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  目錄 >> 第121章都夠兩盆辣子雞丁了

第121章都夠兩盆辣子雞丁了

作者:懶洋洋本懶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腹黑 | 輕松 | 重生 | 懶洋洋本懶 | 重生后 | 被倒追很正常吧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 第121章都夠兩盆辣子雞丁了

胡曼妮有了伴,好像沒那么傷心了。

話,也變少了。

她盯著林毅,敢怒不敢言。

秦依依慣著她,

林毅可不慣著。

唱著林俊杰的期待愛,聽見幸福……

果然自己的快樂,都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的。

唱著唱著,

胡曼妮哭成了淚人。

等出了KTV,已經完全哭不出來。

晚飯在秦依依家里吃,林毅就說怎么大白鵝少了一只,原來是燉湯了啊。

那香味特濃郁,湯頭也非常的鮮美。

據說那只鵝還是秦依依之前的玩具,嘴角都流下了悲傷的淚水。

晚上,

哆哆哆……

敲門聲響起,林毅說道:“門開著。”

林筱薇推門而入,

端著剝好的柚子和切好的梨子走了進來,

輕輕放在桌上:“你在寫小說?”

“是啊。”

“是正經小說嗎?”林筱薇懷疑道。

林毅嗤笑了兩聲:“在你眼里什么是不正經的小說,這么說來你看過?”

“這個……”

林筱薇可愛的小臉蛋一繃,白了林毅一眼。

這種小說女頻不是遍地都是,女頻寫的比你們男頻尺度更大好吧。

第一章,霸道總裁就把他的小嬌妻給強了呢!

哼哼,

而且那畫面描述的……

林筱薇想了想,腿微微有點軟,坐在林毅的床沿,看了看四周:“你房間里沒有什么奇怪的書和東西吧?”

“你想說什么?”

林毅敲著鍵盤跟老伊聊著天。

“就有點好奇。”

林筱薇打量著林毅房間,心想這是她第二次進來了:“你之前不是說你會吉他么?”

林毅點點頭:“會一點。”

“我今天買了。”

“然后呢?”

“你教我!”林筱薇認真道。

林毅把文上傳后說道:“你拿過來吧。”

“哦,我去拿。”

林筱薇抿嘴一笑,

跑回自己房間拿起香水噴了噴,

隨后才抱著吉他來到林毅房間。

“給。”

林毅拿著吉他問道,也沒問什么理由。

有的人學吉他這些事無聊消遣,有的人是可有可無。

在這個物質條件比較豐碩的時代,

更多人是打著愛音樂的口號來實現他某種功利的目的。

扯遠了。

不是說愛音樂就一定得去學琴,還非得是在特定的時間里,

同樣,學了琴也不是說就是真正的愛音樂……

林毅覺得這不是他的風格。

學個吉他有什么好墨跡的,要學就學。

現在條件好,林筱薇想學什么就學什么,就當是培養興趣愛好和習慣吧。

林毅坐在床沿,橫按著吉他。

“左手主要是按弦,拇指一般不參與,剛開始手指會很疼,經常堅持就好。右手主要撥弦,是基本功之一,剛開始練習會非常枯燥,還得學六線譜,不能學成四不像……”

聽著林毅侃侃而談,林筱薇眼底有些憧憬:“你是什么時候學會的?”

“軍訓期間就學會了,我學東西很快的。”

“哦。”

林筱薇點點頭。

她知道林毅學習能力是很強,否則也不會幾個月考上重點了。

“是這樣……”

林筱薇坐在側面,屬實有些笨手笨腳,林毅都有些看不下去。

“你上來。”

林毅空出一些空間。

林筱薇脫掉鞋子,心跳咚咚咚跳個不停,

跟有小鹿在亂撞似的。

林毅拉了她一下,就坐在她身后手把手教。

“這樣,手放輕松……”

“我我我……”

林筱薇整個人都暈乎乎的,緊張的不行。

這還是她第一次跟林毅挨的這么近!

不多時,林毅將林筱薇推開。

林筱薇:“?”

