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運通天  >>  目錄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紅玫瑰

第一百一十四章 紅玫瑰

作者:石章魚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石章魚 | 大運通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運通天 第一百一十四章 紅玫瑰

喬勝男跟著他去了附近的慶舟魚館,環境的確不怎么樣,其實就是一大排檔,張合歡提前留了位子。

喬勝男提醒他不要點太多菜,他們兩個人也吃不了多少。張合歡點了一道肥腸魚,一道紅燒虎頭鯊,配上兩道涼菜。

喬勝男一看這份量就說點多了。

喬勝男從車里拿了兩瓶52度五糧液,酒可比菜貴多了。

張合歡居然還有點挑剔:“五糧液喝著上頭,不如劍南春順口。”

喬勝男道:“先湊合著吧,下次我給你帶劍南春。”

張合歡那怎么好意思:“你嘗嘗,他家肥腸魚特棒。”

喬勝男過去很少吃肥腸,在張合歡的勸說下吃了一口,感覺味道真是不錯。

兩人喝酒就沒用分酒器,直接玻璃杯走起,喬勝男喝了點酒,又從包里拿出一盒煙,點了一支煙。

張合歡道:“不是戒煙了嗎?怎么?半途而廢了?”

喬勝男道:“有任務。”

張合歡點了點頭,喬勝男的工作性質決定,有些時候需要扮演不同的角色,只是他有點想不通,以喬勝男的出身,根本不需要從事這么危險的工作,真不知道她家里人是怎么想的。

喬勝男說完又有些后悔了,自己不該跟他說這些,剛點燃的香煙又在煙灰缸里熄滅了,既然他不喜歡,在他面前還是不抽了。

張合歡道:“有沒有考慮換個工作?”

喬勝男搖了搖頭:“我喜歡現在的工作。”

張合歡道:“那天其實挺危險的,如果范德成成功點燃了火機,咱們幾個全都得玩完。”

喬勝男點了點頭,跟他碰了碰酒杯,喝了口酒道:“多虧你出手及時,當時我都以為來不及了,想不到你終究還是快上一步,將范德成給制住了。”

張合歡心說如果不是時間暫停給贏來的十秒鐘時間,我哪有機會扭轉乾坤,不過當時也夠驚險的,笑道:“我當時就想著你這么一漂亮姑娘還沒來得及物盡其才,就這么火化了太可惜了。”

喬勝男道:“真出事可不是我一個人火化的問題了。”琢磨著物盡其才的意思,這個不要臉的肯定沒好話。

“這就是生不能同床,死也得同穴。”

“再胡說我跟你急啊!”

張合歡道:“是我說錯話了,咱倆活得好好的,肯定有得是機會啊。”

喬勝男臉有些發燒,她知道肯定不是喝酒的緣故:“張合歡,你要是能正經點就好了。”

張合歡道:“我要是正經點你會像現在這樣喜歡我嗎?”

喬勝男一聽就知道他話里是連環套,怎么說都是他占便宜,拿起酒瓶給他滿上:“不信堵不住你的嘴。”

“說真的,你一個女孩子從事刑警工作還是太危險了,我現在一聽說你出任務就為你提心吊膽的。”

“你操哪門子心吶?神經病,我干刑警這行也好幾年了,這不活得好好的,喝酒!”

喬勝男端起面前滿滿一杯,示意走一個。

張合歡知道她酒量,陪著她走了一杯。

喬勝男一邊給他倒酒一邊道:“我聽說林小鳳當你們頻率負責人了?”

張合歡笑道:“有這事兒,我們臺最年輕的婦女干部,我的頂頭上司。”

喬勝男道:“你們以后合作機會更多了。”

“怎么聽著你話里有話啊,林小鳳該不是又讓你給我遞話了吧?”

“我聲明啊,你們工作上的事情我不管。”提起這事兒她就有些煩,伸手習慣性地去摸煙。

張合歡道:“想抽就抽吧,其實我過去也抽煙。”

“怎么戒掉的?”

“惜命!”讓一個生命值只剩下三年的人抽煙,等于讓他快點死,張合歡可不舍得折騰,不過現在不一樣了,生命值已經開始止跌回升,正在無限逼近而立之年的邊緣。

喬勝男還是拿出一支香煙,張合歡拿起火機幫她點上,自己也從煙盒里抽出一支點上。

喬勝男看他嫻熟的動作就知道他沒有騙自己,其實張合歡這么社會,不抽煙反倒奇怪了,感覺張合歡之所以抽煙應該是為了照顧自己,這個人心思太復雜,什么事情都看得很透,喬勝男想起林小鳳對自己的提醒。

張合歡道:“林小鳳是你好朋友,你只要發話,我肯定答應。”

喬勝男道:“不想提她的事,你們工作的事情也跟我無關。”

張合歡樂了,看出喬勝男對林小鳳有看法了,其實張合歡對林小鳳做事的方式也看不慣,這個人太功利,不過看在喬勝男的面子上始終也沒和林小鳳一般見識,估計這次林小鳳真惹喬勝男生氣了。

張合歡道:“那就不提。”

一瓶五糧液已經見了底,張合歡準備開另外一瓶,這時候,有熟人走了過來:“喲,這不是勝男嘛!”

