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88章 退縮

第488章 退縮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88章 退縮

楚云眉頭皺得更緊。

法空笑了笑:“王爺覺得天海劍派浮躁狂妄,自高自大,貿然對付我,實是魯莽無知,是吧?”

楚云哼一聲道:“他們確實太狂妄,順風順水慣了。”

“王爺覺得,他們是因為想要一鳴驚人,重振天海劍派的名聲,所以要殺我,是不是?”法空道。

楚云緩緩點頭。

這是確定無疑的。

這些家伙明擺著就是想踩法空大師揚名,這也算是一條捷徑,只可惜一步踩空,踩呲了。

法空道:“他們有這個想法,但他們為何會有這般想法,王爺沒細細想一想?”

“……沒想過。”楚云搖頭。

自己一天到晚忙得團團轉,哪有時間去想這些,懶得琢磨天海劍派的家伙。

在他眼里,天海劍派只是三大宗之一,只是武林宗門而已,并不值得太過關注。

武林宗門再強,也只是天下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比起這個他更關注朝堂的動向。

他關注的是哪一個朝臣提出哪些政策,會有哪些好處哪些弊端,影響如何。

自己一方的哪些朝臣出問題了,英王一方的朝臣哪些出問題,是不是有機可趁,趁機拿掉對方的人,換成自己的人。

這種朝堂廝殺,激烈斗爭,還有天下大勢的變化,才是他最關注的。

武林三大宗及南監察司綠衣司,都不在他的關注范圍,都沒有舉足輕重的力量。

法空道:“王爺覺得,會不會是他們假裝魯莽行事,其實是早有定謀,要把我殺掉呢?”

“不會吧?”楚云搖頭笑道:“大師你多慮了吧?”

法空笑笑:“天下間知道天海劍派底細的有多少?王爺都不知道,更何況其他人。”

楚云道:“他們真有那么強?”

“比王爺想象的強得多。”法空道:“而且天海劍派與我們大雪山及光明圣教又不同,大海遼闊,茫茫無際,如果他們覺得不妥,直接撤到海上,又有誰能找得到他們呢?”

楚云臉色肅然。

法空道:“有了退路,底氣自然就足,行事也就更放得開手腳,無所顧忌。”

楚云皺眉搖頭:“不太可能。”

“王爺覺得,如果天海劍派能一統三大宗,能不能改朝換代?”法空微笑。

楚云沉聲道:“大師慎言!”

法空道:“我因為有神通,我能看到一些旁人看不清,看不到的,便是他們最大的威脅,先把我除掉,他們就更能放心行事了。”

楚云臉色沉肅。

法空道:“王爺,天海劍派再怎么說也是三大宗之一,底蘊深厚,行事應該有大宗氣派,雖說天海劍派弟子也個性十足,不像我們大雪山及光明圣教那般持重,可也不至于個個都那般飛揚浮躁吧?難道王爺不覺得古怪?”

“他們一向就是如此的。”楚云道:“不像你們大雪山與光明圣教那般深沉內斂,他們行事更豪放,也更極端一些,很是急功近利。”

法空笑著搖搖頭:“王爺不信的話,可以找人暗中調查一下,去附近幾個島上堪探一番,不過要派好手過去,免得露出馬腳,被他們所害。”

楚云道:“如果真是這般的話,確實有點兒麻煩。”

“王爺最好還是跟皇上說一聲,免得將來沾上一身的麻煩。”法空道。

楚云沉吟。

是自己先查清楚再跟父皇說呢,還是先跟父皇說,讓父皇派人過去查一果?

如果自己先不說,能瞞得過父皇嗎?

恐怕未必。

別忘了有十五妹在呢,這邊的消息會很快傳到父皇耳朵里。

而且天海劍派這一次的事也不是小事,父皇恐怕會派人查,一查一個準。

所以得先稟報父皇。

“王爺定奪吧。”法空道:“至于說那兩個刺客……,看在王爺的面子上,可以放他們回去。”

楚云露出笑容。

法空還是很給面子的。

再怎么說也是自己親自求上門來,這個面子還是要給的。

“不過我要跟王爺說一聲。”法空道:“即使放他們回去,我也會想辦法殺掉他們。”

“隨你吧。”楚云道:“只要把他們放回去,剩下的小王也管不了那么多。”

法空笑著點頭。

“林飛揚。”

“在。”林飛揚一閃出現。

法空從懷里掏出一面令牌,遞給他:“去把那兩個刺客放出神武府大牢。”