“行了,今天就到這里吧,你可以去網上找點教程,我還有事要忙。”

“哦。”

林筱薇悶悶不樂,抱著吉他紅著臉走了。

看到林筱薇從林毅房間里出來,梁雅香就當沒看見,坐在沙發上嗑著瓜子,一句話都沒說。

林筱薇看了眼梁雅香,走進自己房間。

國慶七天假期,就這樣過去了一半。

早上,林毅洗漱過后給趙凱打了個電話。

之前約好了,大家一起去何紓婕家里拜訪。

事先,他已經跟何紓婕說過了。

正好去她家里談談,關于工作的事情。

林筱薇最近起來的也比較早,可能是軍訓后遺癥,生物鐘還沒有改過來。

“真羨慕,你們居然還能去拜訪老師。”

“你也可以。”

林筱薇呵呵冷笑了一聲,就張磊那班主任,不罵他都算好的了。

高中三年,早就看他不爽了。

還要買禮物去拜訪他,想得美,何況父母都已經把張磊給刪掉了。

“走了。”

出了門林毅坐上車輕踩了一腳油門。

十分鐘后,胖子打開車門坐了上來,牛奶跟水果籃子放在腳邊。

林毅愕然道:“你買果籃做什么?”

“看何老師啊。”

“買點水果就行了,其實。”

果籃也不是不能送,但是在不少人眼里果籃都是去醫院的……

其實,果籃也不錯就看個人怎么想了。

“毅哥,你買什么?”

“我就買點水果,其他什么都不買。”

聊著天到了楊悅家小區門口,楊悅也提著水果上了車。

林毅調侃道:“這么多,何紓婕吃到什么時候?”

“水果又沒關系,可以放冰箱。”

兜兜轉轉,最后來到蘇可念家。

回到家后,蘇可念又恢復了小土妹氣質,換上了寬松的休閑裝還有洗的發白的牛仔褲,可能是覺得新衣服新褲子弄臟了心疼。

等蘇可念上了車,楊悅就壓低了聲音問道:“你跟林毅怎么樣了?”

蘇可念小臉一紅,沒臉說。

楊悅沒好氣道:“你們一個學校的還搞不定,要是我……”

楊悅抬起頭,確定前面的兩人沒聽見。

不多時,車停在老破小區。

林毅跟蘇可念對這里可太熟悉了,已經不是來過一次兩次了。

何紓婕家里就住在三單元,五樓。

沒有電梯,樓梯又陡爬的有點難受,特別是胖子這種胖又虛的。

“來了。”

站在門口,林毅都聞到一股香味兒了。

門打開,映入眼簾的一身居家的翠花連衣裙,將何紓婕婀娜豐腴的身材映襯了出來,發絲高高盤起,鼻梁上還架著細小的黑色眼鏡框,顯得有些妖艷,嫵媚。

“何老師!”

楊悅說道:“你好漂亮啊!”

“謝謝,你也很漂亮啊楊悅,快進來吧,別在門口站著。”

“何老師,給……”

蘇可念小心翼翼。

看著她乖巧的樣子,何紓婕給了個擁抱:“大學生活怎么樣?”

林毅說道:“大學生活好啊。”

“沒問你。”

何紓婕白了他一眼:“我煲了個雞湯,稍微等我一下。”

林毅把水果放在桌上:“你還會煲雞湯呢……”

“之前不會,現在會了。”

何紓婕瞅了眼趙凱:“胖子,你還是很會買很會說啊,探病呢?”

趙凱抓了抓后腦勺:“何老師,我毅哥說買花籃是可以的!”

趙凱直接背刺。

林毅則說道:“送花籃祝福長壽之意,健康吉祥,寓意也很好。”

何紓婕點點頭,就是感覺怪怪的:“破費了,我給你們洗了吃,這么多水果我吃不完,你們隨意坐,中午就在這里吃飯吧,跟家里人說了嗎?”

何紓婕沒問林毅,這家伙不需要問。

她主要是問蘇可念。

“嗯。”

“那沒事了。”

“何老師,我們來幫忙吧。”

“咳咳,我自己來就好了。”

忙活了一上午,等到飯點林毅直呼好家伙。

雞湯除了雞本身,用的還是濃湯包,菜都是熟菜,牛肉等等,不過糖醋魚不錯,林毅比較喜歡吃這個口味的。

何紓婕給林毅夾了一塊:“喜歡吃就多吃點,林老板,不要跟我客氣。”

以后還要仰仗你呢。

何紓婕笑了笑。

趙凱說道:“何老師,毅哥店里可賺錢了,沒有辜負你的期望!”

“我知道,你吃你的。”何紓婕說道。

“對對對,林毅還買了車寶馬5系,據說要五十多萬呢!”楊悅也跟著說道。

聽他們一個個都說林毅的好,何紓婕沒好氣道:“所以說,你們是來看我的,還是來開武林,咳咳,開林毅吹捧大會的”

林毅慢斯條理的吃著魚:“別客氣,你們繼續說多說點,我喜歡聽!”

