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54章 改變

第454章 改變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54章 改變

法空溫聲道:“圣旨已下,無可改變了,還是想想怎么應對接下來的事吧。”

他搖頭道:“真正考驗你的時候來了。”

李鶯緊抿紅唇,一言不發。

法空打量著她,溫聲道:“你想辭退司卿之位,返回殘天道?”

“是。”李鶯道:“明知前面是火坑,我怎會跳進去。”

“你愿意,你父親與殘天道的長老們愿意?”法空笑了笑:“司卿啊……”

司卿對于殘天道來說太重要了。

這意味著殘天道與朝廷綁到了一起,有了朝廷的背景,是殘天道一直苦苦追求的。

李鶯皺眉。

她當初為何離開大乾,便是因為殘天道與父親對自己的壓力太甚,不得不避開。

法空道:“其實不必急的,先走一走看,未來的形勢誰知道到底會怎樣。”

“我就怕知道了,卻已經深陷泥沼,不能自拔。”

“真到那個時候再拼命便是。”法空道:“現在還是靜觀其變吧。”

李鶯蹙眉看向法空。

她覺得法空說得不盡不實,顯然是知道更多的事,不準備跟自己坦言。

法空搖頭道:“未來是何模樣,已經面目全非,已經遠遠不是原本的模樣,南監察司的走向也變得模糊了,所以先不急著脫離。”

原本看到的未來已經不再是未來,因為自己的介入,未來大變了模樣。

而且自己還將繼續影響未來。

通過自己的動作,將未來導向自己希望的方向,這才是天眼通的真正妙用。

而不僅僅是避兇趨吉。

因為隨著自己武功的提升,外物的威脅越來越少,即使有危險也應付得來。

天眼通的作用也發生了變化。

不過現在還沒到這境界,只是稍稍往這邊轉變而已。

李鶯忽然笑了。

法空被她笑得一怔,覺得莫名其妙。

李鶯笑道:“大師也終于看不清未來了?”

法空眉頭微挑,緩緩道:“未來有大變局,所以現在還是順勢而為的好。”

“大師要一直隱瞞我嗎?”

“……現在不宜多說。”

李鶯深深看著他,法空微笑相迎。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糾纏,彼此不退。

半晌之后,法空才收回目光,微笑道:“南監察司可不是綠衣司,還是多加小心吧。”

“他們還敢殺我不成?”李鶯淡淡道:“他們若真敢下手,那就別怪我心狠。”

法空笑了笑:“你有一塊潛龍佩,記得小心點兒用。”

潛龍佩最關鍵的作用是掩飾大宗師的氣勢,用來埋伏大宗師是最擅長的。

是大宗師埋伏暗算的最好工具。

有了這個,李鶯如虎添翼。

她看哪個不順眼,想收拾掉哪個,有了潛龍佩便能悄無聲息的解決掉。

要知道大宗師在整個神京都是被監視著的,稍有異動都會引起注意。

而用上了潛龍佩,便能隱藏大宗師氣息,從而悄無無息的行事,最適合暗算殺人。

李鶯明眸閃了閃,露出笑容。

她當然明白法空的意思。

該下手的時候不必留情,盡管下殺手。

李鶯道:“既然如此,我便老老實實做這個司卿吧,南監察司的司卿,還真是有趣。”

法空笑道:“想想覺得刺激吧?”

“是。”李鶯緩緩點頭。

改變了念頭之后,一旦沉下心來決定做這個司卿,確實覺得斗志昂揚。

她原本便是斗志昂揚之人,先前只是不想做南監察司的司卿,因為會連累整個魔宗六道與天下人為敵。

現在想法一變,馬上便想著要把這位子坐穩,絕不允許別人威脅到自己的位子,甚至把自己掀下去。

自己可以不做,卻容不得別人趕自己走。

法空靜靜看著夕陽,一動不動。

南監察司的未來到底會怎樣呢?

現在自己看到的南監察司已然不是從前的南監察司,已經大變了模樣。

不再是一統天下。

而是變成了一個四分五裂,紛爭不斷,內耗不斷的南監察司,已然失去了對天下武林的壓制。

這樣的南監察司,還不如當初的綠衣司內司。

這僅是兩年之后的情形。

隨著功德之力與金瞳的進境,他已然能看得到兩年之后的情形。

如果他現在只能看到一年,可能看不出這變化,因為一年之后的南監察司還是極厲害的,威勢赫赫。

可是兩年之后的南監察司,卻是死氣沉沉。

兩年之后的李鶯,仍舊是南監察司的司卿,卻已經是權重一方,威名天下皆知。

這卻是沒什么出奇。

李鶯的劍法絕頂,天下罕有人能敵,即使是大宗師也很少能擋得住她的劍。

如此高絕的武功再加上司卿之位,名聲不響反而不對勁。

法空不知道一年之后,發生了什么變化,令得南監察司如此死氣沉沉,威勢全無。

天眼通不能看遍全部,只能有選擇的看,想尋找轉折的原因,因為范圍太廣,沒能看得到。

“住持,煙雨樓那邊傳來消息。”林飛揚一閃出現在法空身邊,低聲道:“表達了謝意。”

法空輕頷首。

林飛揚道:“我們要去一趟煙雨樓嗎?”

