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45章 法言

第545章 法言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45章 法言

楚祥神情嚴肅,左右看一眼。

這里是金剛寺外院,外松內嚴,倒不必擔心有人硬闖進來。

有法寧林飛揚慧靈這般大宗師,還有圓燈他們幾個無限接近大宗師的厲害人物。

他很好奇法空經歷了什么。

將舍利放到眉心,難道是與舍利的主人進行某種交流?

還是感受舍利的力量波動?

他一直對舍利很好奇,覺得舍利既然是高僧所留,想必是留有什么東西的。

這東西很可能是氣息,也可能是佛法。

他也曾試過很多次,試驗如何激發舍利的力量,可惜一無所獲。

他看到法空如今的模樣,覺得法空應該是找到了激發舍利的辦法,能與舍利交流的。

時間慢慢流逝,金光開始閃爍,然后慢慢收斂于他皮膚內,最終金光消失得一絲也無。

法空悠悠睜開眼。

楚祥覺得法空的眼神與平常不同。

眼神更加溫和平靜,仿佛坐在跟前的不是法空,而是一個年邁的老僧,垂垂老矣。

楚祥忙瞪大眼睛再仔細看:“大師,如何?”

法空點點頭:“甚好。”

“大師這是有所得?”

“這也算是一種感應吧。”法空道:“氣息感應,會獲得一些對天地間的感悟。”

“感悟……”

“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山,然后再進一步,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這便是對天地的感悟所致。”法空道:“王爺你雖不是修佛之人,可對天地的感悟還是很重要的。”

“大師,那我看看如何?”楚祥笑道。

法空將這顆舍利遞給他。

楚祥也學著他,將舍利貼上眉心,然后一動不動,閉上眼睛,凝神感應。

時間慢慢流逝。

法空招招手。

徐青蘿輕盈的進來,遞上茶茗,又悄無聲息的退去。

法空在徐青蘿背影瞥了一眼。

劍仙一脈對她來說,確實是如魚得水,歸根到底還是因為精神力。

她從小受病痛折磨,苦苦堅持,將意志與精神打磨得純粹堅韌,與劍仙一脈恰恰契合。

甚至比虛空胎息經更加的契合。

所以修煉起來,進境飛快,突飛猛進。

依照這般速度,恐怕一個月之內,她便要突破到大宗師了,比自己這個師父強得多。

自己能這么快踏入大宗師是借助于時輪塔,實際的時間遠遠超過自己顯示的時間。

自己是靠藥師佛像,而徐青蘿是憑自身的資質。

一刻鐘后,楚祥睜開睜。

他眼神茫然,仿佛疑惑自己在哪里,現在是什么時候。

法空露出笑容。

楚祥看到法空的笑容,搖頭苦笑道:“大師,根本沒什么感覺啊。”

他身為大宗師,凝神專注于一,死死感應著舍利。

可苦苦堅持了一刻鐘,感覺心力消耗極巨,可腦海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感應不到。

法空道:“王爺不必勉強,這應該也需要佛法修為,與其契合才能引起共鳴。”

“大師不早說!”楚祥將舍利送還給法空。

法空笑道:“我便是說了,王爺也不會死心,一定要試試的。”

“看來沒這緣法。”

“正是。”法空頷首:“佛門皆講緣法,王爺與它沒什么緣法。”

“我回去看看那兩顆舍利,看看跟它們有沒有緣法。”

“可以一試。”法空微笑。

他能篤定,他一定跟它們沒有緣法。

這所謂的緣法,便包括自己的藥師佛像。

沒有藥師佛像,自己也不可能得到舍利里的記憶。

不愧是萬載之前的圣僧,法號云心。

云心大師,聲名不響,功德卻不小。

當時的魔尊殺心熾烈,肆虐一方,最終卻被他所降伏,直接皈依于他。

云心大師的傳承是法言宗。

法言宗如今已然斷絕,大雪山與神京之內皆無這一脈傳承。

更重要的是,他也沒從佛門典籍里看到法言宗的傳承記載,已然湮沒于歷史之中,被淘洗出去。

法言宗的言出法隨威力威力太驚人,近乎于神通或者神話傳說。

當世之中,也唯有自己因為藥師佛像之故,能施展神通,能展現佛咒的威力。

而這法言宗的傳承其實就相當于佛咒。

十二法言之中,便有“定”這法言。

“定”,其威力相當于自己施展定身咒。

而且法言的威力可以升級,相當于定身咒可以更進一步甚至幾步。

自己的定身咒現在只能定大宗師,只能保持須臾時間,這已經能夠在廝殺之際決定生死了。

而這“定”字法言,如果修煉的火候深了,甚至直接把大宗師定死。

一刻鐘心不跳血不流,死不死?

一刻鐘不死,那兩刻鐘呢,半個時辰呢,一個時辰呢,甚至一天呢?

“大師,那我回去啦。”

“王爺,以后還是少來敝寺吧,相見不如不見。”

楚祥笑了,搖頭指了指法空:“大師則嫌我無事不登三寶殿!”