何紓婕也是沒想到,林毅有這么厲害。

這可是她曾經的學生,厲害厲害。

真的令她刮目相看,望其項背啊。

何紓婕平時也會喝點啤酒,給趙凱遞了一罐,林毅要開車她就沒給。

由此可見,何紓婕心思還是很細膩的。

“你們兩個喝點果汁,蠻不錯的,匯源的百分百橙汁。”

林毅也倒了一杯:“匯源蠻好的。”

吃飽喝足后,何紓婕廚房收拾爛攤子,還不忘給他們端瓜子小零食。

沒想到,何紓婕家里藏的小零食挺多的。

她,居然還有自己的零食推車。

“會享受。”

“我去幫忙,你們吃吧。”

蘇可念剛站起身,就被林毅壓了下去:“你也坐著吃東西。”

“喔。”

蘇可念委屈巴巴的,她也想幫何老師的忙。

廚房,何紓婕帶著手套刷著碗。

“我自己來就行了。”

林毅自顧自的幫忙清洗了一遍:“你打算什么時候走?莪大概五號就要走,我順路帶你一起過去?”

“算了吧,你跟她們先去學校,我跟你們一起去怪怪的,挺不好意思的。”

何紓婕也不想在自己曾經的學生面前掉面子。

“你店里都準備好了?”

“設備已經買好了,六號差不多就全部裝修好了。”

何紓婕問道:“江穎初江店長跟你說過了吧?”

江穎初跟林毅穿一條褲子的,不可能不說這些事情。

林毅點點頭:“說了,到時候我直接從這里抽派四名老員工過去,還是比較方便的。”

“這倒是。”

何紓婕心想難怪縣城店里也有四名員工,這樣套娃下去,永遠有老員工用啊。

等再開一家分店,再從老店里抽兩名員工去新店。

何紓婕思維也轉的挺快的,畢竟是大學本科畢業,否則也不會在一中任職了。

要知道一中算好學校了,像實驗都是要研究生。

何紓婕有些擔憂道:“說實話,我雖然在江小姐那邊學了不少,但副店長的職位我還是有點擔心的……”

“還有一個選擇。”

“給我當私人秘書。”

何紓婕差點拿菜刀,這簡直顏面掃地,還不如教書育人呢。

你膽子真大!

不過也是,何紓婕深吸了口氣,不能用常理去判斷林毅。

這小子,不對勁。

“行了,你去嗑瓜子吃點東西吧,這些交給我了。”

“那交給你了。”

何紓婕無語了,你還真就一點不客氣啊,不是來幫我洗碗的嗎?

林毅坐下拍了拍蘇可念的肩膀,看向楊悅:“你們去幫忙啊?”

“嗯……”

“何老師,我們幫你洗吧。”

“我洗碗,你們幫忙把垃圾清理一下,謝謝。”

下午在何紓婕家玩了一會,晚上還要在這里吃飯。

車上,趙凱驚訝道:“毅哥,我發現何老師越來越漂亮了。”

“28歲,加上保養保養,是好看。”

林毅本來想說年齡越大越有韻味,當然他說的是年齡,不是年輪。

趙凱嘆了口氣,怒斥道:“也不知道何老師最后會便宜那個王八蛋,可惡!”

“滾下去,你不是要去上網嗎?”林毅把車停下。

趙凱看了看窗外:“還沒到啊,大熱天的。”

“趕緊滾,我有點事。”

“靠,真不是兄弟!”趙凱關上車門提醒道:“你開慢點啊,毅哥。”

嗡嗡嗡……

趙凱吃了一嘴的尾氣,嘰嘰歪歪。

“生什么氣啊,何老師最后肯定是要嫁人的,毅哥應該也是跟我一樣舍不得吧,但是氣往我身上撒了做什么,要罵也是罵何老師她未來男人啊!”

趙凱受不了這個委屈,在心里罵罵咧咧,把何紓婕未來的男人罵了個狗血淋頭。

林毅開車來到文峰廣場。

江穎初見林毅從車上下來,驚訝于店長總算沒騎那都快散架的自行車了。

等等,

我再看看,

寶馬啊。

“店長,什么時候買的車啊?”

