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朕就是亡國之君  >>  目錄 >> 第七十一章 去南京

第七十一章 去南京

作者:吾誰與歸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吾誰與歸 | 朕就是亡國之君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第七十一章 去南京

“正統合罕,最近食宿可還好,驚厥之癥,可有緩解?”也先樂呵呵的問道。

德勝門外一戰,雖然朱祁鎮保住了性命,可是卻是嚇到了驚厥。

帶著朱祁鎮過來的是也先的另外一個弟弟,俘虜了的大明皇帝朱祁鎮的伯顏帖木兒。

也先非常不喜歡伯顏帖木兒,這個人和脫脫不花這些東蒙古高原的這群蒙兀人一個調性,都想要歸附大明。

最離譜的是,伯顏帖木兒給自己四個兒子,取了漢姓,分別是白、梅、安、梁。

這是也先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好在,這個弟弟還算聽話,雖然崇尚漢學,但是也只是自己喜歡,并沒有帶著自己的部族,投奔大明的打算。

“勞煩太師掛念,已然全部好了。”朱祁鎮不動聲色的說道。

他在禮儀上挑不出任何的毛病來,從小就被當做皇帝培養的他,自然練了一身皇帝本事。

比如這等厚臉皮就是皇家水平,明明手還在抖,卻說已然大好。

也先點了點頭,他看向了伯顏帖木兒。

朱祁鎮坐在大攆上,被大明十三騎沖陣,還被射了鉛子,雖然沒有擊中,但亂糟糟的戰場,還是讓朱祁鎮嚇得不輕。

朱祁鎮到底是怎么治好驚厥之癥的?

是伯顏帖木兒的女兒,莫羅,衣不解帶的照料,朱祁鎮才頗有安慰。

朱祁鎮在瓦剌人的軍營中不但活得很好,還有人照顧,就是這個莫羅。

也先命令人拿來了烤好的羊肉,親自持刀給朱祁鎮切了幾片羊肉,他頗為感慨的說道:“正統合罕,此次出征,我也都是為了合罕!”

“我就是看不慣新皇帝的小家子氣!這剛一登基,朝臣朝見都不朝見了。”

“正統合罕,你說這老小子,到底在防誰呢?”

朱祁鎮五味陳雜,他當然知道那個庶出子,到底在防誰,當然是在防他回去!

朱祁鎮拿起了桌上的酒盞一口飲盡,面色通紅,眼睛似乎是要冒出火來。

伯顏帖木兒連自己的女兒都送到了朱祁鎮的床上,伯顏帖木兒在入關大明的事上,也一直以再造竭忠,送還皇上為說辭,哄騙朱祁鎮。

朱祁鎮信不信,反正伯顏信了。

朱祁鎮相信不相信,他們的確是這么做的,只不過送的方式,有點激烈了,沿途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朱祁鎮才不管百姓死活,他只想回去。

站在朱祁鎮的角度,他已經到了家門口,朱祁鈺帶著于謙,把他的家門給堵了,不讓他回去,他怎么能不氣呢?

瓦剌人都把他送回來了,那個弟弟居然不讓他回家!

“我看吶,是在放著防著合罕回去后,再登皇位呢。”伯顏帖木兒舉杯憤憤不平的說道:“小家子氣。”

“小家子氣!”

也先頗為欣慰的看了一眼伯顏帖木兒,自己這個弟弟平日里和自己政見不合,但是大事上,卻從不違反他的想法。

“正統合罕,瓦剌大軍駐扎西直門外,大明新皇帝,不想讓合罕進城,這樣吧,北京不讓進,咱們就去南京。”也先喝了口酒,低聲說道。

朱祁鎮有些呆滯的問道:“去南京?怎么去?”

