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運通天  >>  目錄 >> 第一章 人生回檔

第一章 人生回檔

作者:石章魚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石章魚 | 大運通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運通天 第一章 人生回檔

室內有些悶熱,吊扇在天花板上吃力轉動著。

張合歡頭疼欲裂,宿醉之后,就像是把陌生的靈魂塞入了陌生的身體,勉強從狹窄的床上爬了起來,這小屋也太破舊了,鉛灰色的水泥地有些返潮,四面泛黃的白墻,墻根有些發霉,墻面上貼著不少女明星的寫真,一多半都是熟悉的面孔。

身為星域傳媒的總裁,投懷送抱的女星不要太多。

想到這里,他開始感覺有些不對了,完全不對啊!不是應該在自己的豪華游艇上嗎?

張合歡習慣性地揉了揉頭發,下床來到了老式三門立柜前,瞇縫著眼睛望向正中的鏡子。鏡中人的確是他本人,但是明顯年輕了許多,小肚腩神奇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輪廓分明的腹肌。

他如同見到了鬼一樣瞪圓了雙眼,然后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

疼痛可以證明自己不是在做夢,平復了一下震驚的心情,從破舊的立柜里找出一身廉價衣服套上,床頭上有一臺屏幕摔裂的酷派手機,旁邊還有一個帆布錢包,一股腦塞在大褲衩的口袋里,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拉開了房門。

正午的陽光刺得他睜不開眼,沒等他適應外面的光線,后腦勺就被拍了一巴掌。

“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那么大人你還能不能有點出息?”

張合歡被這一巴掌給抽懵了,記憶中好像沒有人敢對他這位霸道總裁這么干。

一位頭發凌亂的中年婦女橫眉怒目地看著他,見他這種反應,沖上去又是一巴掌:“看什么看?趕緊給我干活去!”

“……媽?”

張合歡認出來了,眼前的中年婦女正是他的老媽柳云思。

他徹底懵逼了,真是活見鬼了!

他媽早就死了,十五年前乘坐私人飛機外出度假的家人遭遇熱帶風暴全都罹難,只有他一個人因為沒有同行才僥幸躲過一劫。

十五年了,作為唯一合法繼承人他繼承了家族的全部財產,一躍成為了最年輕的亞洲首富。

張合歡忽然想起他昨晚在財富榜論壇上的愿望,他說如果上天給他一個機會,他會用自己所有的財富,甚至不惜用生命換回家人的平安,當時說得很動情,博得滿場喝彩,難道許過的愿全都變成了現實?

“別愣著了,趕緊換煤氣去!”柳云思轉過身去,繼續晾曬她的衣服。

張合歡又掐了自己一把,真不是做夢。

他的人生回檔了,一夜回到了十五年前,可十五年前不應該是這個樣子,別墅豪宅變成了窮家破院,老媽從雍容優雅的精致貴婦變成了性格潑辣的家庭婦女。

來不及思考人生,就推著自行車帶上液化氣罐去氣站換氣,他還搞不清狀況,只有一點能夠確定,目前家庭的經濟條件實在是太拮據了。

先去家門口的報亭買了一份今天的鵬城快報,順便打聽了一下換氣站的位置。

報紙上的日期是2011年7月17,證明他的確回到了十五年前,目前住在平江省鵬城市,張合歡的祖籍就在這里,但是從爺爺那代已經搬到滬海了,所以他對這個城市并無深刻的印象,這次不但人生回檔了,連社會背景都完全改變了,他應該是回到了十五年前的平行世界。

付錢的時候,清點了一下錢包,總共只有三十五塊,找到了他的身份證,從報紙上的日期推算,他還沒滿二十一歲,里面還有張運通百夫長的黑卡,他頓時高興起來,果然天無絕人之路,可沒多久就冷靜下來,世界都變了,這張卡還能用嗎?

最近的液化氣站距離他家也有兩公里,張合歡打了個電話,讓人直接把液化氣送到報亭,為此多給了人家五塊錢跑腿費。

張合歡將液化氣罐倒騰到自己車上,推著自行車往家走的時候,看到一個濃妝艷抹的小姑娘冷眼看著自己,心說這丫頭打扮得也太俗氣了,跟發廊小妹似的。

覺得眉眼有九分熟悉,再仔細一看這不是他親妹妹張合月嗎?于是推著車子走了過去。

“小妹!”

張合月翻了個白眼,好像不想搭理他。

“我說你怎么穿成這樣?”

“要你管?”

