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運通天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次

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次

作者:石章魚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石章魚 | 大運通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運通天 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次

來到韓志剛身邊坐下,白櫻夫婦的出現讓韓志剛多少有些亂了方寸,他賠著笑道:“張先生,我們薛總的意思是,條件還可以談,其實就算您把這件事爆出去,對張叔也沒有什么實際的好處,你說是不是?”

“你可能不了解我的為人,我不能看家人吃虧,而且我這個人特別要面子,為了面子我不在乎錢,雖然我沒什么錢。”

韓志剛道:“其實沒必要跟錢過不去啊,要不這樣,您開個價,我跟薛總反應反應,咱們雙方因為這件事還能成為朋友吧。”

張合歡其實也考慮過,讓白櫻曝光廣大物流園固然痛快,但是這件事以后,老爸恐怕在物流園也干不下去了,而且他落不到什么實際的好處.

肇事方是郭長順三兄弟,除了老二沒有參與僥幸躲過一劫,其他兩人都被抓了,以后肯定還要面臨一系列的訴訟,坐牢是肯定的,賠款也是肯定的。

目前看老爸兩口子的意思,他們是不想鬧太大,畢竟還想繼續做生意。

張合歡想到這里心里也就有了譜,他讓韓志剛先回去,考慮好會跟他聯系。

有錢的時候為所欲為,可現在沒錢了,就必須要學會用老百姓的思維考慮問題,這件事還得老爸做主,韓志剛走后,張合歡去問了老爸的意思,把薛廣興開出的條件告訴他.

張家成果然不想鬧大,認為薛廣興的條件已經很不錯了,讓張合歡答應下來,張合歡雖然心有不甘,但是還得尊重父親的意思。

當著父親的面給韓志剛打了個電話,告訴他賠償金額太少,要求三十萬,韓志剛馬上請示了薛廣興.

薛廣興聽到三十萬雖然肉疼,可他也了解過《真相直擊》那邊的情況,不花個一兩百萬,想擺平根本是不可能的,而且花錢也未必能夠辦成事,本著盡快把影響壓下去的想法答應了下來,表示明天就把所有的錢到賬。

張合歡給白櫻打了個電話,告訴她這邊的決定,白櫻倒是沒說什么,這種新聞他們每天都有很多,她的目的也是通過這件事幫助張合歡,目的達到就行了。

楚七月在醫院雇了兩名護工輪班照顧張家成,她是不想張合歡太辛苦。

張合歡看到父親渡過危險期,傷情穩定也就放下心來,看到楚七月為了自己奔波了一整天,又出錢又出力的,小臉都有些憔悴了,伸手把她的俏臉捧住有些心疼地說道:“都瘦了。”

楚七月紅著臉道:“你少占我便宜。”卻沒有把他手推開,感覺被他捧在手心還蠻舒服的。

張合歡道:“事情解決了,明天物流園方把錢打過來,我就把錢給你打過去。”

楚七月道:“就這么算了?叔叔受了那么多苦,三十萬就把你打發了?”

依著張合歡的脾氣當然是不想算了,也沒把三十萬看在眼里,可老爸不想鬧大,想就此息事寧人,這也不失為是一個理想的結果。

張合歡讓她別在這兒熬著了,回自己的出租屋早點休息,今晚他在這兒陪著。

“我不回去了,附近有家古蘭都,待會兒我去那兒住,其實你也不用總是陪著,我幫你請好護工了,人家比你專業。”

張合歡道:“護工是護工,老爸受這么重的傷,我這個當兒子的要是不陪一個晚上,自己心里都交代不過去,你回去吧,趕緊休息,女孩子熬夜容易老。”

楚七月點了點頭,張合歡一直把她送到樓下,讓她開自己的車走了。

楚七月剛走,劉雪帶著女兒過來送飯,張合心見到張合歡開心地跑過來叫哥哥,張合歡把她抱了起來。

劉雪告訴張合歡,今晚郭廣利兩口子找到她了,給送了十萬塊錢,求他們高抬貴手放他們郭家一馬,按照張合歡的意思,她沒收錢,把郭廣利兩口子趕走了。

張合歡不屑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他也看出劉雪這邊有松動的意思,其實他老爸也是這樣。

張合歡琢磨著這件事最終還得看老爸的意思,該自己做得事情自己出面,可他也不便將自己的意志強加給父親一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每個人也都應該有自己的抉擇。

楚七月在南江陪了張合歡兩天,還得回鵬城去見律師,豬場那邊的基建已經完成了,她要去現場視察一下,換成過去張合歡肯定跟著她回去一趟,可這次的確走不開。

通過這次的事情,他和楚七月之間的感情不知不覺深入了一層,感覺距離確定關系也就是戳破一層窗戶紙的事兒。

今天是張合歡請假后第一天上班,走入辦公室,就聽到安然的咳嗽聲,她感冒了,看到張合歡進來,向他招手道:“你來得正好,今天給我頂班,我嗓子都啞了。”

張合歡看了她一眼,看到安然穿得裙子有些輕薄:“穿得太少了,咱不能只要風度不要溫度。”

安然翻了個白眼給他:“往哪兒看呢?給我倒杯茶去。”

張合歡拿起她的茶杯幫她倒了杯熱水,送到她面前,安然摸出感冒藥吃了,又咳嗽了幾聲,還是那天淋雨后生的病。

安然抬頭看了張合歡一眼,看到他臉上的幾道劃痕都已經結痂了:“這兩天哪兒去了?人力資源部的魯麗都來查崗了。”

“我不是讓你幫我請假了嗎?”