“最近,五系。”

江穎初若有所思,點點頭。

現在,總算有點小老板的架勢了。

“幾個員工的名單我都給你準備好了,什么時候走,等到時候我讓他們收拾收拾東西就可以坐車過去了,另外人才市場那邊也掛了招聘,縣城這邊你不用擔心。”

“你做事我是放心的,可惜了。”

“呵呵。”

江穎初也覺得可惜了這么好的機會,但是事與愿違。

生活就是這樣,哪有處處都順心的。

林毅笑了笑:“讓他們五號上午上去吧,去南大附近找房子,六號上午還有任務要安排。”

“好的,我會跟他們說的,讓她們準備準備。”

“那就這樣。”

也沒什么事情需要叮囑的,兩個店里運作正常。

聊了一會,林毅就離開店里。

來到網吧,趙凱抽著煙也沒誰愿意坐在他旁邊,所以旁邊的機子空著。

林毅詫異的看了眼隔壁。

大白天的居然有個中年男人在網吧看‘楊霧運動’,究竟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關鍵是,他毫不遮掩。

電腦那大屏幕就對著眾人,坐下來打打游戲還能欣賞欣賞片子。

人才,真人才。

不得不說網吧里真的魚龍混在,比如那幾個在網吧里敲詐的小流氓。

“兄弟,有錢嗎?”

林毅抬起頭,表情古怪:“兄弟啊,我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啊?”

林毅站起來。

趙凱也摘下耳機站起來。

林毅這身高比人高了一個頭還多,壓迫感直接就上來了。

居成超腿一軟,差點沒給林毅跪下。

林毅調侃道:“怎么沒生活費了,來網吧打秋風了啊?”

這種人在網吧特別多,仗著幾個不入流的小流氓專門敲詐,目標群體要么是初中生到高中生,反正不忌口。

居成超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林毅,還有那胖子他也印象深刻。

這才幾個月不見,這兩人好像更難搞了。

我靠!

居成超急忙說道:“哥,我這不是認出你來了么,抽煙不,這次是玉溪!”

“來,我們坐下聊聊。”

居成超眼前一亮,還以為林毅要收他做小弟。

十分鐘后,兩名警察走了進來。

居成超難以置信的盯著林毅,心里涼了半截。

“誰報的警?”

趙凱說道:“叔,我報的警。”

“你是……”

其中一個警察看到林毅后,當場認了出來。

上次在流行廣場,抓二流子他也在隊伍里。

不過他沒聲張,又看了看居成超幾個青澀的面孔,提醒了下旁邊的同事:“手銬就別戴了,你們跟我們走吧,小兄弟,人我們帶走了,等等,還有你在看什么東西?”

注意到對面再看少兒不宜的東西,差點也連對方一起帶走。

趙凱受寵若驚,坐下說道:“現在清凈了,毅哥,我們這算不算為名除害?”

“這算什么,其實事情出在網吧本身身上。”

林毅調侃道:“老板要是不給未成年上網,你說他們這群人敲詐誰去?”

網吧里亂,都說未成年不準上網。

其實有的初中生借了別人的身份證就能來網吧玩的不亦樂乎,學業都給玩荒廢了,這樣的多如牛毛,數都數不過來。

上了一下午的網,直到蘇可念發信息過來。

兩人才下了機子,趕回何紓婕家里。

最近秦依依都在陪胡曼妮,所以林毅私人空間是非常多的,哪怕是國慶假期。

正常情況,秦依依基本會喊他逛街看電影。

晚上,何紓婕偶然提到趙凱和馬佳佳的事情……

趙凱再次被補刀。

把楊悅、蘇可念送回家后,林毅回到家里已經不早。

林國偉和梁雅香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聊著私事。

林毅聽聲音有點熟悉,特別是那個‘二仙橋成華大道’。

tantan交通?

“回來了,鍋里有湯要不要喝碗湯?”梁雅香關心道。

“不用了梁姨。”

林毅坐在沙發上道:“爸,我準備五號上午就回學校了。”

“這么著急?”

“對,國慶一結束就要開業,去了還要準備準備,另外還要安排一下員工的事情,所以比較忙。”

林國偉點點頭:“那我到時候送筱薇過去,順便給你送料,順便跟你梁姨去看看秦淮的花燈,現在有車方便了不少。”

“那好,就這么決定了。”

家里也沒什么事情需要處理的,親戚朋友該拜訪,該來的已經全部應酬過了。

秦依依家里也去了,還得跟她說一聲。

鍛煉完,林毅洗了個澡回到房間,給秦依依打過去電話:“胡曼妮什么時候生?”

