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05章 獲勝

第505章 獲勝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05章 獲勝

楚祥卻是守口如瓶,一句話不說。

人們越發好奇。

楚煜第二來到了金剛寺外院,見到了法空。

法空正在把玩三塊龜殼。

這三塊龜殼是楚靈從禁宮秘庫里拿來的,楚靈遞給他的時候,非常不屑的說,不是欽天監才有靈龜殼,禁宮里多的是。

法空沒有拒絕,直接笑納。

可沒想到,這些龜殼都不是俗物,不是凡品。

有一塊龜殼讓他能看到四年內的未來,相當于把他的天眼通延長了一年。

這可是了不得的功效。

一年的差距,有時候天差地別。

還有一塊,讓他的天眼通更加靈動自如,反應更快。

天眼通如搜索引擎的話,那這塊龜殼便是提升了網速,稍一搜索,馬上便呈現出結果,比從前更快幾分。

還有一塊龜殼,如提升了GPU的同時,分辨率也增強了數倍,呈現的畫面更加清晰細膩。

這三塊龜殼各有妙用,實是不可多得。

想想也是,能藏在禁宮秘庫中的龜殼怎會是一般的烏龜,其龜殼有神異也不離奇。

法空將三塊龜殼收入袖中,拿出手帕拭了拭手,笑道:“楚兄你怎有暇過來了?真是貴客。”

楚煜很長時間不來了。

楚煜笑著來到他對面坐下:“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有事過來問法空你。”

徐青蘿輕盈過來,呈上茶盞。

楚煜笑著道謝。

徐青蘿又輕盈而去。

“是因為王爺的白發?”

“父王的白頭發能消去吧?”

“這個不難,憑王爺的修為,慢慢修煉就能恢復的。”法空搖頭:“關鍵還是調節一下心境。”

“到底是因為什么事?”楚煜問道:“父王神神秘秘的,秘而不宣。”

“你覺得我會說嗎?”法空笑道。

楚煜看看他,嘆一口氣:“算我沒問吧!……能治好就行,母妃她就放心了,父王他沒別的毛病吧?”

法空笑道:“放心吧,王爺健壯得很,大宗師可沒那么容易生病。”

“大宗師也沒那么容易白頭發才是。”楚煜哼道。

他萬分好奇楚祥到底干什么去了,可怎么問都沒用,母妃也是一句不多說。

法空道:“楚兄你最近修為大增,沒跟范姑娘見面?”

“沒有。”楚煜搖頭。

法空露出笑容。

“笑什么?!”楚煜哼道。

法空笑道:“看來楚兄你是徹底走出來了。”

上一次的時候,他一提范凝玉,楚煜盡管表現得平靜,其實心下激動,心境波蕩,現在卻平靜無波。

這便是徹底走出來,對范凝玉沒什么濃烈的感情了。

感情變淡,這是自然而然的。

即使是柔情蜜意的情侶,時間久了不見面也會由濃轉淡,更別說兩人并沒在一起,只是楚煜的一廂情愿。

楚煜道:“我早就走出來了,也沒什么,當初是犯傻,畢竟年輕嘛。”

法空笑著點頭。

楚煜擺擺手道:“跟你一個和尚說這些做什么,反正你也不知道。”

法空失笑:“楚兄,我是一個和尚,不懂兒女私情,可我知道人心。”

“哼哼。”楚煜不以為然。

法空一個和尚,再怎么能耐也沒辦法談情說愛。

自己雖然沒能追到范凝玉,可畢竟也是喜歡了一場,也知道了情愛的滋味。

法空笑道:“其實我知道楚兄你陷不了太久的,想想看當初喜歡寧師妹。”

楚煜忙輕咳一聲,臉色不自然。

自己當初確實輕狂。

現在看,自己確實異想天開了。

寧真真雖然不是金枝玉葉,雖然只是綠衣司的一個司丞,可卻冰清玉潔,身懷奇功,根本不可能看得上自己。

“好像有一陣子不見寧姑娘了。”

“她如今是綠衣司的秘諜。”

“去大永了?”

“……短時間內是別想見她了。”法空笑道:“你修煉進境極快,不錯不錯。”

“什么不錯呀。”楚煜哼一聲:“你徒兒都比我強了。”

他剛才看到徐青蘿的時候,發現修為更勝自己一大截,嚇了一跳。

這便是資質的差距?

