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偷偷養只小金烏  >>  目錄 >> 1005 永恒之鹿

1005 永恒之鹿

作者: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 偷偷養只小金烏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偷偷養只小金烏 1005 永恒之鹿

自從陪白玉京晉級以來,杜愚已經忘記了時間流逝。

山界內本就沒有日月流轉,更重要的是,他的妖魄一直融在仙鹿體內,追憶過往。

往事的一幕幕,通過白玉京的妖魄,在杜愚腦海中接連上演。

驀然回首,杜愚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和小白經歷了那么多那么多。

一人一鹿穿過荒野山林,躍過細雨溪谷,走過長長的花路。

也曾在汪洋大海上,見天空流云,日出日落。

一人一鹿踏過一望無垠荒漠,飛過霜霧茫茫的雪山。

也曾在飄灑著灰霧的世界里相依為命,踉蹌前行。

等等。

相依為命的好像不只一人一鹿?

在那兇險萬分的灰燼大陸中,策鹿前行的杜愚轉頭望去,見到了身后落座的女子。

“奈”白玉京輕聲喚著,將杜愚拽回了現實,拽回了山之界·雙生樹下。

身側的女子合著雙眸,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一直以來,一人一鹿在回憶過往的點點滴滴,似是忘記了還有一名看客。

因為,楊青青的妖魄也融入在雪白鹿首之中。

甚至她的手一直被杜愚拾著,輕輕撫著雪鹿臉頰。

二人的妖魄于鹿首中匯聚,共同助白玉京堅定著一則信念:不分離!

而隨著鹿背上女子的出現,杜愚變成了一位看客。

他見到在紅竹庭院內,白玉京臥在青師腿邊,腦袋磨蹭著女子的手掌。

他見到青師騎著白玉京,一同穿過漆黑皸裂的焦土大地,看向熊熊燃燒的山火刀。

他看著一人一鹿穿越郁郁蔥蔥的山林,站在雙生樹下,望著夜空璀璨星河。

他還見到在一個房間內,長裙女子坐在沙發上,手中拾著蛋糕,喂著一只小小鹿。

那是杜愚懇求青師,幫忙契約小白的那一天么?

應該是的。

如果說杜愚和白玉京的故事,是一部正常的敘事電影,那么青師與白玉京的故事,則是一部倒敘電影。

白玉京從一位強大的妖圣,漸漸變得弱小、變得稚嫩。

高大的體型一次次縮小,直至她變成一只懵懵懂懂的小鹿。

她站在茶幾旁,小心翼翼的舔著陌生人族女子指尖上的奶油。

那一雙天真的鹿眸中,充滿了好奇,仰望著女子溫柔的笑眼。

小小鹿不太確定,要不要和她走。

小小鹿轉過頭,看向一位人族少年,見到了他明亮的眼神,以及點頭認可的模樣。

故事,便是從這里開始的。

回憶的畫面皆是由白玉京主導的,看得青愚二人心思翻涌、感慨萬千。

二人已經走了太遠的路,見慣了天塌地陷的戰場,習慣了遮天蔽日的至圣。

如今回首望去,再見那可愛的小小鹿,再見那赤誠少年,再見那尚食人間煙火的女子.

恍如隔世。

往事的一幕幕,就像是白玉京給出的標準答案,告知著兩位主人,他們從未分離過。

可即便是對于已經發生的一切,白玉京依舊狠狠的奢望著。

奢望著過往一切不再更改。

奢望著此時此刻時間定格。

奢望著未來

突然間,杜愚和楊青青的面色都有些變化,二人均被拽入了另一個場景內。

那是一處峽谷。

杜愚和楊青青站在峽谷南側,隔著萬丈深淵,白玉京站在峽谷北側。

這熟悉的場景這是松古塔·北郊異境?

這里是小白的家鄉!

青愚二人都有些錯愕,因為天色忽明忽暗。

二人抬頭望去,卻見太陽東升西落,星月急速流轉。

晝夜交替,四季變幻。

峽谷南北兩側的樹木不斷生長又腐朽,林中的花草時枯時榮,循環往復。

天地間,好像只有峽谷兩側的二人一鹿,超脫了歲月的束縛,未有滄桑變化。

“過來。”杜愚招了招手,大聲喊著。

白玉京卻是沒有反應,只是靜靜的站在山崖邊,在日月流轉的背景下,遙望著對面的青年。

楊青青上前一步,輕聲道:“你的年齡。”

“啊?”杜愚愣了一下,低頭看向自己的手。

在白玉京用妖魄構建的幻想畫面里,他的手背皮膚正變得蒼老,青師與白玉京卻是毫無變化,亦如往常。

這一刻,杜愚明白了白玉京的意思。

他看向峽谷對面的美仙鹿,高聲喊道:“我也會至圣的!你想要永遠,想要不分離,是么?”