法空笑道:“王爺每來一次,我都要惹一身麻煩。”

“嘿,大師你這么一說,還真是這般,慚愧慚愧。”楚祥笑道:“好好,大師放心,下一次我再來就是閑談,不給大師你找事情做。”

“如果是閑聊,那歡迎之至。”法空道。

楚祥笑道:“大師過兩天去我府上如何?”

法空答應。

楚祥笑著大步流星而去。

徐青蘿輕盈飄過來,笑道:“師父,你這么說,王爺不會生氣吧?”

法空道:“生氣倒是好事,我還能少點兒麻煩。”

練練功,看看風景,吃吃美食,喝喝美酒,這小日子過得多美好多滋潤。

其他的事,能不做就不做。

傍晚時分,楚煜提著一個小木箱過來,給了法空楚祥在天京搜集的一些佛寶。

法空坦然收下。

待楚煜離開之后,法空打開木箱一件一件的欣賞。

確實都是難得的器具。

大永的佛法昌盛,這些佛具都制作的精美非凡,還有很多古代流傳下來的佛具。

法空在其中找到一串佛珠。

他的感覺極特殊,卻是一位高僧所持,頗有天地韻律。

從這串珠子上能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歡喜,對天地的歡喜,對世間的愛。

法空細細摸索。

這一串佛珠里是一共九串佛珠里最不起眼的一串,別的佛珠或者檀木或者梨木。

這一串卻是尋常的桃木而成。

這樣的木頭質地不硬,很容易腐朽,在世間存在不了太久的時間。

但就是這么一串桃木佛珠,竟然是一位得道高僧所持,醺染上了這位高僧的氣息。

他凝神一感應,搖搖頭。

這位高僧已然圓寂,不存于世間,委實可惜。

如果在世,還可以當面討論佛法。

“住持。”林飛揚與傅清河出現在小院。

法空瞥一眼他們:“辦成了?”

“嘿嘿。”林飛揚得意洋洋的笑:“把那三個家伙投進了神武府的大牢。”

傅清河淡淡道:“順便廢掉了他們的武功。”

林飛揚道:“不廢了他們武功,萬一皇上再放他們出來,豈不是白辛苦一場!”

他覺得很有可能還會繼續放走。

皇上對天海劍派還是很忌憚的,不敢抓天海劍派弟子,刺殺公主都會放,更別說誣蔑自己,所以先下手為強,廢了他們再說。

“保護好那個女子。”法空道:“天海劍派應該會派人滅口。”

殺了她,便口說無憑,可以脫罪。

“她也被帶到神武府大牢啦。”林飛揚笑道:“朱妹子出的主意。”

“甚好。”法空頷首,擺擺手。

林飛揚卻沒退走,露出笑容:“住持,明王進城啦,我去見識一下?”

他越到晚上越興奮越清醒,不想睡覺。

這是影子給予他的力量。

即使一夜不睡覺也絲毫沒有困意,第二天照樣精神飽滿,神采奕奕。

他往往三天晚上,只有一天晚上睡覺,其余兩天不必睡,絲毫沒有感覺到困倦。

這已經慢慢養成習慣。

法空瞥一眼他。

林飛揚眼巴巴看著。

法空緩緩道:“看看也好,但明王身邊可是有高手的,小心點兒。”

“是!”林飛揚興奮的答應。

他一閃消失,生怕法空反悔。

法空笑著搖搖頭。

明王府便在他心眼籠罩范圍之內,心眼一起念觀照,便看得清清楚楚明王府的一切。

“傅清河。”

“在。”傅清河化為一道風出現在法空身前。

法空打量他兩眼。

傅清河神情平靜:“住持盡管吩咐。”

法空頷首:“你弄一壇神水,給明王府送過去。”

“是。”傅清河合什,轉身便走。

他雖然不知道怎么做,卻沒有多問,直接去問林飛揚,林飛揚指點了一番。

傅清河取了一個碧玉壇,從銅缸里灌滿塞好,裝入袖中,緩步而行,來到了明王府外。

明王府外冷冷清清,無人靠近。

朝廷官員的消息最靈通,也最明形勢,在這個時候,沒有人湊到明王跟前。

畢竟是大永的皇子,一旦過從甚密,必然惹一身腥。

明王府臺階下站了兩個青年護衛,神情平靜肅然,淡淡看著傅清河。

傅清河不到神情溫和的護衛跟前,反而來到神情冰冷的護衛前,平靜說道:“奉住持之命,特來見明王殿下。”

“哪一位住持?”那護衛冷冷問。

“金剛寺外院住持。”

“法空神僧?”

“正是。”

“稍等,容我通傳。”護衛的臉色微緩,轉身便走。

傅清河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盯著明王府的朱漆大門。

在夕陽之下,朱漆大門一排排銅釘閃閃放紅光,富貴之氣撲面而來。

另一個護衛好奇的打量他。

他目不斜視,一動不動,沒有與這護衛攀談之意。16341/9796802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