徐青蘿才多大,修煉才多久?

法空笑道:“你資質沒她好,也沒什么可說的。”

他跟楚煜說話直來直去,沒必要委婉。

楚煜哼道:“資質,真是可惡!……法空,我想去一趟金剛寺。”

“嗯——?”

“去你的藥谷里閉關一陣子。”

“在王府里不一樣?”法空道。

信王府是難得的安靜地方,秘諜什么的都清理干凈,而且也沒有俗事打擾。

閉關的話,在信王府里足夠了。

“不一樣。”楚煜道:“不能徹底的安靜,與世隔絕,斬斷一切俗緣。”

法空上下打量他。

楚煜道:“我想斬斷俗緣,專注練功有什么不對?”

法空雙眼忽然變得深邃。

楚煜頓時渾身難受,恨不得轉身便跑。

片刻后,法空緩緩道:“確實是練功出了偏差,……你這心境不太對,……這樣罷,這一陣子別練功,還是去玩玩吧。”

“練功出偏了?”

“一個月內別練功。”法空道:“一個月后,你會發現比你練功更勝一籌。”

“……行吧。”楚煜只能點頭:“一個月不練功,出去玩的話,還真不知道去哪里玩。”

法空哈哈大笑。

楚煜可是吃喝玩樂的高手,竟然說不知道去哪里玩。

“神京都玩遍了,也玩膩了。”楚煜道:“要不然,找點兒刺激的,去天京玩玩?”

法空笑道:“被人捅出去身份,不知有多少人想殺你或者綁了你。”

“……行吧。”楚煜道:“那便在神京玩玩。”

兩人正說著閑話,圓燈的聲音響起:“住持,外面有人送來一封信。”

“拿過來吧。”

“是。”

圓燈將一封信遞給法空。

法空抽出來看一眼,笑著搖頭。

楚煜好奇的看向這封信。

“天海劍派的譚秋寒邀我去比劍呢。”法空道。

“我看看去。”楚煜忙道。

法空搖頭。

楚煜道:“難道你沒把握勝他?這個譚秋寒是何方神圣?”

“獲勝還是有把握的,只是不宜帶著你去,你境界太低,去了會受不住,也會形成心障。”法空道。

武學經驗與見識,并不是見得越早越好,有時候見得早了,反而是大麻煩。

如果太早見識到大宗師動手,有可能形成心理陰影,再難踏入大宗師了。

當然,有時候,見到大宗師動手,反而有助于踏入大宗師。

同樣一件事,發生的時間與時機不同,產生的結果是截然不同的。

楚煜無奈道:“連看個熱鬧都沒資格。”

法空笑道:“那就好好修煉吧。”

“想修煉又要歇一個月。”

“修煉之心太熾,心火太旺,反而有損身體。”法空笑道:“甚至有可能走火入魔。”

“行吧,那你小心一點兒。”楚煜道:“我走啦。”

楚煜離開之后,法空拿出一片靈龜甲。

他凝運天眼通觀瞧,暗中想著,如果不用斬空神掌呢?

不直接斬斷他的劍,純粹用劍招,會如何?

靈龜甲所幻的鏡子里呈現出兩人動手過招的情形,這一次他沒直接斬斷譚秋寒的劍。

兩人劍光如清水,清涼而寧靜,絲毫看不出殺機。

法空看了片刻,閉上眼睛。

腦海里回放著當時的動手情形,研究譚秋寒的招式。

在破解的同時,也將其精華融入了自己劍法之中。

他鉆進時輪塔,燃燒了三天壽元。

他出了時輪塔后再次看向靈龜甲。

靈龜甲中,這一次動手的情形便不同。

片刻后,他又閉上眼,再次在腦海里回放,取其精華融入自己劍法之中。

一會兒過后,他再次進入時輪塔里。

出來之后再看靈龜甲。

如此反復了五次,他笑容漸漸擴大,成竹在胸。

抬頭看看天色,隨即一閃,消失無蹤。

下一刻,他出現在南天峰的山巔。

南天門前已經站著一襲青衫的譚秋寒。

譚秋寒身形魁梧高大,雙臂修長,雙手也修長。

方方正正的臉龐,五官俊逸不凡。

他嘴唇緊抿,微抬下巴,雙眼透出傲視之意:“法空大師,你來晚了。”

法空已經在靈龜甲里聽了數次這句話,不想再聽,直接拔劍出鞘:“大雪山金剛寺,法空,請賜教。”

“……天海劍派,譚秋寒。”譚秋寒看他如此,也不再多說,緩緩拔劍出鞘。

法空平靜說道:“如果譚施主你敗了,還會有更強的高手過來殺我?”

