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07章 揚眉

第507章 揚眉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07章 揚眉

法空看得出來他的糾結。

楚祥的性情便是如此,責任心太重。

江山易改稟性難移,怎么勸也沒用的,白費口舌。

他隨便的說了一句:“王爺,這件事已經完成了,剩下的與王爺你無關了,別一直陷在其中。”

“我知道這個道理,可是……”楚祥搖頭道:“一想到三哥如果出了意外,我就心中難安。”

“各有各的命。”法空笑道:“我們自己的命尚且沒辦法自主,何況別人?”

楚祥道:“大師你能呀。”

楚祥搖頭:“我如果能自主,就不會來神京,就會一直呆在我的藥谷里,安然度日,靜觀花開花落,世事起起伏伏。”

他如果不是為了功德,不是為了成就金身,實在不想來神京惹這些麻煩。

安安靜靜呆在藥谷里多好,或者閑坐練功,或者觀賞游魚。

那些魚兒被自己都快弄出靈智,成了精,觀賞起來妙趣無窮,甚至可以訓練它們,那會更有趣。

如果自己實在靜中思動,或者出谷游山玩水,或者找朋友喝酒品茶,或者來神京游玩一陣子。

而不必陷進紅塵這個泥沼里,不沾因果,不沾爛泥,干干凈凈,逍遙自在。

這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可惜,為了自己心中的安全感,不敢太過相信藥師經所滴落的壽元,還是要練就金身。

這便是命運。

楚祥感慨的點點頭:“身在世間,皆是身不由己,唉——!”

法空笑道:“王爺如此感慨,那些平民百姓們聽到了,會不會罵王爺?”

楚祥不由的笑了。

想想也是,自己是皇子是王爺,錦衣玉食、權勢滔天,確實是讓無數人羨慕的。

自己如果還不知足,還自尋煩惱,確實不該。

他起身道:“跟大師聊天,得益無窮,我現在好多啦,告辭。”

法空道:“王爺再這般憂思忡忡,這一頭白發可沒那么容易褪去。”

“我會放寬了心,什么也不管了。”楚祥點頭。

“對了,”法空道:“王爺要提醒端王爺一聲,小心他手下的司卿鄭倫,正在鼓動南監察司諸人,加深對神武府的敵意,想要挑起爭端來。”

楚祥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冷冷道:“勾心斗角,爭權奪利!”

自己在天京絞盡腦汁,歷經千辛萬苦,他們卻不知消停,還要挑起紛爭,當真是讓人生厭。

法空笑笑。

楚祥嘆口氣道:“好,我會跟二哥說一聲的。”

他覺得很心寒。

對這些官員們看得更通透幾分,在他們眼里沒有什么大局,只有自己的權勢。

法空合什一禮。

這天下并不是所有人的天下,而是楚家的天下,所以想讓所有人都憂國憂民,心懷江山社稷是不可能的。

就像自己。

自己幫忙是不想天下陷入動蕩之中,不想大乾變成一鍋亂粥,而不是為了楚家的江山社稷。

歸根到底也是為了自己過得舒服。

如若不然,自己何必費這么大的力氣,直接往金剛寺那邊一躲豈不舒服?

當然,三大宗的命運與大乾也是緊密相連的,畢竟是御賜的封地。

如果大乾真要完蛋,新朝廷怎么可能還繼續讓他們得到那些封地?

到時候,落架的鳳凰不如雞,有的苦日子受了。

楚祥慢慢走出去。

他最終還是沒好意思開口。

其實想讓法空幫忙看看逸王爺這一行可有風險,是兇是吉,會不會遇刺殺。

可見到法空之后,忽然覺得自己已經得到法空足夠多的幫助,卻沒什么可回報的。

請他再幫忙,就有點兒過分了。

只好把話咽下去,沒有開口相求,慢慢離開了金剛寺外院。

法空看出了他的欲言又止,沒多問,不想給自己找事情,能少一事則少一事。

清晨時分,法空正在大街上溜達,與到玄武大道時,沒見到李鶯。

卻看到了一個高大魁梧的和尚。

魁梧如塔,鶴立雞群,黃色僧袍飄動,一派高僧風范。

正是大雷音寺的澄虛和尚,身懷阿修羅神功。

“澄虛師伯。”法空上前合什笑道:“何時過來的?”

“昨天剛到。”澄虛笑道:“法空,我們好久不見啦。”

“是有一段日子了,我竟然不知師伯來了,否則便前去城外迎接,去我寺里坐一坐吧。”

“算了。”澄虛擺擺大手:“不如去我寺里吧,我現在也外放過來。”

法空眉頭一挑。

澄虛笑道:“大雷音寺外院的住持。”

“恭喜師伯。”法空笑道。

澄虛擺擺手道:“這也沒什么可恭喜的,我不喜歡熱鬧,可方丈說我枯寂太久,心境不夠活潑,非要我過來,讓萬丈紅塵熱一熱我的心。”

法空點點頭。

兩人沿著大道往西走。

金剛寺外院在東邊,而大雷音寺的外院在西邊,一東一西,近乎橫跨整個神京城。

周圍人群來來往往如河流。

兩人則如魚兒般在人群里穿梭自如,一邊走一邊說話,周圍的喧鬧并不耽擱他們。

他們用傳音入密,聲音直接傳入對方耳朵里。

“這個時候過來,澄虛師伯可是身負要務?”法空道:“是因為天海劍派?”

