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  目錄 >> 第125章遠離喧囂,何紓婕心態炸了

第125章遠離喧囂,何紓婕心態炸了

作者:懶洋洋本懶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腹黑 | 輕松 | 重生 | 懶洋洋本懶 | 重生后 | 被倒追很正常吧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第125章遠離喧囂,何紓婕心態炸了

車肯定是不能借的,還得去接秦依依她們。

林毅合上電腦,將早就在淘寶上買好的燒烤棚準備好,還有之前買的材料,都是一些高級材料。

“吳曉娟,來幫我搬一下。”

“來了店長。”

滿滿的一后備箱,全都是食材,

飲料等等。

十點四十林毅就出門了,等到祿口也要不少時間。

半路上,秦依依果然就打電話過來了。

“喂,林毅我們已經到機場了,你現在到哪里啦?”

“我現在在路上,大概還有二十分鐘,

你們現在機場坐一會,十分鐘后再出來。”

“好呢,

你慢點開。”

掛斷電話,

林毅踩了踩油門。

祿口機場,秦依依幾個窈窕的身影吸引了周圍的目光。

全員美女。

秦依依穿著短裙,榮雪玲和李穎珊幾個穿著都比較時尚,只有夏冰稍微鄰家女一些,看上去比較有親和力。

“我明白了,夏冰心機女,故意這么穿看上去特立獨行,顯得比較不一樣,特別是跟我們站在一起。”

“沒錯沒錯。”

夏冰喝了口飲料,懶得搭理她們:“這里就是金陵,六朝古都么,我還是第一來。”

“別說了,

我也是第一次。”榮雪玲說道。

李穎珊說道:“這不就跟我當初第一次到魔都一樣,

要知道我以前的十八年,

從來沒有出過縣城,要是沒遇到你們,我可能也不會來金陵。”

秦依依盈盈一笑:“可能,這就是一種緣分吧,

讓我們在茫茫人海中相遇。”

“喲,什么時候這么文藝了?”榮雪玲調侃道。

秦依依繼續說道:“如果是林毅的話,會這么說吧。”

“你男朋友這么文藝?”

“偶爾。”

秦依依看著湛藍的天空,腦海中浮現對林毅的印象。

滿腦子林毅色鬼的形象,什么高大尚不存在,就是個色鬼,跟被色鬼咬過,傳染了一樣。

李穎珊好奇道:“你男朋友有沒有說去哪里玩?”

“龍山,我也沒聽說過,我之前跟你們說過了,金陵其實真沒什么好玩的,不過城里的梧桐很多,這種感覺比在魔都好,爬山你們也不爬,逛街好像不如魔都……”

“秦淮夫子廟呢?”

秦依依壓低了聲音說道:“作為一個去過很多次的本地人而言,不建議去,就是魔都的城隍廟。”

“背刺家鄉啊。”

“沒去過的話,有機會還是去一次吧,哪怕被坑了也行,

不然會后悔,

雖然可能去了會更后悔。”夏冰說道。

“有道理,反正玩兩天。”

“林毅什么時候來……”

榮雪玲戴著墨鏡,很有范。

秦依依注意到白色的寶馬525,還有車牌號:“已經到了。”

“哪呢?”

“喏。”

李穎珊驚訝道:“寶馬啊,你男朋友可真有錢!”

“哼哼。”

秦依依招了招手。

車在路邊停下,秦依依打開車門坐在副駕駛上,趁著榮雪玲幾個還沒打開車門湊過去,在林毅臉上親了一口,然后才端正坐好。

被這么莫名其妙的親一口,林毅仿佛什么事也沒發生過一樣,早已經習慣了。

秦依依,癡女。

“林老板,中午好。”

“我們過來玩,不會打擾到你跟依依的二人世界吧?”

