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42章 召回

第542章 召回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42章 召回

林飛揚不滿的看向楚靈:“殿下,天海劍派敢刺殺你,還勾結大云,皇上為何還護著他們?”

“父皇的心思誰猜得到哇。”楚靈沒好氣的道。

自己其實也很惱火,質問過父皇。

父皇馬上便轉開了話題。

顯然,這是父皇別有深意,自己當然要知趣的不再多問,不能不依不饒。

父皇肯定也極惱天海劍派的,偏偏放天海劍派一馬,很反常,那一定別有緣故。

此時,華燈初上,一串串琉璃燈散發出明亮柔和光,讓院子里宛如白晝,且比白天的光線更柔和。

眾人正圍著法空的石桌而坐。

滿滿當當一桌子菜,色香味俱全,法空與楚靈跟前還有酒杯。

“反正天海劍派這是做死。”林飛揚哼道:“他們就使勁的做死吧,早晚有一天要算總帳!”

“正是如此!”楚靈贊同。

父皇可不是那么寬宏大量的人,天海劍派屢犯父皇的逆鱗,怎么可能有好結果。

不過父皇向來是深謀遠慮,肯定是要想別的辦法對付天海劍派呢。

法空則在思索楚雄會用什么辦法。

是像坤山圣教那樣,瓦解天海劍派于不知不覺中呢,還是引用外力削弱天海劍派呢?

或者還有別的奇計?

他很好奇,卻沒有貿然用天眼通,免得被楚雄所驚覺,從而引發反噬。

“和尚,要不然你去幫一幫綠衣司?”楚靈看向法空,殷切的道:“你要是幫忙,肯定能找到鐵證。”

法空搖頭。

楚靈失望的嘆氣:“就知道你肯定不會幫忙。”

隨即道:“你跟天海劍派都鬧翻了,何必還怕他們吶?”

“我不是怕他們,是怕麻煩。”法空道:“殿下,我也很忙的。”

“忙?!”楚靈瓊鼻發出一聲輕哼。

法空笑著搖頭。

自己確實很忙。

四象境之后,碰到李丹青的氣息,受傷便輕了一分,可仍舊每次都要受傷。

他通過模擬分析李丹青的氣息,四象境有一些長進,可惜沒當初兩儀境那般突飛猛進。

四象境更復雜,當然也就更難以精進,要下水磨功夫一點一點的推進。

不過在楚靈看來,法空一天到晚呆在自己的院子里,或者欣賞那些寶物,尤其是凈瓶,一端量就是半天。

或者拿著他那本無字佛經看來看去,好像真有什么有趣的內容一樣。

徐青蘿小心翼翼的道:“要不然,師父,我們去幫忙?”

楚靈一怔,忙道:“我們跟綠衣司一起去調查?”

徐青蘿看向法空。

法空垂下眼簾。

徐青蘿露出失望神色。

楚靈忙道:“和尚,我們不能去嗎?反正我們已經是天海劍派的敵人。”

“那要問皇上了。”法空道。

楚靈頓時泄氣。

不用問就知道父皇絕不會答應。

她又看向法空,剛要露出笑容,法空便道:“我是絕不會向皇上求情的。”

“哼,誰用你求情!”楚靈不服氣的道:“我自己去求父皇!”

“等楚姐姐你的好消息!”徐青蘿頓時雙眼放光。

待發現法空看過來,忙收斂笑容,肅容道:“師父,我練了一身本事總要用一用,越用越靈嘛,是不是?”

法空搖搖頭,夾一塊牛肉,放進嘴里慢慢咀嚼,入口即化,香氣濃郁。

林飛揚的廚藝在結識了朱霓之后,漸有爐火純青之勢,融合諸家之長,推陳出新。

他覺得已經到了技近乎道的層次。

眾人正在吃飯之際,許志堅來了。

徐青蘿輕盈跑過去,將他扯到法空身邊坐下,奉上酒杯與碗筷,硬生生要他吃了也再吃點兒,不行就只喝幾杯酒。

許志堅被徐青蘿的小手一扯,便使不出力氣掙扎,只能任由她推著到法空身邊坐下。

法空與他對飲一杯。

“唉——!”許志堅一臉痛苦,五官皺成一團,原本丑陋模樣變得更丑。

楚靈不敢多看,轉向法空。

徐青蘿卻盯著許志堅看,給他又斟滿,笑道:“師伯,喪氣是不是?”

“別提了!”許志堅苦笑。

徐青蘿道:“能在朝廷上鬧得紛紛揚揚,便是師伯你的功勞呀,現在所有人都對天海劍派有疑慮,他們的擴張之路就被硬生生擋住啦。”

“這又有何用!”許志堅又酒杯一飲而盡。

徐青蘿再給他斟滿:“這相當于斷了他們的活水,現在看不出影響,將來影響就大啦。”

