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83章 侍從

第483章 侍從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83章 侍從

“哈哈哈哈……”寧海平縱聲大笑。

他身后的白暮雨等人怒目而視法空,覺得法空這話忒歹毒了,有失出家人的仁慈。

寧海平大笑著搖頭:“大師真能開玩笑,我們天海劍派與魔宗門道的關系那不必多說的。”

法空微笑:“諸位真的只是為了劍法而來?”

寧海平沉聲道:“不錯,大師以為我們還有什么目的?”

“不是為了私仇?”法空看向白暮雨,笑道:“這位施主心懷怨恨,恨意滔天,卻是為了什么?”

白暮雨臉色微變。

他確實無法控制自己的憤怒。

不僅僅是因為自己武功被廢,還因為自己的侄兒白敬謙,原本有大好前途,原本可以成為春水劍宗的宗主,卻急轉直下,就是因為這個法空和尚!

他心中的恨意如滔滔江河,無窮無盡,恨不得直接把法空一劍刺死。

法空笑道:“這位施主,我到底哪里有得罪之處,還請明言,私仇公報,卻是有損我們兩宗的關系。”

白暮雨強抑憤怒,臉色漠然,緩緩說道:“沒有私仇,大師誤會了。”

法空微笑:“冤家宜解不宜結,施主還是要放寬心量才是。”

“是。”白暮雨強忍著憋屈,合什一禮。

法空看向寧海平:“寧施主要與貧僧切磋幾招劍法?”

“大師是年輕人,還是要跟年輕人切磋。”寧海平招了招手:“清河。”

傅清河踏前兩步,抱拳道:“傅清河,見過法空大師,請賜教。”

法空笑道:“貧僧的劍法確實一般,比不得天海劍派的劍法,還是不獻丑了吧。”

傅清河淡淡道:“大師可是怕了?”

法空道:“我確實是怕,萬一真勝了傅施主,豈不有損貴派的臉面?我一個擅長佛法不擅長劍法的人,竟然勝過天海劍派的劍法,實在是……”

他笑著搖搖頭。

感應到了傅清河的殺意。

這傅清河果然是想殺自己的,絕不會留手。

傅清河冷冷道:“不會有這樣的事。”

寧海平皺眉,他覺得法空不像大家所說的那么仁厚,那么溫和。

反而一肚子壞水,步步進逼。

這話讓法空說得好像傅清河勝了是理所應當,敗了就是丟盡天海劍派的臉面。

法空搖頭道:“貧僧身為出家人,委實不喜歡爭強逞狠,還是算了吧。”

“大師看來確實怕了!”傅清河一臉不耐煩。

他沒想到法空如此磨嘰,反復橫跳。

“此例不可開,”法空微笑道:“我平白無故接受挑戰,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前來挑戰?那我哪來的時間修持佛法佛咒?”

“大師到底想說什么?”

法空道:“你若敗了,便做我的侍從吧。”

“不可能!”寧海平沉聲喝道。

白暮雨瞪大眼睛,沒想到法空如此無恥。

這種話都說得出來!

法空笑道:“平白無故的上門挑戰,沒有私仇,我若來者不拒的話,豈不是一天到晚要應接不暇了?凡是想上門挑戰的,需得答應我一個條件,不答應便算了。”

“這你條件太過苛刻。”寧海平沉聲道。

法空看向傅清河,微笑道:“寧施主可是覺得傅施主不是我對手?傅施主可是怕了?”

“我若敗了,可以做你的侍從,但我會每年挑戰你一次,我若能勝,那便不再是你侍從。”傅清河冷冷道,雙眼幽光閃爍。

法空笑著點頭:“可以。”

他看向寧海平,再看看其他人,微笑道:“這個條件你們天海劍派可答應?”

“不必他們答應,我自己答應即可!”傅清河冷冷道:“我能做自己的主。”

寧海平臉色陰沉,嘴里發澀。

沒想到法空如此奸詐。

這還真是把傅清河逼到了墻角,不答應,法空不比,答應了,萬一……

沒有萬一!

法空再強也不可能強得過傅清河。

傅清河拔出劍來:“動手吧!”

法空卻看向寧海平:“寧施主,如何?可答應?”

白暮雨咬著牙道:“你若敗了呢?”

“敗了便認輸。”法空微笑道:“難道我也要成為傅施主的侍從?這是不可能的。”

白暮雨發出冷笑。

寧海平看傅清河臉色陰沉,知道已經不耐煩之極,再不答應,傅清河恐怕會轉身就走。

“好!”寧海平沉聲道:“我答應這條件!”

林飛揚嘿嘿笑了。

法空道:“如果傅施主成為我的侍從,那將不再是天海劍派的弟子。”

“這是自然。”寧海平沉聲道:“如果他成為你的侍從,不能再是天海劍派弟子!”

天海劍派弟子成為大雪山宗弟子的侍從,這話說出去,天海劍派的顏面何存?

難道天海劍派就是比大雪山宗低一層?

所以一旦傅清河落敗,那便不再是天海劍派的弟子,相當于逐出門派之外,這確實有點苛刻了。

法空看向傅清河:“傅施主,你可答應?”

