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33章 寫信

第433章 寫信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33章 寫信

獨孤夏晴退驚奇的打量著他:“你容貌真變化了?”

青袍中年淡淡道:“你是那個獨孤家舞劍的?現在的我才是真面目,你先前見到的是假的。”

“果然是你!”獨孤夏晴哼一聲。

她剛才中劍的時候便知道是自己要找的那個人。

盡管自己已經琢磨過很多次他的劍法,可真正交手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還是沒能盡窺其妙。

他劍法比從前強了一倍有余,不僅僅是速度更快,還更有欺騙性。

青袍中年氣勢變化,如換一個人,先前的潦倒與落魄全部消失,唯有淡漠與孤傲:“留你一命,你卻還要跑過來送死,這便怨不得我了。”

“等一下!”獨孤夏晴道。

青袍中年輕輕一抖長劍。

長劍漆黑無光澤。

便如法空先前見到的那柄小黑木劍,只是劍身變長變寬。

“有什么遺言要交待?”青袍中年淡淡道:“我可以幫你傳到杏花塢。”

“到底為什么要殺我?”獨孤夏晴道:“總有一個理由吧?不會無緣無故的下殺手吧?”

“理由?”青袍中年沉思。

他在回想。

自己當初為什么想殺這個小丫頭來著?

是因為她的劍舞得不成樣子,丟人現眼?

還是因為讓自己失望了,原本看她的劍舞,還以為是一個絕色美人,結果卻是一個姿色平庸的女人,大失所望?

還是因為她眼中對自己的漠視?

還是因為她清冽如冷泉,不沾一絲世俗的氣質?

自己殺人太多,每次殺人有各種各樣不同的理由。

有些理由是自己念頭一起,隨機涌現,把人殺掉之后,念頭也一直滅掉,再難記起來。

獨孤夏晴哼道:“我可是得罪了你?我從沒殺人,不可能有仇的。”

她的劍只是用來舞蹈,從沒殺過人。

“仇?”青袍中年笑了笑,搖搖頭:“有各種各樣的仇,不一定非是殺人之仇。”

“還有什么仇?”

“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無意之中羞辱了對方,無意中得罪了對方,這些都是仇。”

獨孤夏晴不耐煩:“那你說,我跟你有什么仇?”

“我殺人,從來不為了報仇。”青袍中年淡淡道:“別人也沒機會跟我結仇。”

沒等結仇,人已經死了。

人死恩怨消,怎能算結仇?

“那到底是為了什么?!”獨孤夏晴哼道:“你不會自己已經忘了吧?”

“不錯,忘了。”青袍中年淡漠的一笑:“殺個人而已,還要想著殺人的理由?太累!”

“你果然該死。”獨孤夏晴冷冷道。

她沒想到世間還有如此冷血殘忍之人,殺人根本不需要理由,仗著自己劍法高深,胡亂殺人。

人人得而誅之!

她念頭一起,氣勢再變,原本的鋒利之劍意越發銳利,神光透過雙眼直刺向青袍中年。

青袍中年似毫無所覺,淡漠的看著她:“你劍法雖好,卻不擅長廝殺,今日必死無疑,再不說遺言便沒機會了。”

“該說遺言的是你!”獨孤夏晴冷冷道:“受死!”

她右肩受傷,便把長劍一拋,左手接劍順勢一刺,下一刻已然刺到青袍中年胸前。

這一劍仿佛跨過虛空,從此到彼,不需要中間途徑,快得超乎想象。

青袍中年側身避開。

他對危險有驚人的直覺,身體會自動發應,不需要他起念頭。

起念頭,然后再去駕馭身體,這個過程會耽擱一瞬。

這一瞬便是生死之機。

獨孤夏晴哼一聲,不閃不避,任由他刺中自己心口,同時一劍橫斬。

可青袍中年的劍刺中她之際,身體一退,劍向前刺,人往后退,人劍分離。

既避開了她橫斬,又刺中她心口。

法空搖搖頭,結印施展回春咒。

回春咒之下,她頓時虛弱感頓去,跨步再次刺出。

青袍中年探手要拔回他的劍。

他身法古怪,明明往前又側偏,輕盈而靈動的避開了獨孤夏晴的劍,手已經伸向自己的劍柄,便要拔出。

可當他手一搭上烏黑長劍的劍柄,忽然僵一下。

一抹清光閃現在法空袖中,飛出紫金袈裟袖,輕飄飄刺進青袍中年眉心。

青袍中年僵住,露出難以置信神色。

法空拔劍后退。

獨孤夏晴帶著烏黑長劍后退,驚訝的看向青袍中年。

青袍中年瞪大眼睛,眼中神光卻迅速黯淡直至熄滅。

她扭頭看向法空。

“僥幸。”法空露出微笑。

他伸手拔出獨孤夏晴胸口的烏黑長劍,帶出一蓬熱血來。

獨孤夏晴悶哼一聲,點出數指封住胸口數處穴道,止住洶涌而出的鮮血。

這一眨眼間,雪白羅衫已經染紅了一大片。

法空沒有理會她的傷,因為知道她心臟是長在左邊的,與常人相反。

所以心口中劍對她并不致命。

法空左手結印,右掌豎起,很快浮現柔和的白光,白光溢滿之后射出,照到青袍中年身上。

青袍中年很快浮現白光,在頭頂扭曲形成一個小青袍中年,平靜詳和。

“這是……?”

