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朕就是亡國之君  >>  目錄 >> 第十三章 拿去

第十三章 拿去

作者:吾誰與歸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吾誰與歸 | 朕就是亡國之君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朕就是亡國之君 第十三章 拿去

朱祁鈺深吸了口氣,大明朝出現了問題,也是幾乎所有帝國都存在的問題。

那就是:「帝國所有人都認為,自己如此的強大,能夠承受小的失誤和問題。」

即便是朱祁鈺中人臣的天花板于謙,大約也有這種想法。

皇莊做點生意,賺點錢,沒什么問題,大明的百姓,有這種承受能力,勛戚跟著勛戚們一起發財,沒什么問題,大明地大物博承擔得起。

帝國的衰弱,在這種日拱一卒的境遇下,小問題就會逐漸累積成為大問題,最終帝國崩解,幾乎是可以預見的。

朱祁鈺對興安說的話,就是他的一個態度,這也算是新朝新氣象。

皇帝不能帶著頭挖自己的根基,還不亦樂乎。

那樣實在是太TM的蠢了。

興安俯首領命而去,而金濂站直了身子,悄悄的退到了王直身后,戳了一下王直,兩個人離開了午門的五鳳樓正中央,走到了墻垛的位置,小聲的交談了起來。

朱祁鈺只是看了一眼,并沒有太過于計較,金濂不是蠢笨之人。

事實上,之前金濂提議將通州的糧食付之一炬的時候,他的內心對這個戶部尚書是有一些不屑的。

但是了解到了實際情況后,他放下了些許的成見。

誤會解除。

朱祁鈺在了解了金濂的經歷之后,朱祁鈺確認了這是一個可用之人。

金濂是永樂十六年的進士,自從開始做湖廣道監察御史之后,他的賢名就在南方流傳開來。

浙江巨盜史慶真活動猖獗,時數年間,誰都制服不了,金濂費勁了周折將其抓捕歸案。

而后金濂父親病逝,金濂請旨想回順天府為父親守孝,皇帝不準,令其前往陜西做按察副使,金濂未能守孝,前往了陜西。

這擱古代叫做奪情,是因為沒有這個臣子不能把事辦成。

金濂在陜西干的很不錯,興修水利、緝捕大盜、平定山匪、安定民生、設立學宮為百姓講讀經史、讓將校讀書識字研讀兵法、并且親自習射演練,文武雙修,一時間韃靼人不敢再進犯。

御邊十數載,韃靼人聞者心懾,望風而逃。

金濂回到京城做了刑部尚書,就辦一件事,司法公平。

無論是勛戚還是朝中大員,他都一視同仁,這種做事風格,終究得罪了一大片的勛戚和朝臣們,終于在安鄉伯案中,金濂被朝堂過半之人彈劾,差點被罷官。

正統十三年,金濂任參軍務,提督軍中大小事物,前往福建平定葉宗留-鄧茂七起義。

葉宗留-鄧茂七的起義規模有多大?

起義軍占據了整個福建、半個江西、浙江的處州府、溫州府、衢州府和半個金華府被起義軍攻占。

而在廣州方向,鄧茂七占據了海陽縣。

擁兵80萬有余,治下數千萬百姓,皆稱其為鏟平王,鏟平王鏟除一切不平事。

金濂帶著人前往福建平叛,開拔之前,金濂母親病逝了,金濂請求守孝,朝廷不許,令其辦了喪事,立刻前往福建。

金濂在年初(正統十四年二月)的時候,在延平設了一個局,誘鄧茂七的主力進攻,一戰便殺掉了鄧茂七。

金濂開始對起義軍進行分化,勸導安置,起義被安置招撫,聲勢越來越小。

朱祁鎮是在東南方向有超大規模起義的時候,親征草原。

不得不說,朱祁鎮的膽子是真的大,也不知道誰給他的勇氣。

金濂是個好同志,能力很強,軍事、律法、賬目都是得心應手,一心為民的重臣。

這種竊竊私語,朱祁鈺不管,新朝新氣象,新皇登基要適應朝臣,朝臣們需要適應新皇帝。

“殿下。”吏部尚書王直面含難色的來到朱祁鈺的面前,低聲說道:“這疏通通惠河運糧之事,是不是可以從長計議一下?”

“不可。”朱祁鈺冷冰冰的回答了一句,他看著臺下跪在刑場的人,低聲說道:“王尚書,瓦剌人不會給我們從長計議的時間。”

魯迅先生曾言:「中國人的性情是總喜歡調和,折中的。譬如你說,這屋子太暗,須在這里開一個窗,大家一定不允許的。但如果你主張拆掉屋頂,他們就會來調和,愿意開窗了。」

王直的這個勸解,其實就是和稀泥的打算。

一道嚴苛的政令,也需要給一些人選擇的時間,他并不是反對,而是希望朱祁鈺能給一些反應時間。

可惜,朱祁鈺并不是打算開窗,而是打算直接拆屋頂了。

“殿下,午時三刻已到,文淵閣大學士兼刑部尚書俞士悅,請斬陰結虜人五十三人。”興安按著流程俯首對朱祁鈺說道。

朱祁鈺平靜的點了點頭說道:“拿去!”

天語綸音,被興安以高亢的嗓音傳下,而站在午門兩側內侍,不斷的高聲郎喝著郕王殿下的的口諭。

二傳四,四傳八,而后十六人,三十二人相次連聲高喝,最后站在午門下的三百二十員大漢將軍,以最大的嗓音齊聲高喝“拿去!”

聲振屋瓦。

劊子手們,將手中小巧玲瓏卸骨刀,插進了犯人的脖頸輕輕一撬,只聽到一聲聲的喀嚓聲,這是頸椎骨被撬開的聲音,在行規里,這叫開皮。

犯人們沒有感受到多少疼痛,就失去了全身的知覺。

隨即一聲高喝,劊子手拔掉了生死牌,高舉手中的鬼頭刀,在正午的陽光之下,奮力一砍,五十三個人頭滾滾落地。

血液向前濺了三尺有余,人頭滾動著落在了刑場之下,劊子手們跳下了刑場,將人頭高高舉起,向圍在刑場周圍的人展示著。

朱祁鈺站起身來,深吸一口氣說道:“將其尸骨剝皮揎草,懸掛于九門之上,時時刻刻提醒,作為大明的臣子,食大明之俸,陰結虜人,就只有這個下場!通傳天下!”

大明皇帝向來是薄涼寡恩的,朝臣們對此是一清二楚的,暴戾一點其實無礙。

被罵兩句會掉塊肉嗎?不會!

朱祁鈺要將這幫人釘到歷史的恥辱柱上,世世代代,被人唾棄!

朱祁鈺甩了甩袖子,負手向著午門下而去,他要回自己的郕王府,而不是進宮,興安打掃完了皇宮,朱祁鈺卻不樂意住了。

他回到了郕王府的書房里,看著一桌子琳瑯滿目的奏疏,就是有些頭疼,這些都是文淵閣送來的奏疏,里面全都是彈劾于謙的奏疏。

“言之無物。”朱祁鈺從其中挑了幾本放在案前,其他的都推到了一遍:“成敬,把這些奏疏全都扔到伙房去,燒飯用。”

“是。”成敬將這些個彈劾于謙的奏疏都抱了起來。

朱祁鈺十分不滿的說道:“金英被下了獄,你先把內官監的擔子挑起來,別讓興安一個人忙里忙外,告訴興安,以后彈劾于謙的奏疏,都不用送來了。”

“是,臣領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朕就是亡國之君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