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60章 再得

第560章 再得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60章 再得

法空看看他。

楚祥笑道:“一直勞煩大師,我總要有所表示才行,否則心里難安。”

法空失笑道:“東西就算了,王爺少給我找點兒事就好。”

“這一次是真沒辦法了,”楚祥無奈苦笑:“大師受累跟老曾的性命,我只能兩害取其輕了。”

“司正即使完不成,也不至于沒命吧?”

“唉——!”楚祥搖搖頭:“大師你有所不知,老曾可是立下了軍令狀,完不成則提頭見,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法空皺眉:“何必如此?”

楚祥道:“二哥言語相逼唄,二哥現在可不是從前了,虎視眈眈,想把綠衣司也并入南監察司里,父皇也頗為心動,老曾不想并入南監察司,只能拼命。”

法空搖頭道:“合二為一?皇上不會答應吧?”

如果要合二為一,當初何必把綠衣內司劃入南監察司,直接一起劃入南監察司便是。

“現在是三頭并立,神武府還好一點兒,有我壓著,不怎么管閑事,可南監察司與綠衣司內耗太重,如果合二為一,再有神武府制衡便已足夠,父皇覺得大云虎視眈眈,不宜再內耗。”

法空慢慢點頭。

此一時彼一時,現在大云展現了強勢與隨時動兵的架式,給皇帝也帶去了極大壓力。

楚祥笑道:“這一件寶物可是我費了好大的勁兒,大師你瞧瞧看滿意不滿意。”

“什么寶物?”法空發現心眼竟然觀照不到。

這紫檀匣不是尋常木匣,別有玄妙。

“打開瞧瞧便是。”楚祥道。

法空沒再客氣,打開來。

一只凈瓶靜靜躺在紫檀匣的金綢緞上,雪白晶瑩,宛如白玉雕成,隱隱約約透著光,這種半透不透的感覺格外的泌人。

楚祥笑道:“我覺得,它跟皇祖母那一只凈瓶說不定是一對的。”

法空的眼睛一下便被牢牢吸住,心神也被牢牢的吸住,無法挪開。

這凈瓶的曲線與他的那只凈瓶有些微差別,這差別外人看不出來,他卻一眼看得清清楚楚。

如果說先前的那一只凈瓶干瓶颯爽,那這一只凈瓶便柔美。

他看著這凈瓶,心要融化了一般,好像自己化為了一灘水,慢慢的流淌在大地上。

楚祥看他如此模樣,露出笑容。

總算不枉自己耗費巨大的心力人力物力,才終于找到了這一只凈瓶。

自己果然沒找錯,法空大師很喜歡。

如果自己不是皇子不是九門提督不是神武府的府主,而且在軍中有龐大的影響力,有深厚的人脈與龐大的人力,斷然找不出這一只凈瓶的。

它卻是在偏僻的西北之地,是一戶尋常的偏僻村莊的尋常破落戶家里。

這破落戶祖上是一個九品末流小官,而這小官卻是出身于一個寺院的沙彌。

而這沙彌一直侍奉一個老和尚,這老和尚卻是內侍出身,大易的內侍。

而這凈瓶便是落到了這內侍手上。

這內侍篤信佛法,所以偷偷將這凈瓶收著,皇宮再大再森嚴也難以禁絕內賊。

楚祥覺得如果不是自己覺得虧欠法空大師太多,咬牙撐著巨大的消耗,很難一路追查到這個村莊的破落戶身上。

其中的過程太過曲折艱難,很多次都覺得不可能找得到,可能這東西已經被毀掉,或者被沉入海底。

所謂奇物自有機緣,終究還是找到了,合該落到法空大師的手上。

好半晌,法空收回眼神,長長舒一口氣,眼中金芒隱隱流轉,四象境又推進了一點兒。

這只凈瓶對自己的幫助極大。

尤其是這兩只凈瓶一起,反復沖擊自己對天地的感悟,效果強了不知多少倍。

“大師,如何?”

“好寶物。”法空感慨道:“王爺有心了。”

楚祥笑道:“大師喜歡就再好不過,辛苦一點兒沒什么。”

法空笑道:“王爺你是暗示,我辛苦一點兒也沒什么吧。”

“哈哈……”楚祥大笑。

法空道:“曾司正的事確實挺麻煩,其實關鍵還是顧忌皇上那邊的態度。”

楚祥皺眉:“老曾可是父皇的老臣,父皇怎么可能想殺老曾?”