“沒請,我幫你瞞過去了,就說你跟小汪去氣象臺學習了,她沒懷疑。”

張合歡去一旁坐下,看到今天謝麗娜也沒來:“什么情況,怎么今兒就你自己啊?”

安然道:“謝姐今天孩子運動會請假,小汪在氣象臺,還好你來了,不然我一個人真應付不過來。”

她打開電腦看了一下小汪傳過來的最新天氣信息:“張合歡,我問你話還沒回答呢,這兩天你去哪兒了?”

張合歡笑了笑。

安然道:“女朋友來了吧?還想騙我。”

“個人隱私無可奉告。”

“有照片沒,給我看看,我幫你掌掌眼。”

張合歡道:“還是別看了,擔心你嫉妒。”

安然惡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嫉妒?都是別人嫉妒我!”

她把文本整理了一下,打印出來遞給張合歡:“熟悉熟悉,待會兒我帶你去直播間,你幫我把今天的天氣給播了。”

張合歡看了一遍:“成!”他應當是所有進修生中第一個進入直播間正式播音的,通過兩次危機事件,他和安然友誼的小船開始駛入平靜的港灣。

乘電梯前往29層直播間,電梯里人不少,張合歡把角落的空間讓給安然,自己幫忙隔離著從外面不斷擠入的電臺同事。

張合歡遇到了專題欄目的副主任王春明,他向王春明笑了笑。

王春明點了點頭,很奇怪他怎么和安然走在了一起。

安然來交廣網工作的時間雖然不長,已經是交廣網公認的第一美女主播,追求者不少,但是安然性情高傲,經常鬧得那些追求者很沒有面子。

當紅欄目《首班車》的主播李超也在電梯里,見到安然跟她打了聲招呼,安然微微頷首算是回應,然后把身體轉過去了。

電梯瞬間滿員,下去了兩個,這才開始上行,背朝張合歡的安然閉上眼睛,她又開始緊張了,自從那天電梯出事之后,她對電梯產生了心理陰影。

張合歡在的時候還好,前兩天張合歡請假,她坐電梯的時候更是緊張得掌心出汗。

安然感覺最近自己有些走霉運,那天強對流天氣,怎么就她的車被牌給砸中了,如果她不是半路折返來拿東西也不會遇到那件事,幸虧張合歡出手相救,不然那天恐怕要被牌壓成肉餅了。

張合歡能夠感覺到安然的緊張,李超拍了拍張合歡的肩

膀,向他笑了笑,做了個手勢表示要跟他換個位置,張合歡沒搭理他,這貨是想靠近安然嗎?看不出老子現在扮演得是安然拎包小弟的角色?

其實很多人眼中這貨不是拎包小弟,最近見到他跟著安然進進出出的,都認為他是安然的新晉舔狗。

李超發現張合歡很沒有眼色,跟一堵柏林墻似的橫在他和安然之間,連搭訕的機會都沒有。

電梯到了29層,張合歡護著安然下了電梯,李超跟了上來,想繞過他跟安然說話,結果又被張合歡給擋住,李超無奈只能叫道:“安然!”

安然停下腳步:“有事?”

李超看了張合歡一眼,心說這貨不知道回避一下嗎?張合歡明白著呢,老子就是不回避,你能咋地?一切向他身邊美女獻殷勤者全都是他的敵人,這貨的領域意識很強。

李超道:“今晚有空嗎?我請你吃飯,順便跟你聊點工作上的事情。”

安然看了張合歡一眼:“不好意思,小張先跟我約好了。”女人想拒絕你的時候,根本不留余地,理由擋箭牌雙連擊。

李超愣了一下,尷尬笑道:“那就改天。”

安然轉身走了,張合歡跟上。

李超望著他們搖了搖頭,拉過身邊的一名同事,低聲詢問:“那貨是誰啊?”

“哪個?”

“哪個,安然的跟屁蟲。”

“哈,他啊,進修生,好像叫什么……叫什么張合歡。”

安然鼻子都擦紅了,鼓勵張合歡道:“不要緊張,人總會有第一次的。”

張合歡很贊同,點了點頭,低聲問:“你第一次的時候緊張嗎?”

安然望著他期待的小眼神,忽然從里面讀到了不同的味道,捂住嘴咳嗽了一聲道:“我忘了,你趕緊準備。”心中暗罵,他莫不是在對我耍流氓?

張合歡搖晃了一下腦袋,導播徐世平走了過來,他向張合歡笑了笑道:“小張,第一次嗎?”

