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朕就是亡國之君  >>  目錄 >> 第四十一章 實踐才能出真理

第四十一章 實踐才能出真理

作者:吾誰與歸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吾誰與歸 | 朕就是亡國之君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第四十一章 實踐才能出真理

“免禮免禮。”

朱祁鈺笑著問道:“于尚書這是不放心嗎?”

“那倒不是,只是陛下,臣剛準備躺下,才想起來還未巡查火藥營房,火藥貯藏稍有不慎就釀成大禍,百萬斤火藥貯藏,臣就過來看看。”

“正好明天開爐,就過來看看,碰到了陛下。”于謙笑呵呵的說道,隨即立刻想到了什么,低聲說道:“陛下,其實臣有句話要說。”

“哦?怎么了?”朱祁鈺一愣,看著于謙的鄭重的表情,疑惑的問道。

于謙欲言又止,只好低聲說道:“其實陛下,王恭廠的老師傅們說,陛下這法子有效倒是有效,不過,明天可能還是煉不出鋼來,能得到的也是白口鐵,而不是鋼料。”

白口鐵?

于謙示意站在旁邊的匠戶拿過來一塊鐵說道:“就是這種,燒灼的煤料,多是來自西山,即便是水洗精選,還是不夠熱。”

“工匠們提到了一個法子,前段時間堅壁清野,城中木料堆積如山,如果可以用木料燒制木炭,再用木炭為底料,倒是可以更熱一些。”

“這塊白口鐵,就是工匠們用木料燒制的木炭作為底料進行熔煉得到的白口鐵。”

于謙將手中的白口鐵遞給了朱祁鈺,朱祁鈺拿過來看了半天,斷口呈銀白色,但依舊是生鐵,而不是熟鐵。

生熟鐵其實就是鐵和鋼的另外一種稱呼。

于謙嘆氣的說道:“但是城中多燒薪柴,哪有那么多的木炭可供王恭廠使用,這種法子快是快些,但是更貴。”

王恭廠的工匠們并不是沒有開拓精神,他們在連溫度計量都沒有的時代,就已經開始探索用木炭來進行煉鋼。

再配上朱祁鈺的風箱,才有直接煉出鋼的可能。

“那明天就用木炭先燒一爐。”朱祁鈺對于謙的說法表示了肯定,他讓興安給他裝了一袋水洗煤,準備回去研究研究。

于謙在景泰爐前長揖作別。

朱祁鈺打量著于謙的背影。

于謙和諸葛亮類似,受命于敗軍之際,奉命于危難之間。

諸葛亮受命于劉備兵敗夷陵,客死白帝城的時候,那時候的蜀漢,風雨飄搖。

此時的于謙,則是受命于六師新喪,大明皇帝被俘的窘境之中,大明也是多災多難,東南起義、西南叛亂,瓦剌勢大。

于謙卻也在夜幕中打量著朱祁鈺的背影,這個時間點了,還過來看看,真是大明有幸,時逢明君也。

次日的午后,朱祁鈺非常懊惱的看著一個個鐵塊,這里面依舊全都是白口鐵,他們距離鋼差一些,但是它們依舊是生鐵,不適用于用于軍器。

大明的皇帝別出心裁的相處了熱鼓風的創意來,讓爐溫進一步升高,當鐵水從前包里迸濺而出,那種如同太陽一般炙熱的明黃色,讓人情不自禁的歡呼。

當所有人都以為大明終于有一種方法可以直接煉鋼,工匠們熱情似火,不顧及炙熱的鐵水,開完爐,澆鑄鐵錠之后,他們才失望的發現。

爐溫是夠了,但似乎不完全夠。

所有的鐵錠無一例外,都是白口鐵,當然它無限接近于鋼,但它不是鋼。

他們圍在鐵錠的周圍,一臉茫然的看著朱祁鈺,朱祁鈺手里是一塊帶著余溫的鐵錠。

白口鐵,朱祁鈺也不顧上熱,蹲在地上,檢查著所有的鐵錠,全是白口鐵。

這些白口鐵比王恭廠所有的白口鐵都要好,雜質極少。

但是由鐵變成鋼的依舊需要極其繁瑣的步驟,千錘百煉,或者再融炒鋼,這兩種方法無疑是增加了極大的成本和時間。

問題出在哪里?