“即使不想殺,那還想不想用?”法空道:“如果皇上不想用了,我偏偏要去幫他,你說麻煩不麻煩?……如果只是施展兩次神通,我當然不會那般推脫。”

“……父皇的想法……我也不知。”楚祥搖頭:“我從不想父皇怎么想,只做該做之事。”

他恍然大悟。

怪不得大師避之如蛇蝎,還以為嫌麻煩不想多施展神通,卻是因為父皇。

自己早該想到的。

雖然大師對外說施展神通消耗壽元,可自己知道這話不真,真要消耗壽元,依大師施展的頻率,早就沒命了。

歸根到底還是性子疏懶,嫌麻煩躲清靜。

有如此神通卻不施展,暴殄天物。

可神通是大師的,大師不想施展,自己也不能勉強,只能尊重他的決定。

但只是這一次老曾生死關頭,只能勉強大師一回了,總不能眼睜睜看著老曾死吧。

法空搖頭道:“所以說王爺你不適合官場,只適合當個閑散王爺。”

楚祥道:“我也是被硬趕上架子,無可奈何。”

“我看王爺你是樂在其中。”法空搖頭:“凈瓶我便收下了,曾司正那邊我會看著的,且看他的機緣吧,如果實在是命該如此,誰也救不得他。”

“唉——!”楚祥嘆口氣,點點頭。

他能感受到命運的強大,自己的無能為力,有時候再怎么掙扎也是擰不過命的。

“王爺,這凈瓶到底有多少只?”

“我會繼續派人找的。”楚祥咬咬牙。

“再好不過。”法空裝作沒看到,笑著點頭。

知道他要耗費極大的人力物力,卻仍沒客氣,就像當初他不客氣的要自己幫忙一樣。

交情到了,實在沒必要客氣。

一輪明月高懸,杏花塢宛如睡去,寧靜詳和。

湖水拍打著岸邊,嘩嘩微響。

湖水里有一輪明月在輕輕晃動。

湖邊一座小亭燈火通明宛如白晝。

獨孤夏晴正在執卷而讀。

燈光照在她五官尋常的臉龐,眼神澄靜從容。

人們遠遠看上去,便看得清清楚楚小亭內的情形。

有四個護衛在小亭的遠處杏樹林里,暗中守護。

盡管這里是杏花塢,沒什么人來,可他們還是盡忠職守,絕不松懈。

法空忽然一閃出現在獨孤夏晴身邊。

獨孤夏晴放下書,拔劍出鞘,化為一道清光迎向法空。

法空袖中已經鉆出一道清光,刺向獨孤夏晴。

兩道清光并不相交,彼此避開對方,動作奇快,身法閃爍。

遠處的護衛們沒動。

他們認出了法空。

法空的身法清晰,手上的劍卻變成一片清光,看不清楚劍的模樣。

兩人從小亭里打到湖面上,在月光下踩著湖水揮劍不停,踏湖水如履平地,招式精妙絕倫。

四個護衛想看卻看不清楚,只能看到兩團影子在交疊,又分開,再交疊再分開。

分分合合,模模糊糊,閃爍如實如虛,看一會兒就雙眼發花,頭暈目眩。

三百多招之后,獨孤夏晴與法空忽然收劍,飄落回小亭里坐下來。

激烈交戰之后的獨孤夏晴雙頰緋紅,雙眼清光瀲瀲,顧盼生輝:“你進境比我快。”

“別有際遇。”法空笑道:“最近如何?”

“很好呀。”獨孤夏晴眼波流轉,閃避著他。

上一次醉酒之后,她心結消彌了不少,但每次想起來都覺得不好意思。

好像衣裳脫光一般的感覺。

法空笑道:“可知昭華公主?”

“昭華公主?自然是知道的。”獨孤夏晴道:“她常過來找我玩耍。”

法空眉頭一挑。

獨孤夏晴道:“昭華公主喜歡劍法,精于養植花草,喜歡小動物,過個幾天就會過來杏花塢玩耍。”

法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原來是朋友。”

獨孤夏晴道:“她駙馬去世之后,從宮里搬出來,又沒什么朋友,與我交情極好的。”

“她駙馬是怎么死的?”法空問。

“……被人所殺。”獨孤夏晴嘆口氣道:“也是無妄之災,兩個武林高手廝殺,誤殺了他。”

法空眉頭挑動。

獨孤夏晴道:“覺得難以置信吧?”

法空道:“這兩個武林高手想必已經死了吧?”

“沒有。”獨孤夏晴搖頭。

她看法空疑惑,便解釋道:“一個是無極門的長老,一個是無常劍宗的長老,她縱使身為公主,也奈何不得這兩人的。”

“大云公主奈何不得兩個武林高手?”

“誤殺而已,總不能殺了他們兩個償命吧,駙馬的命可沒那么值錢的。”

“駙馬被殺不傷皇家的臉面?”

“駙馬的地位很低的。”獨孤夏晴搖頭道。

法空道:“昭華公主與駙馬沒感情?”

“只見過兩次面,能有什么感情?”獨孤夏晴搖頭道:“甚至還有些高興呢。”

法空好奇的看她。

獨孤夏晴道:“據公主說,她挺不喜歡這個駙馬的,但皇上有命,只能嫁了。”

“駙馬一死,她這是跳出火坑了。”法空道:“公主與這兩位高手可是認識?”

“并不認得。”獨孤夏晴搖頭,隨即明眸閃動,驚奇的道:“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不會是覺得公主找人殺的駙馬吧?你真敢想!”

她極為敏銳,一下便捕捉到法空的背后之意。

法空笑著搖頭。

“公主明天會過來,你要見見嗎?”獨孤夏晴道:“見到她,你便會知道自己這想法多荒謬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2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