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78章 遍拜

第478章 遍拜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78章 遍拜

林飛揚覺得陸朝陽恐怕不會答應。

畢竟看這黃泉內谷是不想跟法空搭上關系的,只想保持距離,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可沒想到,陸朝陽痛快的答應了。

只是說天海劍派的消息很少,恐怕未必會有用,畢竟天海劍派在南邊,黃泉內谷在神京。

林飛揚大是驚奇。

他想不出這其中的彎彎繞繞,也沒有多說,回答稟報一聲便繼續跑去天海別院,躲在暗影里觀察。

他要看他們到底要干什么,又有什么動靜,以便法空隨時能應對。

如果天海別院這些家伙真要動手,他決定搶先一步動手,直接廢掉他們。

對于他來說,這是小事一樁。

李鶯小院,兩個面色枯黃男子出現。

李柱與周天懷早早出城把他們接過來,服下靈丹。

兩人坐到石桌旁,喝了一口水,心有余悸。

大宗師徐秀華沉默不語。

鄭三笑一臉感慨的開口:“這一次如果不是法空大師及時趕來,我們兩個已經去投胎了。”

鄭三笑身形方方正正,臉龐也方方正正,給人墩實堅定之感。

李柱忙道:“那個練邪功的很厲害?”

“你說呢!”鄭三笑沒好氣的道:“比你想象的更厲害,我這一招都接不住,他的邪功太邪門兒了,一接觸到他的掌力,馬上就渾身發軟一點兒勁使不出來,只能眼睜睜看著他把我的精血吸走。”

李鶯道:“這鄧高恩是大永多年前惹起武林公憤而被整個武林圍剿的鄧高恩。”

徐秀華是一個身形挺拔,相貌俊逸的中年男子,即使年紀大了,仍給人玉樹臨風之感。

他淡淡道:“鄧高恩,怪不得如此邪門兒,他的長春功確實可怕,比傳說的更強。”

“大宗師也擋不住?”李柱驚訝的道:“那法空大師是怎么解決的他?”

“法空大師……”鄭三笑感慨道:“這位法空大師……深不可測啊。”

“快說說,鄭師叔,法空大師到底怎么殺的那家伙?”李柱忙催促。

周天懷也好奇。

甚至李鶯也很好奇。

如果是劍法,她并不會驚奇,可看法空右手的情形,用的不是劍。

“其實也沒什么可說的。”鄭三笑想了想,搖頭道:“那家伙正在吸我們的血,法空大師忽然出現在他身后,然后輕輕這么伸手一斬,那家伙的腦袋便掉下來了,血噴得老高。”

他想到當時的情形,仿佛又看到了陽光下那血紅的紅綾。

血如泉水噴涌而上十米高,在陽光下鮮艷燦爛。

徐秀華淡淡道:“法空大師這一掌,無異于削鐵如泥的寶劍。”

因為法空手掌不是猛的橫斬,而是輕輕一抹。

鄧高恩的腦袋便像熟透的果實,輕輕一碰便迫不及待的離開樹枝。

徐秀華也是練掌的,當然知道這一掌的難度。

掌法之威力全在掌勁上,而掌勁往往是以震及穿透為本,更類似于劍刺。

而法空這一掌卻像是刀斬。

掌起如刀落,一刀兩斷。

這一掌有違常理,忽然施展出來,恐怕沒幾個人能擋得住。

鄭三笑一邊回想一邊說道:“關鍵是法空大師的動作好像不快,從容不迫,可那家伙卻反應不過來。”

徐秀華道:“是因為法空大師先出了別的招數,讓那鄧高恩忽然僵住,而不是鄧高恩真沒反應過來。”

“我還以為是法空大師無聲無息出現,鄧高恩沒感覺得到呢。”鄭三笑恍然。

“鄧高恩吶……”徐秀華感慨的搖搖頭。

自己兩個栽在他手上,也不算離奇,鄧高恩的威名在大永可止小兒啼。

鄭三笑道:“這一次可是承了法空大師一個大大的人情,救命之恩吶。”

他在一動不動被鄧高恩吞噬精血的時候,心中絕望之極,無助之極。

在這個時候,法空忽然出現,一掌抹掉了鄧高恩的腦袋。

那燦爛的鮮血噴涌,他覺得格外的燦爛美麗,便如自己的新生。

他對法空的感激與敬佩無以言表,已然開始給法空貢獻信力,每天兩點。

李柱笑道:“嘿嘿,鄭師叔,將來如果我們對付法空大師,你是不是要通風報信啊?”

“那是肯定的。”鄭三笑道:“我哪能眼睜睜看法空大師吃虧?”

徐秀華皺眉看向李柱。

周天懷道:“徐師叔,現在法空大師與少主鬧翻了,整個神京城都知道的。”

“嗯——?”徐秀華劍眉更緊。

周天懷看向李鶯。

李鶯淡淡道:“這件事不要擴散開去。”

周天懷心領神會,微笑道:“少主與法空大師演了一場戲,表面看上去,兩人已經翻臉成仇。”

“是跟那些流言有關?”徐秀華冷冷道。

周天懷點頭。

徐秀華冷笑:“看來少主已經引起他們警覺了,到現在才警覺,不覺得晚了嗎?”