“林毅,謝謝你來接我們。”

三個女生里面,也就夏冰正常點。

林毅回頭看了一眼:“晚上你們要跟我們一起睡?不太好吧……”

夏冰目光看向窗外。

榮雪玲氣憤道:“秦依依,你管不管你老公,孽畜,還不快現出原形。”

李穎珊笑問道:“林毅,你不會出生于高老莊吧?”

“哈哈哈,跟豬八戒什么關系?”

幾個人有說有笑,秦依依沒跟她們胡鬧:“把車靠邊停一停。”

“怎么了?”

“我給你買了東西。”

林毅打著雙跳,停在旁邊。

秦依依掏出一個盒子,打開取出一款墨鏡遞給林毅:“你試試看。”

林毅看著墨鏡,心里有那么一點復雜。

這女的總是能給他驚喜,懂事的讓人心疼,當然這種懂事跟蘇可念的懂事是兩碼事。

“你戴上試試啊,拿在手里看又看不出效果來。”

“還是阿瑪尼的,真會買啊。”

林毅戴上正好合適,兩人的關系也不需要道謝之類的。

秦依依也很滿意,如果買的不好還能拿去換。

榮雪玲看了一眼,調侃道:“我們陪秦依依去買的,沒想到秦依依對你的尺寸居然這么了解。”

李穎珊拍了下榮雪玲,詫異道:“你在說什么虎狼之詞啊?”

夏冰拉開了跟兩人的距離,捂著耳朵,實在是沒法再遠了,再遠她就要飛出門外了。

她總因為自己不夠變態,而跟她們格格不入。

在宿舍里也就算了,別人聽不見,在外面也敢這么肆無忌憚。

她默默的戴上耳機,聽著MP3。

榮雪玲反應過來臉一紅:“滾吧,我的意思是……”

“你們要打的話下去打,我幫你們搖旗助威。”

林毅提醒了一聲。

榮雪玲紅著臉坐在那,李穎珊嗤笑了兩聲。

秦依依當做沒聽見,好奇的問道:“我們去哪里玩啊?城里好像也沒什么玩的吧,商場實在是不想逛,街也不想逛,有沒有點有趣的?”

“你這也不去,那也不去,要不行咱們讓林毅跟我們去魔都吧。”

榮雪玲提議道。

李穎珊附議:“就是,你玩遍了,我們還是第一次來呢。”

林毅拍了拍秦依依的腿:“今天不去城里玩,莪帶你們去野炊,露營。”

“野炊,露營……”

秦依依眼眸驟亮,握著林毅的手,就這么抓著,驚訝道:“不錯哎,總比去逛街逛商場強,還是你想法多,不過城里有可以露營的地方嗎?”

“有,我去過。”

“跟誰一起去的?”秦依依就像華生發現了盲點。

林毅則說道:“當然是跟美女一起去的,跟男生去有什么意思。”

“好呀,我就應該偷偷過來的,然后抓個正著,到時候看你能說出什么來。”秦依依故作兇狠的說道。

林毅詫異道:“這么刺激?”

“我下次就試試。”

“放心,這次沒有下次你就沒機會了,我會防著你的。”

“哼!”

這兩人說的刺激,榮雪玲和李穎珊豎起耳朵聽的也刺激。

就連夏冰也沒心思聽歌,總覺得秦依依和林毅的相處方式真的很特別。

林毅和秦依依,兩人都很勇啊。

生了一會悶氣,秦依依也知道林毅不會說肉麻的話來哄她。

所以,她自己氣就消了。

“那個什么龍山,在哪里呀?”

“姜寧。”

“姜寧,有這塊地方嗎?”

林毅說道:“比較偏僻,從市區過去要四十分鐘,很漂亮。”

“那你玩的還蠻歡的嘛,你知道我整天在學校圖書館多累嘛,而你卻自己一個人在這里瀟灑,還帶妹子!!!”

林毅也不再耍嘴皮子:“深山老林里,有野人。”

“我靠,真的假的?”李穎珊震驚了,她家那么偏的地方都沒有,金陵會有?