“……不會。”

法空笑了笑:“真不會?不是非殺了我不可?”

“我說話還是算話的。”

“那便請。”

“嗤!”

“嗤!”

兩人劍光如清水,傾瀉到一起。

十二招之后,法空還劍歸鞘,微笑合什:“譚施主,貧僧告辭。“

他一閃消失。

譚秋寒怔怔站在原地,神色變幻。

不遠處的山峰上站著數人,正遙望這邊。

他們把每一招每一式都看得清清楚楚。

法空的劍法乍看沒什么精妙,偏偏威力驚人,簡單從容的敗了譚秋寒。

譚秋寒的所有精妙招式好像變得繁復而冗余。

寧海平落到譚秋寒身邊:“譚師叔,法空勝了。”

“嗯。”譚秋寒仍舊沉浸于剛才的劍法之中,心不在焉的道:“勝了。”

“我們真不報仇?”寧海平皺眉道。

要知道,他們折在法空手上的高手太多,這是一筆血債,怎么可能罷休?

譚秋寒淡淡瞥他一眼。

寧海平一凜。

汗毛不由的豎起,如墜冰窖。

譚秋寒輕哼一聲:“不知天高地厚,他也是你們能對付的?愚蠢!”

“是。”寧海平抱拳躬身。

遇到防盜章節,書友正在緊急修復,請稍后刷新訪問

...努力更新中請稍后刷新訪問

請先此頁,方便等下閱讀,不然等下找不到此章節咯

劍尊葉玄葉靈

江山羽

第一章:誰敢動我妹!

青城,葉家,祖祠。

“先祖在上,葉玄無才,無德此刻起,罷黜葉玄世子之位,由葉廊繼承。”

說話的是一名身著黑袍的老者。

老者身后不遠處,站著一名少年,少年嘴角掛著淡淡笑容。此人,正是葉廊。

而兩邊,是葉府眾長老。

“為什么!”

就在這時,一道有些怯怯的聲音突然在這祠堂內響起。

這小女孩名叫葉靈,正是葉玄的親妹妹,此次聽到家族要罷黜葉玄,她不顧身上的病趕了過來。m.a

黑袍老者眉頭皺了起來,“葉靈,你做什么!”

名叫葉靈的小女孩對著祠堂內眾人微微一禮,怯聲道:“大長老,我哥葉玄是世子,你為何要無端廢了他?”

大長冷冷看了一眼葉靈,“這是家族大事,你插什么嘴?下去!”

葉靈顯然有些畏懼,不敢直視大長老,但她卻沒有離開,而是鼓起勇氣走進了祠堂,她再次對著場中兩邊長老行了一禮,“諸位長老,我哥正在南山與李家爭奪那礦山開采權,他現在在為家族拼命,生死未知,而家族卻在此刻以莫須有的借口廢了他的世子之位,這實在是不公平。”

“放肆!”

大長老突然怒道:“廢不廢他,還輪不到你一個小丫頭片子說什么。來人了,給我將她拖下去。”

就在這時,新任世子葉廊突然笑道:“應該仗責三十,以儆效尤!”

大長老冷冷道:“那就杖責三十!”

很快,兩名葉府侍衛沖了進來。

葉靈眼雙手緊握,有些憤憤道:“不公平,我哥為家族出生入死這么多年,就連此刻都在為家族拼命,家族這般對他不公平”

其中一名侍衛看了一眼那新任世子葉廊,他知道,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

侍衛冷冷一笑,“葉廊少爺繼承世子,乃眾望所歸,你嚷個什么?”說著,他抬起一巴掌扇在了葉靈的臉上。

一道清脆耳光聲響起,葉靈右臉瞬間紅腫了起來,不過,她卻沒有哭,只是死死捂著自己的臉頰。

葉廊打量了一眼那侍衛,笑道:“你叫什么?”