“我是你哥啊。”

張合月向他伸出涂著黑色指甲油的小手:“欠我那一百塊錢什么時候還?”

“啥時候的事情啊?”他是真不記得借錢的事情了。

“還當哥的呢,你要不要臉啊?”

“噯,你這丫頭怎么說話呢?”

張合月正想跟她理論,一個染著黃毛的混混騎著一輛轟鳴的本田摩托車駛了過來,來到張合月的身邊:“小月,走,毛哥帶你玩去。”

張合月想都不想就往車上爬,張合歡叫道:“你干嘛去?”

“要你管啊?”

張合歡望著那輛摩托車絕塵遠去,也唯有干瞪眼的份兒。

回到家又被老媽一通嘮叨,從她的嘮叨中了解到,自己是鵬城師范大學傳媒學院的應屆畢業生,今年考研沒過,目前待業家中。

他妹妹張合月開學高三,姐姐張合欣也在鵬城,兩年前失業,開了家小吃店,至于他老爸張家成,沒聽老媽提起,難道真死了?張合歡在老媽的嘮叨聲中吃完了一大碗手搟面,又在人字拖的鞭策下完成了刷鍋刷碗擦桌子掃地的家務活。

張合歡的人生回檔就在彌漫著煙火氣的棚戶區中展開了。

老媽下午去姐姐店里幫忙,讓他自生自滅。

老媽剛走,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個陌生的號碼。

接通電話,聽筒里傳來一個悅耳的女聲:“張合歡,你在哪里?”

“家里啊!”

“你出來一趟!”

“你誰啊?”

“真小氣,我知道傷害了你,可是……哎,你出來一趟,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當面說,兩點,我就在東區萬達廣場星巴克等你。”

“你誰啊?”

“裝,你繼續裝,我特么是林冉。”對方明顯生氣了。

“哪兒啊?你給我發個位置。”

對方沉默了下去,過了一會兒方才道:“你不是把我拉黑了嗎?”

“……”

掛上電話,打開手機,壓根就沒有找到微信的APP,忽然想起現在是2011年,微信剛開始推出并沒有得到普及,兩年后才會火爆,手機上倒是有個QQ,試了幾次密碼都不對,張合歡決定放棄努力,他過去的人生根本就沒有努力兩個字。

現在已經下午一點了,他決定走一趟,很好奇能夠傷害到自己的女人長得什么樣?

東區萬達剛好位于地鐵一號線上,有生以來坐地鐵的次數寥寥可數,走出地鐵站,順利找到了星巴克,推門走了進去,冷氣很足,空氣中飄著咖啡豆的香味兒。

張合歡四處張望著,看到遠處有一個帶著白色棒球帽,身穿紅T恤牛仔褲的女孩子跟他對望著,頭發很直,臉很白,眼睛很大,身材也不錯,按照他苛刻的打分標準,也有80分的樣子,跟他四目相對,看到張合歡沒什么反應,只能朝他揮了揮手。

張合歡這才確定約自己的人是她,于是走了過去,在林冉對面坐下,近距離觀察一下這位突然出現的陌生前女友。

林冉提前點好了兩杯咖啡,其中一杯是給他準備的,張合歡端起來喝了一口,卡普奇諾有點甜,他更喜歡喝黑咖啡,看來這位名義上的前女友對自己缺乏了解。

“找我什么事啊?”

林冉點了點頭,從包里翻出一樣東西遞給他,張合歡本以為是攪拌棒,接過來差點插到咖啡杯里,被林冉及時阻止,仔細看了看,居然是驗孕棒。

林冉臉有些紅:“我應該是懷孕了……”

“你懷孕跟我有什么關系啊?”張合歡想都不想就脫口而出。

林冉錯愕地望著他,很快錯愕就變成了憤怒,咬牙切齒道:“張合歡,你自己做過的事情不認賬啊?”

“可……”

“我知道我們已經分手了,可分手并不代表你就能不負責任。”

張合歡眨了眨眼睛,心中也有些委屈,我特么怎么不記得我干過你?

“你不用害怕,我也沒想纏著你,你陪我去趟醫院,把這件事解決了,然后咱們就各奔東西。”其實林冉反倒擔心張合歡纏著自己。

“就這?”

“你還想怎么樣啊?我也給過你機會了,是你自己不爭氣。”

“你!把我甩了?”張合歡越來越接近事實真相了,這可是個全新的體驗,過去都是他甩別人。

“我知道對不起你,可我總不能將我未來和你這樣一個不思進取的人捆綁在一起,而且你們家條件……”

“我們家招你惹你了?”

