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  目錄 >> 第161章秦依依黑了,黑了,我又黑了

第161章秦依依黑了,黑了,我又黑了

作者:懶洋洋本懶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腹黑 | 輕松 | 重生 | 懶洋洋本懶 | 重生后 | 被倒追很正常吧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第161章秦依依黑了,黑了,我又黑了

馬爾代夫,一個名字聽起來就讓人浮想聯翩的地方。

被稱作上帝拋灑在人間的項鏈,人間最后的樂園。

在藍天白云,椰林樹影間。

中午已經到了燕京機場,因為一個小時的轉機時間,林毅跟秦依依并沒有逗留。

頭等艙休息室,本來想乘坐東航但最近停運了,只能選擇最貴的新加坡航空,最貴,服務也好。

休息室內,兩位中年夫婦詫異的掃了眼林毅跟秦依依。

“小姑娘,去度蜜月啊?”

“是呀。”

秦依依笑著點頭,不過心底保持著戒備:“阿姨,你們去哪里玩啊?”

“馬爾代夫。”

“你們也去馬爾代夫嗎?”

“真巧,我們每年冬天都會去的。”

林毅插了句嘴,問道:“國內去馬代的人很多嗎?我看頭等艙都是滿的。”

“很多的小伙子,據統計啊去年就有八萬多去馬代的,聽說都成了當地最大客源了,今年估計更多,國人真的隨處可見嚯……”

林毅有些詫異,這還真是他孤陋寡聞了,見識短的問題吧。

零八年,大家都已經這么有錢了嗎?

也就是說,曾經的他真的是個窮嗶啊。

林毅哭笑不得,現在長見識了。

那中年男子說道:“是啊,現在去哪個國家不是這樣,不管是去做生意的還是去玩的,能遇到不少。”

“據說那邊災害還挺多的,要是遇到海嘯怎么辦?”林毅問道。

那中年臉上肌肉一抽,古怪的看著林毅:“小兄弟,沒那么嚴重的,這種幾率就像是飛機事故,但是你能因為飛機有出事故的幾率,就不坐飛機了么?”

“這倒是,那邊常年雨季吧?”

“這個也不用擔心,馬代的雨都是陣雨,一般下個幾十分鐘也就停了。”

林毅聊了一會,了解了下當地的民風,據說淳樸。

“我聽說鯊魚不友善啊,有沒有鯊魚咬人的事情啊……”

“鯊魚的種類非常多,對人類感興趣的只有有限的幾種,你在馬代的度假島是碰不到這樣的品種的,小伙子,你性格怪謹慎的……”

廢話,小伙子我也是第一次啊!

林毅無力吐槽,肯定要問清楚一點。

那中年耐心也是不錯的,只不過語氣中透露著疲憊,不是很想說話了。

秦依依小眼神瞪了他一眼,哪有出去玩問鯊魚咬不咬人的啊,那得是大白鯊啊。

聊著天,地勤工作人員過來親切問候。

林毅要了一份意面。

在休息室內,秦依依就把棉襖脫了,穿著粉色的高領毛衣,還是有點嫌熱:“這意面真不錯呢,不比西餐廳差。”

“姑奶等艙啊,這意面確實不錯,聽說武漢熱干面一般般,但是寧夏面真的好吃,有機會我一定要嘗一嘗。”

“嗯好。”

登機,然后填寫信息。

六個小時的航班,途中遇到了氣流。

秦依依還說了一句‘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等到新加坡機場落地后,一顆心才算落了下去。

因為休息半小時的緣故,中途跟秦依依按了個摩。

再次登機,航班廚師長已經為乘客準備了最高待遇的晚餐,據說是按照國外米其林三星標準來的,還有兩款清酒,各選一款。

在國內林毅是不會去這種餐廳的,并不是多好吃。

這個價格去私房菜很香了,但是入鄉隨俗何況還是免費的。

秦依依:“你好,請問多久能到馬累?”

“小姐,本次航班四個小時,當天晚上十點就抵達馬累了,請問需要毛巾嗎?”

“暫時不用,謝謝。”

秦依依英語是很好的,林毅不是多好,但也不是多差,交流還可以,但是說標準說不來,別人說快了他也有點聽不懂。

秦依依問道:“阿姨,島上去了有旅游團嗎。“

“馬代基本沒有自由行,有也是坑錢的,半日一日游都沒意義,島都很小的一個小時就能玩過來,其實就是花錢買享受……”

都坐頭等艙了,這位阿姨也不擔心這兩個小年輕錢的問題。

國人之間,還是會相互照顧的。

當然,也不排除一些黑了心的。

“我們訂的是Kurumba島,據說那里國人最多嗎?”