那侍衛連忙一禮,“屬下章木,見過世子。”

葉廊點了點頭,“你很不錯,我成為世子之后,需要十名親衛,以后你就做我的親衛吧。”

聞言,章木大喜,連忙深深一禮,“屬下原為世子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葉廊微微點頭,“拖下去吧,此人擾亂祠堂,不要留手,可明白?”

章木看了一眼葉廊,看到葉廊眼中的殺意時,他明白了。當下一把抓住了那葉靈的頭發往外拖去。

就在這時,章木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來。

而祖祠內,所有人紛紛轉頭看向了祠堂外。

祠堂外不遠處,一名少年正朝著祖祠這邊而來,少年穿著一件緊身長袍,長袍已經破破爛爛,而且到處都是血。

來人,正是從南山趕回來的葉玄!

看到葉玄,葉廊嘴角泛起了一抹陰冷笑容。而祖祠內,眾長老眉頭紛紛皺了起來。

大長老雙眼微瞇,臉色陰沉的可怕,不知在想什么。

遠處,當葉玄看到章木手中的拖著的葉靈時,他臉色瞬間猙獰了起來,“誰給你的狗膽動我妹的?”

章木見到葉玄,臉色頓時大變,他連忙看向葉廊,正要說話,就在這時,葉玄宛如一只猛虎突然躍到了他面前,后者還未反應過來,葉玄一拳便是轟在了他的面門上。

章木腦袋一陣眩暈,整個人踉蹌跌倒。

而葉并未罷手,他再次朝著章木沖了過去,就在這時,祖祠內的那葉廊突然怒道:“葉玄,他是我的人,你膽敢”

葉玄突然一腳踩在了章木的胸口上。

章木口中頓時噴出了一口精血。

見到這一幕,葉廊臉色無比難看了起來,而那葉玄則是抬頭看向他,獰聲道:“你的人?”

說著,他猛地一腳踩在了章木的臉上。

章木整個臉瞬間血肉模糊,口中不斷哀嚎,“世子,救,救我”

葉玄沒有管那哀嚎呼救的章木,他走到了葉靈身旁,看到葉靈的模樣,葉玄頓時心如刀割,他雙手緊握,整個人在微微顫抖。

當葉靈當看到葉玄時,她眼中的眼淚一下涌了出來,“哥,疼,好疼”

聞言,葉玄神色猙獰了起來,下一刻,他一下沖到了章木面前,然后猛地一腳揣在了章木的腦袋上。

章木腦袋撞在石階之上,瞬間炸裂開來,鮮血濺射!

見到這一幕,場中所有人都呆住了。

然而,葉玄還未罷手,他突然看向那葉廊,獰聲道:“我妹也是你能動的?我草你祖宗!”

說著,他直接朝著葉廊沖了過去。m.a

祖祠內,大長老臉色大變,“放肆!”

說完,他腳尖猛地一點地面,整個人直接滑到了葉玄面前,然后一掌拍向了葉玄。

掌帶勁風,凌厲刺人。

葉玄嘴角泛起一抹猙獰,他右手緊握成拳,一瞬間,他右手的衣袖直接被震裂,下一刻,他猛地一拳朝著大長老的拳頭對轟了過去。

嘭!

拳拳相撞,一道低爆聲驟然響起。

葉玄退到了門口,而大長老也是朝后連退了好幾步。

見到這一幕,場中眾人皆是震驚不已。

在青州,武者分為一品淬體境,二品練力境,三品內壯境,四品兼修境,五品不息境,六品氣變境,之上就是御氣境。而這大長老可是實打實的御氣境,但是,這葉玄只是五品不息境,與這大長老相隔兩個大境,然而,葉玄竟然只是稍落下風而已。

大長老也是心驚不已,他知道葉玄天賦極好,是葉府精心培養的世子,而且常年為葉家在外死戰,但是,他沒有想到葉玄的戰力竟然有這么的強!

翅膀硬了!

念至此,大長老眼眸內深處的殺意更加的濃了。

大長老死死看著葉玄,“葉玄,你竟敢當眾攻擊世子!”