張合歡循聲望去,這人他也認識,廣場分局的劉海余,喬勝男的師兄。

喬勝男笑道:“師兄,這么巧,您怎么也來這兒?”

劉海余是幾個老同學約酒,剛好約在了這里,張合歡趕緊請他坐下。

劉海余道:“我還是不妨礙你們了,勝男,你這次外出培訓要多久啊?”

喬勝男道:“半年左右。”

劉海余道:“你看哪天有時間,我給你送行。”

喬勝男笑道:“用不著那么隆重,我也不喜歡跟你們一幫油膩男喝酒。”

劉海余哈哈大笑,聊了兩句就走了,他也是有眼色的人,知道不適合留下來妨礙人家年輕人聊天。

劉海余走后,張合歡忍不住問起喬勝男外出培訓的事情,喬勝男告訴他是局里派她外出培訓,涉及到保密條款,所以這段時間應該是全封閉培訓,估計可能會斷了聯絡,不過她讓張合歡放心,下個月才出發,臨走之前會幫張合歡把拆遷的事情辦好。

張合歡沒聽說過培訓還要和外界斷聯的,豈不是說將來有半年都見不到喬勝男了,聽說這事兒還有點舍不得的。

張合歡發現自己人生回檔之后,雖然改掉了動不動就走腎的毛病,可花花心思一點都沒變,楚七月他也惦記,喬勝男他也喜歡。

男人審美觀太端正也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像他這種想把世上美好事物據為己有的人。

張合歡提議剩下的一瓶別喝了,他想帶喬勝男去個有意思的地方,這里的環境太嘈雜,不適合聊天。

喬勝男跟著張合歡去了戶部山的音樂酒吧,酒吧鬧中取靜,這酒吧是傅浩跟朋友合股開得。

張合歡因音樂結識了傅浩的女朋友鋼琴師秦虹,后來在錄制《鐵血丹心》的時候,通過秦虹和這幫音樂人相識,不過張合歡還是第一次來這里玩。

喬勝男性格直爽,可并不代表她沒品位,在蒼蠅館子點幾樣特色菜,兩人一斤酒剛剛好,再喝就枯燥了,張合歡認為兩人難得單獨約一次,應當有點情調,于是想到了這家名為1993的酒吧。

這種音樂酒吧在鵬城并不受歡迎,年輕人更喜歡熱情奔放的動吧,傅浩這幫音樂人都帶著藝術家的清高,不屑于追逐潮流,喜歡玩點原創,所以他們的酒吧生意一直清淡,也就是勉強維持。

印象中他們兩人是第二次一起來酒吧,上次還是在喬勝男住處附近的朧月,那時候兩人還算不上很熟。

酒吧里人不多,張合歡找了一個相對僻靜的位置坐下,找服務生要了兩杯血腥瑪麗的雞尾酒。

中心小舞臺上,傅浩正在吉他彈唱,剛好是張合歡的那首《同桌的你》,喬勝男笑了起來,小聲道:“你寫得歌?”

張合歡點了點頭,反正大家已經公認了:“不好,見笑了啊!”

喬勝男聽得很認真,第一次聽現場,和音響中的感覺不一樣,傅浩唱得非常專業,無論是吉他彈奏水平還是演唱技巧都要強過張合歡許多,但是喬勝男卻聽出他的聲音中少了張合歡原版的失落感,她畢竟不是學音樂專業的,斟酌了一會兒總結道:“他的聲音不如你的聲音里有故事,聽你的歌聲好像能夠看到畫面。”

張合歡笑道:“證明你愛我這一口。”

喬勝男道:“你想多了,我是說你的歌聲中充滿了被甩的凄涼感,他的沒有,他好像過于炫技了。”

這時候傅浩已經看到了臺下的張合歡,他笑著向張合歡點了點頭,對著麥克風道:“今晚我們酒吧來了一位尊貴的朋友,為了歡迎他的到來,我特地演奏一首由他譜曲的《天空之城》獻給張合歡老師和他的朋友。”

張合歡向他揮手示意。

喬勝男是第一次聽到《天空之城》的曲子,一聽就沉浸進去了,這曲子簡直太唯美了,實在想象不出,嬉皮笑臉的張合歡怎么可以寫出這么有內涵和格調的曲子。

張合歡這次認認真真地欣賞了一下傅浩的吉他獨奏,不得不承認傅浩在吉他上的造詣已經爐火純青,肯定要甩開他一個段位。

傅浩演奏完這首曲子,博得一片掌聲,他走下舞臺來到張合歡身邊,讓服務員開了瓶山崎12年送了過來。

張合歡道:“傅哥不用客氣,我們喝了酒過來的。”他介紹喬勝男和傅浩認識。

傅浩笑道:“我們平時跟公安打交道也挺多的,開酒吧少不了麻煩你們。”