林冉嘆了口氣,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浪費時間。

“喝完了沒?”

張合歡點了點頭,站起身來,還是準備為青春的沖動負責,打算跟她去醫院,男人在原則問題上絕不能慫,可關鍵是自己怎么一點印象都沒有呢?

兩人一起走入烈日炎炎的七月,張合歡有生以來還是頭一次被人這么嫌棄,今天之前,不知有多少女人爭先恐后地想嫁給他,試圖通過懷上他骨肉實現財富自由的簡直如過江之鯽。

正想得出神,忽然一輛小汽車從他們身邊經過,車輪碾過廢水坑,泥漿飛濺,各懷心思的兩人不及躲閃,都被濺了一身臭烘烘的污水。

兩人對望著,都很郁悶也很無奈,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這就是現實。

林冉再次驗證自己只要跟他在一起就會倒霉,張合歡和走運這兩個字就不沾邊兒。

心情煩躁的張合歡本想去追肇事者,卻被林冉勸住。

林冉指了指前面的如家快捷,看著張合歡,明顯是在征求他的同意,她的出發點很單純,就是想找個地方洗個澡,把身上的衣服清理一下。

“檔次低了點吧。”

林冉詫異地望著他,還能要點臉嗎?有多少次為了省那點賓館錢,他寧愿帶著自己鉆小樹林,太摳門了,林冉越來越討厭這個男人,空有一張好皮囊,做事一點都不爺們。

林冉咬了咬嘴唇,我出錢這三個字沖口欲出。

張合歡指了指對面的希爾頓。

林冉眼睛瞪得滾圓,嘴巴張得老大,他是假惺惺裝逼,還是真的良心發現?以他的一貫尿性該不會讓自己AA吧。

張合歡已經先行走了進去,林冉只能硬著頭皮跟上。

張合歡把自己的身份證遞了過去。

前臺打量著他,像他這種裝扮的過來光顧的不多,又看了看他身后低著頭的林冉:“兩人的身份證都要登記。”

張合歡轉過臉,很不要臉地來了一句:“媳婦,身份證!”

林冉掏出自己的身份證趕緊遞了過去,然后趕緊逃去休息區等著,實在受不了外人的眼光,真要是給這貨當了媳婦,下半輩子都在人前抬不起頭來。

“先生,現金還是刷卡?”

張合歡掏出他的百夫長卡,前臺經理目光一亮,人不可貌相,這不修邊幅的年輕人應當是個富二代。

張合歡其實心中也有些忐忑,不知這張卡還能不能用,預授權成功之后,這才放下心來,拿了房卡帶著林冉去酒店的商超刷卡買了兩身衣服。

林冉跟張合歡是高中同學,認識那么多年了,她還是頭一次見張合歡這么大方,看來張合歡對自己是真愛,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挽回他倆的感情,可惜太晚了,她不會回頭了。

進了房間,林冉先去洗澡。

張合歡等她出來自己再進去,洗完澡穿著浴袍出來,看到林冉還沒有換衣服,站在窗前望著外面的街景,穿著浴袍的背影有些妖嬈。

“咱們得抓點緊去醫院,要不來不及了。”

林冉轉過身忽然跑了過來撲入他的懷里,緊緊抱著他,戀愛五年畢竟還是有感情的。

張合歡的浴袍裂開了,林冉的臉貼在他結實的胸膛上:“合歡,謝謝你還愿意為我做這么多,對不起。”

張合歡暖玉溫香抱個滿懷,有些哭笑不得了:“您千萬別感動,我也不是為你做的……”話沒說完呢,被林冉給推床上去了。

“你聽我解……”

不等他解釋林冉把浴袍給脫了,白晃晃的身子很是耀眼。

張合歡也不是什么坐懷不亂的柳下惠,林冉本來就是他女朋友,這是真被他感動了,準備以這樣的方式來一場深入淺出的道別,張合歡決定配合她懷懷舊,順便開發一下記憶,伸手想去床頭拿收費的杜蕾斯。

林冉搖了搖頭表示不用,目前的身體狀態沒必要用那個,而且她知道張合歡也不喜歡。

兩人剛剛糾纏在一起,林冉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伸手去拿電話,被張合歡抓住手腕。

林冉眼神迷亂地望著他。

張合歡有點激動,他的確需要通過某種方式減減壓,向這個時代證明一下自己回來了。

林冉卻突然推開了他,匆匆向洗手間跑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運通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