葉玄眉頭微皺,“世子?”

大長老冷笑,“葉玄,忘記告訴你了。你已被罷黜世子之位,此刻起,葉廊是我葉家世子!”

葉玄雙眼微瞇,“我被罷黜世子之位?”

大長老冷聲道:“這是我們眾長老一致的決定。”

葉玄獰笑道:“我在外拼死拼活,你們卻在內廢我世子之位?”

大長老冷笑了一聲,他指著不遠處的葉廊,“你可知他是何人?”

不等葉玄回答,他又道:“葉廊是天選之人,剛剛覺醒的天選之人!”

葉玄愣住了。

何謂天選之人?

所謂天選之人,就是上天選的人。

在整個青蒼界,有這樣的一批人,他們年少或許平平無奇,但是某一天,他們會突然‘覺醒’,覺醒之后,他們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不僅修煉速度會倍增,還會有數不清的奇遇,他們,就像是這天地間的寵兒!

青蒼界分為三大洲,他所在于青州,青州大小國有數百,他現在是在姜國,幾十年來,這姜國天選之人還不到十人,而這些人日后無一不是成為了一方巨擘。

葉玄雙手緩緩緊握,他知道,葉家是要放棄他了。不僅要放棄他,還可能要殺他!

就在這時,葉廊突然笑道;“諸位長老,這葉玄當眾殺人,對大長老出手,按照族規,該如何?”

場中,所有人看向了葉廊,葉廊冷冷一笑,“按照族規,他應該被杖斃,不是嗎?”

場中長老紛紛點頭,表示贊同,葉廊可是天選之人,而且還是大長老的嫡孫,他們此刻自然不會得罪葉廊與大長老。

大長老冷冷看了一眼葉玄,“來人了!”

很快,祖祠外出現了數十名葉府侍衛。

就在這時,葉玄突然道:“在我葉府,有一個規矩,世子為了服眾,不得拒絕葉家年輕一代任何人的挑戰。”

說著,他直視那葉廊,“我向你挑戰!”

葉廊雙眼微瞇,笑道;“挑戰?可以,不過,我們得上生死臺,你可敢?”

生死臺!

場中一片嘩然!

在葉家內部,一旦自己人有不可調節的矛盾,就可上生死臺解決。一上生死臺,生死自負!

葉玄冷笑,“走,去生死臺!”

葉廊卻是搖頭,“一月后,你我上生死臺,那個時候,族長剛好出關,你我決生死,他剛好做個見證,免得說我們暗害你!”

葉玄想了想,然后道:“可以!”

說完,他沒有在說什么,抱起葉靈走出了祖祠。

看著葉玄兄妹離去,大長老看向葉廊,“他常年在外與人死拼,戰力不俗,你可有把握?”

葉廊嘴角泛起了一抹猙獰,眼中殺意猶如實質,“我剛剛覺醒,神魂與這具肉身還未徹底融合,不然,捏死他就猶如捏死一只螞蟻那般簡單!一月之后,這青城沒有我葉廊的對手!”

聞言,大長老微微點頭,笑道:“這就好。”

說完,他看向身旁的一名長老,輕聲道:“我之前派去南山的人并未回來,而我看這葉玄臉色蒼白,有點不正常,葉苦你去查查,這葉玄在南山發生了什么。”

長老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葉玄抱著葉靈回到了自己院落的房間內,他把葉靈輕輕放在了床上,然后揉了揉葉靈那還有些浮腫的臉頰,柔聲道:“疼嗎?”

葉靈抹了抹臉頰上的淚水,“不,不疼了!哥,他們憑什么罷黜你世子之位?你為家族拼死拼活,憑什么那葉廊是天選之人就要罷黜你?這不公平!”53080994.(html)

葉玄搖頭,他輕輕揉了揉葉靈那還有些紅腫的臉頰,“沒有什么公平不公平,這一次,是哥無能,沒能保護好你,才讓你被打!”

葉靈搖了搖頭,她眼中淚水再次流了出來,“是,是我沒用,什么都不能幫到哥哥,我,我是哥哥的拖油瓶。”

葉玄微微一笑,他輕輕刮了刮葉靈的小鼻子,“笨蛋,我是你哥,哥保護妹,天經地義,明白嗎?”