也先哈哈大笑,而朱祁鎮旁邊的袁彬面如土色。

袁彬是一名普通的錦衣衛,他的父親袁忠是朱祁鎮尚在潛邸時的校尉,他也做了校尉,土木堡之戰中,他的戰友或死或逃,只剩下了他和一名韃靼人護衛在朱祁鎮的左右。

袁彬沒讀過多少書,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皇上,不應該被人當做馬前卒做驅使。

他剛要說話,卻被喜寧狠狠的瞪了一眼。

也先拍了拍手,兩名瓦剌人抬出了一副堪輿圖,他十分興奮的說道:“于謙用兵如神,我遠不如也,打不過他,北京城,合罕是回不去了。”

也先話頭一轉,高聲說道:“但是南京城,卻是回得去啊!”

“于謙調集了大量的明軍云集京師,二十萬的備操軍入京,整個京畿、河南、山東等地防備極其空虛,從固安、霸州可至保定府。”

“我的探馬已經回報,保定府守軍不足三萬。”

“從保定到河間只需三日,從順德到東昌只需兩日,日夜行軍,至順德,乘舟南下,半月余,可至南京!”

“南京城可沒什么于謙和新皇帝,攔著合罕重掌大局!”

朱祁鎮呆滯著看著堪輿圖上的內容,面色頗為古怪的說道:“那…那…”

喜寧立刻附和道:“恭喜皇上,賀喜皇上,皇上重登大寶之位有望,神器再握,定可還大明以朗朗乾坤!”

伯顏帖木兒看著火候差不多了,笑著說道:“合罕勿慮,小女仰慕合罕之英朗,誓要追隨合罕南遷。”

“合罕有所不知,小女已經有了身孕,必常伴左右,與君同生共戚。”

這就是也先的第二個目標,讓朱祁鎮娶了莫羅,這把姑娘的肚子搞大了,哪有不娶的道理?

“這…這…”朱祁鎮一時間有些茫然,他看著地圖上的南京地理位置,眼神中終于變得越來越炙熱。

他認真的思考了許久才說道:“但憑太師主張了。”

“好!好!好呀!”也先一拍桌子,拿起了酒杯,大聲說道:“正統合罕,來,我們共飲此杯!為大計賀!”

也先為什么堅持走紫荊關而不是走北古口,除了擔心被北元汗廷的元裔們背刺以外,他更想要的是重鑄大元帝國之榮光。

正統十四年,十月十五日,風里帶著塞外的寒冷,吹到了大明京師。

已經進入了寒冬的日子,護城河上的水面,開始慢慢結冰,前幾日,大冬天的風雨大作,電閃雷鳴,的確如同徐有貞所言,天象有異。

大明出了朱祁鎮這么個皇帝,沒有異象才是怪事咧。

朱祁鈺起了個大早,開始巡視城防,按照于謙的估計,瓦剌撤兵就在這幾日。

瓦剌人的士氣已經不足以他們發動對大明京師的任何攻勢了。

脫脫不花緊趕慢趕的脫離戰場,但還是碰到了楊洪帶領的五萬勤王軍,而都督孫鏜帶領兩萬人接應,正好和脫脫不花撞到了一起。

脫脫不花是連夜跑路的,楊洪軍隊是日夜行軍,奔赴京師,陛下要求他們盡快前往固安、霸州一線,防止瓦剌人狗急跳墻。

于謙防備的是瓦剌人南下仿照成吉思汗鐵木真之舊事。

成吉思汗當年打金國,就是攻不下京師,就大肆劫掠,搞得民不聊生。

但是于謙怎么都不可能想得到,朱祁鎮正準備南下去南京!

脫脫不花跟大明軍隊大眼瞪小眼,他老遠就看到了楊洪的牙旗,立刻派出了探馬,帶著來自朱祁鈺的敕喻,差點打起來的軍隊,終于停了對峙。

阿噶多爾濟的想法是對的,從北古口撤退,如果被大明軍知道,攔腰打斷,那只有潰敗。

但是阿噶多爾濟不知道,脫脫不花請來了朱祁鈺的敕喻。

楊洪看到了敕喻,臉上數度變色,最終下令放行。

脫脫不花知道之后,連密云都沒去,直接奔著北古口而去,本來要三天的路,他一天一夜就趕完了!

直到從北古口出,看到了茫茫草原之后,脫脫不花長長的吐了口氣,劫后余生。

也先的情況就大大的不妙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朕就是亡國之君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68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