求不能過分,玩不玩?”

“尺度也不能大。”

“好。”

林毅嘴角上揚。

何紓婕內心有些旖旎,將奶茶遞給了客人。

安瀾排了將近半個小時的隊,這才跟楊妙彤排到前面:“林毅,恭喜發財。”

“謝謝,來照顧我生意?”

“恭喜發財能免費喝嗎?”

“不行。”

安瀾取出二十塊錢:“兩杯黑糖珍珠。”

“好的,學姐。”

看著林毅忙碌又認真的樣子,安瀾目光有些恍忽。

認真的男生真的挺帥的,不過這跟平日里懶散,那個玩世不恭的青年簡直判若兩人。

現在的林毅兼備了謙遜,禮貌,陽光,熱情,溫柔種種優點。

另外一個林毅是好色,無恥,充滿了狼性。

安瀾在店里找了個位置坐下,看著他的背影,彷佛有兩個人格似的,他是怎么輕松寫意調整的?

楊妙彤提醒道:“安瀾,別看了,人家都有女朋友了,難怪看不上昨天那個,你喜歡林毅這樣的?”

安瀾澹然一笑:“楊妙彤,假如林毅做你男朋友。”

“我愿意!”

楊妙彤不假思索的小聲說道:“但是,前提是我沒有男朋友。”

安瀾點點頭。

楊妙彤頗為感慨,作為朋友她也不得不承認,林毅真的是年少有為,身上自帶濾鏡光環,同一個年齡段的男生很難跟他做比較了。

“學姐,你的黑糖珍珠奶茶。”

“謝謝,你忙你的吧,我們坐一會就走。”

楊妙彤笑問道:“林毅,等到晚一點我們再過來,方便對你做一個采訪嗎?”

“好,等到九點過后再來。”

林毅點了點頭,跟楊妙彤約了個時間。

人一旦熱情投入一份工作中,時間是過的很快的。

不知不覺,新街口的客流量也因為時間的推移一點點的少了起來,八點多人已經不如之前多了。

等到八點半左右,客人是肉眼可見的少了。

店里,還有幾個女性坐著聊天。

卞文耀幾個總算松了口氣,拿杯子的手都隱隱有點發抖。

何紓婕拿著焦糖布丁走上去:“兩位,這是我們店里的焦糖布丁,請免費品嘗一下。”

“謝謝,你們家的黑糖珍珠奶茶非常好喝。”

“燒仙草也很棒。”

幾人對店里的第一印象就非常好,店內循環播放著舒緩的音樂,坐在一起能夠聊聊天,談談事情,不比星巴克差。

“謝謝你們的反饋。”

何紓婕站的腰都有點脹了。

林毅安慰道:“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我在海底撈預定了位置,卞文耀你先帶他們過去吧,吃完回去好好休息。”

“謝謝林總,那我們先過去了。”卞文耀招呼了一聲。

那女青年問道:“請問你們是要打洋了嗎?”

“你們隨意,我們店里有人的。”

“謝謝,我們在坐一會就走了。”

店里員工下班沒過多久,蘇可念、程巧和李懷舒幾個就回來了。

程巧和李懷舒滿臉的疲憊,手里還有幾張沒有發完的傳單:“林毅,我們先回宿舍了。”

林毅問道:“辛苦了,要不要吃點什么?”

“不了不了,今天跑了一天太累了,結算一下工資,我們明天自己買了吃。”

“好。”

林毅笑著一人給了六十:“等過兩天請客吃飯。”

“謝謝。”

李懷舒感覺疲憊都被沖散了不少。

程巧看向蘇可念:“你不回去嗎?”

蘇可念搖了搖頭:“還要算賬。”

“拜拜。”

送走程巧幾個,蘇可念跟何紓婕在前臺算起了賬。

不多時,安瀾和楊妙彤再次來到店里。

楊妙彤問道:“準備打洋了嗎?”

“坐吧。”

林毅將制作好的焦糖布丁遞給安瀾:“嘗嘗。”

安瀾接過嘗了一口:“好甜,表面上薄薄的一層好酥脆!”

“這么賣什么價格?”

“三塊錢。”

“那不貴,肯德基蛋撻都要四塊多一個呢!”

林毅看向楊妙彤:“你先坐一會。”

“好,今天的采訪會上美食新聞板塊,你斟酌斟酌。”楊妙彤笑著說道。

林毅來到前臺,看向何紓婕:“怎么樣?”