說著,杜愚抬眼看向急速西墜的太陽,望著突兀出現的璀璨星河。

杜愚眼中滿是自信:“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和你們一樣,與日月同庚。”

“奈。”白玉京突然動了。

她邁開雪蹄,凌空踏在峽谷正上方,緩步走向二人。

杜愚笑了笑,他明白了白玉京的用意,知道她有著怎樣的期許。

他繼續高聲喊道:“關于任務,我們也會完成的。

我相信寒樹終會被我們摧毀,伱我的世界不會再受侵擾,長久太平。”

“奈”白玉京的鳴叫聲柔軟了些許,向二人行進的步伐似是更快了些。

星移斗轉,白云蒼狗。

峽谷兩側是山林繁茂又干枯,花朵凋謝又盛放。

“來。”楊青青終于開口了,她與杜愚并肩而立,對著美仙鹿招了招手。

她同樣清楚白玉京的渴望,只是小白用這樣的方式表達,是楊青青不成設想過的。

無論世間如何變化,白玉京想要人鹿如故。

想要人鹿永恒。

“奈。”

一步又一步,白玉京似是躍過了名為“時光”的峽谷。

終于,塵靈仙鹿站在了二人面前,垂首望著男女主人。

杜愚抬起手,撫著雪鹿臉頰:“我向你許諾了無數次,小白,每一次我都做到了。

現在我再許你一次:無論是歲月還是征戰,都帶不走我們三個。

像你渴望的那樣,永遠不分離。”

白玉京閉上了眼睛,細細的感受著杜愚的愛撫。

雙方皆無實體,但是妖魄的交觸更加撫慰心魂。

楊青青同樣抬起手,撫摸著雪鹿臉頰,說出了白玉京最大的渴望:“永恒。”

永恒之意有二。

一為存在,二為不變。

“奈”白玉京低聲喚著。

冬雪飄落青愚肩頭,染白了黑發。

轉眼間春暖花開,再然后烈日炎炎。

隨著漫山紅遍、層林盡染,忽然草木凋零,霜雪又是一年。

雙人一鹿保持著這樣的動作,猶如雕塑一般,在此處佇立了不知多少歲月。

直至一股劇烈的妖息翻涌,驚醒了三個相依相伴的生靈。

山之界·雙生樹下。

杜愚和楊青青紛紛睜開雙目,看向懷中鹿首。

“嘩啦啦”

雙生樹不斷搖晃著枝條,發出悅耳的沙沙聲響,似是在慶賀。

周遭高高的嘉榮草叢內,一只只塵靈仙鹿竄出草叢、或是高高抬首,望向樹下的白族長。

翻騰的陰云中,一尊巨大的牛首探了出來,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你小子你。”夔丑傻傻的望著雙生樹,看著樹下并肩而坐的青愚、看著二人懷中的白鹿。

杜愚卻是笑了,依舊牽著女子那白皙玉手,輕輕撫摸著鹿首。

楊青青同樣笑眼溫柔,亦如同當年喂小小鹿吃蛋糕那樣。

她的手背上是一只溫熱的手掌。

她的手心下是正在奔向永恒的白玉京。

夔丑錯愕了好一會兒,這才接上了話茬:“的確是有點東西哈?”

“奈!”白玉京高聲鳴叫著,緩緩站起身來。

天地間濃郁的能量,向她的體內瘋涌著,陣陣風浪中,雙生樹來回搖曳。

有趣的是,白玉京的步伐竟有些踉蹌?

她搖搖晃晃的前行數步,而后再度高揚鹿首。

“奈”

優美的鹿鳴聲飄過了群山,傳了好遠好遠。

杜愚同樣站起身來。

終于,她輕輕抽手,卻發現他的手掌握得很緊。

楊青青沉默片刻,也沒再堅持,只是默默的站起身來。

然而青年的手掌并不老實,還在輕輕揉捏著她的手心。

不知從何時起,她那人族巔峰·至圣級別的戰袍就消散了。

杜愚只覺得這手掌是那樣的溫潤、柔軟。

楊青青抬起眼簾,看向身側青年,只見他的眼神明亮、面色欣喜,正望著不遠處的塵靈鹿。

良久,楊青青笑了笑,便也任由他牽著了。

其實,早在很久很久之前,便是他牽著她前行了。

就隨他吧。

杜愚強忍著心頭激動,看著那如夢似幻的美仙鹿。

楊青青則是靜靜的看著杜愚的側臉。

永恒么?

她垂下頭,眼底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溫柔。

希望吧。

只是不知這歷盡苦難的生命,能否換得來一絲絲平靜。

那等在前路上的一方方幽寒界、一株株寒木,又是否允許二人余生安寧。

“奈”

之前在峽谷處,光陰飛逝,讓人不知今夕是何年。

如今在山界,沒了晝夜四季,更讓二人記不得過了多少時日。

漸漸的,白玉京變了。

美仙鹿變得好大好大,那修長蜿蜒的鹿角上,盛放著幻彩花叢,遮住了一片天空。

“奈!”

“奈!!”塵靈鹿群聲聲歡鳴,恭賀著族長大人攀登高峰。

仙鹿們并不知曉,它們的白族長正帶著心中的美好期許,帶著那一雙靜靜佇立的人族男女

奔向永恒。

(本章完)

最新網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偷偷養只小金烏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1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