“什么呀,根本沒事好吧。”

秦依依無語了:“還好沒有懷孕,否則胡曼妮只能去醫院了。”

“呵,自作自受。”

“哎呀,你就不能同情一下。”

林毅嗤笑了一聲:“我同情她做什么,我跟她又沒什么交際,對了跟你說個事,我五號上午就要走了,到時候讓蕓姨送你去機場。”

“啊,為什么呀?”

“我得去準備準備,還有店里要去照看照看,現在一個人都沒……”

秦依依聞言只能無奈答應:“那好吧,哼。”

“別生氣,明天把身份證帶著,我們去連鎖酒店住一晚,讓你消消氣。”

“滾啦,臭流氓,不理你了!”

嘟嘟嘟……

掛斷電話后,林毅登錄主頁網站看了看數據。

不用多說,這種推薦機制,已經破歷史記錄。

林毅覺得他得跟老伊說道說道,讓公司部門趕緊把APP搞出來,直接領先所有網站一大截,再搞個作家助手,更方便看時實數據。

不多時,秦依依果然又來電了:“明天陪我約會,看電影就原諒你。”

“你安排。”

“好!”

四號,跟秦依依玩了一整天,玩瘋了。

吃飯看電影,公園看金魚,漢服館拍照等等,走到最后秦依依實在是不想走了,這才偃旗息鼓。

在家里,肯定是沒法去酒店住的。

把秦依依送到家門口,再次來到固城灣的迎賓路。

晚上,秋風送爽。

湖水波光粼粼,行走在干凈平坦鋪砌著地磚的路上,兩人手牽手。

秦依依抱住林毅的胳膊:“時間過得真快,都已經過去五個月了,當時你第一次送我回來還是我主動要求的。林毅,我當時要是不主動要求,你會主動送我回來嗎?”

“會啊。”

“真的假的,你不會哄我開心吧?”

林毅說道:“大晚上九點多,你自己打車我也不放心。”

秦依依眼眸彎成了月牙兒:“好呀,看來你當時就已經對我圖謀不軌了,還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狗東西!”

“是是是,我是秦大小姐的一條狗。”

“不準這么說!”

秦依依踮起腳尖親了他一口:“才不是狗呢,哪有這么帥的狗呀,嘻嘻”

林毅摟著她的腰,壓低了聲音說道:“說實話,你第一次犯罪坐我身上,我就想欺負欺負你了,就是現在這張公園椅!”

“唔”

耳鬢廝磨片刻,秦依依紅著臉提醒道:“有人吶。”

“沒有。”

“真有的,林毅”

“早走了,這里已經禁止釣魚佬過來了,怕個屁!”

秦依依嚇得要死,真的慌了。

林毅來這里就是來釣魚來了,不過釣的是秦依依這條美人魚。

轉了一小圈下來,他一個人沒看見。

兩人在迎賓花園中探了探險,離開的時候都已經十點多了。

秦依依紅著臉,眼眸中帶著一些潤意。

這時,蕓懷茹正巧打電話過來:“要在外面瘋到什么時候,準備住外面了?讓林毅快點送你回來……”

“哦哦,知道了,馬上回來。”

掛斷電話,秦依依狠狠的掐了他一下:“要死啦你,被人看到你就死定啦!”

“我明天都要走了。”

“我管你”

秦依依氣鼓鼓的走在前面。

林毅慢悠悠的跟在后面,笑而不語。

等到家門口,秦依依才說道:“你回去慢點。”

“走了。”

客廳里,蕓懷茹還在敷面膜。

秦依依二話不說沖上二樓,洗澡去了。

五號的清晨,陽光明媚。

趙凱一早就收拾好了東西:“爸,媽,我走了啊。”

夏金花說道:“實在不行,讓你爸七號送你過去,去了有地方住吧?”

“宿舍可以住啊。”

趙凱已經不想在這里待著了,挺無聊的。

趙呈寶說道:“去就去吧,讓林毅路上開車小心點。”

“知道了。”

等趙凱走后,夏金花才說道:“你說林毅這店都開到城里去了,真有本事。”

趙呈寶說道:“嗯,自己有本事加上又有關系,賺錢要比普通人容易的多。”

“你知道昨天文凱說,到時候跟林毅去混。”

“大學畢業出來找工作比較安穩,不過跟林毅去混比較有前途。”

“不錯……”

楊悅走不了,林筱薇也不走。

老破小區門口,何紓婕把行李箱交給林毅說道:“都是些生活用品,你到了地方隨便幫我找個地方存著就行,還有一些衣服之類的我自己帶過去吧,拜拜。”

“走了。”

離開何紓婕小區,林毅街上了趙凱。

趙凱好奇道:“毅哥,后面那行李箱誰的?”