安然有些無奈,怎么今天都跟第一次杠上了。

張合歡道:“在這里是第一次。”

“不用緊張,你只要照本宣科讀出來就行了。”

張合歡道:“放心吧。”

掏出手機搜索一下最新天氣預報,最近發現百夫長app商城的天氣預報比氣象臺還要準。

張合歡很快就想通了這個道理,因為現在的天氣情況都是已經發生過的事情,百夫長app不是預報,而是給他推送事實,所以這種天氣才是最精確的。

氣象臺那邊提供的天氣,今天全都是陰雨天氣。張合歡搜索到得卻是,上午九點左右小雨漸止,然后會陰轉晴。

張合歡不知氣象臺為什么會出現這么大的偏差?他提醒安然是不是再確定一下,安然告訴他沒問題。

時間到了,張合歡走入直播間,這貨一旦進入直播間,瞬間就進入了狀態。

各位聽眾大家好,我是《天氣預報》的實習主播張合歡,今天由我為大家預報一下南江市最新天氣趨勢。

外面導播徐世平向安然道:“不錯啊,這小子可以。”

安然道:“你不看是誰帶出來的。”這時候,她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小汪打來的電話。

安然走到一邊去接電話。

小汪那邊驚慌失措地喊著:“錯了,全都錯了,我搞錯了,我把昨天的天氣預報當成今天的發給你了,新的我剛傳到你手機上了,你趕緊看。”

安然愣了,顧不上罵小汪,趕緊往直播間前跑去。

徐世平看到她的樣子意識到有些不妙,可直播正在進行中,總不能現在喊停,他向安然表示只能聽天由命了,反正是進修生,大不了出了播音事故全都推到他的身上。

張合歡在里面侃侃而談,安然和徐世平在外面從開始的忐忑不安到最后兩人都驚得張大了嘴巴,怎么回事?他竟然把天氣預報的文本給改了,他自作主張改了,還前所未有地給出了九點左右小雨漸止。

安然這才顧得上打開小汪傳來的最新天氣信息,跟張合歡播出的大致差不多。

徐世平低聲道:“錯了,全錯了。”

安然卻道:“對了!”

張合歡從直播間里出來,安然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沖上去道:“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剛才那份信息是錯的?”

“對不起,我第一次,我緊張了,我念錯了,所以我只能將錯就錯。”

安然心說我信你個大頭鬼,你將錯就錯能把天氣信息報得絲毫不差?不由得想起之前他給自己加詞的事情,莫非他真有看云識天氣的本領?

兩人回到欄目組,小汪也專門從氣象臺趕回來了,連連向安然道歉,安然明顯不待見他,讓他工作認真點,今天是他運氣好,如果真出了直播事故,她肯定要把小汪給報上去。

當天下午的天氣預報也是張合歡代播的,忙完之后,張合歡趕著要去醫院看老爸,剛走出辦公室,安然就追了上來:“張合歡,你去哪里?”

張合歡道:“我有事啊。”家人住院的事情他并不想鬧得人盡皆知。

安然道:“我送你。”

張合歡道:“不用,我有車……”

安然抓著他的手臂:“走,我必須送你。”

張合歡被她拖到了地下停車場,果不其然,看到李超的車就停在安然的車旁邊,安然已經換了輛香檳金的保時捷卡宴,她顯然是被那天的事情給嚇怕了,還是覺得開suv安全。

李超靠在一輛新買的寶馬520旁,手中拿著一束玫瑰花,他也不是第一次給安然送花了,所以安然猜到他的套路,于是拉著張合歡給她當擋箭牌。

李超看到安然和張合歡一起出來,臉上的笑容就變得有些僵硬了,本來他以為安然上午是故意用進修生當借口,現在看到他們又一起出來了,心中有些郁悶,安然該不會真看上這個進修生吧?一個地級市的小主播,他怎么跟自己比?

這個世界上的很多人都擁有著迷之自信,李超認為自己無論從身份還是事業上都要比張合歡強太多,甚至連外貌他也覺得自己好看,走過去將那束花獻給安然。

安然笑了笑:“你這是干什么?”

“送花啊!”

安然道:“李超,咱們是同事,你別把關系想復雜了。”

李超有點旁若無人:“不復雜,我欣賞你,追求喜歡的人總不犯法吧?”

安然不好回答,畢竟是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同事,看了一眼張合歡,希望他能幫自己解圍。

張合歡道:“這花不便宜吧?”

李超沒好氣道:“感情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的。”

張合歡道:“那也得有感情,要是沒感情,就得用金錢衡量,比如這兩輛車,一輛一百多萬,一輛幾十萬,證明車主就不是一個層次,人貴在有自知之明。”

李超火了:“你什么意思?你什么層次?開輛破bj212就有層次了?”

張合歡笑道:“你別急嘛,咱們就事論事,有人開車是為了代步,所以對他們來說開bj212也好,開卡宴也好,沒分別,就是一代步工具,可對有些人來說,開輛拉皮的寶馬520,還非得把后面的華晨兩字給摳了,這就不單純了,證明他想利用這輛車給自己掙面兒,滿足一下自己的虛榮心,不懂的人以為他開得是寶馬,可實際上寶馬真不是什么豪車。”

今天中秋節,祝所有書友中秋快樂月圓人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運通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