“可。”傅清河冷冷道:“何必廢話,直接動手便是!”

法空笑道:“好得很,那便開始吧。”

他袖中飛出一道清光,宛如一泓秋水般清盈盈,亮汪汪,直直刺向了傅清河。

傅清河橫劍于胸前,便要擋住這一劍。

看似輕盈從容的一劍,速度卻奇快,瞬間到了近前,讓他沒辦法閃避的同時也出招。

“嗤!”法空的劍尖刺穿了傅清河的劍身,劍尖已經抵在他的喉嚨前。

“承讓。”法空抽劍回來,微笑道。

“你……”傅清河怔然。

他低頭看看自己的劍,已然斷成了兩截。

法空的劍是豎著刺過去的,宛如刀一般斫在劍身,傅清河的劍沒能擋得住。

“你……”傅清河難以置信。

寧海平臉色大變,死死瞪著法空,沉聲道:“大師好鋒利的劍!”

法空微笑看向他:“寧施主的意思,是我仗著寶劍之利吧?”

“正是!”

“嗯,我的劍確實是不錯,卻并非神兵寶劍。”法空頷首,伸手一招。

寧海平腰間的長劍驟然出鞘,飛到空中,飄飄落到法空手上,輕輕一抖。

“嗡……”劍聲如一百只蜜蜂一起飛舞。

法空笑道:“再來。”

他再次刺出,清光盈盈如一泓秋水,速度看似不快,其實奇快絕倫。

傅清河原本翻涌的思緒在看到劍光臨身的一刻馬上平靜,橫劍再次擋在身前。

只剩下半截的劍身仍舊精準的擋住了法空的劍尖。

“嗤!”輕嘯聲中,劍尖再次刺穿了他的劍身,抵到他喉嚨之前。

法空收劍微笑,輕輕一拋。

長劍頓時精準的插回了寧海平的腰間劍鞘。

寧海平拔出剛剛歸鞘的長劍。

他捧劍到跟前,看看劍尖,毫無痕跡,好像剛才刺穿長劍的不是它,是另有其劍。

法空道:“我這也是一門劍法,無堅不摧,威力還算可以吧?”

眾人驚奇無比。

沒想到世間還有如此劍法,有了這劍法,還學什么招式,就練一招便行了。

傅清河呆呆看著自己只剩下一小截的劍身,臉色陰晴不定,忽然“噗”的吐出一道血箭,直直往前栽倒。

白暮雨早有準備,看到他劍毀的時候便知道不妙。

劍在人在,劍亡人亡。

這是斬情劍一脈的致命缺陷,外人不知。

他早就留意傅清河,一看他吐血忙上前,堪堪扶住了往前倒的傅清河。

“傅師侄!”寧海平沉聲道。

他深深看一眼法空。

法空笑道:“傅施主現在開始便是我的侍從了,已經脫離天海劍派了吧?”

“……是。”寧海平咬咬牙:“不過大師不覺得太過歹毒了嗎?”

“歹毒?”法空露出驚詫狀:“此話怎講?僅僅壞了他的劍,并沒傷及性命,怎么歹毒了?”

“你……”寧海平一滯。

他不能將天海劍派斷情劍一脈的致命弱點說出來,劍在人在劍亡人亡,這可不是斷情劍一脈的弟子太過愛劍,傷心而亡,殉劍而亡,而是斷情劍的心法所致。

心法反噬,從而導致走火入魔而沒命。

現在傅清河只是第一階段,隨后的一個時辰之內,他會承受斷情劍心法的反噬而逐漸斷絕生機。

這是一個很痛苦的過程,任何靈丹妙藥都沒有辦法挽救,必死無疑的。

法空道:“他受了傷,是先隨你們回去呢,還是直接歸我,算是我的侍從?”

寧海平稍一沉吟,便緩緩說道:“我天海劍派行事向來光明磊落,輸了便是輸了,傅清河現在便是大師你的侍從,……如果大師心懷嫉恨,殺了他,我天海劍派也無話可說!”

傅清河必死無疑,那便將他的價值利用到最大,死在天海別院不如死在金剛寺別院,也能損一損法空的名聲。

法空輕頷首,看一眼林飛揚。

“是。”林飛揚上前接過傅清河,沖白暮雨笑笑,拍一下他后背:“保重。”

白暮雨一震,臉色大變。

林飛揚已經接過傅清河,來到法空身邊:“住持,他快不行了。”

“扶回去喂服神水吧。”法空道。

他合什對寧海平微笑:“寧施主,可還有什么指教?”

“……大師好手段,佩服!”寧海平咬著牙,緩緩說道。

“我們比的是劍法。”法空笑:“劍法有很多種,總不能一味的講精妙吧?”

寧海平深深看他一眼,合什一禮:“告辭!”

他轉身便走。

白暮雨死死瞪著林飛揚。

林飛揚卻扶著傅清河,笑嘻嘻的看著他。

“白師叔……”周文靖輕聲道。

白暮雨深吸一口氣,轉身離開。地址:m.小xs(小小說)看書更便捷,書架功能更好用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