“朋友的,讓我幫忙帶一下。”

“哦哦,林筱薇和楊悅不去?”

林毅笑問道:“其實是想問楊悅為什么不去吧?”

趙凱搖了搖頭:“呵呵,我管她呢?”

“林筱薇我爸送她,順便幫我送東西,楊悅去不了,接了蘇可念就走。”

“好吧。”

還是那個路口,林毅已經來過無數次。

老太太陪著蘇可念在路邊等,叮囑著一些事情。

蘇可念忙不迭的點頭。

林毅把車停在路口,說道:“周六周日沒事的話,我們還是有可能會回來的。”

“好。”

老太太點點頭:“開車在路上注意安全。”

“奶奶,你快回去吧。”蘇可念擔心路上的車子。

“好,你們去,我這就回去了。”

車上,林毅看了眼后視鏡。

老人的身影還在路上,目送著,顯然是放不下這唯一一個孫女。

蘇可念久久沒有收回目光,白皙的小手交織在一起,默默的發呆。

林毅提醒道:“又不是真待兩個月,有車方便的,想你奶奶了我們隨時能回來,不遠。”

“嗯……”

趙凱戴著耳機躺在后面玩著手機,對狗糧充耳不聞。

林毅在群里給四個員工發了個詳細的地址,到時候按照地址過去就行了。

這次,林毅沒經過南航。

趙凱本身也沒想回學校,這兩天打算在南大附近度過,發傳單去,包吃包住還有工資。

順路經過姜寧印刷廠,林毅搬了幾萬張傳單碼在了后備箱里。

趙凱一個頭兩個大:“我靠這么多,這得發到什么時候?”

“時間到了你就回你的學校,店里有人發。”

“好吧。”

等進了城區,車輛就多了起來。

等到學校門口,校門關著但是本校學生是可以進去的,其中還有一些留校生不回去的,因為家里實在太遠,機票又很貴就干脆不回去,等到元旦,或者放寒假再回。

林毅跟門口安保人員打了聲招呼,遞了根煙。

雖然他現在不抽了,但車上總是備著幾包好煙。

林毅出示了下學生證,填了個信息就放行了。

“毅哥,感覺南大氣息比我們南航要磅礴一些……”

不親生體會是體會不出來這種老牌名校沉淀的氣息的,就是一種感覺,看不到摸不著,但是感受得到。

剛到門口,林毅卻看到門虛掩著。

推開門,床上兩個抬起頭,也是一臉懵逼。

林毅詫異道:“你們沒回去?”

“回去了啊!”張宇說道。

許士林尷尬道:“回去是回去了,但是昨天又跑回來了,這位兄弟是……”

“我,趙凱,抽煙嗎?”

“不抽不抽,謝謝。”

都是男生,張宇干脆攤牌了。

“我跟許士林約好了去醫院割皮,第二根半價啊,昨天就去了,媽的人還挺多的,割下來的估計都夠醫生炒兩大盆辣子雞丁了!”

趙凱驚訝道:“你們去的哪家醫院?”

“就林毅跟我們說的,還挺正軌挺便宜的,我之前聽說有些類似的醫院跟佛拉基米爾似的……”

林毅被震驚到了,居然還約好了去割。

“這家醫院本身就是正規醫院,很多野雞男科真就吸血鬼,不宰你個幾千塊錢你別想出來,惡心的一批。”

趙凱憧憬道:“毅哥,你割么,一起啊?”

“你自己去吧,我不需要。”

林毅調侃道:“你們這往床上一趟,能行嗎?”

“醫生說,讓我們不要亂打灰機,讓我們安靜的休息。”

“我這有活,八十一天,包吃喝,晚上還有火鍋吃,既然你們不行……”

“林毅!”

張宇站起來生龍活虎:“包扎過了,我們沒那么矯情,走!”

“對!”

許士林也瘋狂點頭,去醫院花了不少錢呢:“一點都不疼!”

感謝;GCT漢斯的

5000打賞。

1秒:m.bxwx.tv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后,被倒追很正常吧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9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