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36章 六層

第536章 六層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36章 六層

法空靜靜站在李丹青跟前。

此時的李丹青仍舊如從前一般,氣息全無,可栩栩如生。

李丹青的身體就像是一棵樹,即使沒了魂魄,仍然活著,生機勃勃不散。

這便是劍仙之體,與金剛不壞神功的金身無異。

不朽不壞,亙古長存。

他見過金剛寺內的金身,與李丹青的模樣沒什么兩樣。

面對金身,人們看一會兒就會懷疑并非死去,只是入定而已。

很可能這一入定,神魂脫離身體,遨游于天地間,不知時間的流逝與歲月的滄桑。

神魂返回身體醒來時,才會發現百年或者千年過去了,物是人非,滄海桑田。

法空卻知道,他們魂魄徹底離開,是沒有返回的意思,更何況,恐怕是回不來的。

歷代以來,還沒有打破虛空而去,再能返回的。

突破向上一個單程,不能返程。

所以這具身體已經沒有了魂魄,只是一具身體而已,煉成了金身的身體。

他再次慢慢伸出手去。

“砰!”再次飛起,身體在空中閃爍著金芒,然后重重撞向石壁。

但他在即將撞上石壁的時候,忽然一拂袖子,身形戛然而止的停在半空。

然后慢慢悠悠的落下。

這一次他受的傷輕了一些,金剛不壞神功受到創傷之后,激發了潛力,令身體更強一分。

竟然踏入了第六層金剛不壞神功。

原本是五層圓滿,一直沒辦法踏入第六層,經過這一次的受傷,反而踏入了第六層。

原來,自己太過小心了,從不讓自己受重傷,所以一直停滯不前。

金剛不壞神功還是需要足夠的創傷,否則發揮不出威力,也就很難進境。

第六層的金剛不壞神功看似與金剛不壞神功第五層圓滿只差一點兒,其實威力相差巨大。

他現在能承受得住李丹青掌力的反震。

這種反震比起李丹青清醒時候施展的掌力,相差十萬八千里,卻已經足夠重傷他。

境界之差距可見一般。

通過分析模擬昨天的氣息,他的兩儀境進展迅猛,已經摸到了四象的門檻。

這歸根到底是因為他精神強大,感知入微,才能夠占得如此的便宜,抓住這樣的機會。

獲得劍仙傳承之后,他對往后的修煉之路徹底清晰,修煉起來再無迷茫。

他飄飄落在李丹青身前,周身金光閃爍不休,明滅不定,好像接觸不良的燈泡。

片刻后,他再次伸出手。

隨即他再次被震飛到空中,飄飄落下之后,再次伸手,再被震飛。

一次又一次。

待他覺得承受不住時,忽然一閃出現在金剛寺藥谷內,坐到自己榻上調息運功。

金光閃動,他拼命催動金剛不壞神功,分析模擬著李丹青的氣息。

待傷勢恢復得差不多,再回李丹青跟前,然后再受重傷。

如此循環往復,一口氣把兩儀境推到近乎圓滿,卡在了四象境的跟前。

他似乎缺了一點兒什么,所以沒辦法突破到四象境,只能停留在兩儀境。

到底缺了什么又摸不清楚,這需要自悟。

只可惜沒能得到李丹青的記憶,只能看到他的過去經歷,看不到他的心得體會。

法空最終決定停一停,靜待機緣。

他最后一次伸左手碰觸上李丹青的右掌,再次被震飛。

所有想收進時輪塔里的東西,都需要他手掌接觸,不接觸便無法收入時輪塔內。

而他當前的修為,一碰上李丹青的手掌便被震飛,不能接觸得結實。

所以只能干著急,只能暫且將李丹青放在這里,沒辦法搬出去,也沒辦法收入時輪塔里。

他搖搖頭。

世上不如意事十之,好處不能占盡。

自己要趕緊的提升境界了。

要不然,真被天海劍派高破了石壁,看到李丹青的金身,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毀掉它。

真要鐵了心毀掉它,恐怕自己也無力阻止。

他想到這里,掃一眼傅清河。

在一條滔滔長河前,二十四個天海劍派高手躺在地上的血泊里,皆心口中劍,氣絕而亡。

傅清河靜靜站著,背對著長河,看向六個圍過來的中年男子。

六個中年男子其中之一便是他當初在師父墓碑前的盧靖修。

盧靖修神色陰冷,死死瞪著傅清河。

“他們都說你斬情絕性,沒有情義可言,已然是我們天海劍派的禍害,絕不能留。”盧靖修陰沉著臉,冷冷道:“我一直不信,一直在替你辯護,可是你……”

傅清河冷漠的看著他們六人,鮮血已經染紅了地面,散發著濃烈的腥氣。

粘稠的腥氣緊緊糊住口鼻。

盧靖修六人只覺得胸口隱隱不舒服,想要嘔吐。

傅清河神色冷漠,毫無波瀾。

“看來他們沒錯,是我錯了。”盧靖修咬著牙道:“你果然是個絕情絕義之人。”

“盧師兄,何必跟他廢話,殺了便是!”

“如此無情無義之

輩,人人得而誅之,跟他說話就是浪費時間與精力!”

