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31章 追索

第531章 追索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31章 追索

十幾個天海劍派弟子飛出山洞。

或如樹葉般飄落。

或如飛燕般滑翔。

或如蒼鷹般俯掠。

他們紛紛落到了海面,腳尖踏波如履平地,雙眼如電,朝著下面洶涌的海水搜索,想要找到周湘的尸首。

他們不斷的擴大搜索圈,一直往外再往外,直到搜索到濃霧的盡頭才停住。

半晌過后,他們重聚于山洞之內。

沒找到尸首。

“黃師叔,周師妹是不是沒死?”

“對,很有可能沒死。”

“沒死的話,那她哪里去了?”一個濃眉大眼,相貌粗獷的中年男子沒好氣的道:“誰能無聲無息的帶她離開?”

他目光掃向其中的四個青年。

四個青年忙肅然,一挺身子。

“師叔,不可能有人帶周師妹離開的,我們一直緊盯著,絕沒有懈怠!”

“是,周師妹一直沒有動靜,我們覺得奇怪的時候,會飛過來看看,并沒有異樣。”

“我們推測,恐怕周師妹就在這一兩天就要完了的。”

他們彼此對視一眼。

這一眼其實是他們的默契。

不能說實話。

否則,他們的責任就大了。

為了一個必死的師妹,一個叛徒,實在沒有必要搭上自己的前程。

更何況現在死無對證。

他們先前想進入山洞看看,就是覺得古怪。

因為按照正常的情況,周湘應該在今天死去的,可是她還是活得好好的。

這已經超過了極限,不可能有人在廢了武功,沒有水沒有食物的情形下撐這么久。

所以一定有古怪。

還真有古怪。

周湘竟然離奇消失了!

他們心里有了一個答案:有人偷偷救走了周湘,而且先前還偷偷給她水或者食物。

如果說出真相,他們肯定要受重罰,那修煉進度絕對要落后兩三年。

正是突飛猛進的時候,落后三年,那便是永遠落后,天海劍派弟子的競爭是極激烈的。

只是他們一邊隱瞞的同時,一邊心里發虛。

難道真有人能悄無聲息的救走周湘?

會是誰?

確定無疑是另一個叛徒!

“于震!”黃繼業忽然大眼一瞪,發出一聲斷喝:“說實話!”

其中一個青年臉色大變,頓時陷入驚慌,眼神亂瞟,閃爍不停。

“哼,果然有問題!”黃繼業冷笑一聲道:“你們四個……是不是把她偷偷藏起來了?!”

“絕對沒有!”

“沒有沒有!”

“沒有!”

“冤枉!”

四人急急搖頭。

“看來是有。”黃繼業冷冷道:“你們四個,現在說實話還不晚,否則,把你們四個分別捉起來審一審,還怕沒有實話?說實話!”

“……是!”四人對視一眼,頓時耷拉下了腦袋。

周圍人們頓時驚訝的看向他們四個,沒想到他們真沒說實話,蒙騙眾人。

這膽子也忒大了!

黃繼業哼道:“于震,你說!”

“黃師叔,我們真的是冤枉的……”于震忙不迭的說了事情的經過,自己等人的推測。

“那就是確定無疑有人救走了周湘這小丫頭!”黃繼業冷冷道:“好得很,真是好得很!”

他雙眼冷電迸射,掃向眾人,掃來掃去。

他這是施展了秘術。

眾人被他看得心中發虛,好像自己真做了愧心事一樣。

修為強的很快清醒,修為差一些的便不由的低下頭,不敢看他。

世間之人,誰敢說自己問心無愧?

黃繼業斷喝道:“你們誰干的,站出來!”

眾人雖然心虛雖然不敢看他,卻沒有一個站出來的,沒做過的事當然不能亂承認。

“嘿嘿,好得很!”黃繼業冷笑連連:“不見棺材不落淚啊,你們以為派里沒有防備這種情形?”

他一臉不屑的搖頭:“實話跟你們說,派中早就有秘法防備這種情形!”

眾人怔然,不明所以。

黃繼業緩緩看向眾人哼道:“她身上沾有某種汁液,只要碰觸到她,那便會沾上這種汁液,從而染上味道。”

他發出一聲冷笑:“這味道不是我們人的鼻子能嗅得出來的,修為再高也沒用!”

眾人精神一振。

于震忙道:“黃師叔,那還等什么呀,趕緊用呀,找出來到底是誰干的!”

他迫不及待的想證明清白。

如果找不到這人,那么他們就要背這黑鍋。

黃繼業冷冷道:“如果有人站出來,省了這麻煩,那罪罰會輕一點兒,現在站出來,保其性命不死!”

他雙眼冷電迸射。

可眾人一臉迷茫。

黃繼業皺了皺眉頭哼道:“罷了。”

他覺得自己是表演給瞎子看,看他們一道道迷茫的眼神,竟然有自己像小丑的感覺。

他轉身便走。

眾人紛紛跟過去。

山洞里眨眼間變得空蕩蕩一個人也沒有。

周湘與法空便站在山崖頂的一片樹林里,海風將山洞里的聲音傳過來。

即使周湘武功被廢,還是能聽得清清楚楚。

她緊張的看向法空,在心里道:“大師……?”