“我們也是Kurumba島哎,因為島上的餐飲能比較符合國人口味,有些島上難以下咽的……”

飛機上有自己人能聊天,就顯得不是那么無聊了。

頭等艙還能躺下睡覺,林毅躺著聽秦依依在那咨詢,女人跟女人之間,年齡相差又不是特別大,總有說不完的話題。

讓他意外的是,新加坡航空居然有蜜月蛋糕!

于是,處于浪漫林毅也要了一個。

“先生,請出事一下兩位的結婚證復印件,兩位結婚有半年了嗎?”

結果,需要結了婚的才有還得結婚時間不超過半年。

秦依依笑吟吟的,壓低了聲音說道:“林毅,結婚后我們再來一次吧,到時候再要蜜月蛋糕。”

“好。”

晚上十點,總算到了首都馬累。

林毅和秦依依都從飛機上空乘人員手中拿到了入境卡,填好后下飛機,過關時交給海關人員,又得到了三十天的免費落地簽。

秦依依提醒道:“對了,聽那位阿姨說要兌換一些一美刀的現金,給小費都是按照一美刀給的。”

“我剛才看到了柜臺。”

林毅跟秦依依站在異國他鄉,內心出了期待還有一絲緊迫和迷茫,好在兩人都會英語,交流過后正常同行。

出了機場,林毅掃了一眼看到了接機牌上那個潦草的‘秦’字,還有‘yiyi’的拼音,就是來接他跟秦依依的。

上了車,不需要等人。

伺機是個四十多歲的男性,全程沉默寡言。

林毅知道,對方不怎么會英語。

秦依依靠在林毅肩上,打了個哈欠,飛機上她都沒睡著,所以現在有點困了:“待會還要坐飛機的。”

“不是游艇嗎?”

“水上飛機,五千塊錢呢,二十分鐘就到了,比快艇貴了一倍,我訂的時候已經沒有班次了。”

“我還沒見過水上飛機呢。”

二十分鐘的車程,抵達碼頭。

此時,還有不少身影全都是去島上的。

“哈嘍,秦依依。”

“哈嘍。”

飛機上的一對情侶夫婦,此時站在碼頭的另一個位置,中年男子一直在看表,表情上有些不悅,中年婦人也看著海面,她們的快艇延誤了,據說要還要等不少時間。

“飛機票買晚了,真是……”

“都說了讓你早點買早點買,你偏偏不聽,這又不是淡季。”

聽兩人在旁邊交流,林毅打了聲招呼:“柳大哥,你們快艇還沒到?”

“是啊,估計還要四十分鐘。”

“要不,跟我們一起……我們的到了,反正也是一個島。”林毅指了指行駛過來的水上飛機說道。

柳榮說道:“這多不好意思。”

“沒事,一起過去吧,正好能做個伴。”

“也好,謝謝啊。”

秦依依笑著說道:“藍阿姨,正好我還要一些問題想問呢。”

藍芷熱情道:“我對這里還算比較熟,有什么不懂的問我就對了。”

上了水上飛機,也就比正常游艇大一些。

在國內,可看不到這東西。

林毅驚奇的拍了張照片。

馬代總共有十九個環礁,包含近兩千個島嶼,但是以首都馬累為中心的久個環礁,涵蓋了這里絕大部分的度假島嶼。

這是一個由島嶼組成的國家。

飛機上秦依依跟藍芷交流了很多,比如出海看海豚,海上屋等等,還有浮潛,游泳等等。

“島上不用擔心蚊子,越高檔的島嶼蚊子就越少,都種植香樟這些驅蚊的,如果實在不放心,去了島上可以買一瓶……

早上的自助餐很豐盛建議體驗一下,只要你有過吃自助餐的經驗就能想像出來。”

第一站,Kurumba島。

水上飛機四平八穩的,二十分鐘就到了,快艇的話要四十分鐘。

等下飛機后,還有專門接送游客的專車。

“柳大哥,我們留個聯系方式吧,有什么問題可以大家互相幫忙。”

“好,沒問題。”

柳榮雖然覺得自己跟林毅在問題上有一些意見,但對方確實是個熱情的小伙子。

留了聯系方式,坐著專車來到相應的沙灘酒店。

嘩啦啦啦

海水聲撲在沙灘上,樹上綁著的兩架秋千在海風中搖曳。

月光皎潔,海水漆黑。

沙灘酒店接待在前臺工作,林毅出示過打印的入駐信息,登記過后拿到了房卡。

“林毅,快點快點,我已經迫不及待啦。”