“是。”林飛揚接過令牌,轉身便走。

楚云合什道:“大師,小王欠你一份人情。”

法空合什笑笑。

他對楚云的人情并不怎么看重。

隨著修為增加,神通的增強,他對于外物的依賴越來越少,已經可以憑借己力改變命運。

將來,是他們求自己,而不是自己求他們,所以他們的人情實在無關緊要。

楚云看出法空的不在意,暗自搖搖頭。

好像自己確實幫不上法空大師什么忙,反倒是法空大師能幫得上自己。

不過既然法空大師喜好寶物,卻是可以搜集一些佛門寶物贈與他,也算是投其所好。

都說法空大師嗜好美酒。

現在看,也不盡然。

很可能是故意放出來的風,以便讓人們有物可依,可以親近于他。

當楚云返回自己的王府時,已經收到消息,那兩個天海劍派的高手已經回到了天海別院。

安然無恙,而且沒有廢掉他們武功,可謂是手下留情了。

“馮師叔!”

“黃師叔!”

看到兩人回到別院,眾人都大喜過望的迎上來。

兩個中年男子只是冷冷掃一眼他們,哼一聲。

臉色狹長的中年男子冷冷道:“過來看我們死沒死,武功廢沒廢吧?”

眾人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他們知道這兩人天性陰冷,卻沒想到如此的不近人情,在這個時候,大劫得脫的情形下,竟然還如此冷漠,絲毫沒有歡喜之意,實在是古怪。

“黃師叔,你們在神武府沒受委屈吧?”

“沒被嚴刑拷打吧?”

“我們被神武府好吃好喝的供著,舒服得很!”另一個中年男子嘿嘿笑道:“你們是不是很失望啊?”

周文靖道:“馮師叔,你這話太寒我們的心了,我們都是關心師叔你們的。”

“那真要多謝你們的關心,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們兩個老家伙成廢物了,想來看熱鬧吧?”

“馮師叔!”周文靖不滿的喝道。

“喊什么喊!”狹長臉的黃光庭冷冷道:“就你嗓門大還是怎的!……行了,沒什么熱鬧可看,該干什么干什么去!”

眾人在他們兩個冷冷瞪視下,一腔欣喜皆化為流水,暗自罵了幾句紛紛離開。

寧海平與白暮雨及周明明幾個大宗師轉身往回走,他們兩個跟了過去。

來到寧海平的小院里。

眾人坐到小亭里說話。

“小馮,你說說吧,你們是怎么被捉的?”寧海平道:“誰捉的你們?”

“嘿,沒什么可說的,一進去便被林飛揚制住了。”

“這么說,這林飛揚的輕功更勝你們一籌?”

“……是。”

“那林飛揚的刺殺之術呢?”

“輕功既然勝過我們,刺殺更別說了,……我們感覺不到他的靠近。”

“……這個林飛揚,是個禍根!”一個大宗師沉聲道:“無論如何要先解決的。”

“是。”

其他的大宗師附和。

白暮雨反而沉默不語。

“白師侄,你有什么要說的?”寧海平看他沉默,知道他有話要說。

白暮雨卻搖頭:“寧師伯,我沒什么可說的,現在不是我們要不要殺他,而是他要不要殺我們的問題了,……馮師弟與黃師弟都感覺不到他的靠近,無法避開他的刺殺,我們呢?”

眾人臉色凜然。

這正是他們想殺林飛揚的原因。

林飛揚要是活著,他們睡覺都睡不安穩,誰知道他會不會忽然出現殺自己。

“怎么才能殺死他?”一個大宗師看向黃光庭:“黃師弟,你們精通刺殺,想想辦法吧。”

黃光庭冷冷道:“那就做個誘餌,一旦知道他要殺誰,便能設下陷阱,從而圍而殺之,……對付他這種家伙,只能圍殺,沒別的辦法。”

這是他們兩個在神武府的天牢里冥思苦想,找到的辦法,實在拿林飛揚沒什么好辦法,單打獨斗根本殺不死他。

白暮雨輕咳一聲。

寧海平道:“白師侄,你說。”

白暮雨看一眼他們,輕聲道:“據我所知,林飛揚有喜歡的女人。”

“誰?”眾人精神一振。

英雄難過美人關,歷代以來,因為美人而死的英雄豪杰不可勝數。

這正說明女人是男人最大的弱點。

“神武府的軍侯朱霓。”白暮雨冷冷道:“修為看著不強,只是宗師,但既然是軍侯,那就不容小覷。”