葉靈起身輕輕親了親葉玄的額頭,認真道:“哥,等我病好了,以后我也要修煉,我也要保護你!”

葉玄笑了笑,他輕輕揉了揉葉靈的腦袋,“好,哥一定會治好你的病的!太晚了,先休息吧!”

葉靈點了點頭,“我要聽故事。”

葉玄笑了笑,然后道:“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廟里有個”

葉靈白了一眼葉玄,“哥你這個故事說了好多年了。不過,我喜歡聽”

半個時辰后,床上的葉靈睡著了。

葉玄替葉靈蓋好被子后,他坐在一旁地上,他輕輕掀開了自己的袍子,腹部位置,有一道長長的疤痕,而里面,還在流血。

為了爭得那片礦山,他與李家十二人血戰,后面一個大意,被一個神秘人偷襲,雖然殺了對方,但是對方的刀也插入了他的丹田,他的丹田應該是碎了。

丹田破碎!

葉玄雙眼緩緩閉了起來,這意味著他只能修煉肉身,在也無法達到六品氣變境練氣了!

不能修煉還是其次!

葉玄看了一眼床上的葉靈,葉靈臉色依舊蒼白,身上蓋了三床被子,即使如此,她還是感覺很冷。

傷寒之癥!

葉靈小時被寒氣侵襲,身體常年虛弱,如果不是他拼命成為世子,為葉家立下無數功勞,葉家每月不斷給她提供藥膳與丹藥的話,她早已經不在人世了。

葉玄右手緩緩緊握了起來,現在他已經不是世子,葉家還會每月為葉靈提供藥膳嗎?

而且,葉靈的病已經有越來越嚴重的跡象,如果想要醫好她,唯有去姜國帝都的倉木學院,因為那里,有姜國最好的醫師。而想要進入倉木學院,需得在十八歲之前達到御氣境!)

原本他是有機會的,因為他還有六個月才到十九歲,然而現在,丹田破碎,想要達到御氣境,幾乎不可能了!

想到這,葉玄轉頭看向了床上已經陷入夢境的葉靈,“不管用什么代價,哥一定治好你!”

片刻之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他從懷里拿出了一枚漆黑色的戒指,這枚戒指,是他娘親留下的。

對于那個女人,他是模糊的,因為對方在他十歲時就離開了。

當年,在葉府后門,那女人緊緊抱著她,眼淚不斷地流。

而在女人的背后不遠處,站著一名身穿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其實,男子不是站著的,是懸浮的!

在他的印象中,男子說了一句話,“小姐,在不走,若是讓族長知曉少爺的存在,族長動怒,此界怕是要遭受滅頂之災,少爺也難活命!”

聽到這男子的話,女人輕輕推開他,然后悄悄把這戒指塞到了他的懷里,“玄兒,好好照顧靈兒,好好照顧自己,不要恨娘親”

說完這句,女人轉身與黑袍男子離去。

他呆了呆,然后瘋了一般去追,可惜,他并沒有追得上,因為黑袍男子與那女人是用飛的。

就那樣,他一直追啊追,直到實在追不動了他才停下來,而那女人,也沒有回頭,就那樣與黑袍男子消失在了天際盡頭。

片刻后,葉玄收回思緒,他右手緊緊捏著那枚戒指,他右手本身就有傷,此刻用力,傷口裂開,一滴鮮血突然滴在了那黑色戒指之上。他手中的戒指突然顫了顫,葉玄心中一驚,連忙低頭看向手中的戒指,在他低頭的那一瞬,戒指突然化作一道黑光沒入了他眉間。

一瞬間,葉玄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時,已經在一片無盡星空之中。

而在他面前不遠處,懸浮著一座黑色高塔,高塔有十二層,就那么懸浮在那里。高塔四周有四根柱子般粗的巨大黑色鐵鏈鎖著,而在那塔的頂端,插著三柄劍!

整座塔,漆黑且陰森。

葉玄壓住心中的震撼,他看向那第一層入口處的上方,那里,有兩個血紅大字:界獄。

而在那門口兩邊,還有兩行血紅的大字,恰似一副對聯。

左邊:囚天,囚地,囚諸天神魔;

右邊:禁道,禁命,禁萬界人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