何紓婕看了他一眼,緩了緩才說道:“十二個小時,三萬六的日銷,我發信息問了下吳曉娟那邊,兩萬八左右,至于其他位置要差點……”

這樣的日銷,放在現在是一個很恐怖的數字了。

扣掉人工費和水電費,材料費等等,店里的營業額大概有三萬多。

這筆數字是她們連吃飯的時間都顧不上換來的,一波波車輪戰,總算堅持了下來。

何紓婕捋了捋發絲:“恭喜。”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當初南大那邊營業額都破萬,在新街口這里翻幾倍顯得挺正常的。

要是沒有這個營業額,他店不用也開了。

不多時,徐婉婷和丁嵐來了,臉上都充滿了疲憊:“那五千張單全部發完了,我喝口水,今晚有沒有夜宵啊?”

“有,你沒看群里?”

“沒注意。”

何紓婕將營業額收起來,今天晚上全部的營業額要加起來算一下賬:“我帶她們先過去,你辦完事情快點過來。”

“你們先去吧,我待會就過去。”

何紓婕跟徐婉婷走后,林毅來到楊妙彤面前坐下:“開始吧,待會還有事呢。”

安瀾瞅了眼倒水的蘇可念:“真忙啊。”

“是啊,忙點也好。”

楊妙彤也就采訪了幾個問題,比如營業額等等,聽到三萬六的營業額,頓時興奮了起來,這就是噱頭啊。

只是一家茶飲店,日營業額能達到三萬六這不是噱頭是什么?

“我記得你有幾十家門店了吧?”

楊妙彤瞪大了雙眼,不可思議道:”那你豈不是坐著一天收入上百萬?”

“別扯澹,不夠的你補給我?”

林毅哭笑不得:“你重新組織一下語言,這里是新街口加上剛開業營業額這么高不是正常么,何況我那么多不是白打的,十幾萬的晚間新聞也不是白買的,新百那邊就只有兩萬多了,更何況其他位置,營業額能破萬就謝天謝地了。”

“好吧,那也很棒了,真厲害啊。”楊妙彤感慨連連,那也是一天收入幾十萬了啊,真是離譜。

茶飲店,這么賺錢的嗎?

采訪了十分鐘左右,楊妙彤才收起記事本:“謝謝,明天的稿子有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安瀾,我們走吧。”

“嗯。”

安瀾點點頭挎著包走了。

林毅捏了捏蘇可念的小臉蛋,問道:“今天累不累?”

“累。”

蘇可念點點頭,提議道:“我想吃尤魚,還有肥牛卷。”

“那走。”

聽到蘇可念這么一說,林毅也很開心。

這還是蘇可念頭一次提要求吧?

這么一個微不足道,小小的要求卻也證明了她確實在成長。

鎖上門卷簾門一拉,開著車直奔海底撈。

今天的營業額,讓林毅挺滿意的,但是需要再接再厲,明天學生正式上課,社會上的正式上班后肯定會往下滑,下滑無所謂也會漲上來,關鍵是不能滑鐵盧,不漲。

所以,和運營就很重要了。

這方面徐婉婷在行,林毅也可以給很多意見。

海底撈,今天被公司給承包了下來,坐滿了人。

“林店長來了。”

林毅打了聲招呼:“多吃點,都吃飽才能走啊!”

“哈哈哈,我們這里滿滿的一桌完全夠我們吃了。”

“行,你們喝……”

寒暄了一下,林毅進入包廂。

何紓婕跟徐婉婷幾個涮著羊肉,卞文耀和吳曉娟也在:“林店長。”

“坐。”

蘇可念拉了拉凳子,看向林毅:“我跟何……阿姐坐。”

林毅挨著徐婉婷坐下:“婉婷姐,累不累?”

“累死了,我現在體會到何紓婕的感受了,這真的比酒吧里營銷累多了好吧!”

徐婉婷吐槽道:“不過在酒吧里營銷整天渾渾噩噩的,沒有這里舒坦。”

“酒吧里,你賺不到我給你的工資。”

“這倒是。”

徐婉婷剛入公司,林毅給開的工資就不低。

徐婉婷拿了罐啤酒:“你喝嗎?”

“喝點吧。”

今天開心,林毅打開啤酒跟她們喝了起來:“慶祝咱們今天開業大吉!”

“干杯!”

徐婉婷興奮道:“我聽說新街口店里營業額爆炸啊,有多少?”

何紓婕說道:“扣除雜七雜八的費用,三萬多的營業額。”

“我去!

徐婉婷人麻了,這比人家公司里上一年班都要多了啊:“咱們累死累活,把林毅給養的肥肥嫩嫩的啊!”