法空搖頭,在她心里笑道:“無妨的,且看好戲吧。”

“我們不會被追到?”

“不會。”

周湘松一口氣。

她謹慎的看向四周。

樹林稀疏,在這里是只能掩住身形,卻掩不住氣息才對,下面很多的大宗師,是極敏銳的。

法空在她心里說道:“只要不出聲音便好,已經隔絕了氣息外泄。”

如果沒有隔絕,憑下面那些人的敏銳,早就發現了,不可能還逍遙自在的站在這里。

他的目光追向黃繼業一行人。

黃繼業來到一片樹林里,郁郁蔥蔥,各種各樣的樹木皆具,而且高大粗壯,一看便知道是古樹。

他們停在一座小木屋前。

小木屋乃檀木所建,古樸自然。

木屋前有兩片菜圃,外面圍著籬笆。

“孟師叔。”黃繼業站在籬笆前,揚聲喚道。

“吱——!”一聲輕嘯,一道白影閃現,停在籬笆上,卻是一只白貂。

它小眼睛如黑鉆石般,熠熠生輝,好奇的打量著一群人。

“吱——!”木門被拉開,一個滿臉于思,神情慵懶的中年男子慢慢悠悠走出來,打了個呵欠:“小黃,有什么事?擾我清夢!”

黃繼業露出嘿嘿憨笑:“孟師叔,我要來勞煩閃電出動一下。”

“又要追人?”滿臉于思的中年男子嘆一口氣:“又出叛徒了?”

“……是。”黃繼業不好意思的道:“孟師叔,有一個小丫頭竟然想往外送消息,進派內已經六年了,唉……現在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些不懷好意的家伙越來越厲害了!”

“行吧,拿來。”中年男子不想再聽他啰嗦,來到籬笆前,把手探出來。

黃繼業從懷里掏出一個小瓶,遞給中年男子。

小瓷瓶僅有小拇指大,純白顏色,上面沒有圖案。

中年男子打開瓶塞,發出一聲輕嘯。

正好奇打量著眾人的白貂一閃,化為一道白光停在了他的肩頭,然后沿著他胳膊往前躥到小瓷瓶前,聳了聳鼻頭,然后吱的叫一聲,捂起了鼻子。

眾人都能感受到它的一臉嫌棄神色。

好像在嫌這味道臭不可聞。

中年男子笑著摸了摸它,然后指了指黃繼業。

白貂化為一道白光射出去。

中年男子哼道:“跟上去吧,保護我的閃電,別讓人傷到了!”

“孟師叔放心!”黃繼業忙憨笑。

他匆匆抱了一下拳,轉身追向了白貂。

白貂的速度如閃電一般,眾人施展了輕功拼命疾馳,卻最終來到了碧寒潭前。

黃繼業皺眉。

白貂忽然停在一個相貌平庸的青年身后。

碧寒潭前有一圈天海劍派弟子,個個持劍肅立,彼此間距十米左右。

這相貌平平的青年正是持劍戒備的一員,正凝神看四周,神情警惕。

白貂到他身后時,他若有所覺的轉身看過來,發現了白貂。

白貂“吱”了一聲,隨即一閃,朝著遠方射了出去。

黃繼業來到這相貌平庸青年的身前,冷冷道:“彭祥,原來是你!”

平庸青年彭祥一臉疑惑,茫然的看向黃繼業:“黃師叔,這是……?”

“你弄走的周湘,是不是?!”黃繼業沉聲喝道:“為什么要干這種事?!”

“黃師叔,到底是什么啊?”彭祥一臉疑惑茫然:“我干什么事了?”

“嘿,裝得夠像的,怪不得能瞞得過所有人。”黃繼業冷笑連連:“可惜,你瞞不過我們的秘法!”

他一揮手:“綁起來!”

“是!”四個監守周湘的青年忙沖上去,便要制住彭祥。

彭祥不甘心被制,忙后撤一步,脫離他們四個的包圍,沉聲道:“黃師叔,到底是什么事!”

“捉了你再說!”黃繼業喝道:“反抗也沒用的,你能對付幾個人?……再者說了,你即使能逃得掉,能逃到哪里去?跑出這座碧潭島?”

彭祥臉色陰沉下來,扭頭看向沖過來的四人,忽然拔劍出鞘,刺向四人。

四人沒想到他竟然真敢反抗,忙拔劍相迎,卻發現彭祥的劍法如此凌厲,瞬間被刺中肩膀,只能后退。

“好膽!”黃繼業斷喝一聲。

他沖向彭祥,卻被彭祥的劍光所逼。

黃繼業原本不想拔劍,對付一個小字輩,一個宗師,雙掌足以。

可沒想到彭祥的劍法精絕,竟然一時之間手忙腳亂,忙拔劍出鞘。

可彭祥已經逃了出去。

“追——!”黃繼業怒瞪一眼周圍目瞪口呆的眾人:“都是死人不成!”

眾人忙追向彭祥。

法空露出笑容。

周湘站在他身邊,疑惑看看他,在心里說道:“這彭師兄……”

“跟你一樣,也是秘諜,不過嘛,是大永的秘諜。”法空在她心里笑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