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15章 得法

第515章 得法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15章 得法

“行吧,我會想辦法找一件佛門秘寶給你。”李鶯斜睨著他哼道:“這回滿意了吧?”

“那要看是什么秘寶了。”法空笑道:“你這心法可不得了,一旦得到,必將如虎添翼,天下罕有人敵,有助于你一統六道!”

不管自己幫不幫忙,她都能得到這心法,所以自己這一件秘寶是白得的。

還能賺到一個人情。

如果沒有自己幫忙她就得不到這心法,自己還會不會幫她呢?

法空在心中暗自問自己。

遲疑不決之下,不斷權衡利弊。

最終答案是肯定的。

李鶯得了這心法,還不是自己的對手,而她更強,自己得到的助力也越大。

“那何時出發?”李鶯問。

“今晚便走?”法空道。

李鶯道:“不用在白天看清楚道路?”

“白天晚上又有何異?”法空笑道。

他以心眼觀照萬物,并不僅僅通過視覺去看,其實五官俱用,凝聚到一起,形成“看”的效果。

所以白天晚上看起來沒什么兩樣。

李鶯輕輕點頭:“行吧,現在便走?”

“走。”

天明時分,兩人來到一座山崖前。

晨曦初露,太陽還沒出山。

他們腳下一步外便是黑漆漆的山谷,罡風呼嘯而上,吹得兩人衣衫獵獵而動。

李鶯打量著這山崖下方:“就在這里?”

“如果所料不差,應該在這里。”法空點點頭。

他很好奇,如果不是自己幫忙,李鶯是怎么找到這里的?

難道是有一些追蹤奇法?

還是別的手段?

魔宗六道的奇人異士也是極多的,不能因為武功不如自己而小瞧了他們。

李鶯忽然一躍而下。

法空跟著飄下去。

像是一朵烏云與一朵金云慢慢飄落,悠悠緩緩。

落下三十米左右的時候,法空忽然一蕩,貼上青苔遍布的石壁。

郁郁青氣夾雜著腥氣鉆進鼻孔,法空不理會手掌毛茸茸的感覺,強忍心底的發麻,看向了一棵松樹。

這棵蒼勁的松樹從石縫里擠出來,斜向上伸展,想要接觸到更多的陽光。

這山崖太深太窄,陽光很難照進來,照進來的話,時間也甚短,越往下越難看到太陽。

李鶯原本下墜得更快,感覺到有異,抬頭看去,見法空已然貼到了石壁上。

她瑩白如玉雙掌忽然一按,虛空響起“砰”的悶響,勁風涌蕩。

她身形陡然往上直拔而起,來到法空身邊,看到了那棵松樹叉間的一個鳥窩。

這是一個被遺棄的鳥窩。

可能原來的鳥兒已經換了窩,也可能鳥兒已經遭遇橫禍而死,所以這窩再無鳥兒,只有一團枯草。

法空一只手掌貼在石壁上,牢牢吸住青苔與石壁,腳掌也牢牢吸著石壁,另一只手掌慢慢探向鳥窩。

李鶯依照他的模樣,也一只手掌貼上石壁,雙腳吸住石壁,穩穩當當,貼著石壁呼嘯而上的罡風吹得她黑衫獵獵。

盡管觸手的感覺極為膩冷,渾身起雞皮疙瘩,她卻毫無異常模樣。

法空從鳥窩底部慢慢抽出一本薄冊子。

此時,恰好清晨的陽光照到了山崖上,照到了法空的臉上,照亮了他的笑容。

李鶯忽然一怔,覺得他這一刻

宛如變了一個人,金光照耀下宛如天人。

她心跳加速了數下,忙竭力撫平,平靜的道:“這便是那誅魔劍訣的心法?”

法空輕輕一抖,將上面的草與鳥屎抖去,往崖下山谷里一拋。

小冊子朝

“你——!”李鶯狠狠瞪他一眼,心里暗罵自己剛才昏頭,才會怦然動心。

“還不快追?”法空笑道。

李鶯雙腳一蹬,如離弦之箭射出去,很快追上了小冊子,在空中一抄,然后打開翻看一眼。

她隨即在空中一按掌,“砰”一聲悶響中,再次拔高,扶搖而起。

法空已然出現在山崖頂。

李鶯如一只黑鶴,翩然而起,輕盈落到他身邊,狠狠瞪他一眼:“你真夠無聊的!”

法空笑道:“讓它散一散味道,要不然味兒太大!”

“哪有什么味兒!”李鶯沒好氣的道。

承受風吹雨打多少年了,再大的味道也已經散去。

“你沒聞到淡淡香味兒?”

“……倒有一點。”李鶯湊到小冊子前聞了聞,確實有淡淡的香氣,好像是青草又像是玫瑰花。

法空道:“那我們便走吧。”

李鶯卻已經翻開了小冊子,細細翻看一遍,已然記住了,然后雙掌一搓。

小冊子“砰”的一聲,炸成了碎末。

“夠毒的!”法空贊嘆。

李鶯哼道:“此功不宜外傳。”

它的威力太大,尤其是配合自己的劍法,威力更驚人,現在自己殺大宗師真如殺雞差不多了。

如果外傳出去,真要用來誅殺魔宗弟子,那自己就是罪人了。

法空開玩笑的話她聽心里去了,很犯忌諱,已經暗自決定絕不會把這劍法傳出去。

法空笑道:“你比前兩任主人毒多了,他們也不想外傳,可最終還是不忍心,沒有毀掉秘笈。”

李鶯輕笑一聲:“最毒婦人心嘛,他們都是男人吧?”

