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98章 送信

第498章 送信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98章 送信

法空笑道:“大宗師巔峰,倒是想見識一二。”

李鶯皺眉看著他,清亮眸子閃了閃:“你難道知道大宗師之上還有什么?”

“大宗師之上……”法空搖頭道:“有所耳聞吧,但真假莫辨,還是別擾了你的心境,天海劍派的那三位頂尖高手都要過來不成?”

“據我得到的消息,至少會來一位。”李鶯凝視著法空,想看到法空眼中的真正表情。

可惜,法空神情平靜,雙眼深邃如海水,只有平靜,看不到海底的涌動。

她失望的搖搖頭,很想從法空眼中看到驚懼。

可惜,在任何時候,他都沒有這般表情,好像萬事皆在預料中,智珠在握,游刃有余。

可能這便是天眼通的妙用吧。

她想到這里,自失一笑:“其實我也是多余,即使不告訴你,你也知道的。”

法空搖頭笑道:“你把天眼通想得太強,它并不是無所不知的,否則,我已經廢了,累都累死了。”

“真沒那么強?”李鶯卻半信半疑。

法空在別的事上可能不會撒謊,涉及到他的修為,往往不實話。

他也不是謊,只是會有選擇的自貶,把十分貶成五分。

法空道:“涉及到生死大事,才會看到,一般的小事怎么可能看得到。”

李鶯點點頭。

她只信了三分。

心下里暗暗推斷,法空這么,這么強調,那便意味著,一般的小事他也看得到。

法空沉吟道:“天海劍派最強的高手……,萬一他也來個偷襲暗算,還真是防不勝防。”

“最重要的是劍法。”李鶯忽然拔出腰間的長劍,直刺法空胸口。

法空袖中飛出一道清光。

劍光盈盈如泉水,仿佛兩道清泉垂落成瀑布,懸掛在兩人之間。

清瀑不時交擊,無聲無息。

李鶯忽然后退兩步,喉嚨已經被抵上劍尖。

法空收回長劍,鉆進袖中消失不見。

李鶯道:“你的劍法又精進了。”

“彼此彼此,”法空笑道:“我是與天海劍派交手,有所收獲,他們的劍法確實神妙,有獨特之妙。”

李鶯點點頭。

自己奇遇所得到的劍法雖妙,可并不敢一定超越了天海劍派的最頂尖劍法。

據天海劍派最強的天海神劍可攪動天地之力,身處劍勢之中如置身于滔滔怒浪之中,無可抵御,唯有等死。

天海神劍之外,其余幾門頂尖劍法也堪稱神妙,掌握其髓難之又難,一旦掌握,便可躋身天下最頂尖之列。

“還沒追查到背后的串聯之人?”法空笑著坐下來。

李鶯搖頭。

她一擺玉手:“這件事我自己查,不必你幫忙。”

“我白幫忙都不用?”

“不用。”李鶯神情堅決。

有些事要法空幫,但事事都要法空幫忙,手底下的人得不到磨礪,真的都要變成廢物了。

法空點點頭,與李鶯告辭,消失不見。

淳王府

淳王曹景淳大步流星進入書房,腳步匆匆。

他勁拔削瘦,容貌英俊,身穿一件明黃長袍,俊朗逼人。

尤其一雙眼睛,熠熠如寒星。

他好不容易從皇宮脫身,嚴辭拒絕了皇兄晚上留住皇宮的請求,匆匆趕回來,便是要批閱卷宗。

剛剛坐下,便要拿起卷宗,便看到了最上頭有一封信。

“淳王爺親啟。”五個大字金鉤銀劃,氣勢非凡,一看便知道修為不俗,氣勢不俗。

他若有所思打量一番,滿意的點點頭。

雖然不知道是誰的信,但既然是呈到自己案頭,想必是通過自己王府的內總管。

總管是個精細人,不會出岔子。

他放心的打開了信封,抖開之后,臉色慢慢變了。

他沉聲喝道:“老李。”

一個魁梧高大,面白無須,銀白眉毛的老者推門進來,抱拳行禮:“王爺。”

他聲音高大,氣勢威猛,聲音卻柔和。

淳王將那封信的信封拋過去。

綿軟信封如一支箭般射到李華都跟前。

李華都伸手接過來,打量一眼,仔細想了想,搖搖頭:“王爺,這是……?”

“不是你送過來的?”

“臣從沒見過這封信。”李華都搖頭。

“那它怎么跑到我書案上了?”曹景淳哼道。

李華都臉色微變。

他皺眉道:“王爺,沒有外人闖進來。”

“那鬼送進來的?”曹景淳沒好氣的道:“去查查。”

“是。”李華都抱拳一禮,轉身出了書房。

曹景淳負手在又寬又大的檀木軒案前踱步,來回數次之后,李華都再次進來。

“王爺,確實沒有人進來,別人,便是一只鳥也沒飛過來。”

“他們守緊了?”