榮雪玲沒好氣道:“他肯定騙你的啊!”

“服了。”

車速不低,眼看著周圍越來越偏的景色,榮雪玲壓低了聲音說道:“你說,在這荒郊野嶺的,林毅要對我們做點什么,我們豈不是跑都跑不掉?

秦依依那個墻頭草肯定還會幫他。”

“呵”

李穎珊不屑道:“我就不信,我們四個還累不倒他一個!”

榮雪玲點點頭,瞅了眼林毅搖了搖頭:“這倒是,前天問秦依依她男朋友怎么樣,一直支支吾吾的,估計是不太行,”

夏冰目光愕然,我聽見了啊。

你們兩個思維能不能不要那么齷齪,而且不要把我跟你們混為一談。

周圍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

他曾經兩三個月會跟狐朋狗友來一次聚餐,一般都是露營,燒烤,打打牌陶冶情操。

所以,就算周圍沒有被開發他也記得大概的路和位置。

看到那個熟悉的路口,沒有水泥路,遍地黃沙,車子經過都會掀起一片灰塵。

秦依依黛眉微蹙:“林毅,這里真能露營啊?”

“我還能騙你?”

“好吧……”

秦依依沒再問,打量著四周。

姜寧周圍城市化,綠化搞得很不錯。

總算順著崎嶇的路段來到一處空曠的地帶,這是一個未開發的美麗荒野,未來十年后這里是一個公園,專門為燒烤,露營的人準備的,而且還要收取門票。

很開闊的一片土地,認為痕跡比較嚴重所以顯得沒那么荒涼。

有山,有水,有湖泊,湖泊旁邊還有一顆楊柳。

它的葉片已經從翠綠色全部變成黃色,遠遠望去,就像邁入古稀之年的老人一樣,在滄桑中隱藏著一種深邃,讓人感到是那樣無比的凄涼。

隨著陣陣秋風襲來,柳樹的葉片開始翩翩起舞,轉眼望去,仿佛只剩下光禿禿的樹干。

秦依依下車后,摞了摞發絲:“天氣不熱,正適合燒烤,對了,食材帶了吧?”

榮雪玲提醒道:“上車的時候就應該問了,應該帶了吧?”

“放心吧,我又不是傻子,來幫忙先把燒烤棚搭建起來,就搭建在湖旁邊,這樣容易滅火,燒烤架這些東西我已經買好了,不占什么空間,材料全部在冷凍箱子里。”

幾個箱子還是海宏宴老板送給他的。

什么法國黑金鮑,泰國虎蝦,帝王蟹一樣不缺,就連三文魚刺身都有。

并且,這些都是經過店里廚師上午才處理好的新鮮貨,時蔬烤串等等也都一應俱全,全部處理好了,干凈衛生。

不需要自己動手,只需要點燃炭火直接開烤就行了。

箱子打開的一瞬間,榮雪玲幾個都驚呆了:“我去,我們真是來燒烤的,確定不是來享受的?”

“這食材也太離譜了吧?”

夏冰點點頭,帝王蟹好幾千了。

果然,有錢人的燒烤跟她們印象中的燒烤是不一樣的。

其實,聽到來燒烤的時候她們本身是不抱什么期望的。

畢竟自己烤出來的東西不好吃,還麻煩。

可誰知道,會是這樣的一幕幕啊。

“別看了,先來幫忙。”

林毅裝備齊全,拿著小錘子,說明書都不用看,這東西他弄個不止一次了。

很快,一頂漂亮的綠色燒烤棚就弄好了。

綠瑩瑩的,就在秦依依的頭頂。

秦依依抬頭看了一眼,微笑道:“這綠色,還蠻好看跟周圍挺搭的,林毅,你挺會選的嘛。”

“那是。”

林毅點點頭,他專門選的綠色就是為了應景。

“你們要不要試試弄自己的帳篷,我買了四頂。”

“四頂?”