“你小子,還是那么聰明。”澄虛呵呵笑道。

他搖搖頭,黃色僧袍飄飄蕩蕩,魁梧如塔的身子給人壯碩與沉穩之感,明明在走動,卻像屹立在地。

兩個小男童正追趕著,碰到他身上,如碰上了柔和的面團。

兩人好奇的抬頭看澄虛,站在澄虛腳底,把頭仰得角度很大才能看到澄虛的臉。

澄虛眼睛一瞪,頓時把兩個小孩嚇得鉆進人群里。

澄虛樂得嘿嘿笑。

法空笑道:“這般時候,請師伯你過來做住持,由不得我不多想。”

澄虛的修為已經是大宗師,而且他身懷阿修羅神功,殺伐第一功。

他這一身本事,最適合用來降妖伏魔。

如果大永不安份,沖擊大雪山,澄虛留在大雪山確實適合。

現在把他派到神京,那就說明神京這邊更需要降妖伏魔。

神京哪來的妖魔?

目前來看,便是強勢崛起的天海劍派了。

天海劍派的野心已經不再掩飾,大雷音寺怎么可能一無所知。

真要一無所知,也愧對大雪山第一寺的稱號了。

大雷音寺的潛在力量遠非金剛寺可比,大雷音寺的俗家弟子與信眾勝過金剛寺幾十倍上百倍。

他們的耳目靈通,恐怕不遜色于綠衣司。

“法空你最近在大雪山內很活躍,很多人正盯著你看,看你能做到干什么程度。”

“師伯,我也是無可奈何。”

“你覺察到了暗流?”

“我知道,有人要跳出來指責我,破壞我的名聲。”

“原本還想提醒你一聲,你便開始一座寺院一座寺院的拜訪,談佛法切磋武功。”

“師伯,我是無計可施,只能出此下策。”

“這可不是下策。”

“即使是拜遍一百零八寺,結果還是難料的。”法空道:“有些寺院理念確實奇異,注定不是一條路。”

“那倒也是,但你這辦法是極好的,我們出家人最不怕的是下笨功夫,笨功夫才是真正的捷徑,便是方丈也稱贊你智慧不凡,……你拜訪過的寺院,即使跟你理念不合,卻都贊嘆你佛法精深,智慧驚人。”

法空露出笑容。

這確實不枉自己費神費嘴。

有了靈龜甲之后,事情變得更簡單。

通過靈龜甲施展天眼通,提前預演兩遍,便如開卷考試。

不過,這也造成了一個后果:他現在玩膩了靈龜甲。

靈龜甲確實玄妙,可以提前預演事情的發生,可次數多了之后,他便覺得世事索然無味。

一切都失去了意外與驚喜,不能再讓自己感覺到刺激,感覺到心跳加速或者血液加速。

沒有這種刺激感,沒有了意外與驚喜,心靈就很難活潑靈動,如一潭死水。

他現在忽然想明白。

先前一直小心翼翼,是覺得這么悠長的壽命如果意外身亡就太冤了,自己要一直活下去要長生不死。

反正自己會越來越厲害,所以遇到危險要能避則避,能忍則忍,小心謹慎,揚眉吐氣的日子多的是。

可到了自己這般修為境界,足夠應付世間任何的危險,沒必要頻繁使用天眼通看破未來,還那么小心翼翼還那么謹小慎微的話,活得便太無趣了。

從今以后便可以過揚眉吐氣的日子了!

更重要的是,他隱隱發現,自己當初所說的代價也并不是錯的。

他從前沒覺得消耗,是因為境界不夠。

到了兩儀境界后,他性光有了更多變化,感知也更細微,感受到了莫名的消耗。

雖然施展神通的消耗極微小,可也是消耗。

神通消耗的是性光,藥師經誦經所得的甘霖能補充這性光消耗。

藥師佛像的存在是他一直在掩飾的,絕不容別人發現。

世間難說沒有通曉神通的人,如果看到自己一直在持續不斷施展神通卻安然無恙,必會生出疑惑。

說不定要探一探自己的秘密。

“法空,我是萬萬沒想到你崛起如此之快。”澄虛搖頭感慨道。

他親自領教過法空的佛咒,知道是世間罕見的真佛法。

法空未來必是一代高僧,名聲遠揚。

可名聲需要一步一步積累,真要揚名天下,至少要十幾年二十幾年才行。

沒想到法空短短一年間便成了天下聞名的神僧。

法空道:“師伯,我也沒想到,是時勢推著我往前走,走到了這下不。”

“包括殺天海劍派的高手也是如此?”

“換了師伯你,會跟我一樣嗎?”

“……一樣。”澄虛點頭。

法空露出笑容。

澄虛嘆道:“現在的天海劍派,真的讓人陌生了,已經不是從前的天海劍派了。”

兩人說話之際,腳下極快,已然來到了大雷音寺的別院前,看到了長長的香客隊伍。

長度不遜色于金剛寺別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9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