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鎮龍廷  >>  目錄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飛揚跋扈為誰雄

第一百六十三章 飛揚跋扈為誰雄

作者:魚兒小小  分類: 仙俠 | 神話修真 | 熱血 | 穿越 | 魚兒小小 | 鎮龍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鎮龍廷 第一百六十三章 飛揚跋扈為誰雄

鎮龍廷潛龍勿用第一百六十三章飛揚跋扈為誰雄張坤看得分明。

關羽這明著是一刀,其實是兩刀。

三刀蓄勢,三段斬擊。

這就是春秋刀法其中最大的奧秘了。

傳聞關羽未曾出山之前是賣棗為生,拿著桿子打棗子的手藝,那是從小就會,閉著眼睛都不會打歪掉。

加上他力大臂長,后來又機緣巧合在山上與白猿嬉戲得到感悟,前三刀就格外的凌厲難擋。

只能說有些人的悟性天生就很強,如關羽這種未經名師啟蒙,自己拿著一本春秋,就可以悟出刀意,并且蘊養刀意壯大的高手,那是絕無僅有。

張坤此時就感覺到了,他不僅是與關羽兩千多斤的力量硬拼,而且,對方爆氣發力,還用一種極其柔和的手感,把自己反震力量借去了,化入刀鋒長河之中。

隨后再借得馬力沖鋒,轉腰斬來,直有裂山崩海一般的威勢。

遇強愈強的真意在這。

好一招借力打力,三刀必殺。

張坤心里想得雖多,動作卻只在須臾之間,他知道,對方這式春秋刀,前半刀柔如春水,下半刀就是秋意肅殺,從至柔轉至剛,一旦判斷錯誤,誤算了刀光速度,就會被一刀砍下腦袋來。

這也正是關羽的拿手好戲。

第一次遇到他的呂布,當時都被他頭三刀砍出了一身冷汗。

可想而知,其刀法之兇猛突然。

但這……

對張坤來說,不管用。

世間技擊之道,到頭來,終究還是要看力道和速度,看人體的進化程度。

古語云“一力降十會”,就揭露天大的奧秘。

當力量和速度沒有產生本質區別的時候,心與意,技與勢,就能起到很大作用,輕易決定一場戰斗的勝負。

但是,當雙方的力量和速度差距大到將近一倍的時候,這時再來談什么刀法,還有什么意義?

‘為了過往的尊敬,我就不用什么花里胡俏的招數取勝,若是堂堂正正擋得住這招,就放你一條生路。’

張坤心里默默想著。

提氣……

舉刀!

也不爆氣發力,只是腰板挺得筆直,仿佛整個人都變得無比威嚴,如天神行罰……

“六合唯我,擋我者,死!”

刀鋒轟然劈落。

如同大晴天打了個焦雷。

隨著三尖兩刃刀劈出一波潔白氣浪,張坤身前就像是卷起颶風……

關羽一刀化長河,斬在這抹雪亮刀芒之上,喀啦啦手中百煉精鋼打造的青龍偃月大刀崩成七八段。

同時斷折的還有他的雙臂、以及胸骨、肩骨。

身形向后飛跌軟倒的同時,胯下那匹棗紅馬,已是骨骼震碎如泥,癱倒在地,連嘶鳴都沒力氣了。

“二弟。”

劉備提著雌雄雙股劍,壓住馬速,還想著抽空出手。

卻沒料到,過手不過兩三招,關云長也跟著飛起來了,看他身上爆出的動靜,明顯是不知斷了多少根骨頭。

剛剛折了三弟張飛,此時又看著關羽落到如此凄慘情況,劉備眼前一黑,差點就沒暈過去。

他的劍法雖強,戰力卻是遠遠不及兩個兄弟,此時哪里還有戰心,愴惶扶起關羽,背在身上,又挾起張飛,馱在馬上,一邊流淚,一邊慌忙逃走。

張坤按刀而立,只是冷眼看著,也不追殺。

畢竟,小時候看著你的書長大,皇叔仁義之名響徹天下,雖說如今時移事易,已成敵對,卻也不好做得太絕。

多少,算是留點情面。

給你一次機會。

當然,就算追上去,劉備舍了一活一死兩個兄弟,打馬狂逃的話,自己也不一定能殺得了他,只能說,氣運這東西還是有的,無論是以情緒表現出來,還是以天時地利表現出來。

就如此時,自己并不太想當場殺死他,這就是他的氣運所在。

“那真是關羽?”