喬勝男道:“還好啊,我看你這邊氛圍挺好的。”

傅浩道:“玩音樂的酒吧在鵬城不吃香,我們的圈子不大,大家志趣相同,外面的人看著不理解,認為我們這幫人都是假清高裝逼犯,可他們并不知道我們樂在其中。”

張合歡笑道:“子非魚安知魚之樂也。”

傅浩點了點頭:“就是這個理兒,不過現在圈子里的朋友越來越少了,鵬城這地兒缺乏原創的土壤,周圍朋友能走的基本上都走了,要不是因為秦虹我也早就走了。”

張合歡道:“別啊,你們都走了,以后我去哪兒聽歌?”

傅浩笑道:“張老師您就別寒磣我們了,我們做得那點原創在您面前根本不值一提,真的,我一點都沒恭維您,就您這幾首曲子,隨便哪一首拿出去都可以秒殺一幫音樂人,張老師,我就是特不明白,您這么高的水準為什么不混音樂圈,別的不說,就《同桌的你》,這詞曲水準,賣個十幾二十萬絕對沒問題,如果讓知名歌手看上了可能還不止這價。”

張合歡道:“我就是愛好,而且這歌寫得是一種情懷,沒有賣的打算。”

“我知道,如果張老師想賣,首先考慮考慮我,我雖然沒什么錢,可為了您這首歌,我把酒吧轉讓了都成。”

張合歡心說傅浩倒是一個慧眼識珠的角色,如果他真能轉讓版權,把《同桌的你》賣給傅浩商用,肯定這首歌會一炮而紅,演唱這首歌的歌手也會隨之大火,對歌手來說,為了走紅,一擲千金買歌的事情可不少見。

不過《同桌的你》價值可遠不止一首歌那么簡單,記得后來高小松還利用這個歌名拍了電影,雖然電影評分很低,但是票房不低,狠狠賺了一波情懷的銀子。

喬勝男也起了好奇心:“張合歡,同桌的你到底是寫給誰的?”

張合歡笑道:“你不是警察嗎?有本事你自己查去。”

喬勝男點了點頭:“你讓我查得,我可真查,明天把你開房記錄給拉出來。”

傅浩一旁樂了,張合歡可沒覺得好笑,喬勝男真要是這么干,肯定能查到他跟林冉在希爾頓開房的記錄,張合歡端起酒杯跟喬勝男碰了碰:“喝酒不談工作。”終究還是露怯了。

喬勝男道:“怎么覺得某些人有些心虛呢?”

張合歡道:“我是怕你犯錯誤,身為人民警察最忌諱就是公器私用,你剛得了二等功,萬一給你追回去,那多丟人。”

喬勝男道:“是你怕丟人吧。”

傅浩道:“張老師有沒有興趣上去玩玩?”

張合歡望著喬勝男道:“要不我給你唱首歌吧。”

喬勝男道:“洗耳恭聽。”聽說他愿意為自己唱歌還是蠻開心的。

傅浩準備去報幕,張合歡讓他別玩這虛的,讓他去準備鋼琴,他打算現場手彈鋼琴伴奏,自彈自唱。

張合歡抽出花瓶中的那支紅玫瑰遞給了喬勝男,喬勝男有些哭笑不得,這家伙送花從來都是順手牽羊嗎?只好接了過來,張合歡來到小舞臺上。

喬勝男拿著那支紅玫瑰望著舞臺上坐在鋼琴旁的張合歡,不得不承認張合歡靜下來的樣子有種和他年齡不符的深沉魅力。

她哪里知道這貨是從十五年后的世界回檔而來的妖孽,不說閱盡千帆,也稱得上是身經百戰,所以張合歡戶籍上的年齡比她小,她卻時常生出他比自己大的錯覺。

張合歡對著話筒道:“接下來我唱一首自己原創的歌曲《紅玫瑰》,送給我心中的紅玫瑰。”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喬勝男,酒吧里其實沒多少人,可素來大方的喬勝男卻不由得臉紅了,握著那支紅玫瑰有些太顯眼了,張合歡你存心讓我尷尬,所有人都看到了,你居然把花瓶里的紅玫瑰給了我,怎么感覺這玫瑰有些燒手。

《紅玫瑰》這首歌是著名填詞人李焯雄根據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的內容所寫,歌詞講的是每個男人心中都有兩個女人,一個純情,一個風騷,而紅玫瑰象征風騷。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墻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朱砂痣。

張合歡回檔之前就比較偏愛這首歌,他決定在現場將這首歌獻給喬勝男。

夢里夢到醒不來的夢紅線里被軟禁的紅

所有刺激剩下疲乏的痛再無動于衷……

本文后面有彩彈章,mv由姬寳制作并親自演唱,大家可前去欣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運通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