“如果五道聯手,會很麻煩。”李鶯道:“先跟法空鬧翻吧,免得他們揪住不放,有借口形成聯盟。”

“挺好的。”徐秀華頷首:“悶聲發大財更好。”

與法空鬧翻,有一個更大的好處,便是可以互相暗中幫忙,更加防不勝防。

李柱哼一聲道:“少主,依我看就殺一批,哪個不服,盡管來戰!”

李鶯懶得反駁。

周天懷搖頭:“一味的殺是不行的,只會形成仇恨,還是需要手段。”

李柱撇撇嘴覺得麻煩。

法空睜開眼睛。

冰冷的眼神宛如沒有人類的感情,閃爍數下之后,才慢慢恢復回來。

“師父?”徐青蘿正站在他跟前,目睹了他眼神的變化,覺得他剛才仿佛變成了另一個人。

法空“嗯”了一聲。

他已經吸納了鄧高恩的記憶之珠,經歷了一遍鄧高恩的人生。

感慨其跌宕起伏,刺激無比。

也知道了他為何來大永。

徐青蘿遞上茶盞:“到底為什么跟李姐姐鬧翻啊?她的傷不要緊吧?”

法空接過茶盞,輕啜一口,說了最近之事。

徐青蘿聽得入神,良久不語。

法空笑道:“你有什么主意?”

“師父,這其實也不難。”徐青蘿笑道:“攘外必先安內,先把大雪山宗的聲音弄順了。”

“如何弄順?”

“這也容易。”徐青蘿道:“師父一一去拜訪一下各寺便好。”

“唔——?”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徐青蘿道:“大雪山宗內部想必是有很多人不服氣師父的,覺得師父可能是騙子。”

法空失笑。

徐青蘿道:“這并不是不可能呀,他們一生修持佛法,佛咒,知道佛法佛咒的威力,師父的佛咒超乎了他們想象,當然覺得師父你是騙子。”

法空輕輕點頭。

徐青蘿道:“待他們見識到了師父你的佛咒與佛法,豈能不敬佩?師父比他們強一點兒,他們會嫉妒,可師父強得讓他們絕望,他們只會欽服。”

“嗯,有道理。”

徐青蘿道:“大雷音寺……”

“大雷音寺不會找麻煩。”法空搖頭。

大雷音寺是最早知道自己本事的,而且還是親眼見識過的,自己能這般順風順水,也是大雷音寺的默許。

“怕就怕大雷音寺搗亂,大雷音寺拿下的話,就沒什么大事了,”徐青蘿笑道:“大雷音寺加上明月庵,然后我們金剛寺及飛天寺,已經是四大寺,師父的地盤便已經足夠穩固,待師父拜訪過每一座寺院之后,想必會消彌大部分反對聲。”

法空輕頷首。

要說對神通最不信的是大雪山宗各寺,可要說對神通最渴望最敬仰的,也是大雪山宗弟子。

他們天天誦讀佛經,佛經里常有神通之語,每一次誦經都會激發他們對神通的向往。

如果自己展現了神通,確實可以讓他們歸心,他們會覺得自己是佛陀降世。

“好吧,且采納你的意見。”法空頷首:“我去拜訪一下各寺。”

天賦真的很讓人絕望。

徐青蘿年紀輕輕沒經歷過什么世事,沒讀萬卷書也沒行萬里路,卻智慧天生,一眼便能看破,一眼便能涌現應對之法。

她的主意與自己相同。

但自己卻是通盤考慮了一番才想到這主意,徐青蘿卻隨口便說得出來。

這便是天賦的差距。

“師父英明。”徐青蘿合什。

法空擺手道:“你下次見到李少主,要演得像一點兒。”

“是。”徐青蘿答應:“我要跟周師叔周師弟還有楚姐姐說一聲嗎?”

法空頷首。

徐青蘿道:“師父,你覺得天海劍派真會發難嗎?”

法空緩緩點頭:“我便是最好的墊腳石,如果能把我拿下,天海劍派便一鳴驚人。”

“可是大雪山宗啊……”

“他們覺得自己勢大,大雪山宗不會為了我一個人而跟他們開戰。”

“嘿,還真是氣壯。”

“他們的想法應該是沒錯的。”法空道。

他也覺得大雪山宗不會跟天海劍派開戰。

因為天海劍派不管什么大局不大局,而大雪山宗則心懷大局的。

一旦心懷大局,則束手束腳。

所以指望不了大雪山宗對自己有太多的支持,只能靠自己對付天海劍派。

他每每想到這個,不但不覺得恐懼,反而蠢蠢欲動,興奮昂揚。

苦苦忍耐這么久,一直深藏不露,天海劍派想以自己為踏腳石,自己何嘗不想以天海劍派為踏腳石?

徐青蘿大眼睛閃了閃。

她對法空更了解,感覺到了法空心中的戰意,頓時雙眼放光道:“師父,要硬來嗎?”

“且看他們了。”法空微笑。

“好!”徐青蘿騰的起身:“我練功去!”

既然有一場硬仗,自己不能當累贅,要拼命練功,已經到了一個關卡,突破過去便能踏入宗師。

也顧不得這種進步速度多么駭人聽聞。

這便是虛空胎息經的神奧。

法空笑看著她離開,自己一閃,已然到了報業寺的大門外。地址:m.小xs(小小說)看書更便捷,書架功能更好用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4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