榮雪玲繞有深意的數了數:“原來是這樣,四頂就四頂吧,秦依依跟我們誰睡啊?”

“哈哈哈……”

“林毅,快把帳篷扔進水里面,今晚我們五個人一起睡!”秦依依瞪了眼榮雪玲。

林毅眼前一亮,你再這么說我可真就這么干了啊!

我這個年齡,也不是不行!

秦依依幾個笨手笨腳的在那搭帳篷,忙的不亦樂乎。

讓她們忙去吧,省的在旁邊嘰嘰喳喳的。

林毅這邊已經將兩個小烤架點起來了,各種配料非常齊全。

隨后,他又拿出一桿魚竿,還有打窩的料。

這生活質量,不是der一下就上來了嗎?

美女相伴,山清水秀,吃的是山珍海味,釣魚還能陶冶情操,遠離都市的喧囂……

等等,

怎么越說越像那些房地產銷售。

夏冰幾個瞅了眼拋竿的林毅,腦海中呈現‘離譜’兩個字。

這種生活,像極了退休后的生活。

秦依依自己的帳篷搭建的歪七扭八的,跑來跟林毅燒烤了,就辦了個小板凳坐在旁邊,在后備箱拿了一瓶飲料還有燒烤用的小扇子,煽風點火。

林毅調侃道:“這就累了?”

秦依依笑起來像一只狡黠的狐貍:“我這不是有你嘛,誰像那幾個單身狗呀,等你忙完了我幫你洗東西,你去搭建吧,反正我也搭不好,要是晚上來一陣風,我們就只能以地為床,以天為被啦。

好像……還挺浪漫的?”

“浪漫個屁,草地上蟲子多的要死,你也不怕明天醒來身上趴著蜈蚣什么的?”

秦依依臉色一白:“你別說了,好惡心!”

十分鐘后,一陣風吹過。

榮雪玲幾個已經聞到了肉香,手里拿著錘子看著自己搭建的帳篷,選擇承認了自己是個廢物的事實。

“秦依依,忙完讓你男朋友幫我們弄吧!”

“對,我們弄不好!”

夏冰這次選擇跟榮雪玲她們站在同一陣營,眼睛笑看著林毅。

秦依依抱著手臂說道:“不行,我男朋友憑什么給你們用?”

“給我們用用怎么了,又不是搶了你的不還給你!”

“反正就是不行!”

林毅魚竿架在旁邊,聽著她們吵架還不忘繼續燒烤。

怎么到了這群女生嘴里,他好像變成了黃瓜,成了個工具人,誰都能借走用用似的。

一群鶯鶯燕燕,林毅看的有些出神了。

秦依依注意到林毅的目光:“林毅,你來選吧!”

林毅感覺,秦依依再玩,而且還是故意將輿論和責任推到他身上的。

林毅提議道:“我跟你搭帳篷,到時候讓榮雪玲她們來收拾殘局?”

秦依依抿了抿嘴:“好吧,就這樣,你們覺得呢?”

“可以!”

“我也沒問題。”

“烤肉可以吃了嗎,我真的已經餓死了,航班上吃了點餅干,現在更餓了。”

“可以了。”

林毅開著啤酒,錫紙鮑魚端上來后香氣濃郁無比。

秦依依贊不絕口:“這個料汁也是在網上買的嗎?”

“不是,海鮮店里面的摘牌料汁,店老板送我一罐,確實不錯……”

“你嘗嘗這個肉串,這個北極貝好嫩啊!”

有山,有水,有啤酒,有烤肉。

生活還能再愜意到哪里去,無非就是把周圍場地緩一緩,換成鐘山高爾夫那樣的林園式別墅,再自帶個游泳池了。

突然冒出來的想讓,讓林毅眼前一亮。

是啊,

無非就是再多個別墅,林園中再多一個高爾夫球場,一個高級會所……

這應該就是普通人追求生活的極致了吧?