“將來?”許志堅搖頭。

天海劍派這么干,就是最后的瘋狂,怎么可能還有將來,早晚要被朝廷滅掉的。

可徐青蘿不這么看。

她覺得天海劍派再不濟,滅掉是不可能的,頂多是被清洗一番,畢竟是那么一個大派。

扶植一些親近朝廷的,掃去那些野心勃勃的,天海劍派畢竟實力雄厚,滅掉了,對大乾的實力影響極大。

不管天海劍派被清洗成什么樣,對大雪山宗與光明圣教來說,都不是朋友,還是要競爭的。

奇才之所以稱之為奇,便是因為稀少。

原本十個,五個拜進天海劍派,剩下的只有五個,如果一個也沒拜進天海劍派,就剩下十個。

此消彼漲。

許志堅一飲而盡,放下酒杯:“我今天是過來道別的,我準備去幫一把綠衣司。”

谷</span>法空笑道:“許兄,能到這一步,已經是難得的好結果,不要太過勉強了,更要小心一些。”

“我想試試。”許志堅頷首。

他明白法空的言外之意,別被綠衣司利用了,別被賣了還替人家數錢。

徐青蘿明眸閃動,躍躍欲試。

法空道:“你去只會成你師伯的累贅。”

“青蘿也要去?”許志堅搖頭:“不行,這一次不僅有天海劍派還有大云,不能不防。”

“……是,師伯。”徐青蘿徹底死心。

師伯這般寵自己都不答應,看來是徹底沒希望了。

她目光投向楚靈。

楚靈苦著臉。

她也毫無把握,只姑且一試。

第二天她過來的時候,臉色不好看。

法空便知道皇帝沒有答應她,甚至還可能訓斥了她一頓。

楚靈臨轉身去塔園之際,說道:“和尚,九哥要回來了,跟你說一聲。”

法空頷首。

“九哥帶著一幫大永人回來。”楚靈道:“大永的那個明王,嘿,朝廷還給這位明王騰出一間王府來,明王府。”

“明王府設在哪兒?”

“就在九哥的后面,前后相鄰,”楚靈道:“父皇這是可著勁兒的壓榨九哥呀。”

誰都知道,這位明王來到神京之后,肯定是要被大云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一定會想方設法的刺殺。

各種手段都會使出來。

誰負責護衛明王誰倒霉,是一個又危險又艱苦又責任重大的差使,有誰想干?

這樣的差使,終究還是落到九哥身上。

自己向父皇抱怨了兩句,惹來父皇的一番訴苦。

父皇罵諸皇兄都不成器,不爭氣,要不然何必都壓到九哥身上。

自己無話可說。

諸位皇兄干別的都行,就是干正事不行。

法空慢慢點頭:“這也可以理解,此事本就是信王爺促成,大永現在最相信的莫過于信王爺,皇上如此安排,也是順應大永之意,兩家都高興。”m.a

“就是九哥不高興。”

“信王爺也高興的。”

“哼,怎么可能!”

“看來你還是不了解信王爺。”法空笑道:“你不想想,這差使要是交給別人,信王爺他能睡安穩覺?”

“……倒也是。”楚靈歪頭想想,最終點點頭。

她隨即又道:“和尚,如果這位明王爺是一個飛揚跋扈之輩,那就煩人了。”

這位明王爺打不得罵不得,還要小心呵護,簡直就是寶貝疙瘩,如果是個猖狂家伙,那才叫惡心。

自己也得避著點兒。

法空搖頭:“這位明王爺素有賢名,是一位寬廣柔和的性子。”

“那就好。”楚靈松一口氣,擺擺玉手,跑進了塔園里沖向徐青蘿。

徐青蘿正拿著一柄小黑木劍在揮舞,看到她沖過來,把小黑木劍收回袖中,拔劍出鞘迎過去。

兩人再次“叮叮叮”的打成一片。

周雨與周陽很快也加入進來,彼此攻擊。

他們四個一片亂戰,每一個都是敵人,需要眼光六路耳聽八方才行。

夜晚,一輪明月當空照。

法空抬頭看了看明月,沒去李鶯那邊,也沒去獨孤夏晴那邊,一閃出現在大永玉蝶宗的一座小院里。

小院燈火明亮。

寧真真在院中央練飛蝶掌。

她一襲白衣如雪,通體瑩白,身形翩翩優美動人。

聽到動靜,她扭頭看來,發現是法空,頓時露出燦爛笑容,令院子里亮了一下。

法空也不由的微笑:“師妹。”

寧真真輕輕一抹臉,露出了原本容貌,越發美得驚人,不可直視。

加上雪白無瑕的白衣,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她原本就絕美,此時比從前更美麗幾分,卻是修煉玉蝶宗的心法所致。

玉蝶宗的心法玄妙,修為越深,會變得越美麗。

法空輕聲道:“最近如何?”

“師兄,我剛剛收到了一個命令。”寧真真收斂笑容,引法空來到旁邊的石桌旁,沏上茶茗,蹙著細長的黛眉:“竟然讓我回去。”

法空眉頭一挑。

寧真真道:“如果不是司正親手所寫的諭令,我都懷疑是有人假冒的了。”

法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他知道是因為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寧真真輕聲問:“我真要回去嗎?這里就前功盡棄?”

法空于是將天海劍派勾結大云之事說了。

“天海劍派之事重要,可也不能因此把這邊放棄了吧?這費了多少心血,正要收獲的時候。”寧真真蹙眉。

她身為玉蝶宗的二號人物,權勢極大,獲得的消息層次也極高。

PS:更新完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9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