“走吧。”法空緩緩起身。

不管未來是什么模樣,自己該做的事還是要做,不能被未來影響了現在,那就是倒因為果,本末倒置了。

兩人來到煙雨樓,此時已經華燈初上,煙雨樓里并沒有客人,只有一個眉清目秀的小二站在門口。

門口已經豎了一個“打烊”的牌子。

法空與林飛揚過來的時候,小二頓時露出笑容,把兩人迎進去,找了一片靠窗的位子坐下。

林飛揚道:“弄幾樣菜來嘗嘗看,再打一壺酒。”

“好嘞——!”小二高聲應道,跑了開去。

林飛揚道:“這煙雨樓原本是不錯的,后來幾個廚師被人家挖走了,生意就一落千丈,越做越差,現在都快沒人了。”

法空道:“廚師是極重要的。”

林飛揚點點頭:“就是不知道現在換了東家,味道如何。”

兩人正說著閑話,忽然傳來一聲吆喝聲:“菜來嘍——!”

三個中年男子與小二托著盤子,上面盛著菜到了近前,將幾道菜全部端上桌,然后退下。

面相憨厚的陸朝陽合什一禮:“多謝大師的救命之恩。”

法空微笑合什。

林飛揚道:“現在相信住持的神通了吧?”

“名不虛傳。”陸朝陽緩緩點頭。

他們一直是半信半疑的,可事實證明,法空確實有神通,精準了預測了這一次的危險。

如果沒有法空提醒,這一次真要折了孟師弟,對整個內谷的損失都是重大的。

孟師弟天賦奇才,雖然脾氣古怪了一些,行為浪蕩了一些,可實在是不可多得的奇才。

法空笑了笑:“你們這位孟師弟,命運多舛,恐怕一次兩次救不了他。”

越是奇才,越容易死,而越不容易救。

所謂天嫉奇才,好像并不是說說,是真正存在的。

像當初楚靈,救了數次才真正的救回來,其他人只需要救一次便能改變其命運。

楚靈的命運改變極艱難,數次之后總有回到原位的趨勢,好像有無形的力量在發揮作用,無形的命運已經注定。

陸朝陽一怔,濃眉大眼微凝,濃眉緊鎖:“大師這話是什么意思?”

法空道:“他過了一關又一關,關關難過,至于是不是能關關過,那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還有劫難?”

“一個月內,他至少還有三劫,都能過去便算真正過去,不過……”

“不過什么?”

“不過想完全過去,幾乎是不可能。”

“……還請大師指點迷津!”陸朝陽肅然道。

法空笑笑:“我現在好像江湖買藝之人,開頭就用恫嚇之語來震怖你心神,從而令你失去冷靜。”

陸朝陽沉聲道:“大師直說便是。”

法空搖頭:“不急,還是先看看他怎么過第一關的吧,他確實是奇才,過得去這一關。”

陸朝陽道:“那剩下的呢?”

“第二關開始,恐怕就不行了。”法空道:“但也可以試試,第三關是必然過不了的。”

“還請大師指點迷津。”

“現在說,反而壞事,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大師救命之恩,我們闔谷上下皆感激不盡的。”陸朝陽道。

法空笑了笑。

“關于外谷之事,我們可以不再追究,以報答大師的救命之恩。”

“好,我接受這份好意。”法空點點頭。

陸朝陽道:“大師對敝谷還別有所圖吧?”

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幫助,所有的幫助都是有代價的。

法空看了看他,緩緩道:“那我便明人跟前不說暗話了,我覺得我與貴谷之間,可以更近一些,可以互通消息。”

這陸朝陽的地位足夠高,到了現在已經不需要再遮遮掩掩,可以直接提出來。

這樣反而更顯坦蕩。

“互通消息?”陸朝陽不解:“什么消息?”

“所有消息。”法空緩緩道:“如大永朝廷的消息,大云朝廷的消息,你們開酒樓,消息最靈通不過,抄一份給我便是。”

“這不可能!”陸朝陽斷然拒絕。

法空笑笑,不再提起這件事,只談判起了這酒菜的味道如何,還可以怎么改進。

林飛揚在一旁口若懸河,滔滔不絕。

陸朝陽與他討論不休,引為知己。

陸朝陽既是黃泉谷內谷長老,也是廚師,確實是精擅廚藝,深研不輟。

現在碰到同道中人,自然是極為投契。

PS:更新完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