“就是,不必多說,動手吧!”

盧靖修死死瞪著傅清河:“你有何話說?”

傅清河淡漠說道:“毀我師父墓碑,我必殺之!”

“可毀你師父墓碑的只有佟師侄,其他人呢?!”盧靖修怒喝道:“其他人可沒毀你師父墓碑!”

“他們要殺我,不殺他們,我便死。”傅清河淡漠道:“殺我者死。”

“你……”盧靖修咬著牙,臉色鐵青,氣得渾身顫抖。

傅清河冷漠說道:“如果有人圍殺盧師叔你,盧師叔你還要手下留情?”

盧靖修深吸一口氣,怒吼道:“可他們是你的同門!”

“同門?同門殺起我來更狠。”傅清河淡淡道:“盧師叔何必猶豫,該動手就動手吧。”

“對,動手吧!”另有兩個中年男子忙點頭。

他們迫不及待的要殺傅清河。

傅清河嘴角微翹,瞥一眼這倆中年男子,淡淡道:“愚蠢之極!”

“你說什么?!”兩人頓時勃然大怒。

他們原本便對傅清河厭惡之極,痛恨之極,此時再被傅清河這么一罵,更加怒不可遏,自己可是師叔,傅清河卻如此語氣如此神態!

傅清河譏誚的一笑:“盧師叔在救你們兩個,你們兩個蠢貨卻非要送死!”

“哈,傅清河,你真以為你贏定我們了?”

“是。”

“那就受死吧!”兩人便要動手。

盧靖修轉身便走。

“盧師兄?!”兩人難以置信。

傅清河淡漠看著兩人。

兩人死死瞪著他。

傅清河淡淡道:“你們想死,我可以成全。”

“姓傅的,你一定會死!”

“你逃不掉的!”

他們兩個說著轉身去追盧靖修,其余三人也忙跟上去一起追向盧靖修。

他們追上之后,皆沉默不語,沒有質問。

因為傅清河已經點破了真相。

他們確實是擋不住傅清河的,一旦動手,恐怕是有死無生。

可是就這么轉身離開,對傅清河這個殺了那么多天海劍派弟子的魔頭毫不阻攔,實在慚愧又心虛。

所以他們實在沒什么可說的,只能低頭趕路,要把消息盡快傳回去。

法空看到這里,笑了笑。

天海劍派既有悍勇之士,也有明智之人,傅清河還真能殺出一條血路來。

一地血泊,二十四具尸首,盡管已經在天眼通上見過,可畢竟只是驚鴻一瞥,遠不如現在看著真切。

傅清河看也不看地上的尸首,轉身躍過滔滔大河,朝著北方繼續前行。

在他途經一片樹林時,林飛揚閃現在他身邊。

林飛揚上下打量他,宛如看一個陌生人。

傅清河身上并沒有殺氣,反而云淡風輕,絲毫不像是殺過那么多人的模樣,毫無煞氣。

林飛揚伸出手,拍拍他肩膀:“老傅,真是刮目相看,我先前小瞧了你。”

傅清河笑笑,腳步不停。

林飛揚與他并肩疾馳,掠過樹梢:“天海劍派還會繼續派頂尖高手過來追殺你的吧?”

“會。”傅清河頷首。

“有意思。”林飛揚雙眼放光。

他實在很想跟那些頂尖高手交手,因為現在一身武功實在是有點兒無用武之地。

跟徐青蘿他們切磋,沒辦法拼盡全力。

他巴不得遇到比自己更強的對手,讓自己體會到壓力,反正有法空守護,關鍵時候便會支援,盡可以大膽行事。

傅清河道:“我自己來便好。”

“我幫你唄。”

“不用。”

“老傅,你也忒不夠意思了!”林飛揚道:“你以為他們只想殺你?不想殺我?”

“……”傅清河當然知道,天海劍派當初的目標就是先殺林飛揚。

“所以,我們誰碰上,誰殺。”林飛揚嘿嘿笑道:“看誰殺的快。”

傅清河皺眉,緩緩搖頭。

“什么意思?”

“殺人不是游戲。”傅清河緩緩道:“他們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

“……”林飛揚看向他。

傅清河道:“每一條生命都值得尊重,值得認真。”

“所以你殺得很認真?”

“是。”傅清河道:“我不會跟你比試誰殺得多,誰殺得快,是對生命的不尊重。”

“服氣了。”林飛揚無奈的看著他:“老傅,你真有一套!”

傅清河伸手按上劍鞘,神情冷靜。

林飛揚搖頭道:“行吧,那你殺你的,我殺我的,不跟你搶啦。”

傅清河輕頷首。

林飛揚哼道:“但愿他們能派出更厲害的高手,別總派這么些送死的,太無趣了!”

跟這些天海劍派劍客動手,就跟大人欺負小孩一樣,毫無成就感與收獲感。

與真正的頂尖高手對招才刺激有趣。

傅清河與他忽然停住腳步,看向從樹林里鉆出來的一群天海劍派高手。

他們仿佛從水里浮出來的,從樹林里飄到樹梢上。

一共十八人,包括盧靖修在內,全是中年男子,沒有一個青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2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