下邳城樓上,所有人都看得呆了。

若說先前打夏侯兄弟之時,或者是斬殺陳登之時,他們還覺得沒什么不對。

因為,張坤表現出來的戰力就有那么強,算得上是天下頂級名將。

殺了誰勝了誰,都不奇怪。

但是,眼前這一幕,就有些讓人不可接受了。

張飛又罵又叫,蹦達了好一會,看起來占盡了上風。

結果呢,剛開始的時候,人家在逗他玩呢。

在那銀甲紅袍小將認真出手之后。

只是一刀,快得連影子都看不清,直接刺爆了他的腦袋。

如果說,殺張飛的時候,對方用出的是無以倫比的速度和圓滿神奇的刀法。

那么,敗關羽的時候,就沒有那么多花巧,只是立刀如舉香,轟然劈落。

古拙,厚重……

“一刀之下,人馬俱碎……此人不可力敵。”

悶葫蘆一般的高順沒有說話,只是眼神震撼,看著城下久久不曾眨眼。

張遼卻沒那么多講究,看到震驚處,當場輕呼出聲。

陳宮卻是幽幽說道:“以此人之勇,再有拯救下邳之德,真要回城,我等還有立足之地否?”

這話一出,城樓之上,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

“射住,射住陣腳,后撤……”

隨著張坤斬張飛,傷關羽,嚇得劉備慌忙逃竄之后,曹操這邊的聯軍大營徹底騷動了起來。

此時此刻,哪個將領,還上去單挑斗將,那就是腦子特別不清醒了。

此時的關張之名,也隨著呂布的勇武名聲,傳遍了天下。

這兩人,可是數次與呂布交鋒而不死,一直拼殺連場。

可謂是天下一等一的猛將之才。

連這等猛將,都在那陳元真的手上走不過三合,其他自忖差上不止一籌的將領,哪里還敢出頭。

全都遠遠躲在后面,揮軍掩上。

最關鍵的是,他們要護著曹老板等人后撤。

“此人你可戰得?”曹操眼神森冷,有些不甘,又有些難過,死死的看著戰場中間,那耀武揚威的銀甲紅袍小將。

“不好說,單比力量的話,我不輸此人,但是,這人刀法精奇,很可能不會與我比力量。”

在曹操身后,一個嗡聲嗡氣,如同裝在壇子里的聲音,傳了出來。

這人身高九尺,腰部十圍,看起來就像一個大水缸一般,厚實如山。

單憑這種體型,就能給人無比的壓力,看著他,可能連話都說不明白了。

但是,任憑是誰,來來去去的,還真的沒人會特別注意他,有時甚至會把他當做不存在。

“我明白了。”

曹操點了點頭。

他知道自己的侍衛官說的是什么意思。

“不好說”的意思,自然是打不過。

單比力量,那就是除了力量,他一樣都比不了。

武將交鋒,只是差上一星半點,就可以決定生死勝負。

你這差得太多,除了送死,除了拖延一下時間,什么用也沒有了。

“那就撤吧,他兵少,看看下邳城呂奉先會不會出兵……”

曹操眼里閃著奇異的光,轉頭與一個年輕文士對視一眼,各自眼含期待。

“一山難容二虎,更何況原本就沒有瓜葛,甚至還有點過節的兩只老虎,要怎么才能安然相處呢?”

這一點,從張坤威風凜凜殺將之后,再帶著三百騎兵來追擊自己,曹操就已經看出來了。

這時,自然沒有必要與對方硬拼。

一個是真的擋不住。

另一個原因,自然是想觀望觀望。

看看有沒有轉機?

至于軍士的損失,讓你三百人沖殺,你能殺得多少,殺到天黑殺到手軟,也就那么回事。

我就不跟你打,跟你磨。

于是,曹營就緩緩后撤了。

并且,層層設陷,弓箭投矛為主,陷坑壕溝為輔,竟是把張坤帶領的三百騎兵牢牢牽制住,沖又沖不起,殺又殺不快。

“曹操,你不是要圍城嗎?此時后撤作甚?”

張坤一邊挑釁,一面揮動兵器,號令身后三百騎隨己沖鋒。

這時對方士氣跌到了極點,個個沮喪萬分,就連曹操和劉備陳漢瑜等人,也是全無戰心,正是最佳的追擊時機。

“只可惜,這騎兵也太少了,還全是短腿駑馬。”

沖殺一陣之后,殺得對面哭爹叫娘,四面只看到如飛蝗般的箭雨,黑壓壓的把天都遮蓋了,等穿刺過大陣,再來看,漫山遍野的都是軍陣,是陷坑,是壕溝……

而那曹操的中軍大帳都已經看不到。

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麾下三百騎,已經損失了二十余騎,也不知是中箭身亡,還是中途被敵軍以命換命拖死了。

唯一值得一提的戰果,這一路殺穿大軍,殺死沖散的敵軍,足足有千余人之多。

張坤抬頭看向下邳城,心中就有些惱火。

跟在身后殺得血透重衫的花四姐,卻忍不住,直接開罵。

“城上主事的是豬啊,少爺你殺將如麻,打得曹操大軍后撤十里,一派大亂,城上竟然不發兵下來夾攻,沒眼睛的瞎子都比他們眼光好。難不成,是真的被曹軍嚇破了膽,連一戰的勇氣都沒有了嗎?”

