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65章 擊潰

第565章 擊潰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65章 擊潰

獨孤夏晴道:“殿下,我全靠你搭救啦。”

“哼哼。”胡云萱斜眼看她,嫵媚嬌俏:“你還用我?有你那個好朋友法空神僧啊!”

獨孤夏晴沒好氣的道:“你真啰嗦!”

“好啊,小晴你過河拆橋,我這剛答應,你就翻臉不認人了!”胡云萱嬌嗔。

獨孤夏晴頓時露出笑容,上前拉住她玉手:“你可是公主殿下,當然更管用啦。”

“你知道就好!”胡云萱驕傲的挺了挺高聳胸脯,傲然道:“神僧也不是無所不能的!”

她看向碧柔:“碧柔姑姑,別再派人殺他啦,這臭和尚很危險。”

碧柔道:“小姐說得極是。”

胡云萱道:“這臭和尚,看著笑瞇瞇的,但我看得出來,他是個心狠手辣的,說殺碧柔姑姑你,就會殺的,絕不是開玩笑,……而且他還有一個侍從,影子刺客林飛揚,那可是真殺過王爺的。”

碧柔緩緩點頭。

自己也正是顧忌如此。

倒不是怕林飛揚殺自己,更擔心林飛揚殺小姐,這林飛揚什么人都敢殺,絕不會因為小姐是公主而不下手。

殺人于無形,防不勝防。

更重要的是,萬毒門的毒對法空是無效的,恐怕對林飛揚也是無效。

他掌握了小姐這個命門,又不懼自己的奇毒,那再勉強與之為戰,便是自取滅亡。

想必陛下也能理解。

“碧柔姑姑,我想做這個門主。”胡云萱輕聲道。

“小姐不可!”碧柔忙道。

胡云萱道:“碧柔姑姑你便是門主,看起來沒什么不妥,……不生孩子也沒什么,到時候抱養幾個便是。”

她因為母親的難產而亡,對生孩子有一種本能的恐懼,不能生孩子正好。

碧柔輕輕搖頭:“小姐你是千金之軀,豈能自降身份參與到武林中事!”

“做個萬毒門門主挺好的。”

“瑣碎之事無數,操不完的心,實在不知道好在哪里,如果不是因為沒找到放心之人,如果不是小姐臨別叮囑,我早就不做這門主了。”

“那交給我呀,正好。”

“小姐!”碧柔搖頭:“我絕不能眼睜睜看著你跳入火坑的。”

胡云萱輕聲道:“碧柔姑姑,你說實話,駙馬是怎么死的?”

碧柔無奈:“小姐!”

獨孤夏晴輕咳一聲道:“殿下,在這里說這些合適嗎?還是私下里說吧。”

胡云萱笑道:“你還能給說出去不成?”

“我可不想聽這些。”獨孤夏晴拈起一塊糕點塞進她嘴里:“嘗嘗我這點心,絕對喜歡。”

胡云萱后仰,張嘴接住了這塊點心,白她一眼。

但她看碧柔的神情已經隱隱明白了。

獨孤夏晴道:“殿下,你們不會出爾反爾吧?”

“沒有的事!”胡云萱道:“既然答應了,就絕不會反悔,放心吧,不會殺那臭和尚的!”

“那便好。”獨孤夏晴滿意的點點頭。

她這回徹底放松下來。

法空此時站在自己的小院里,雙眼微微泛金芒,露出笑容。

不得不說,這位十二公主殿下還是識時務的,感應到自己的殺意與威脅,盡管滿嘴的強硬之辭,卻行柔和之舉。

這算是真正的手段厲害。

不愧是在禁宮里磋磨出來的。

夕陽西下。

小院里籠罩著一層紅光,如同染了一層血。

院里一共五人,一個坐,四個站。

尉遲松坐在石桌前,身體如一根棍子,直挺挺的一動不動,唯有雙眼能動。

對面站著寧真真,寧真真身后是曾慶元三人。

他們神情專注的盯著尉遲松,想看破他的真實想法。

他們并沒有洞察人心的本事,只能通過眼神來看。

可尉遲松的眼神是微妙不可捉摸的。

寧真真雙眼散發著柔和光華,不復開始時的熠熠生輝,變得如明珠光輝,輕聲道:“尉遲先生可想明白了?”

尉遲松眼睛露出一絲笑意。

寧真真道:“看來尉遲先生想明白了,終于想通了!”

副司正陸靖一步跨到尉遲松身后,便要拍開他穴道,卻被寧真真揮斷。

陸靖一步又退回寧真真身后,毫不露尷尬。

寧真真輕聲道:“尉遲先生是真的想通的,還是詐我們呢?用的什么秘法來傳遞消息?”

凝神觀察片刻,寧真真恍然點頭:“果然是身懷奇物,如此手段,小女子佩服。”

陸靖忙道:“寧司卿,他身懷什么奇物?”

“他有一顆牙齒是假的,咬碎了外殼之后,那顆假牙會一直發出奇異氣息,被一種奇獸找到。”

“現在還在散發這氣息?”

“嗯。”

“這么說來,他們還會找過來?”