至于那些什么極限運動,等有錢了林毅也不會去碰,真拿自己的命不當命呢。

喝著啤酒,吹著牛嗶,暢想著未來。

“我靠,湖里怎么會有小烏龜……”

“你不覺得像什么?”

“這么惡心能像什么?”

“哈哈哈……”

轉眼,時間已經來到下午太陽最大的時候。

今天已經不熱,吹著風曬著太陽坐在凳子上吃著東西真的很舒服。

林毅將風箏和羽毛球拍拿下來。

“下午玩風箏跟羽毛球吧,周圍沒有電線,非常安全,晚上我們打牌……”

榮雪玲突然有點羨慕秦依依,這么會照顧人的男朋友誰不喜歡呢?

雖然不說,其實夏冰和李穎珊也羨慕。

秦依依天真的像個小仙女,但她不是真天真,只是在林毅面前展露出了平時在學校里不曾展露的一面,玩著羽毛球,不亦樂乎。

夏冰幾個放著風箏。

渴了,后備箱里有礦泉水。

累了,林毅端了張凳子,跟秦依依挨著坐在湖邊聊著天,看著遠處的風景,也沒有人來打擾,安安靜靜,鳥語花香。

榮雪玲拿著手機拍了張照片:“如果以后在林毅跟秦依依的結婚典禮上做一個走馬燈的形式,最浪漫的也不過如此了吧。”

快樂的時光總算短暫的。

下午,林毅幫忙把帳篷全部搭建好,時間都已經來到了五點。

林毅拿出小鍋子,便攜式煤氣罐。

林毅沒想到能買到,十年后用這東西的都不是特別多,現在的淘寶真是萬能的。

不得不說,網絡真的解決了很多麻煩事,比如你要去買一件東西,跑了很多家店都買不到,但是你在網上一秒鐘就能找到,還比店里的便宜。

這份便利確實造福了無數人,這是不爭的事實。

當然,實體店效益也因此變得不景氣。

只能說獲得進步,既然會失去某些東西。

榮雪玲幾個已經麻木了,真什么都能掏出來啊。

這還能吃火鍋的嗎?

而且還是海鮮火鍋?

你敢想象?

露營,涮著切片的鮑魚,黃喉,鰲蝦……

“我未來可能再也享受不到今天這種待遇了。”

“要是天天能這樣無憂無慮,也未必不是一種幸福,那些深山林的居民每天都是這樣吧,雖然吃的沒這么好。”

林毅調侃道:“在城里向往大山,在大山里向往城里。”

秦依依嬉笑道:“放假了想念學校,在學校想念放假,往下接……”

“單身久了想找男朋友。”

“是呀,羨慕有男朋友的。”

“嗯。”

夏冰也覺得,有林毅這樣的男朋友的話真好。

秦依依警惕的盯著她們,防狼一樣。

晚上,林毅撒了點驅蟲粉在帳篷旁邊,鉆了進去。

帳篷挺大,特別是林毅跟秦依依的,買的特大號。

喝著飲料,打著牌。

“有錢嗎?”

“沒錢就玩脫衣服的吧,秦依依介意嗎?”榮雪玲看向秦依依。

秦依依似笑非笑:“我不介意啊。”

我能又什么損失,我倒是想治一治你這騷里騷氣的。

李穎珊詫異道:“我也沒意見。”

夏冰:“我……我……”

“行,那就這樣玩!”榮雪玲咬了咬牙,她就不信了秦依依真敢。

他可是你男朋友啊,你愿意他跟其他女生發生點關系?

秦依依注意到榮雪玲的目光,露出一個包容一切的笑容。

來呀,互相傷害呀。

無非就是林毅被玷污一次,而你失去的可是你的身子呀!

夏冰人嚇傻了,真就不問她的意見,難道她真的不重要嗎?

林毅洗了洗牌:“拖拉機會吧,不帶三帶一……”

榮雪玲她們就口嗨,雖然林毅也樂在其中。

最終還是證明榮雪玲在口嗨,林毅有那么一點小失望,秦依依沒好氣的掐了他一下。

晚上打牌打到九點左右,周圍能聽到蟲鳴聲。

榮雪玲打了個哈欠:“今天早上起得早,睡覺?”