“嘿。”一個大宗師搖頭道:“我們現在真是……被法空挫了銳氣,看到一個宗師都縮手縮腳了。”

眾人皆露出笑容。

再怎么著,也只是宗師而已。

“林飛揚最讓人忌憚的就是刺殺,如果他憤怒欲狂,那一定不會再偷襲,而會直接闖進來。”白暮雨緩緩道:“如果我們殺掉他的女人……”

眾人皺了皺眉。

雖然這個辦法確實很好,可是聽著很不舒服,很抗拒這么做。

這太不符合天海劍派的行事之風,有份,手段不上臺面,聽了讓人恥笑。

白暮雨道:“請馮師弟與黃師弟出手吧,這女人也不是那么容易殺的。”

“行。”馮黃二人痛快的答應。

別人還矜持著天海劍派的身份,還要講究一點兒風度,他們卻毫無這個忌諱。

該殺便殺,不管男女,不管老幼,不管善惡。

“那就速速運手吧,趁他們還沒防備,沒想到二位師弟一出來便出手。”白暮雨道。

馮黃二人看向寧海平。

寧海平皺眉沉吟。

眾人都看向寧海平,知道他心里也矛盾,一方面是天海劍派的臉面,一方面是林飛揚這個重大威脅。

白暮雨道:“寧師伯,不能再拖了,下定決心吧,當斷不斷的話,機會一旦失去就再不會回來了。”

“寧師兄,白師侄所說也有道理。”周明明嘆一口氣道:“有些事不得不為之,即使昧著心,為了我們整個天海劍派,也只能硬著頭皮做了。”

寧海平還是沉默不語。

眾人都有些焦急。

寧海平最終搖搖頭:“算了。”

“寧師伯!”白暮雨大急。

馮黃二人也瞪大眼睛,毫不掩飾不滿之意。

他們覺得如果不能把林飛揚殺死,被扔進神武府大牢里的恥辱就洗刷不掉。

就會一直如附骨之蛆緊隨自己,成為陰影,成為心結,最終再難突破到大宗師。

林飛揚便是自己的心魔,一定要斬殺掉。

寧海平緩緩道:“我發現,我們先前行事犯了一個錯,太急了,不夠穩,沒有十足把握就貿然出手。”

白暮雨忙道:“寧師伯,我們如果不急,不搶先一步,難道等著林飛揚一個一個廢掉我們?”

寧海平道:“其實放馮師侄與黃師侄回來,法空已經是釋放了善意,這件事可以揭過去的。”

“寧師伯!”白暮雨大急。

他聽出了寧海平的意思,這是要縮回去了。

已經到這一步了,竟然還想著退一步,要息事寧人,這簡直可笑之極。

開弓沒有回頭箭,這個道理小孩子都知道。

“寧師兄。”周明明皺眉道:“我們已經得罪法空了,真能當成什么事沒發生?”

“我們是得罪他,可也賠給他了清河,清河還活得好好的,顯然不會死了。”寧海平道:“所以法空既得了名聲,又得了好處,占盡便宜,應該對我們沒那么恨。”

“寧師兄,你是怕法空了吧?”周明明沉聲道:“也被他的佛法所鎮住?”

寧海平掃一眼眾人,緩緩道:“我感覺不太妥當,不能再繼續下去了,這個法空有點兒邪門兒!”

“邪門,那就更應該解決掉!”白暮雨忙道:“寧師伯,難道要留著他時時刻刻威脅到我們?”

“大雪山宗行事還是穩妥保守的,不會貿然進擊。”寧海平道:“只要不惹他們,他們不會多管閑事。”

“唉!”白暮雨嘆息,搖搖頭。

寧海平神情越來越沉肅,緩緩道:“所有人暫時別去惹法空,也別惹林飛揚,大家暫時冷靜一下,冷卻一下情緒,日后再尋找機會,找到最穩妥的機會再出手。”

“好吧。”眾人看他如此堅決,只能答應,誰讓寧海平是天海別院的院主呢,在天海別院這里他說了算。

“砰!”他們正說著話的時候,四個中年一腳踹開天海別院的院門,大步流星的進來,臉色陰沉,雙眼怒火熊熊。

他們進了天海別院,來到練武場,便是一頓大罵,罵的卻是神京城的百姓。

有眼無珠,孤陋寡聞,愚昧可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3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