“對。”

“那便是了。”

“走吧。”法空飄飄向前,往回返。

“你不直接回去?”李鶯問。

法空搖頭:“不急,難得有機會出來散散心,慢慢走吧。”

“……也好。”李鶯點頭。

法空失笑道:“你這過河拆橋也太直接了吧?找到了秘笈,馬上便翻臉不認人,巴不得馬上離我遠遠的。”

李鶯抿嘴笑道:“你太煩人唄。”

法空搖頭:“寒心。”

李鶯白他一眼,飄飄而行。

她對自己剛才心跳加速那幾下耿耿于懷,覺得還是要暫時離法空遠一點為好。

這只是一時短暫的錯覺,是莫名其妙的情緒異常,冷處理一段時間便會恢復。

自己身為殘天道少主,尤其有志于一統魔宗六道,成為新一代魔尊,絕不可能涉及兒女私情的。

尤其是法空,跟自己是一樣的人,都是視兒女私情為無聊無趣之事。

所以一時的心動,只是偶爾的異樣,并不必太過在意,平淡視之,自然就翻不起風浪。

兩人飄飄而行,一路說說笑笑,談天說地。

兩人都有過目不忘之能,而且平時博覽群書,尤其法空還有諸多的記憶之珠。

兩人說話的內容包羅萬象,隨便一個話題都能暢聊很久,聊得太過深入了就換一個話題,也能繼續聊很久。

人過來的時候,還要堪察地形尋找地點,回去的時候放開速度,到了中午便趕回神京,各自分頭進城。

法空回到外院的時候,發現楚靈正在自己的院子里,坐在桌邊一只手撐著杏腮打盹,頭如蜻蜓點水似的一下一下。

正午的陽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說不出的舒服。

楚靈等法空一上午,一直沒見他回來,后來練功累之后,索性便留在這邊等。

法空一閃出現,她猛的驚醒。

抬頭看到是他,頓時“騰”的站起來,不滿的瞪他,便要說話。

法空道:“舍利呢?”

“……沒……沒……”楚靈頓時結結巴巴。

法空眉頭一挑。

楚靈忙道:“我不是不想給。”

“那舍利呢?”

“……沒有了。”楚靈無可奈何的道:“原本還有的,可現在沒有了。”

法空露出笑容。

楚靈嗔道:“你不信我的話是不是?”

“你覺得我該不該信?”

“我騙你做甚!”楚靈嗔道:“是真的找不到了,上個月還看到了呢。”

法空搖頭嘆氣道:“罷了,沒了便沒了吧,反正也指望不上。”

“法空和尚,你這話什么意思?!”楚靈不滿的叫道:“什么叫指望不上,我就這么不可信?”

“行行行,那靈龜甲呢?”法空道:“這應該有吧?”

“……也沒了。”楚靈無可奈何的道:“這龜殼兩三天前還有的。”

“……”法空一幅無言的神色看她。

楚靈紅了臉,哼道:“放心吧,我說話算話,答應你的,一定會給你找來!”

法空道:“那種舍利恐怕不是想找就能找的吧?還是算了吧,這也是緣份未到。”

他覺得既然有,然后自己又聽說了,那便是緣份到了,最終會落到自己手上的。

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楚靈哼道:“放心吧,絕對會找到的!”

她只是想偷偷取來給法空,所以沒敢多問。

她現在被法空這么一激,頓時鐵了心要找到這舍利與靈龜甲,要去跟皇帝討要。

法空笑著點點頭。

楚靈見不得他這笑容,哼一聲轉身便走。

法空搖頭笑笑,坐回自己桌邊。

林飛揚忽然一閃出現:“住持。”

法空道:“完結了?”

“小菜一碟。”林飛揚不屑道:“這幫家伙,本事不大,心思倒不少,現在老實了!”

法空點點頭:“你去過神武府了?見過朱姑娘了?”

“……是。”林飛揚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法空一看便知道緣故。

林飛揚遲疑一下,道:“住持,就不能讓朱妹子留在這邊?非要去大永天京?”

他知道了消息,朱霓即將離開神京去天京,成為逸王的護衛。

這一去恐怕至少要幾年。

兩人正是情濃的時候。

他來去能如此之快,也是因為朱霓的緣故,分離半天都覺得難以忍受,恨不得一天到晚膩在一起。

“她是軍中之人,只能服從命令。”法空道:“更何況她是軍侯,不是尋常弟子。”

如果是尋常弟子,可以替換一個人,可軍侯是要負責指揮的,怎么替換?

楚祥對朱霓是信重之極,倚為心腹愛將,所以才讓她帶著神武府的弟子前去護衛逸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