“周圍好像蟲子比較多。”

“廢話,你重新組織一下語言,再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

“我有點害怕。”

夏冰小聲看向榮雪玲:“要不,我們睡一個帳篷?”

“這樣太擠了。”

“就在旁邊怕個什么,隔著帳篷都能聊天呢。”

夏斌嘆了口氣,選擇了最中間的,白天是玩的開心了,到了晚上就擔心受怕。

這里,應該沒有什么壞人吧?

帳篷里,林毅靠在那。

秦依依鉆在他懷里,抬起頭小聲問道:“你之前是不是心動了?”

“心動什么?”

“就是我說玩游戲……”

林毅不假思索的點點頭:“換做誰都會心動。”

“變態!”

“你也挺變態的,抓泥鰍呢?”

“哼”

林毅叮囑道:“我跟你說,真能聽見,別亂來。”

“我不要,誰讓你惹我生氣……”

“秦依依,你有病……”

隔壁,夏冰心想這兩人是不是吵架了啊,怎么突然秦依依沒聲音了呢?

可能也是因為林毅跟秦依依的緣故,夏冰閉上眼。

夜里,榮雪玲從帳篷里爬起來,周圍漆黑一片,什么動靜都沒有。

越是這樣,她越是害怕。

這深山老林的,她怕遇到阿飄。

“李穎珊,李穎珊……”

叫了幾聲沒有人答應,榮雪玲有點急了,晚上喝了太多飲料,想上廁所,但是她又不敢一個人。

“夏冰,夏冰……”

榮雪玲喊了幾聲,幾個都睡得跟豬一樣,還說什么害怕。

原來,小丑居然是她自己。

榮雪玲咬了咬牙,就在帳篷門口蹲了下來,童子尿辟邪。

“我是發了神經了跟你們來這種鬼地方露營,下次打死我不來……”

榮雪玲小聲罵罵咧咧,給自己壯膽。

“啊!!!”

不遠處的湖里響起一聲水花,嚇得榮雪玲放聲尖叫。

這得虧周圍沒住戶,否則夜里全被吵醒了。

秦依依迷迷糊糊的靠在林毅懷里睡得很香,林毅抱著她沒起身,掀開帳篷道:“你在搞什么鬼?”

“水里有東西。”

“魚啊,還能是什么!”

“沒事了沒事了。”

聽到林毅的聲音,榮雪玲就沒那么怕了,急忙鉆進去。

轉眼,天亮了。

周圍空氣清新,草地上和樹梢上都掛滿了晨露。

秦依依打了個哈欠,昨天睡的比較早所以精神很好,拿出包里的一次性牙刷,還有小香皂。

“這哪來的?”

“我們以前住酒店我收集起來的,這些都是可以帶走的,你不知道吧,保潔阿姨會放心的,五星級酒店的香氛也是可以帶走的,帶回去平時可以用。”

秦依依一早上起來,就給林毅炫耀她的偏科知識。

林毅笑了笑不說話,他知道啊,但還是配合秦依依:“厲害啊,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哼哼,現在不就派上用場了?”

剛起床,秦依依就愉悅了起來:“昨晚榮雪玲在鬼叫什么?”

“湖里有魚給她嚇得。”

綠色植物只有在陽光的照射下才會釋放氧氣,到了夜里會吸收氧氣,水里的植物也是這樣的,所以會導致水里缺氧。

這就是魚跳入水的原因,嘩啦一聲響,不知道的還真會嚇一跳。

讓你去讀書,你偏偏去搬磚。

“好吧。”

她昨晚隱隱聽到了,不過實在太困。

夏冰和李穎珊一早上起來就約好跑去了老遠的地方。

她們實在是憋不住了,憋了一好一會了,要不是天亮了她們還得憋。

晚上不敢出帳篷,叫人也沒人答應。

“榮雪玲,你不去方便?”

