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63章 點破

第563章 點破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63章 點破

兩人清脆的笑聲沿著湖水傳到了法空耳中。

法空雙眼忽然變得深邃。

目光跨過幾百米遠,直接落到胡云萱身上。

宿命通。

胡云萱忽然身體一緊,扭頭看向法空。

雖然隔著幾百米,兩人的目光仍舊相交在一起,仿佛四道激光相撞。

她修為不到大宗師,精神卻不弱。

她蹙起黛眉,輕哼一聲。

她并不知道法空在施展神通,只是以為法空在聽到她的話之后很不舒服,所以這么瞪自己。

獨孤夏晴笑道:“不想見法空大師的話,那我們就掉轉船頭吧。”

“我還非要見一見了。”胡云萱輕笑:“看看能入小晴你眼的大師到底是不是名符其實。”

獨孤夏晴道:“那你們可別吵起來。”

“小晴你也太小瞧我啦。”胡云萱柔媚一笑:“他不會跟我吵起來的。”

自己如此美貌如此身份,哪個男人能跟自己吵起來?

畫舫慢慢悠悠的來到棧橋跟前,兩女輕盈飄下來,衣袂飄飄,挾著幽香飄落到法空跟前。

“大師,這是十二公主殿下。”獨孤夏晴笑道。

法空合什微笑:“貧僧法空,見過殿下。”

胡云萱修長嫵媚的大眼上下打量一眼法空,輕笑一聲:“大師從何處來?”

法空道:“大雪山金剛寺。”

“大師不講佛法?這個回答很尋常呀,”胡云萱抿嘴笑道:“我問過很多高僧這個問題,或者說從虛空而來,或者說從天上而來,或者說從來處來,很少有老老實實說地名的。”

法空笑著搖頭。

哪有上來便講佛法的,而且對不通曉佛法之人講佛法,無異于跳舞給瞎子看,白費功夫。

這位公主殿下一看就是不重佛法的。

獨孤夏晴看兩人笑瞇瞇的,并沒有敵意,暗舒一口氣。

法空對公主有敵意。

而公主聽到法空的名字應該很感興趣,沒有敵意才對。

可沒想到,公主竟然也因為法空是大乾人而有敵意。

互有敵意的兩人,見面了會不會吵起來?

現在看,兩人并沒有吵架的意思。

如果真吵起來,自己這個主人就尷尬了。

至于法空大師所說的萬毒門門主之事,自己是絕對不相信的,公主怎么也不可能是萬毒門門主的。

“大師為何而來呢?”胡云萱優雅的坐到木桌旁,舒展一下細細腰肢,慵懶的問道。

她身姿曼妙,細腰盈盈一握,輕輕扭動便如柳枝隨風而舞,婀娜多姿。

一襲墨綠羅衫,襯得肌膚瑩白如玉。

法空微笑:“以武會友,與夏晴姑娘切磋劍法,……殿下覺得貧僧為何而來?”

“恐怕其志非小吧。”胡云萱道:“是不是看中了小晴,動了凡心?”

法空笑著搖頭:“貧僧佛法雖不算深厚,可不動凡心這一點兒還是能做到的。”

胡云萱搖頭道:“世間何人能擋得住小晴的風姿?”

法空道:“夏晴姑娘美則美矣,貧僧卻是如觀奇石,如觀妙林,如觀碧空與悠悠白云,世間美人也是造化之鐘神秀,便如一朵朵盛開的鮮花,豈能看到鮮花便生出攀折之心?……觀其美,足矣。”

“大師心境果然不俗。”胡云萱嫣然笑道:“佩服。”

獨孤夏晴招招手。

小丫環過來奉茶,送上點心瓜果。

從畫舫里下來的兩個侍女已經進入小亭里。

其中年輕的接過小丫環遞上的茶盞,端給胡云萱。

這兩個女子顯然是胡云萱的貼身丫環。

年少的丫環秀美伶俐,中年侍女則風韻猶存。

獨孤夏晴給法空打了個眼色,示意他別在意,胡云萱便是這么個脾氣。

法空微笑頷首。

獨孤夏晴也坐下來,坐到兩人之間。

胡云萱輕啜一口茶,慢慢放下茶盞,嫣然笑道:“大師見我,是為了什么?”

她嫣然微笑之際,容光充滿了整間小亭。

法空緩緩道:“原本貧僧懷疑殿下是萬毒門的門主。”

“萬毒門的門主?”胡云萱蹙眉:“大師竟然也知道萬毒門。”

“萬毒門找上貧僧,豈能不知。”

“萬毒門要殺大師你?”

“是。”

“為何?”

“可能是我多管閑事,在祈福大典上壞了他們的事吧。”法空搖頭道:“可惜,卻是貧僧弄錯了,殿下并非門主。”

他通過宿命通看到胡云萱的前塵過往,她確實不是萬毒門的門主。

曾慶元弄錯了。

但曾慶元不至于錯得這么離譜。

既然不是胡云萱,那很可能是胡云萱的身邊人,他的深邃目光投向了中年侍女。

中年侍女低頭侍立,靜悄悄的沒聲音,很容易忽略她的存在,對于法空的觀照好像毫無所覺。

胡云萱輕哼一聲:“大師你看碧柔姑姑做什么?”

