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修仙從時間管理開始  >>  目錄 >> 第二十章 貪得無厭,討價還價

第二十章 貪得無厭,討價還價

作者:幽祝  分類:  | 原生幻想 | 幽祝 | 修仙從時間管理開始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修仙從時間管理開始 第二十章 貪得無厭,討價還價

初來東皇妖界,龍隴便感受到了此處的民風之淳樸。

妖族修士向妖獸施粥,見他可憐,便送他入水,實在心善。

如果沒有將他定住不得動彈就更好了。

龍隴身子僵在那里,沉入水中,被江流卷動而下。

忽然眼前一黑,似乎被卷入了某處狹小地界。龍隴的身體猛地撞上石壁,痛得他差點叫出聲來,只是嘴巴僵硬,開不了口。

還沒等他在心里詛咒怒罵那童子,結果又被撞了一下。

然后又是一下,又是一下……撞得龍隴是遍體鱗傷,腦子都混亂了。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突然從高處墜下,落入水潭之中。

定身術的效果終于退去,龍隴將身子吃力地盤旋起來,才發現鱗片都掉了不少,露出大片的血肉創口。

他抬頭看去,只見自己正位于某處地下溶洞之中。

剛才在江底,由于頭顱不能動彈,因此看不清自己周身,只是大概知道自己似乎是從江底被沖到了地下暗河中,然后被水流推著瘋狂撞擊石壁,最后被地下水沖入此處。

抬起頭顱,龍隴只看見溶洞高處有個凸起,地下暗河從其上汨汨流下,形成了一個溶洞內的小型瀑布,匯入洞底的水潭中。

他試著攀巖而上,發現由于溶洞里水汽充沛,巖壁上也長滿了青苔,又濕又滑,根本爬不上去。

算了,先在這里養好傷,后續再讓阿鏡將自己傳送回百花谷地吧。

再次檢查身上傷口,龍隴吃痛地嘶嘶吐信,同時分辨著空氣中的味道。

水虺的嗅覺非常靈敏,甚至超過了視覺和聽覺。這個溶洞似乎很大,龍隴能察覺到遠處傳來新鮮的空氣,便扭動身體向前探尋而去。

倘若這里確實沒有什么危險,那么先在這里將傷養好,再傳送離開也不遲。

隨著通道蜿蜒而下,龍隴便越發覺得愜意起來。

倒不是他發現了什么,而是這種曲折狹窄的環境,讓蛇類本能有種天然的喜愛和安全感。

繼續前行了大約一刻多鐘,龍隴便忽然進入了一處寬敞的洞室。

“那是!”昆侖鏡激動地高聲說道,“陳觀水你看!我就說有吧!我早就說過了!”

只見洞室之中有一天然石臺,石臺之上有一摧殘光球,不斷散發著變幻的色彩。

在光球的表面,可以看到有一枚五彩石碎片,繞著光球做無規律的旋轉,似乎是在封印其中的物體。

“生機歸藏術?”青萍劍也驚愕出聲說道,“而且居然用了補天石,這里面封印的是什么救世主嗎?”

“別傻了,青萍。”龍隴淡淡地道,“除了我以外,哪來什么天命之人?”

他扭動身子前行,正要試圖觀察光球,忽然只聽見光球開口說道:

“站住,妖獸!”

它說的乃是古語,不過龍隴也并非不懂古語,當即便被吐出蛇信,艱難地回答說道:

“你是誰?”

“似乎是某種執念。”昆侖鏡突然說道,“和歐陽昭用的是同樣的法術,本體已經死去,只將執念寄托于此,維持一點真靈不墜。”

“我只是一個亡靈。”光球低聲喃喃說著,忽然又奇怪地道,“你不是蛇,你是龍族!可你還這么小……你的長輩們呢?”

龍隴:?

為啥龍族就必須有長輩?難道就不能是孤兒嗎?

仿佛看穿了他的窘迫似的,那光球便感嘆說道:

“原來你也和我一樣,都是被部族遺棄了么?”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龍隴立刻熟練地編了個謊,用茫然無知的口氣說道,“從我產生了意識起,就一直是孤零零的——我從未見過我的同類。”

“這樣啊。”光球幽幽地道,“那你有想過,去找尋你的族人嗎?”