“絕不會錯。”李華都道:“王爺,上一次有了那婢女的事之后,已經給書房增加了防御,沒外人能靠近。”

“那還真是見鬼了。”曹景淳忽然笑了:“有點兒意思。”

“王爺……?”李華都恰好其份的展現出好奇。

曹景淳擺擺手:“行了,書房這邊再加幾個人,讓他們打起精神來。”

“是。”李華都忙點頭。

“再查一查府里。”曹景淳哼一聲:“偷偷摸摸進到我書房里,還有什么秘密可言?”

“是!”李華都肅然。

竟然有人潛入書房,這非同小可。

書房里有著太多的機密,雖然重要卷宗,王爺都上了鎖,可上了鎖難道就打不開?

更何況還有很多沒上鎖的,也都是機密,一旦被有心人看去,不知會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

曹景淳擺擺手。

李華都高大的身形緩緩退出,銀眉緊鎖,紅潤的臉龐透出緊繃與蕭肅。

曹景淳再次看了一遍那封信,忽然一抖,信箋化為碎末,簌簌的飄到月白地毯上。

曹景淳重新坐到檀木書案后,繼續翻閱卷宗。

他翻看了兩卷之后,心煩意亂的放下來,起身在案前走來走去。

這種感覺太糟糕。

防御最嚴密的書房竟然被人潛入,那般嚴密的防御竟然形同虛設。

這人到底是誰?

大乾竟然有如此頂尖高手?

能無聲無息潛入自己的書房,那同樣也能無聲無息潛入御書房,甚至御膳房,還有后宮。

如果想對皇兄不利,恐怕那些護衛們未必反應得過來。

大乾朝廷的高手……

他在腦海里通過得到的大乾情報來分析,會是大乾的哪一位頂尖高手。

三大宗的宗主與長老們排除在外,他們不會做這種危險之事,個個位高權重,惜命得很。

那便是大乾皇宮里的供奉?

這些供奉都是大宗師,也都惜命,恐怕不會替大乾皇帝這般賣命。

那就只剩下賣命的那些,新成立的南監察司高手,還是綠衣司的高手?

一定是綠衣司的了。

最近聲名鵲起的李鶯?

他搖搖頭,李鶯并不以輕功取勝。

隨即他若有所思。

影子刺客林飛揚?

如果這個影子刺客林飛揚,那倒有可能。

隨即想到了林飛揚的主人法空。

法空神僧?

曹景淳的臉色慢慢肅然,身子直起,覺得自己差不多猜到了,很可能就是這個法空神僧!

神足通!

他想了想,提筆在一張紙上寫下兩個大字:法空。

第二天,他傍晚回來的時候,發現書案上又有一封信,仍舊寫著淳王爺親啟。

打開一瞧,輕輕一抖將信箋震成碎末,揚聲喝道:“老李。”

李華都推門進來,高大的身形矗立在曹景淳跟前,抱拳行禮:“王爺?”

“今天可有人來?”

“沒有。”李華都搖頭:“王爺,臣帶著人親自守在書房外,一步未離,確實沒有人靠近,沒有人進來。”

曹景點點頭……

李華都疑惑的看看他:“王爺,難道還有人闖進來了?”

曹景淳將信封拋給他。

李華都接過來,仔細看了看,搖頭道:“不是昨天那一封,……王爺,這不可能啊。”

他絕沒走神,甚至茅房都沒去,一直硬生生憋著,便是怕出現疏漏。

自己一直保持警惕,一直凝神感應,不放過任何一點兒風吹草動。

自己能保證絕對沒有外人靠近,甚至護衛之間彼此監視,都逃不過自己的雙眼。

“長見識了吧?”曹景淳道:“覺得它是自己飛進來的?”

“由臣守著,它飛不進來的。”李華都搖頭:“而且今天的卷宗都是臣親自看過的,也是親自送進來的,絕沒有這封信。”

“這么,不是輕功?”

“絕不是輕功,王爺,再好的輕功也做不到這一步。”

“不是有秘諜搗鬼?”

“已經又肅清了一遍府內,不敢絕對沒秘諜,但絕不至于混進書房。”

“嗯,知道了。”曹景淳擺手。

“王爺知道是誰?”李華都好奇的問。

曹景淳笑而不語。

李華都抱拳一禮,退出書房。

曹景淳盯著自己桌上的兩個大字“法空”。

片刻后,他忽然有所發現。

側身看的時候,竟然能看到兩個大字旁了四個小字:“阿彌陀佛”。

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確實是法空利用神足通進來的書房,留下這封信。

這倒是一個傳信的好辦法,神不知鬼不覺。

他想到這里,提筆開始寫信。

輕輕提起,輕輕吹干,然后裝入信箋里,寫下了“法空親啟”四個大字,放到了一旁。

他吃過晚飯,再來的時候,那封信已經不在,出現在了楚祥的手里。

法空與楚祥坐在玉泉樓里。

天京的夜晚與神京相差仿佛,火樹銀花,紙醉金迷。

如今的天京比神京更熱鬧,畢竟神京已經寒冷,而天京四季如春。16341/9704812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