朱祁鈺站起身來,環視了一周迷茫的工匠們。

這十多天的時間,朱祁鈺一直在研究煉鋼這件事,而且提出了不少切實可行的意見,這次的煉鋼,他也抱有了極大的期待,以老子信息大爆炸時代的信息量,煉鋼還不是輕而易舉之事?

但是現實告訴他,依舊沒有煉出鋼來。

于謙試探的勸慰道:“陛下,這白口鐵極其耐磨,可用于犁鏵的農具上。”

“我們現在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凳子,能造茶壺茶碗,能造簡單農具種糧食,我們還能干什么?”朱祁鈺深吸了口氣,反問了一句。

這是大明現狀。

于謙是好意,朱祁鈺沒那么好歹不分的,他在跟自己置氣罷了。

白口鐵極其耐磨用在農具上,的確是一把好手,但是不是他想要的鋼。

對于國家而言,鋼鐵就是它的脊梁。

“炒鋼法的爐子開著嗎?朕要去看看!”朱祁鈺不肯將就,他一甩袖子,走進了王恭廠的民舍里,摘下了自己的翼善冠,解開玉束帶,脫下了五龍金織袍,換上了一件王恭廠里工匠們穿的粗麻短衫,走出了房門。

“走去看看,朕今天要親自炒一次鋼!”朱祁鈺堅信實踐出真理。

既然自己失敗了,那就要從失敗中尋找原因,親自到炒鋼的工坊看看,親自動手做一下。

朱祁鈺帶著錦衣衛來到炒鋼工坊的時候,嚇了住坐工匠們一大跳,他們倒是知道這是皇帝,畢竟朱祁鈺這十多天的時間,天天往這里跑。

但是這身粗麻短衫的裝扮,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

“參見陛下,陛下萬福金安!”幾個工匠帶頭要跪,朱祁鈺阻止了他們,說道:“繼續炒鋼,朕要觀摩。”

爐子和朱祁鈺用的爐子沒什么大的區別,鐵水流出五尺外的一個耐火磚砌成的方塘之內,一群工匠,將袋子里的泥巴扔進了鐵水中,抄起了旁邊的木棍開始攪拌。

“這是什么?”朱祁鈺拿起了一把泥巴,滿是疑惑的問道。

“污潮泥,就是鐵料粉和石英石敲成粉末。”一個工匠磕磕巴巴的回答了一句。

朱祁鈺拿起了一根柳木棍,站在方塘磚沿之上,開始學著工匠攪拌。

鐵水很熱,站在方塘之上沒一會兒,朱祁鈺滿頭是汗,他手中的柳木棍沒一會兒就燒沒了,他又拿起了一根,繼續攪拌。

熱,朱祁鈺很快就明白了汗流浹背這個成語,是多么炙熱的詞語。

他只覺得被鐵水炙烤的一陣陣的眩暈,甚至腦闊都有點疼。

他甚至聞到了燒羽毛的味道,朱祁鈺知道,那是蛋白質氧化的味兒。

他看著明黃色的鐵水,在柳木棍下如同膠狀物一樣不停的攪動,忽然知道自己問題出在了哪里。

這些鐵水被攪拌,為什么不會冷卻,反而變熱呢?這就是問題的關鍵啊。

他放下了木棍,走下了方塘磚沿。

大明的朝臣是沒有權力阻止皇帝胡鬧的。

比如朱瞻基喜歡玩蛐蛐,朱厚照喜歡豹房猛獸燒自己的寢宮、嘉靖皇帝朱厚熜喜歡修仙、朱由校喜歡木匠,這類喜好,朝臣們上諫過。

但是大明皇帝大權在握,誰又能勸的了?

朱祁鈺走下了方塘磚沿之后,于謙才重重的松了口氣,太危險了!

每年都會有工匠因為腳滑落入鐵水之中,尸骨無存。

陛下怎么能這般胡來呢!

“朕明白了,朕明白了!”朱祁鈺極為英氣俊俏的臉龐,被熏得黑乎乎的,但是他絲毫不在意。

他想明白了應該怎么辦,他找到了問題出在了哪里!

“朕現在就給你畫圖紙,今天就把這個前包改出來,明天,我們再試一次!”朱祁鈺十分興奮的邊走邊說。

于謙雖然不知道皇帝想明白了什么,但他還是俯首說道:“陛下,昨夜就熬到了子時,今天就不用陪臣一起熬著了。”

“沒事,還年輕。”朱祁鈺滿不在乎的說道,他連衣服都沒換,就在王恭廠畫了圖紙,當場改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朕就是亡國之君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