榮雪玲黑著臉:“你們去吧!”

她褲子現在還是濕的呢,那該死的魚,遲早被人抽干水會抓回去宰了。

林毅回了幾個信息,收起手機收拾東西。

現在他還有點回味昨晚,要不是榮雪玲她們也在,他跟秦依依說不定還這能弄出不小的動靜來。

學校小樹林沒體驗到,露營先體驗到了。

“林毅,這些東西還要嗎?”

“要啊。”

林毅點點頭說道:“等十一月份,我們去山上的時候需要。”

“十一月份,去山上做什么呀?”

秦依依眼眸中滿是狐疑。

林毅笑著說道:“十一月有流星群,金牛座,獅子座,還有獵戶座,不過金牛座和獅子座的峰值發生在滿月,前后可能看不到,但是獵戶座能看到。”

秦依依眼眸中充滿了小星星:“好呀好呀,那就這么定下來了,不準返回,到時候也不準因為任何事情耽擱了,我要看流星雨!”

“行。”

夏冰說道:“看流星雨很浪漫啊。”

榮雪玲撇了撇嘴,晚上在荒野簡直糟糕透頂。

白天玩的有多瘋,晚上就有多狼狽,上個廁所都不敢。

李穎珊說道:“等到時候,說不定我們都有男朋友了,可以帶男朋友一起。”

“嗯。”

“再看吧。”

秦依依是粘著林毅,反正一定要看今年的流星雨。

小時候沒看過,一定要看一次,而且要在山上看。

“行行行,肯定帶你去看。”

“真好。”

榮雪玲譏笑道:“你們就繼續撒吧,我們早餐也不用吃了。”

林毅提議道:“帶你們吃正宗的金陵湯包,再來一碗鴨血粉絲。”

“我們學校的鴨血粉絲,沒有金陵的好吃。”

等車到了城里,仿佛又恢復了日常生活。

林毅覺得,偶爾在百忙之中抽空來一次這樣的露營,什么工作壓力,社會壓力統統閃開。

等回到城里,再去泡個澡按個腳之類的。

妥妥的人生贏家!

吃完早餐就是平平無奇的逛街,必去一次的夫子廟。

沒有什么體驗感,就是人多,秦淮那種柔美的氣息很綿綢,喜歡的人很喜歡,不喜歡的人覺得沒意思。

來了后悔,不來更后悔。

這樣的地方,每個城市都有。

中午吃過飯,秦依依才提議道:“要不去你店里看看吧,我還不知道在哪里呢。”

“幾點鐘的飛機?”

“五點多。”

“五點多的話不急,去我店里坐會,然后我們再去玄武湖劃個船,早點吃個晚飯再回去。”

“嗯好。”

不多時,來到店里。

何紓婕正跟徐婉婷聊著天,徐婉婷說道:“你家小店長回來了。”

“什么我家小店長!”

何紓婕沒好氣瞪了她一眼,站起身后眼神卻有些愕然。

實驗的,秦依依?

至于另外幾個女生,顏值不算特別高,所以她自動忽略了。

秦依依也有些詫異,為什么何紓婕會在這里。

她跟何紓婕是有過一面之緣的,好像是林毅學校的……

林毅介紹道:“何紓婕,你們見過。”

“何店長,你好。”

秦依依盈盈笑一笑,禮貌的打了聲招呼,找了個位置坐下。

“你好。”

何紓婕心中有些惱怒,林毅這狗東西在搞什么鬼?

你都有蘇可念了,怎么還跟秦依依亂搞!

何紓婕皮笑肉不笑,壓低了聲音說道:“林毅,晚上我有事跟你聊聊。”

“好,晚上再說。”

林毅點點頭。

何紓婕深吸了口氣,我倒想看看你想怎么處理這件事。

1秒:m.bxwx.tv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9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