“可能不僅僅是被嚇破了膽……他們也許并不認為,主公您能正面摧垮曹軍,所以,一者是沒有準備,另一個原因,就不太好說了。”

跟在后面的文六指,此時彎弓搭箭,射死一個哇哇沖上來的曹軍士卒,嘆息著不想再多說。

不管如何,這里有了許多無主戰馬,張坤下令,先收羅起來,讓那五百人,也全都騎上馬,就算沒練會,爬也要爬到馬背上去。

這時候的路并不好走,時不時的就會出現泥濘淺坑,尤其是在水洼之地,走沒幾步,鞋子都不見了,拔出腿來都要費上很大力氣,這種情況,還怎么追敵,怎么打仗。

所以,先搶馬。

剛剛一陣沖殺,曹操撤營,自然不會太過有序,還是有些被打散,讓張坤得了不少戰利品。

“走,轉道而行,各人所攜工具可還在身邊?”

張坤下達命令。

這一點就是樵三的強項了,聞聲連忙出列,“主公,所攜帶的鏟子、鋤頭等農具,全都還在,挖開水渠,令其改道,并非難事。”

“出發。”

張坤大手一揮,騎馬先行。

想要水淹下邳,并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

這并不是那種上游水壩,直接決堤即可淹沒下游。

而是,想要讓泗水改道……

也是把某一段河道堵截起來,抬高水位,再挖開通道,直通下邳。

上游流水陸續過來,下邳城的水災就越來越嚴重。

這種做法,就是把水從一個池塘灌到另外一個池塘,并不能很快完成。

要破壞,也容易得很。

只不過,這里先前是屬于曹操大軍控制的地方,下邳城眾將根本就不敢過來,所以,就算是知道方法也沒用,來多少死多少。

張坤如今趕跑了曹操駐營大軍,沿河水口就在他的掌控之中。

“挖開河道,重新改土歸流,抓緊時間吧,爭到在天黑前弄好。”

弄了大半個時辰,眾軍士全都有些疲憊了,先前打仗沖鋒,都沒有這么累。

不過,經過這段時間的搶修,水道終于還是改回去了。

在八百余人的努力之下,泗水奔流,下邳的水位也悄悄的開始退卻。

遠遠都能聽到,城內傳出的歡呼聲。

那是二十余萬人,看到了活命的契機。

金黃色的龍氣光點,如漫空繁星一般的,飛入眉心。

張坤微閉著眼,心里感覺到平安喜樂。

殺夏侯兄弟給了19點,殺陳登給了12點,殺張飛敗關羽劉備,得了驚人的33點,后面逼得曹操撤營,以及掘開河道,救援下坯百姓,這時龍氣達到了巔峰,直接給了35點之多。

本來,只剩7點龍氣值了。

只是足夠加一次體質保一次命,現在,一下就多了99點龍氣值,他的總量一下就變成了106.

這是前所未有的多啊。

一次換血就在眼前,很快,很快就可以看到另外一重天地了。

‘我倒是想知道,經歷這么艱難的三次換血之后,我再凝血聚丹,練精化氣,到底這股氣會強到什么地步?’

張坤精神力成長不停,三門武學也漸漸趨于極致,屬性欄給出了下一步提升方案。

那就是“凝血聚丹,血丹化氣”。

這一關,每提升一個層次,需要128點,果然,也跟著水漲船高,呈四倍提升。

以這種稟賦提升起來的13級劍師或者說脫胎級別戰士,能不能正面對抗16級氣勁離體的大劍師呢?

張坤倒是有些好奇了。

對深入異界,與世界為敵的舉動,張坤一直抱有極大的警惕之心。

他不想冒險,但是,卻不得不冒險。

父母和妹妹也不知被虛空波動,扔到了哪個角落,萬萬不能棄之不理。

也只能盡最大的能力,把自己的實力提升更快一些,變得更強一些。

否則,不但救不回人,連自己也搭了進去。

那就傻了。

從龍氣的獲得,可以看出一些東西來。

‘也許,這個屬性面板是在告訴我,一切要以人為本,不要為殺而殺,鎮龍廷,平天下,億萬民眾得以活命,這才是龍氣的根本。’

‘大勢壓下,天下歸心,豈不比殺一些惡人,救幾個病人要劃算許多,救一人兩人,哪比得上救得整個天下?’

‘收獲有多少,就看所做事情,對整個天下的改變,對百姓心靈的沖擊有多大。從某些方面來說,這天下的人口越多,我的收獲基數也越大,死多了不好。’

無論是從公心方面,還是從私心方面,張坤都找到了平定天下的理由,心里倒是堅定了數分。

這人,總得做點什么。

帶著一身泥一身土,沾滿了血跡,張坤領著麾下八百士卒,卻如同大勝歸來的將軍一般。

事實上,他也的確是大勝歸來,還救了闔城老小。

并且,暫時退了曹軍,解了燃眉之急。

奇怪的,沒人出來迎接,也沒有歡呼聲。

張坤一馬當先,還沒到達城門口,就發現吊橋高掛,城門關得嚴嚴實實,竟然把退路給斷了。

城頭之上,竟然還有數百士卒,搭箭在弦,引弓指著城下。

“誰?誰關的城門?”

“你是在找死!”

張坤心中這一怒非同小可,仰首咆哮一聲,震得城池都瑟瑟發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鎮龍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