秦依依走在前面,臉上洋溢著喜悅,之前的迷茫和焦慮已經被全部沖散了,周圍有國人所以不怕了,另外跟林毅兩個人的蜜月期才剛開始。

“慢點,別摔了。”

“不會啦。”

林毅真怕她話剛說完,就啪嘰一下,然后嚶嚶嚶的跟他哭鼻子。

穿過一個涼亭,有一個偌大的泳池,泳池旁邊有不少太陽椅。找到三樓的房間,靠近沙灘打開窗簾能眺望大海,視野非常的不錯。

因為是蜜月勝地,房間里基本是大床。

房間很大,也很豪華。

意大利手工制亞麻布鋪床,獨立的躺椅的餐桌,古典風格吊頂電扇,minibar和小吃,泡茶和咖啡的設備,每天補充免費的飲用水和水果,衛星電視和CD/DVD播放器……

飲水常見的礦泉水,各種果汁,雞尾酒,紅酒,白酒,啤酒等等。

房間的Mini

Bar提供免費的茶包和咖啡包,并每天補充。

總的來說,一應俱全。

林毅在房間里轉了一圈,打開空調。

秦依依直接脫掉了衣服:“你看我,都已經一身汗了。”

“不困了?”

“現在精神很多了,先洗澡吧?”

“一起快一點。”

秦依依害羞道:“林毅,雖然是度蜜月,但是也沒必要這么著急啦……”

“我只是想節省時間。”

“哦哦,真不澀澀嗎?”

“不,累了。”

話雖如此,但是有時候洗澡真能洗出火來,特別是跟秦依依一起搓背的時候。

說實話,洗澡水有點涼。

但是環境如此,要求也不能太高。

這可能是一些島的通病,因為很多都用的是太陽能加熱,到了晚上可能就不夠用了,總體來說不影響什么,而且這里用水都是海水淡化,又全年是夏天,溫度本來就不低。

秦依依就是那種喜歡作死的類型,又因為是熱帶所以又穿了件很清涼的睡衣。

穿了,等于沒有。

好在,林毅坐了一天的飛機也不想其他事情。

否則到馬代的第一晚,秦依依就得挨雷。

屋子里有蚊帳,室內并沒有蚊子。

蚊帳里,就像個秘密基地。

開著空調蓋著被子應該是最舒服的狀態了,秦依依發絲逗弄了下林毅,眼眸完成了月牙兒:“我其實還好啦”

“睡吧,明天還要玩呢,我怕你起不來。”

“哼!”

秦依依輕哼了一聲,氣鼓鼓的跟八爪魚似的抱緊了他,雪白膚如凝脂的腿架在他腿上,想憑一己之力勒死他。

林毅手臂一攬,秦依依唔嚶一聲就沒轍了。

晚上,相擁而眠。

林毅的生物鐘是定好了的,睡眠五個多小時或者六個小時就夠了。

他覺得人就像手機,睡眠就是充電。

有的人幾個小時就充滿了,約虛的人充的時間越久,當然生物鐘也有一定影響。

馬代時間,七點半。

“起床了,太陽曬屁股了。”

林毅打開窗戶,蔚藍的大海呈現在眼中。

秦依依準備睡懶覺,林毅直接拽了起來,出來是旅游的不是出來睡覺的。

“昨天晚上還要搞事,我真要信了你的鬼話,你不睡到個十一點鐘能爬起來?”

昨天坐飛機很累,還要搞一些澀澀的,秦依依真起不來。

秦依依目光幽怨,打了個哈欠刷著牙,看了眼衛生間,只有一個馬桶。

應該不會有酒店,獵奇到有兩個馬桶吧?

“洗漱完就過來,幫你涂防曬霜,你也不想白里透紅的過來,黑著回去吧?”

林毅調侃道。

他也怕黑啊,所以不希望秦依依變黑。

“我喜歡曬太陽!”秦依依嬌哼哼的說道。

林毅冷笑了兩聲:“這里的太能能把你烤熟了,還喜歡太曬太陽,三亞的太陽你都未必頂得住,趕緊過來。”

“哦”

衣服一丟,秦依依往床上一趴:“啊我死啦”

林毅買的50PA的防曬霜,超強放曬。

互相涂完,秦依依低頭瞅了一眼,抿了抿嘴小臉紅彤彤的。

我只是幫你涂個防曬霜,怎么就。

林毅黑著臉:“等個五分鐘再出門。”

“哦哦”

秦依依眼眸中充滿了戲謔的笑容。

林毅拿出手機給林國偉打了個電話,好在島上的GSM網絡信號覆蓋得很好,打電話比較方便。

“喂爸,吃午飯了沒?”