“會。”

“好得很!”陸靖撫掌笑道。

上一次他們

及時轉移,并且找來了十幾名綠衣司的供奉埋伏在一側,順利的伏殺了四個天海劍派的頂尖高手。

收獲堪稱巨大。

這一次還來,那再好不過。

他們已經看出皇帝的心思,只要能削弱天海劍派,那便是功勞。

“原來如此,怪不得尉遲先生你想通了,”寧真真露出恍然神色:“上一次遇伏,便表明尉遲先生你背叛,他們不會再來救你,只會來殺先生你,所以促使你最終投向我們。”

曾慶元他們露出笑容。

寧真真擺擺玉手。

蠢蠢欲動的陸靖只好按捺住上前解開穴道的沖動,緊盯著尉遲松。

真能把尉遲松策反過來,那便是一件奇功,對皇帝來說太重要了。

這對天海劍派的打擊也極嚴重,對天海劍派是無可估量的損失。

寧真真雙眼變得更加柔和,輕聲道:“尉遲先生你做了明智之舉,棄暗投明,前途一片光明,小女子要恭喜先生。”

她上前來到尉遲松跟前,雙眼緊盯著他雙眼,明眸變得深邃如古潭,把他的目光全部扯進自己的明眸中。

尉遲松沒辦法轉開眼睛,目光想躲避卻躲避不開來,最終掙扎著被扯進她美眸中。

“尉遲先生,從今之后,你便是綠衣司的客卿,而不再是天海劍派的長老,直接聽命于司正,地位超然!”

陸靖他們露出笑容,皆舒一口氣。

這意味著他們的危機解除了。

寧真真仍緊盯著尉遲松,而尉遲松則直勾勾盯著寧真真。

他不是不想挪開目光,可目光被牢牢的吸住,無法挪開一點兒。

寧真真柔聲道:“我知道尉遲先生原本是打算假裝投降,然后施展秘術忽然清醒過來,猝不及防的偷襲,從而脫身而去。”

尉遲松目光閃爍,劇烈掙扎。

寧真真柔柔的看著他,令他的目光牢牢被吸附住無法收回去,無法轉移開去,輕聲道:“我們一片至誠,還望尉遲先生不要再執迷不悟了,天海劍派與朝廷做對,終究是難有好下場的!”

她繼續說道:“投身于朝廷,尉遲先生的未來一片光明,在綠衣司可以大展身手。”

尉遲松目光繼續強烈掙扎,雙眼閃爍,仿佛心緒處于激烈的沖撞之中。

曾慶元三人看出了不對勁來。

尉遲松這神情不太對,顯然是寧真真做了什么,但實在想不出寧真真在做什么。

寧真真圓滿的慧心通明確實強大,將幻術篇很快練入門,展現出了驚人的威力,正在破掉尉遲松的秘術。

他的秘術便是將一點真意掩藏于心海之中,而她的幻術篇則是將這一點真意找出來,然后摧毀掉,從而讓假的變成真的。

這看似并不觸及身體,也只是眼神變幻,其實是精神的較量,極為兇險。

寧真真繼續說道:“天海劍派的種種算計,終究要一場空,尉遲先生何必跟他們一起倒霉,現在抽身而出,最是恰當不過,并不是背叛,他們背叛了大乾,先生只是不想一條路走到黑,心向光明。”

曾慶元三人好奇的盯著尉遲松開。

尉遲松的目光慢慢恢復平靜,不再掙扎,眼眸不再像心情激動那般的閃爍。

寧真真收回柔柔的目光,恢復了平靜淡漠,扭頭對曾慶元道:“恭喜司正,新添一員大將。”

她神情平靜,心卻猛的放下來。

這個尉遲松還真難對付,不過自己更勝一籌,終究還是沒能擋得住自己的精神沖擊。

她一邊施展秘術一邊說話,話說得顛三倒四,其實是為了掩飾她在施展的秘術,不讓曾慶元他們看出什么。

“呵呵……”曾慶元打量著尉遲松,笑道:“尉遲松你能迷途知返,善莫大焉,我已經跟皇上說過,皇上已經答應,既往不咎。”

寧真真看一眼陸靖。

陸靖上前拍了尉遲松幾掌,在解開他穴道的同時,還送進去一股氣息助他活躍氣血。

尉遲松身體一松,晃了晃,忙扶住桌子不讓自己摔倒,酸麻的感覺讓他咬牙切齒,面目猙獰。

曾慶元三人笑瞇瞇看著。

寧真真道:“司正,我也該告退了。”

“寧司卿你不留下來聽聽尉遲松說些什么?”

“不必了。”

“行。”曾慶元頷首。

寧真真抱拳對三人行禮,又對尉遲松頷首,轉身輕盈而去。

小院里仿佛一下變得空蕩蕩。

尉遲松慢慢恢復平靜,眼神卻閃動著復雜,嘆一口氣道:“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司正,我輸得心服口服,甘拜下風!”

“呵呵……”曾慶元撫髯而笑。

陸靖笑道:“我們綠衣司臥虎藏龍,這也沒什么。”

周副司正暗自一笑。

論洞察人心之力,寧真真堪稱第一。

當初曾司正去禁宮請妙音神尼幫忙,妙音神尼已然說自己不如寧真真。

曾司正還不太相信,妙音神尼正色說道,寧真真雖然年紀輕,但乃世間罕有的奇才,不僅修為勝過自己,慧心通明更是遠勝。

所以曾司正才這般不顧一切的召回寧真真。

現在看來,曾司正這一步走得太對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