“我的族人在哪?”龍隴佯裝欣喜問道。

“你的族人……”光球忽然遲疑片刻,才說道,“若我沒弄錯的話,應該是在北極。”

“這里的水系,和外面的南瀾江相連。”

“你沿著南瀾江一路向北,穿過南洲、中洲,最后抵達北洲,然后繼續向北前進,直到海邊。”

“那里喚作‘北溟梵洋’,其深處有‘北溟幽境’,便是你們龍族世世代代所居之地。”

說到這里,光球猶豫片刻,又道:

“但從南到北,需要橫跨大半個東皇界。你如今還未化形,倘若被修士看見,順手殺了,扒皮抽筋,也是大概率的事情。”

龍隴沉默以對,似乎在消化對方透露的信息。

龍族……似乎在東皇界,是很少流落在外的妖獸。要不然先前那熊孩子,也不會看見他就仿佛得了稀有玩具似的,哭著求著他爺爺要養了。

“換做別的種族,自然無解。”光球略微組織語言,繼續說道,“好在你是龍族,也不是沒有可能在結妖丹之前化形。”

“要怎么做?”龍隴連忙問道。

“我可以傳你化形秘術。”光球回答說道,“但有個條件:你得保護我的女兒,將她也一同帶到北溟幽境。”

她將光芒略微減弱,露出光球中央的女性尸體來。

那女性身材豐腴,容貌秀美,金色長發環繞周身盤起,臉色嘴唇皆蒼白無比,顯然已經沒了生息。

一只金毛小狐貍,趴在母親尸體的懷里一動不動,仿佛正在昏睡。

龍隴:?

他瞬間便反應過來,這個大光球……難不成就是鎖妖塔里那個應龍的妻子?

“我的女兒自出生以來,因為同時具備人、龍、狐三族血脈,三者互相沖突對立,使得她身上的血統極不穩定。”大光球繼續說道,“我只能將她的血統封印起來,否則最多不超過三百年,她便會因為血脈沖突而死。”

“龍族有徹底解決她血脈問題的方法,因此前往北溟幽境是她唯一的活路。然而我已經死了,沒辦法送她北上。”

“我們在這地底深窟,已經不知待了多久了。”

龍隴聽懂了她言語中的哀求之意,試探問道:

“那……她的父親呢?”

“她的父親?”大光球微微一怔,隨即嘆息說道,“我的女兒若是有父親,怎還會淪落到這般境地?”

龍隴:………………

蘇漸應龍歐陽昭,修道實力一個比一個猛,怎么當起父親來就這么拉胯?

難道這修行界的男修士,在婚戀觀上都很接近泥哥嗎?

“你愿意相信我嗎?”龍隴不解問道,“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吧。”

“我別無選擇。”大光球回答說道,“但是作為一個母親,我要求你用道心發誓。”

“你發誓會盡你的全力,將我的女兒安全送到北溟幽境。作為報酬,我會給你化形秘術,以及我生前的所有遺產。”

龍隴再次沉默下來。

擺在他眼前的選擇其實并不復雜:接受,或者拒絕。

如果選擇接受,那么道心立誓之下,自己便絕不可能反悔。

接下來便是將這位應龍之女龍狐,護送到北溟幽境去。

在這期間,補天石需要用于封印她身上的血脈沖突。

但只要抵達北溟幽境,她的血脈問題得到解決,自己的誓言也宣告完成,立刻便可以對她的補天石碎片下手。

拿到補天石碎片,迅速傳送離去,龍隴這個人設宣告解檔,也就沒有任何后顧之憂了。

如果贊成選擇不接受,那么以這個大光球表現出來的溫柔性格,應該不會轉而敵對,但勢必不會讓自己繼續待在這里。

那么,假如動用武力強搶,有沒有把握呢?

龍隴沉默思索,而大光球也看出他的糾結,畢竟以道心立誓這種事情非同小可,當然不可能立刻答應下來。

“我有一些問題。”龍隴忽然問道,“我的任務,便是設法將你的女兒,活著帶到北溟幽境去,對吧?”

“我打個比方,假如您的女兒在路上不肯聽從我的安排……”

“我會讓她完全聽你的。”大光球立刻說道。

很好,監護權到手!

龍隴又繼續試探問道:

“這個封印法寶,算不算作你的遺產內?”

“這是補天石的碎片。”大光球回答說道,“我用它來封印女兒的龍族血脈,使她只能呈現人類和天狐的形態。”

“只要抵達北溟幽境,解決了她的血脈沖突問題,這補天石碎片你也可以拿去。”

很好,繼承權也到手!

既然這位母親如此好說話,那看在補天石碎片和化形秘術的份上,倒不是不可以送這龍狐一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修仙從時間管理開始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