“大光明咒。”法空盯著這小光人,看著它化為一道白光沖天而去。

法空腦海里已經浮現一顆記憶之珠,懸浮在藥師佛像的眉心前。

法空稍一凝神,它被摁進了藥師佛像眉心的紅痣里。

頓時轟隆巨響。

他進入了青袍中年——幽冥宗公孫元化的人生中,開始經歷它的一生。

幼年與狼為伍,喝狼奶喝獸血吃生肉,稍長拜入幽冥宗,修煉幽冥神劍。

然后游戲人間,遍歷世情,看破俗世,超脫入幽冥之境,得幽冥之心而踏入大宗師。

最終竟然被一個不起眼的和尚偷襲而亡。

法空睜開眼睛時,猶殘留著公孫元化的不甘與憤怒,迅速被藥師佛像所鎮壓,恢復平靜如水。

他一睜開眼,便迎上獨孤夏晴清亮的眼眸。

她正好奇的探究的盯著法空看。

法空眼神中的不甘與憤怒讓她覺得眼熟,隨即看向了直直挺立不倒的青袍中年。

好像兩人的眼神一模一樣,很古怪。

她觀察極為敏銳。

法空笑道:“我臉上有花不成?”

“剛才那一下,你是怎么暗算他的,他停頓那一下是怎么做到的?”

那家伙絕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一定是法空大師所為。

法空笑著結不動山印,施展定身咒。

“啊!”獨孤夏晴驚奇的叫一聲,體會著剛才浩瀚力量加身,讓自己一動不能動的感覺。

“這是……?”

“定身咒。”

“清心咒回春咒,大光明咒定身咒,……好神奇的佛咒。”獨孤夏晴搖頭笑道:“大師你練什么劍法呀,直接一道定身咒下去,還不是任由你宰割?”

法空道:“不是什么時候都有機會施展佛咒的,況且佛咒也沒那么容易施展。”

獨孤夏晴恍然點頭:“那倒也是,畢竟是外力,還是自己練成的劍法更可靠。”

法空深以為然。

獨孤夏晴看向這青袍中年:“幽冥宗的劍法,當真是厲害,比想象的更厲害。”

法空道:“先埋了他,……用了大光明咒,應該能抹去我們的氣息,即使這樣,可能幽冥宗還會找上來。”

“你是替我受過了。”獨孤夏晴輕輕搖頭。

一想便知道,幽冥宗要殺也是殺法空。

自己沒在他身上留下氣息,一劍也沒能刺中他。

是法空一劍刺死了他。

法空笑笑:“我也很好奇幽冥宗到底會怎么報復,也想會一會這些視人命如草芥的劍客。”

從公孫元化記憶中知曉,幽冥宗與黃泉谷確實同出一脈,原本是黃泉幽冥宗,上古魔宗分支之一。

而大乾的魔宗也是上古魔宗分支之一。

黃泉幽冥宗有兩大核心,一是毒,二是劍。

后來分裂成黃泉谷與幽冥宗,黃泉谷離開大云,在大永扎根,而幽冥宗則留于大云。

法空的心情沉肅,遠不是他表現的那么平靜。

把公孫元化草草埋在這樹林深處,立了一個石碑,兩人便直接分別。

法空下一刻回到了金剛寺外院。

他坐到桌邊,林飛揚過來奉上茶茗:“住持,老許剛剛又被叫走了,感覺那邊出事了。”

法空目光忽然深邃,輕輕一掃,看到了光明圣教別院的許志堅。

許志堅正一臉陰沉,丑臉帶著憤怒,冷冷瞪著眼前的兩個老者。

兩老者低頭垂目,臉色漲紅。

法空搖頭笑笑,收回目光,沒有多管閑事的去打聽。

刺殺許志堅的便是公孫元化。

現在殺掉公孫元化,許志堅的危險應該已經解除。

他目光落到塔園:“請殿下過來吧。”

“是。”林飛揚答應一聲。

片刻后,楚靈輕盈的來到他院里,大咧咧坐到桌邊,斜睨著他不說話。

法空笑著搖頭。

還在跟自己冷戰呢。

“說話呀!”楚靈坐了片刻,看他低頭沉思沒有說話的意思,頓時忍耐不住。

法空揚聲道:“筆墨。”

“是。”林飛揚迅速帶來筆墨紙硯,手形成一團影子,眨眼間將墨研好,迅速鋪好紙箋,雙手呈上筆。

法空提筆寫了幾個字,吹了吹,然后裝到信封里,遞給楚靈:“不要打開看。”

“誰稀罕看!給誰呀?”

“皇上。”

楚靈驚奇的道:“竟然是給父皇的?……你竟然寫信給父皇?”

法空緩緩道:“事關重大,越快越好。”

“……行吧,我現在便回去給父皇。”

楚靈清亮的眼波在他臉上轉了轉,最終什么也沒問,把信箋塞入飽滿胸口,轉身輕盈離開。地址:m.小xs(小小說)看書更便捷,書架功能更好用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9997