法空微笑道:“這位碧柔姑姑竟然是萬毒門的門主,貧僧真是失敬。”

胡云萱“嗤”一下笑了,隨即樂不可支,笑得花枝招展。

獨孤夏晴疑惑的看向中年侍女,看法空的神情認真,疑惑道:“她真是萬毒門的門主?”

法空緩緩點頭。

獨孤夏晴的目光落到中年侍女身上,而她旁邊的小丫環不滿的瞪過來。

胡云萱笑道:“小晴,你也信這話?”

獨孤夏晴正色道:“殿下,大師不會在這種事上開玩笑的。”

“那也不能如此胡言亂語,荒謬之極!”胡云萱收斂了嫵媚明艷笑容,搖頭道:“簡直異想天開!”

法空道:“原本以為朝廷與萬毒門有默契,原來是看在公主的面子上不追究萬毒門的,萬毒門打著公主的旗號,而公主殿下卻被蒙在鼓里。”

“不可能!”胡云萱沒好氣的道:“大師,你雖然佛法深厚佛咒厲害,可也不能如此胡說八道吧?”

法空看向中年侍女:“門主,到了現在,還要繼續裝聾作啞嗎?”

中年侍女慢慢抬起頭,秀雅臉龐一片平靜:“大師,你可能弄錯了。”

法空溫聲道:“原本不想拆穿門主的,可萬毒門弟子源源不斷的找上門,非要殺貧僧不可,實在是不勝其煩,只能當面跟門主說一聲了。”

胡云萱蹙眉看著法空,又看看熟悉無比的貼身侍女碧柔,隱隱覺得不太對勁。

碧柔的氣勢確實變了,好像換了一個人。

獨孤夏晴早就感受到了。

原本九分相信一分懷疑,畢竟此事太過離奇,現在卻有十分相信了。

她往胡云萱那邊靠近一點兒,避免碧柔突然發難。

碧柔輕輕搖頭:“大師不該這么做的。”

法空笑道:“門主也不該在我的祈福大典上興風作浪。”

碧柔道:“大師多管閑事,導致我門中弟子慘死,唯有以牙還牙以血還血了。”

“門主是奉大云皇帝之命而殺明王爺?”

“恕我無法回答。”

“看來確實如此。”法空點點頭:“看來萬毒門確實與大云朝廷有瓜葛。”

“慢著慢著。”胡云萱忙抬手,止住兩人說話:“你們把我說糊涂了。”

她看向自己的侍女:“碧柔姑姑,你真是萬毒門的門主?……別騙我!”

“……”碧柔輕嘆一口氣,沒說話。

胡云萱蹙眉盯著她看,又扭頭看向法空。

法空合什微笑。

一切不言而明。

獨孤夏晴驚奇的看向碧柔,看著這個柔柔弱弱的女子,實在想不到是萬毒門的門主。

法空道:“萬毒門的門主卻甘于屈身做一個侍女,這份心性,貧僧佩服!”

胡云萱忽然猛一拍桌子,嬌叱道:“臭和尚你閉嘴!”

法空微笑閉嘴不說話。

胡云萱狠狠瞪著他:“你真夠多事的!什么高僧,就是一個多管閑事的臭和尚!”

法空看她氣急敗壞,搖頭笑道:“殿下當作不知道便是,對貧僧來說,她是萬毒門的門主,對殿下來說,還是原來的貼身侍女。”

他當然知道胡云萱與碧柔的關系,乃是從小就在她身邊照顧她的最貼心侍女。

碧柔原本是胡云萱生母的侍女,后來胡云萱生母難產,在生她的時候亡故,碧柔便一直照顧她。

倏忽間,已經三十年。

在大云禁宮之內,碧柔對胡云萱來說便是最重要的人,既是侍女也是庇護者。

三十年的感情,怎么可能一朝喪盡?

自己這一下戳破了碧柔的身份,對她來說沖擊極大,但不管怎么樣,她還是向著碧柔的。

胡云萱看向碧柔:“碧柔姑姑,你太不小心了!”

碧柔輕輕搖頭:“我小瞧了法空。”

自己的身份乃是絕密中的絕密,別說外人,便是萬毒門中知道自己身份的也只有八大長老。

而八大長老的身份也是絕密,旁人挖不出來。

萬沒想到,竟然被法空和尚找到了自己身上,匪夷所思,不愧是身負神通。

那就更該死!

法空笑道:“門主現在更想殺貧僧了。”

碧柔緊抿紅唇,慢慢道:“大師準備如何做?要殺了我嗎?”

“他敢!”胡云萱冷冷瞪向法空。

法空微笑:“其實未必非要打打殺殺,化干戈為玉帛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胡云萱皺眉道:“和尚你什么意思?”

“從此之后,我們井水不犯河水,門主覺得如何?”法空道:“可惜,就怕過不了皇上那一關。”

萬毒門殺明王,是奉了大云皇帝之命,那萬毒門與自己的關系恐怕也不能自主。

大云皇帝如果想殺自己,萬毒門怕是拒絕不得。

“父皇要殺你?”胡云萱打量法空。

她輕輕點頭:“你這和尚,殺了也沒錯。”

身負神通的威脅確實太大。

“殿下!”獨孤夏晴嗔道。

她實在不能不說句公道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3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