時差不大,國內比馬代快了三小時,所以現在應該是十一點多。

林國偉叮囑道:“在外面一定要注意安全,少去危險的地方和做危險的事情,特別是依依你要照顧好。”

“林叔叔,放心吧,林毅會照顧好我的。”秦依依打了聲招呼。

“嗯,你們玩吧,我去幫你梁姨弄菜。”

掛斷電話,秦依依給蕓懷茹也打了個電話報平安。

不多時,一身輕便的出了門。

帶著銀行卡和美刀,島上旅客還是不少的,據說豪華的Anantara島上人比較少,最適合度假休閑。

早上,自助餐。

就在海邊的沙灘上,有蚊子但不多。

因為偏向于西餐風格,自助餐的水果、醬類、面包、甜點的種類會很多。主菜也是非常豐盛的,燒烤和一般的海鮮都是其中的組成部分。

早上的檸檬汁搭配培根和菠蘿炒飯,一盤子水果。

這里飲食受斯里蘭卡影響,食物里本身就有大米,只是這里的大米雖然很大粒,味道卻不怎么香。

最起碼,他是這么覺得。

海鮮就吃了點蛤蜊,增了點鮮味。

紅毛丹在這里比較常見,還有菠蘿芒果木瓜,總的來說確實豐盛。

秦依依的飯量比較小,吃完就坐在那笑盈盈的看著林毅,吃完抱著他的胳膊在島上散步。

“真熱呀。”

秦依依黛眉微蹙,她都穿吊帶裙出來了,還是熱得不行,走了走汗都出來了。

島嶼不大,以成年人步行環島來計算,小則十分鐘,大則兩小時,都是很小型的島。

要知道,首都馬累也才二點五平方公里。

大早上的,海水里就有沖浪,游泳玩水玩項目的了。

這些項目比國內可能要刺激一些,不過估計在任何島嶼上都有,所以林毅跟秦依依沒有著急去玩,而是領略島上的風情。

居民島上一般都住著當地的漁民,漁業是這里的支柱產業之一。

聽酒店工作人員說,想出海釣魚和抓龍蝦可以在碼頭找居民問問。

因為地形特殊,一個個島嶼就像是從海里長上來的蘑菇,只有個蘑菇頂露在海面上,所以深海和淺海的交界處水的顏色分開的非常明顯,這也表示再往前就是直通到底的深海,沒有任何坡度....

很危險,所以有警戒線。

沙灘上有教練,教你游泳和浮潛的。

因為是男教練,林毅直接杜絕了這樣的想法。

哪怕只是手,林毅都不樂意秦依依被誰觸碰一下。

何況,酒店泳池里就不錯了。

海里的話,等到了其他島上去淺一點,安全一點的地方。

“這天氣,如果扎一把太陽傘在海邊釣魚是真的愜意。”

“不行呢。”

秦依依搖了搖頭:“私自釣魚和撈魚的行為是絕對被禁止的啊,說是為了保護環境,有罰款的五千美刀呢,不過島上有出海釣魚的活動。”

“算了吧,我怎么舍得把你丟下去干那種不解風情的事情,只有釣魚佬干得出來。”

“算你有自知之明啦!”

如果林毅把她丟下跑去釣魚,她會很生氣。

明明是來度蜜月的呢,雖然沒有結婚。

因為是國家。,很多東西都是絕對禁止的。

比如,裸泳。

這種事情在哪里都有影響,罰款還挺嚴重的都是五千美刀起。

兩人一直轉到了中午,發現島嶼真的好小啊。

國人確實遇到幾個,不過不知道是哪個地方的,只是笑著打了聲招呼,彼此都有彼此的生活。

在這里吃飯是比較貴的,包餐很貴但可以敞開吃,自己吃的話比較劃算。

林毅和秦依依都沒想著省錢,選了一家比較高檔且客人較多的餐廳,雖然沒聽說這里有人被宰。

坐在桌上,翻開菜單,映入眼簾的全是英文。

第一部分

頭盤,湯和沙拉

不會英文的很難,關鍵是它沒有圖片參考。

當地環礁龍蝦,鱷梨和番木瓜沙拉配萊姆汁和芒果蛋黃醬

脆炸或木烤礁石魚,薯片,蒜泥蛋黃醬甜洋蔥沙拉。

看隔壁桌的份量,林毅還是追加一份烤墨魚。

前菜有橙子、朝鮮薊、蠶豆、茴香制成的沙拉配五香杏仁加牛油果醬汁……

秦依依嘗了一口:“還不錯”