吳曉娟差點一口啤酒噴了出來。

卞文耀嗆了一下,低著頭吃東西,這話他可不敢說,挑撥離間啊這女人。

得虧林店長脾氣好,能跟你們開玩笑。

林毅喝了口啤酒,調侃道:“你們不努力,我以后怎么住大別墅,怎么開豪車啊?”

“哈哈哈,你這家伙好欠揍啊,來干杯!”徐婉婷哈哈大笑。

因為實在是太熟悉了,除了卞文耀和吳曉娟、丁嵐不敢開玩笑,何紓婕和徐婉婷,跟林毅的關系已經很鐵了,就差不是睡一張床了。

蘇可念默默的吃著羔羊肉,尤魚,她喜歡牛油的辣鍋,這簡直是她吃過最好吃的東西。

見林毅喝酒,蘇可念不忘給他涮著東西。

何紓婕壓低了聲音,調侃道:“你怎么不給我涮一點?”

蘇可念這才將碗里的羊肉夾給何紓婕。

何紓婕翻了個白眼,這小妮子完全掉在林毅的溫柔鄉里面了。

大概十點四十左右,何紓婕這才開著車把蘇可念送回學校。

林毅提醒道:“明天上課了,今天回去了早點休息別看書了,我數錢去。”

“我曉得的。”蘇可念揮了揮手:“阿姐,拜拜。”

“拜拜。”

等蘇可念進了學校,何紓婕才一腳油門直奔公寓。

林毅打開后備箱,提著裝著營業額的背包上了樓。

樓上,徐婉婷早就準備好了啤酒和瓜子。

“快來快來。”

林毅提著東西坐下,拉開拉鏈,里面一捆捆的營業額,都是一些零錢。

何紓婕將錢拿出來:“分清楚好熟一些……”

半小時后,徐婉婷麻木了,她本以為數錢應該是一件挺好玩的事情,結果賊特么無聊,數來數去這些錢又不是她的,都歸林毅。

合著給他干了一整天,累死累活,到頭來還要給他數錢。

“總算結束了,下次這種事不要喊我了,我去洗澡了。”

何紓婕捋了捋發絲,喝了點啤酒:“算下來,今天一天五十萬是賺到了。”

“是啊。”

林毅嘴都要笑裂開了,他一個月稿費都才這么多。

如果每天的營業額都有這么多,他能笑瘋掉。

可惜,不現實。

何紓婕問道:“營業那邊還要砸嗎?宣傳單這些……”

林毅搖了搖頭:“暫時不需要了,先把最近的客流量全部吸收了,今天沒排隊的明天后天可能會來,等這一波熱度過去再繼續打。”

“好。”

“另外最難的時刻過去了,店里先交給你,我要去搞網吧了。”

何紓婕說道:“網吧這東西能開嗎?”

林毅點點頭說道:“需要打點打點,不需要什么關系,只要正規運營就可以了,當然干這一行的多多少少會遇到點麻煩,跟賺錢比起來,這都不是事。”

走動走動關系,只要不搞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沒事。

“你心里有數就好,可別讓未成年去上網,人家父母找你麻煩,這才是最麻煩的。”

林毅說道:“我是正規網吧,十八歲,對了,今天的事情你沒忘記吧?”

“什么事?”何紓婕黛眉微蹙。

“就是我們打賭的事情。”

“我累了。”

何紓婕作勢就要走,林毅直接湊過去摁住她。

何紓婕眼眸一瞪,瞪的老大:“唔唔……唔唔……”

林毅抱著她的后腦勺,免得她亂撞。

直到林毅不守規矩,對于他伸舌……

這件事何紓婕怎么也忍不了,瘋狂掙扎起來。

林毅暗道不妙,想跑。

果然還是巴掌更快。

這一巴掌過來,林毅是預料到軌道了,精神跟上了肉體跟不上。

怪麻的

林毅看了看何紓婕的手,紅紅的,迎著她羞怒和氣氛的目光,抓起她的手安慰道:“沒打疼你吧?”

何紓婕要氣瘋掉了:“林毅,你……”

“你們在干嘛?”徐婉婷裹著頭發和浴巾走了出來。

見狀,何紓婕暫時壓制住了內心的惱火:“徐婉婷,你把衣服穿好!”

“礙著你了?”

徐婉婷笑問道:“林毅,想看嗎?”

“不想。”

林毅搖了搖頭,沒什么想法。

徐婉婷咬了咬牙干脆將浴巾拿掉。

林毅看了一眼,原來穿了睡衣啊,難怪有恃無恐。

這女人還是一樣那么不老實,喜歡玩這些調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99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