“奶酪也可以。”

飲食總體來說還算美味,島上餐廳很多,各國都有但是這一家生意最火不是沒有道理。

所以,選人多的就對了。

經過開發的熱帶島嶼風景,金燦燦的沙灘,白色的海浪,綠色椰林,海邊的秋千

林毅推著秋千,不忘給秦依依拍照。

隨著時間的推移,夕陽西下。

坐在沙灘上,看著日落,頗有情調。

在島上玩了一天,基本轉了個遍,吃的是各地的美食,還算愜意。晚上的沙灘也很熱鬧,有沙灘足球,還有燒烤,各種酒類。

轉了一圈,烤了一些燒烤帶回酒店。

秦依依第一時間洗完澡就炫起了燒烤,小嘴巴吧唧吧唧的,喝著椰汁看著她自己都看不懂的電視劇情。

“聽,海浪聲。”

“聽到啦,吃不吃?”

吃飽喝足,秦依依又將窗簾拉上鉆進蚊帳,兩人蜜里調油。

“林毅,你不覺得在蚊帳里更有情調嗎?”

林毅可不慣著她。

今天休息夠了,正好早點睡覺,一個翻身四目相對。

秦依依鵝蛋臉上滿是羞怯,摟著他的脖子,濃密漂亮的睫毛一顫一顫的。

在外娛樂的時間是很快的,一轉眼七天就過去了。

“林毅,黑了,又黑了!!!”

晚上燈光下還沒注意到,等到白天秦依依起床洗漱的時候發現,自己好像又黑了一整圈,整個人都懵掉了。

林毅哭笑不得:“沒辦法,這種地方想不曬黑是不可能的,接受現實吧,秦依依。”

“我不要我不要嘛,怎么能這樣,我都涂了好多防曬霜的!”

秦依依差點崩潰,就因為黑了一圈眼眶都紅了。

林毅無奈只能抱在懷里哄她。

也不是說她矯情,女生對自己的皮膚是比較重視,否則也不會花錢買什么護膚品了。

“放心吧,人體修復功能是很強的,能白回去。”

這樣說,秦依依才沒那么傷心,吸了吸可愛的小瓊鼻,瘋狂擠著防曬霜。

“你幫我涂”

“好。”

林毅耐心給她涂完:“其他位置需要涂抹嗎?”

秦依依小臉一紅,氣呼呼搶了過去涂了一些在他臉上。

收拾好東西,林毅拉著行李箱離開當下的島嶼。

最后一站Anantara,距離馬累二十公里,交通一樣的四十分鐘,經過了一個五星級酒店,但并未在此停留。

這座島嶼是大型,由三個島嶼組成。

終于,秦依依來到了夢想中的水上屋,這里住處都非常的高檔。

上了島,兩人在電動車的護送下來到了海上屋。

屋子訂的是水上屋的最西北端,景色無敵,據說有超大無邊泳池。

林毅走在木橋上,周圍都是網上才有的風景。

“林毅,你快點啦”

秦依依似嗔死嬌的催促了一下,迫不及待的進了水上屋。

林毅慢悠悠的跟在身后,最近玩的就連他的皮膚都黑了一些,實在是紫外線太強烈了。

走進房間,林毅打量了起來。

比其他島嶼超豪華房多了兩臺機器,紅酒恒溫冰箱,門直接通往陽臺與主臥室也有滑門區隔臥室,

略微呈現為橢圓形。

房間內是大型雙人床,床尾還有一張穿鞋凳面對陽臺及海洋。

大片落地窗,清晨一起床望出去就是一片牛奶海。

書桌設在床的后面很方便,

還加了公主紗帳后面就是衣櫥跟保險箱一樣也有

DVDPLAYER盥洗室:。

最讓林毅驚訝的是這里的特色。

馬桶座前有一塊透明玻璃可以直接看到海,還能看到海魚

浴缸旁就是可以直接開啟的窗戶,打開窗簾泡澡吹海風,下午還能再陽臺上玩水,這里可以說是滿足了所有旅行者的追求。

放好東西,秦依依跟蝴蝶似的在房間里亂跑亂沖。

“林毅林毅,先吃飯還是先游泳呀,這里的海水好漂亮啊”

“今天比基尼行嗎?”林毅問道。

“好吧”

秦依依想了想,露出一個笑容答應了他的要求。

林毅嘴角微微上揚,最近秦依依是一天一套泳衣,什么連體式,比基尼,死庫水,他已經全部試過了。

急匆匆的跑到工作人員推薦的餐廳。

餐廳名字叫Fushi

,菜色豐富都有明確的英文標示好吃會有些許變化。

西式的,

日式的餐點,各式水果都包含在內。

下午,林毅帶著秦依依來到一處熟悉的地方。

秦依依驚訝道:“島上還有健身房啊。”

“圖書館都有,打會羽毛球運動一下?”

“好呀!”

在島上打羽毛球,秦依依也覺得有些新奇。

林毅瞅了眼遠處,果然在哪里都有擼鐵的老鐵,不過他們的肌肉都是增肌粉蛋白質吃出來的。

而他不一樣,來的時候就已經‘兩星’了,現在估摸著有‘三星’了。

與日俱增的力氣和體能,林毅從來都沒有驚訝過。

因為,奇怪的事情上沒什么更值得他驚訝的了。

下午,聽著海浪,看著書,陶冶情操。。

這是所有人都想體會的愜意生活,秦依依又安靜了下來。

等到下午三點左右,太陽小了一些,秦依依才換上了比基尼,躺在了太陽椅上。

林毅則小心翼翼給她涂抹著防曬霜,黏糊糊的。

秦依依身材很好,愈發的不錯了,林毅覺得自己功不可沒。

“林毅。”

“嗯?”

“我們這一站結束,是要回去了嗎?”

“是啊。”

林毅點點頭惋惜道:“但是該玩的都玩了,回去還有不少人在等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如果想再出來玩,等到假期或者我們翹課,也就幾天的時間。”

“嗯”

秦依依吐槽道:“感覺玩的好累,每天起來胳膊腿都是酸的呢。”

“誰讓你白天玩了,晚上還要玩我。”

“什么呀,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啦,明明是你欺負我。”

林毅笑了笑:“涂好了,就玩一會否則明天還是會疼。”

“嗯,我知道了。”

秦依依在無邊泳池中玩,周圍全是海水,但是不深。

林毅跟她玩了一會,拿著果汁躺在太陽椅上,給何紓婕發著信息。

何紓婕催了他好幾次了,馬正陽已經把設備弄回來了,已經在姜寧那邊的廠里。

林筱薇和父母玩了一周,最后還去了一趟長沙,玩的挺開心的。

過段時間,店里就要開業了。

金陵的冬天還是冷,在馬代待了八天了,林毅差不多已經忘了冷是什么感覺,只覺得太熱了。

秦依依玩的累了就爬了上來,往林毅旁邊一趟,開始搞事情,把海水往他身上撒等等等等……

以上種種行為,林毅都視為在挑釁,在勾引他。

不多時,總算確認秦依依是真的在勾引他。

林毅放下果汁,抱著她走了進去。

林毅覺得浴室設計是真不錯,站在于是窗口就能看到無邊無際的大海。秦依依站在窗口前,看著無邊無際的大海,鵝蛋臉通紅,眼中滿是羞怒。

晚上,還是金牌餐廳。

天候較好,因為來得早,所以兩人一邊享用前菜飲料一邊觀賞夕陽,隨著之后夕陽沉沒換上主餐上場伴著紅暈甜點收尾。

十天不到的旅行,太陽曬得有點多,兩人都黑了好幾圈。

除此之外,體驗感都很好。

沒遇到什么奇怪、狗血的事情,心情得到了很大的放松,也看了更多遼闊更多新鮮的東西,了解了更多的風景和文化。

美食,娛樂等等。

哪怕到了飛機上,秦依依還在抱怨:“蜜月期,過了呀。”

“下次再來就好了。”

“再也不來啦,這次來玩一趟我要花很久才能白回去了,短時間內我都不想來熱帶玩了!”秦依依咬牙切齒的發誓。

如果算上一天的航班,十天的旅行就此結束。

玩了很多東西,再玩下去就興味索然了。

當飛機在祿口降落,出了機場秦依依坐在車上有點不適應:“好暈!”

“時差問題,回去休息兩天就好了。”

林毅就沒有這樣的感覺,因為他身體素質強,這東西因人而異。

不過,回到家的感覺真好。

Ps:熬夜寫完的8200大章,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